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80) ]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在2000年的前夜
   
     还有三天就是两千年了。
   
     她的心里似乎没有多少异样的感觉。

   
     但她想有。人们都有,为什么她没有呢?——她是想有人们有的那种感觉吗?人们都在问,千禧年怎么过?在报纸上,在电视上,在电话里,在相互见面的时候。很少去单位,一去就遇上那个有着一双漂亮眼睛的女孩,往她手里塞了一把糖,羞涩地说,我要结婚了。旁边有人说,又一个千禧新娘啊。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她很少看报纸,很少看电视,她可真是孤陋寡闻。
   
     好吉祥的称呼啊。一阵感动,她剥了一颗糖含在嘴里说,我要送给你千倍的祝福,当然喏,我还要分一点新娘的喜气。
   
     很早的时候,谁说过,两千年到了,四个现代化就会实现的?
   
     她有多大,那时候?
   
     小小的她掐指一算,有些心酸,等到宏伟蓝图变成现实了,我都老了。
   
     在大昭寺,笑起来像个女孩子似的喇嘛丹增说,你很久没来了。
   
     庭院里,从遥远的牧场来的几个女孩子,无数的小辫子上缀满了细碎的松石,像密密的草地上开着鲜花。她们的笑容里,虽然有生活的艰辛,此刻也很灿烂。
   
     她想问他们怎么过,可怎么说,几个裹着绛红僧衣的男孩也不明白。汉人的节日?摇头。外国人的节日?也不全是。那么,几天后,夜里寺院开门吗?为什么要开门?两千年嘛。两千年就得开门吗?
   
     算了,不说了。
   
     我知道了,丹增恍然的样子。你是不是又想跑到寺院里来睡觉?
   
     他说的是去年藏历12月30日那晚,原来是想在寺院整整祈祷一夜的,可没念上几圈就在佛的脚下睡着了。
   
     几天没出门了?
   
     两天?三天?还是四天?
   
     妈妈无可奈何地摇头,你出门让人担心,不出门也让人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无非是一出门就走得很远,那些偏远的乡村又没有电话可打,但每次还不是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你现在和“桔子”一样,是我们家的第二个“桔子”。说完,妈妈笑了。才从转经路上回家的她穿一身深蓝色的运动衣,精神很好,也显得年轻多了。
   
     “桔子”是个狗,看家的狗,不过它可没它的名字那么可爱,老是长不大,性格反复无常,有时候一声不吭,有时候会猛地扑上去,把别人的腿给含住,所以常常被拴起来。
   
     她突然发现她是这样地依赖眼前的这个吃过很多苦的女人,这样地怕失去她,不禁把头靠在了她的肩上。
   
     刚下班的弟弟看见,讥讽道,老姑娘了,还撒娇?
   
     弟弟已经不让妈妈担心了,他刚刚结婚。婚礼上,来得最多的是妈妈的亲朋好友,这样人们都知道她的孩子中还是有正常的,和别人的孩子一样,在按部就班地生活。
   
     只要出门,她总是要化妆的,对着小镜子细细地描啊画啊。她喜欢画眼睛和嘴唇。说来也怪,以前她的眼睛是和父亲一样的眼睛,细长的,一单一双,但不知从何时起,变成了和母亲一样的眼睛,大大的,双眼皮,有一阵儿还是好几层眼皮,像是皱纹都跑到眼睑上去了,让她很是忧心。妹妹的眼睛倒是天生的大眼睛,对她的突变嗤之以鼻,哼哼,还不是给画出来的。她就说,现在不画了也这样呀。妹妹说,已经画变形了嘛,再说,还是近视眼。
   
     出门是要戴上耳环的。戒指和项链也从不离身。都是银的。银的光泽和质地永远是她的最爱。像夜空中闪烁的星星。像生活中那些好女子的泪珠。像毕生中难遇的、美好的却又是瞬息即逝的缘分。她不会忘记那年马容回去的时候,她俩在给过她们许多快乐的帕廓街上慢慢地走着,最后在骷髅状的银戒跟前站住了。那时候,她们对美的欣赏还是偏重于古怪和夸张。她俩一人戴了一枚一样的。她俩手拉着手时,因为内心的相契而淡漠了离别的苦。后来她俩的首饰越来越简单,有一次,马容寄来的生日礼物只是一圈刻着隐隐的花纹的银指环。
   
     昨晚,马容在电话中说,她现在妆也不化了,什么都不戴了。
   
     但她还是不能放弃这些的。她想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这些美丽的,哪怕被人认为沾有世俗之气。
   
     前不久,她和另一个女子在帕廓街上转,在一家小店里看见一对星星形状的镂空的银耳环,有些大,戴在耳朵两边晃动时有一种远古的意味。她正试着,朋友问,你现在这耳环戴了多久?—那不过是一个圆圆的小环而已。她迟疑了一下说,可能有一年多吧。朋友很惊讶,你过去可是几天就换一副的呀,你看你对生活的态度变成什么样子了。这话令她也很惊讶。是啊,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她暗暗自责着,当即要了三对耳环。
   
     后来,她转念一想,这样生活其实没什么不好,最多是有一点点消极罢了。
   
     但这种消极是她愿意的消极。
   
     她有心承受这种消极。这种退回小屋、与内心相伴、自成一统的消极,远比看上去只为了名和利,在世上忙忙碌碌走一遭的积极或上进有意义得多。
   
     甚至她的过去,仅仅是贪玩,也浪费了多少好时光啊。
   
     如今,她也许不明白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但她清楚地知道,她不想要的是什么。
   
     这样的消极,其实挺好。
   
     何况现在是冬天。冬天是万物休眠的季节嘛。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像自然界中那些与节气相应的动物了。
   
     但愿是温良的、安静的、与世无争的动物。
   
     并且不时地沉醉在“晕眩”之中。——晕眩,仅仅是这个词本身已经让她不能自已。
   
     在米兰?昆德拉的书中,这样解释:“晕眩”,即“一种强烈的、不可克制的要倒下去的渴望”,是“某种虚弱的陶醉。一个人意识到他的虚弱,他决定屈服而不是挺住,他沉醉于虚弱,甚至希望变得更弱,希望在主广场的中央倒在众人面前,并希望继续下落,比倒下更向下”。
   
     她深信,并需要补充的是,那“倒下”的是肉体,当肉体在尘世之中深深地下陷直至没顶,另外一种东西,姑且说它是灵魂吧,便会挣脱肉体的羁绊而轻盈地飞翔,那一定是朝着某个超现实的无比美好的所在飞翔。
   
     惟有在“晕眩”的时候,惟有在仅仅为了这样的事物“晕眩”的时候,比如诗歌、念珠、地图、书籍和音乐;比如正午、深夜、过往和梦境;比如辣椒、青稞酒或梵香;比如“印度”与“江南”,以及除此两地之外那绛红色的“西藏”——啊,亲爱的、独一无二的西藏!
   
     电视里正在播放西藏的纪录片。这是她最喜欢看的。刚才弟弟在客厅里扯着嗓子叫她,正好耳机里的一段音乐结束,她才听见。
   
     西藏的天。西藏的云。西藏的山。西藏的水。还有西藏旧日的宫殿,西藏饱经沧桑的喇嘛庙。还有那一束束西藏的光芒,那一张张西藏的容颜,那一片片西藏的绛红色……
   
     每一次她都看不够。每一次她都很激动。家里人纷纷笑她,你那么热爱西藏,你一出门就可以看见这些,比电视里还要多,还要真实。可她偏偏只为这些在屏幕上,在图片上,在音乐里,在书本里出现的西藏深深地、难以自抑地激动,甚至热泪盈眶。
   
     有一次,一位喇嘛送给她一卷录像带,是英国一个著名的纪录片公司拍的,很美的画面,很婉转的音乐,很生动的细节,却没有说教,没有深刻的思想,没有激烈的言行,在很纪实的平白直叙的拍摄中,弥漫着淡淡的伤悲。
   
     他还是爽朗地笑着。在爽朗的笑声中,他委托那个和他一样年老的活佛去一个被掩蔽在尼泊尔的小王国,曾被围剿并被封锁近30年的木斯塘。其实那个小王国和西藏的所有地方一样,说的是藏语,穿的是藏服,信的是藏传佛教。但已经衰微了。不过和西藏的衰微不一样。它是在外界的极端封闭中衰微的。所以当它终于有了开放的一天,他便让那个老活佛代替他去那里,他希望让佛光再次照耀那里,他要求带回几个孩子,在他的努力保持西藏传统文化的学校里得到教育,后继有人,让人类珍贵的精神遗产代代相传。
   
     先是飞机、汽车,接着现代文明的象征消失了。老活佛骑上了马。老活佛的脸在炽烈的阳光下一点点地变红,变黑……在酷似阿里土林的地形中,差不多骑了一个月的马。木斯塘到了。小小的堡垒似的王宫。寒酸的国王和王后。破败的寺院。贫穷的却不乏快乐的百姓。深夜篝火边神秘“雪人”的故事。枯瘦的老喇嘛绘声绘色的野兽吃人的故事。牵马的扎西的醉态。两个被选中的孩子兴高采烈,他们的母亲却在为长久的分别流泪。而他的声音开始在木斯塘的上空回荡。
   
     又看见他了。他还是爽朗地笑着。慈悲和智慧的化身;无数藏人的精神支柱——“嘉瓦仁波切”。他抚摸着两个孩子的头,询问他们的名字和年龄,然后象征性地为他们剪去一缕头发。然后,两个孩子在各自父亲惜别的目光中,走进明亮的、奔跑着许多藏人孩子的学校……
   
     这就是那部片子。一如日常生活的毫无艺术痕迹的纪录片。
   
     但更打动人心的是其中的某一处。
   
     是那个老活佛,骑马至山顶,眺望远方——那边,正是西藏,是他还在青年的时候就从此离别的故乡。几个在异乡长大的年轻僧人在悬挂五色经幡,风轻微地吹拂着,天高云淡,万籁俱寂。老活佛久久地伫立山顶,遥望家乡。久久地,他才叹道:我们的家乡是这样地美啊!说完,他的泪水夺眶而出。泪水从他已经去日无多的眼里奔涌而出,他竭力地压抑着,压抑着,终究失声痛哭。
   
     长达一分多锺的镜头里,只有老活佛忍不住抽搐的双肩,忍不住放声的哭泣。经幡在他的身后轻轻地飞舞,年轻僧人的脸上只有坚毅。远方,那西藏的山川河流啊,沉默无言……
   
     所以,她一直想走。
   
     她一直想走到那里,想走到他的身边,想走到和她的血脉相关的人群之中。
   
     可是她啊……至今尚未走成!
   
     “在路上,一个供奉的手印并不复杂,如何结在蒙尘的额上?一串特别的真言并不生涩,如何悄悄地涌出早已玷污的嘴唇?我怀抱人世间从不生长的花朵,赶在凋零之前,热泪盈眶,四处寻觅,只为献给一个绛红色的老人,一颗如意宝珠,一缕微笑,将生生世世系得很紧……」”
   
     今年的一天,一个特殊的日子,她早早地赶到大昭寺广场,广场似乎如常,转经的转经,煨桑的煨桑,只有高高挂在某一处的喇叭异常响亮,旋律激越,犹如“文革”时期。
   
     大昭寺门前依然是磕长头的老百姓,此起彼伏;但大门紧闭着。
   
     后门也紧闭着。
   
     她想进去,使劲拍门,喊着认识的喇嘛的名字,却叫不开。旁边的人斜眼看着,此时说汉话似乎更容易遭人反感。不是反感她,是反感她身边的那个打扮得像男孩的汉族女子。
   
     只好转帕廓。转了三圈。第二圈时才感觉气氛的隐隐异样。似乎有一半的便衣。一半的信徒。但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件都没有看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