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84) ]
拈花时评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3)
·拈花一周推
·张宏伟“卷土重来” 可以发动10次对外战争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4)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5)
·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中国大陆
·(图)罕见!流氓政府为了赖账5000元工资不惜毁灭全世界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7)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钱云会手表视频被编辑的铁证-倒地瞬间闪现奇异物件-同一画面出现于两个时间点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0)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人民会议的兴衰
   
     在民间,西藏反抗入侵组织的发展如雨后的春笋。直接获藏政府鼓励后间接与中共内部反共人士联络。人民会议是其中较为显着者。一九五二年叁月叁十一日,西藏政府和民间的群英,利用在拉萨传召大法会的机会召开了西藏人民会议,派出五位人民代表向驻藏当政机关情愿。四月一日,人民会议组织僧俗民众四千多人上街游行示威,沿路上向驻藏机关和外出人员扔石头、吐口水,下令禁止驻藏机关和驻军悬挂五星红旗。当天晚上,部分藏军和僧俗群众四千余人,包围了驻藏当政机关及张经武的住所,周围房顶上架着机枪,后提出“共军撤出西藏”“西藏的独立地位不容侵犯”等要求。与此同时,人民会议还要求西藏政府命令拉萨朗子辖(市政府)的民本(市长)和拉萨附近各宗本(县长)严禁向中国军队出售粮肉等一切食物以及干牛粪等燃料。提出如果中共不走,就把他们饿死在拉萨。面对这种压力, 张经武亲自登上布达拉宫会见达赖喇嘛,要求西藏政府按照和平协议办事,必须立即制止拉萨发生的骚乱,解散反动组织人民会议,后提出要将在幕后进行策画的两位司曹撤职,限于数日答复。同时他宣布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任命十八军军长张国华为军区司令员,十八军政委谭冠叁为政委,做好充分的战斗准备。当时西藏工委将这种情况立即报告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中共考虑到西藏的客观实际情况,为了缓和中共和西藏政府之间的紧张关系,以利于进藏部队站住脚跟,因而决定暂缓成立西藏军政委员会和推行民主改革及编制藏军。同时决定为了争取早日修通从四川到拉萨的川藏公路,命令十八军投入修路工程。西藏政府为了相因的敷衍中共,不得不解散人民会议后下令逮捕了五位人民代表。一九五四年四月,中共在西康道 孚县开始实行土改。到一九五七年,青、甘、川等金沙江东部广大西藏地区,均在官逼民反情况下普遍发生反共抗暴战争。僧俗头人、各地富豪稍有反抗力的,不是在对共游击战中被打死,既逃到尚未实施土改的前后藏区避难.这样与无形中,造成以拉萨为主的反抗人士的大集会。
   
   

   达赖不回藏的要胁
   
      一九五六年冬季,佛组两千五百年纪念,在印度召开的世界佛教会议,达赖出国参加。翌年二月,尚滞留印度,不愿再会西藏。中共以事态严重,派周恩来飞印度,与正在佛教圣地加雅朝圣的达赖喇嘛及东道主印度总理尼赫鲁会晤,劝慰达赖喇嘛回藏。周恩来在印度期间,以承认买克马洪线,在边界上让步,买通了尼赫鲁。 后来周恩来的赖帐,导发了六二年的中印边境战争。六月,当时的西藏工委书记张经武,由北京出发,途径印度,日夜兼程,在七月中旬赶到亚东,向达赖喇嘛面交了毛泽东的亲笔信。对他进行好话劝阻,后接受了一些条件。
   
     共产党策略是退一步进两步,表面上履行加雅诺言,把驻藏党政机关,建设人员大部分调回内地,只留一个军的兵力"保卫边疆",一方面进行驻藏内部人员大整风,首先清除不稳分子,作为进一步迫害西藏僧俗的准备工作。此时,西藏由于中共忙于整顿内部和将一部分工作人员调回内地,给内外反共人士以发展的机会。若然达赖仍在印度以不回藏作要胁,则遍布西藏各地的工作人员就绝不会调回内地,而进驻边界线的共军亦不可能撤到点线整风。还句话说,一九五八----五九年的西藏抗暴战争,声势就不会如此浩大。
   
   
   上书毛泽东
   
      一九五六年底,在大陆内地展开大鸣大放不久,在驻藏十八军内部叁个将级军官背着十八军党委联名上书毛泽东的事情发生了。原来驻藏军区十八军参谋长李觉、后勤部长秦志植、政治部主任洪流都是少将级以上的军官,受过大学程度的军事
   
     教育,为西藏军区高级干部中的杰出人才。李觉是刘伯成南京国防学院的得意门生 ,他曾化装成商人到印度各地,实际调查过印度军政情况。五六年十一月二十日,由洪流起稿,叁人联名上书毛泽东。当时西藏负责人张经武、张国华赴北京开会去了, 驻藏书记谭冠叁,亦根本不知道上书的事。他们的主要意见如下:(一)西藏地区荒山野岭,由内地调大批人员进藏以现时国力得不偿失;(二)西藏社会政教合一,虽然妨碍进步,但现时后不影响党的基本政策推行;(叁)西藏反共势力是受内地藏民区的急进改革的影响只要从事实上给以证明,西藏反共,逐步可以用政治手段予以瓦解。(四)邻国印度,独立不久,正在埋头建设工业,改善国民生活,内政反共,外交中立偏左,后无扩军略战、不可能威胁西藏,故不必在西藏派驻重兵,浪费国力,后影响中印邦交。(五)对西藏最关重要者为设施教育与改革藏民生活,使藏民有了普遍认识,才可稳步的进行改革,否则引起全体藏民反感,西藏边界线几千里,无法彻底封锁,改革不宜操操过急。(六)邻国在边界上很少设防,我军现时亦没有设国境线必要,只择重点的建立国防工事,足以适应喜马拉雅山情况。(七)西藏一团人费用等于驻内地叁师人,劳民伤财,违背我军精打细算的作风。(八)驻藏部队,应实行轮换制度,使全体人民解放军,对西藏地区,均有实地考验和认识机会。李、秦、洪上书,正值内地大鸣大放,接着就是反右派运动,一直阁置到内地反右派结束,毛泽东以叁人思想叛党,有意扩大西藏地区艰苦,出卖祖国边疆领土,阴谋组织小团体罪名,发回谭冠叁,由张经武到西藏,主持整风运动。
   
   
   整风记实
   
   
   中共一贯作风,善作陷阱,使要整肃的人进入其中。西藏整风前一阶段,故意进行党内大鸣大放运动。工委书记处,命令所属军师与团级营连三级党委,分别保证,本著毛泽东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指示尽量对党与政府提供意见,范围越广越好,由四年解放战争,八年抗日战争,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军西藏,巩固西南部国防。
   
     开始在各级党委组织酝酿了一个时期,从十二日到一九五八年元月,共党部置要个人,在整风中需要说的话,各自说出,从二月份起到三月中旬,各单位负责人召开提供意见批评会,经分析汇报,于三月十七日谭冠三宣布;党奉中央命令,停止整风,进行反右派,已发现各级部中,有人不是为整风中给党政上提意见,而是故意扩大事实,歪曲党和政府的政策,破坏党政威信,成了右派分子言论,要进行反右派运动,以纠正曾在党内的右派分子错误。
   
     这一杀气腾腾的命令大家才知道上了当!好多人成了得罪羔羊,彼此间惊惶非常,都说,内地反右派目的是指向党外的各民主人士,想不到在西藏,反到我们头上了!这大约是毛泽东对进军西藏部,在天高皇帝远的地区的独特措施。
   
   
   上书小集团
   
      反右开始,首先提出叁人上书毛泽东的各自检讨,谭冠叁愤怒地说;我没有资格知道你们叁人的东西、现在毛主席交待的命令下来了,得要深刻检讨,大家要认真批评。洪流首先发言,承认稿子是他起的,李觉、秦先植都签了名,为了基于党国利益,和十八军全体官兵久戍西藏却想调回内地,所以写了这份信,在手续上是越级报告,或许是违法的,但在思想上后无反党反人民的意思。政治部跟着发言,不在批评上书,而是揭发洪流平时的鸡毛蒜皮的事情。指出洪流对人常说:她在成都、我在藏、一年见不了一趟,只知道他与爱人的利益,已经丧失了共产党员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的品质,变成自私自利的个人机会主义,此间距离遥远,不然洪流一定走张国焘叛党投国民党路子了。接着李觉发言说,我出国调查印度资产阶级国家的军事设施中,发现人家人民安居乐业,市场上什么货都有,买卖随便,再拿我们国内,自从实行公私合营后,百业肃条,有钱没有购买证便买不到东西,虽然军队待遇较好,仅是个人而已,军眷得不到照顾,我的上书用意,旨在改善军民生活,紧缩不必要开支对藏族改革宜缓进,对邻国印度、尼泊尔,宜争取,少用军事刺激,这岂是反党反人民言论?秦志植接着说;高绕反党集团,是不服从党中央命令,想作小王国的封建思想,把我们叁人上书事实,列成西藏军区反党反人民小集团,真是冤了!我们的意见,虽有不正确之处,但我们的用心,是忠党爱国,竭诚拥护毛主席的,在手续上未经过党委书记谭冠叁政委知道,是最大错误,组织上任何处罚,我内心都甘愿而惭愧交加,至于我提议,印度国防军军人可以携带家眷,由政府照顾衣食住行,我们进军西藏多年,却是自费开支,组织上都不准带爱人,难道说与爱人同住,就不准党爱国了吗?我是管后勤的,我们在西藏地方,浪费国家物资,真有些不认!全军同志有爱人的留到后方,没有爱人的不准结婚,因此我向毛主席上书请求,能说完全错误?谭政委的不高兴,是我与李参谋长、洪政治部错误,张代表,张军长赴北京开会去了,我们当时没法报告的事实。中央十八军党委会,把上述叁人批评后,凡有不满意中央政策的发言人,都列成李洪秦反党反人民小集团,逮捕押送内地劳改,共牵连了四百多人,这是中共进军西藏后十年来,党政军工作人员的最大的一次整肃。
   
   
   对中共暴政的批判
   
     十八军主力五师三师一五五团一营参谋长徐金陵在反右派会上说;“统购统销好,人民吃不饱。”组织上我请假两个月,到家乡河北省去结婚,我一回家,八十多岁的老母亲饿病床上,待见面第一句就说,每月只能购粮十八斤杂粮,饿的真难受,你是解放军军官,又是驻防西藏边防部队,政府一定会善待,赶快去买粮,给老娘吃饱几顿,算养了一场你这宝贝儿子。我到粮食局,干部说,没有购粮证不能给你买粮食的。我只得把所带的两个月粮票,留下给老母亲,为了节约粮食,仅在家乡住了三天,连找爱人都无心去了,白受了一肚子气,回来西藏,可惜我手上没有兵权,有兵权早拉到山上打游击去了!说实在话,算个什么了不得?当场由谭冠三下命令,用铁丝捆绑双手,逮捕送内地。
   
     军部材料科中校张科长,拿手枪对正头颅自杀。谭冠三宣布;张是国民党特务,长期潜伏,混进党内,隐瞒历史,经组织发现后,还抗不交待,竟然畏罪自杀。
   
     一五五团三营七五无做力炮排少尉排长土木圭说;我请假沿青藏公路,到峡东塔火车经兰州、宝鸡、汉中,到成都老家,一路上没有碰到一个像样的人,仅在火车上,看到几个讨饭吃的人,还有一点人气,那样多的工作同志,都变成人面默心!我回到家乡,不是提著灯笼,还找不到家?身为人民解放军排长,驻防西藏边疆,为人民服务,我的父亲遭枪毙,母亲领三个小弟弟扫地出门,住到又破又烂的地方,还禁止我的三个弟弟上学校念书,这是什么政策?请问组织上,我们批评国民党政府,不关心官兵福利,现在是人民政府,共产党当家,如此的对待革命军人家属,岂不是不革命比革命的还要好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