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88)]
拈花时评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最终(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8)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zt-(图)山东农民代表起义缴获内裤、警察证等战利品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7)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9) 高华
·网友的起诉书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0)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2) 高华
·zt-上访市长女儿的实名微博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6)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成都三医院把我变成了活死人!-活死人任邵芳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6) 高华
·自由民主行动的新思维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8) 高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一支「五一」式配枪
   
     我们退到印度后,首先到门达旺。按国际法规定,把枪械全部交给印度政府。交枪以后,印度政府分两批处理的。一批全是藏民,送到莫索马日,我们汉、回共有三十二人,其中十二人是回民。在门达旺住了十多天 后, 后湾的马继援派人把十二名回民接走了。我们二十几个汉民仍继续住在边境线门达旺。住了一个多月后,才把我们移送到硼地拉。
   
     在离开硼地拉以前,我还收藏了一支「五一」式手枪。恩珠贡保扎西知道这件事后,对我说,我们私人的枪枝不能再随身带,一定要上交给印度政府。当时我问他,您收藏的那支手枪也是否上交了?他回答说,我那支手枪已经登记好了,你可要上交,不能再留。我想,应当上交是对的。第二天上午,为去找硼地拉警察局,幸好局长是位在印度加城长大的汉民李水林。我说;“这次我来主要报告,我自己收藏了一支手枪,没按规定上交的原因是,自从我们退到贵国境内,便对我们这些汉民另眼看待,不把我们同藏民一样接收送往印度内地,如留在两国边境线上我们有点害怕。再说,假如你们把我们转送给大陆共产党手里时,我们就要死。因此,我为了保卫自己,才把这支手枪保存起来了。现在我把手枪拿出来交公,请您查收;但我有话在先,只要印度政府接收我们这些汉民,我就没有理由再要会这支手枪。如果,印度政府不接收我们,把我们送往中国大陆,到那时请把手枪还给我。”当时的印度硼地拉警察局长李水林回答说,你放心,这个情况我清楚,只要上头真的不接收你们,我一定把手枪还给你。就这样,我把十多年随身带的共军团营级的配枪-「五一」式手枪,不得不留在印度硼地拉警察局。

   
   
   患难中的伴侣
   
     我们二十几个汉民从门达旺移送到民索马日。当时,我们二十几个汉民有一位女性,她叫刘淑花,她的丈夫叫胡吉升,是在打泽当的战斗中牺牲的。我们在攻打泽当的时候,打死了两名汉民,其中一个就是胡吉升,另一个是张海宽。我们从西藏撤退到门达旺后,印度政府刚开始不接收汉民,准备把我们送回去,这样对我们这些汉民的应力很大。当时,我是三十二个汉、回民的负责人。有一天刘淑花找我诉苦,她说虽然我们脱离了共产党的魔爪,死里逃生,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但是没想到来到此地,丈夫也死了,东西也全丢了,现在手中一无所有,真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下去,不知那一天死在这鬼地方!我听了以后,安慰地说,没关系,只要我们能 挺过这一关,政府一定会考虑我们。过去我和她不认识,经这次撤退到门达旺碰到一起,才知道我们都是山东人。她是即墨县的,我是莱阳县的。当时我非常同情她的处境,她即没有亲属朋友,也没有安置的地方,一个孤零零的妇女,在异国他乡怎么生活,确实是个问题。后来我直截了当地问她,你要是需要帮助,我俩住在一起,不知你有什么想法?她回答说;我非常希望和你在一起,只要我俩在一起叫我什么都可以。从那天起,我和刘淑花在患难中,结成一对终身的好伴侣。
   
     原来刘淑花是山东即墨县大地主刘文水的闺女,山东被共军占去后,她的父亲和一个大学毕业的哥哥遭枪决。还有一位年老的叔叔也被共产党抓去劳改整死,家里还剩下的几个寡妇弱女,都被共产党赶出家门,唯独淑花一人能跑出来,找到平时对她好的,住在临境县的胡吉升一同来维持生活。但是,好景不长,共产党在新疆开展公私合营运动后,没收了她们的蔬菜朵货铺,淑花和胡吉升名义上返回内地,实际上又从新疆跑到西藏拉萨。她俩在拉萨经营饭馆一年多的时间里,结识了一位安多藏人,他答应她俩由他带到印度去。就在这时候,拉萨和山南成立了四水六岭卫教军。她们由安多藏人领路,开始离开拉萨往印度方向走,当他们来到乃卡泽东时,被抗暴军拦路查证,把她们送到四水六岭政府所在地-拉加日。到了拉加日,还是经 那位安多人介绍,胡吉升和刘淑花参加了抗暴军。当时,安多人还一再表示,万一抗暴失败,她俩仍然由他负责带回印度。以后在拉加日,参加抗暴军的汉、回民逐渐发展到三十几名。
   
   
   硼地拉汉民饭馆
   
     在莫索马日将近住了一个多月,才把我们二十多个汉民送到硼地拉。在异国他乡,开始过着流浪的生活。我们的生活更要自力更生,要自力更生,首先就遇到没有资金的困难。因为,我们刚参加抗暴军的时候,由于陈排长「丹巴达杰」在曲水逃走,造成抗暴军 对我们汉民的不信任。其原因是,由于陈排长在曲水开小差后,引来了共军大部队,使抗暴军在旺北取枪途中遭遇共军伏击,损失了不少各路代表。因此凡参加抗暴军的汉民不可靠,出了问题不好办。为了安全期间,抗暴军政府立了个小规矩,即凡是参加抗暴军的汉民,一律要把自己的金银财宝全部上交,由政府代管。假如抗暴胜利或失败,财产仍归还给原主。这样以来,汉民为了自己的财产,轻意不敢离开抗暴军,也就没有敢闹开小差。立了这个新规定后,先参加抗暴军五个汉民的金银财产,全部理应上交给政府保管。当时他们五个人的东西有:七十二个金币,叁支劳力式手表,一支金壳空中霸王伍美卡手表,六对钻石金戒指,其中一对是黄金的,一对是红金,一对是白金,还有两千块银元。六对钻石金戒指和一支金壳空中霸王手表,两千块银元是刘淑花的。
   
     这些贵重东西,听淑花说,是她亲手交给理唐江泽仓曲载,江泽曲载当时是抗暴军政工总管。当时,昌都仲译(秘书)贡觉多杰把东西一一查收并作了登记。后来,四水六岭军从拉加日撤退到印度边境线硼地拉时,江泽曲载说,由于共军偷袭抗暴军政府所在地─拉加日,不要说你们的东西,连我们政府的大部分东西也丢在那里。我们只顾撤退,谁能顾得上那些东西。听了这些情况,我们感到很失望。当时,我们身上钱也没有,想到今后的生活,真不知所措。经我和淑花反复商量后,仅用自己身上所剩的一点钱买了把斧头,白天上山砍柴,晚上把干柴背到印度人开的饭馆去卖,这样每天可以赚到八、九个卢布,勉强 维持俩人的日常生活。但时间一长,手上并长起不少血泡,不能在上山砍柴,生活也就慢慢难于维持下去。我和淑花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去找当时的抗暴军政府借一笔钱,想开个小饭馆试试看。第二天上午,我到四水六岭政府工作人员理唐格桑那里去借钱,我说;一起我们带的东西全被你们丢光了,眼下我们要生活,可我们身上没有分文钱,政府能不能借给我们一点钱。格桑回答说:政府的东西,全丢在那里,眼前实在分不出钱来大家 分,至于你罗桑扎西个人有困难,我们可以想办法给你解决一点。说着他去拿了一笔款借给我。我拿到这笔钱,回到住处,与淑花、王洪刚等五位汉民合计,就在硼地拉修公路的附近,搭了个大篷子,买了几十斤麦粉,牛羊肉做些肉饱子、后条、饼子和甜茶,开了个汉民小饭馆。还好,生意做的很不错。那时候,硼地拉往北方向修公路,修路的工人大部分是尼泊尔人。虽说公路边上,有几家印度和尼泊尔人开的饭馆。但是,大部分人经常喜欢到我们饭馆来。我们在硼地拉开饭馆数月后,我们汉民的小饭馆有了一点小名气。住在莫索马日的很多藏民,陆续地来到硼地拉参加修路,在我们饭馆吃饭的藏人也逐渐增多。当时,我在饭馆内负责收钱。由于我在过去四水六岭当兵打仗,认识的人很多,只要他们来到硼地拉,就到我们饭馆吃饭,他们吃一两顿饭菜,我不好意思要钱,常对他们说;都是自家人,不要付钱,算了、算了,这样一连几天,放走了几十个人。结果,与我合伙的几个汉民就对我提出意见,说我只作好人,不收饭钱,影响收入。达那以后,我在厨房做点琐碎事帮他们做饭,刘淑花代替我负责收钱。
   
   
   三个伪装的不丹人
   
     我们在硼地拉开饭馆几个月后,有一天,我的好友桑珠、老主人派人叫我,到他家里来一趟,我赶忙穿好衣服到他家里,老主人一看到我就哈哈地说,你罗桑扎西真是命大,不该死。过去打仗打不死,现在共产党帕特务又杀不死你,你给死神送了什么好东西,给我如实招来。我急忙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他回答说;“是这样的,前天晚上,三个穿不丹衣服的人,鬼鬼祟祟地来到你家不远的地方,被硼地拉印度警察发现,问他们从那儿来时,他们用很生硬的不丹话说是从上头扎西岗下来的。当问到干什么来?往哪儿去时,他们便回答不出不丹话。虽说他们穿不丹服装,但不会说不丹话。所以,印度警察发现他们来路不明,当即命令他们到印度警察局时,他们三人拔腿 往树林里跑,幸亏当时很多不丹人帮忙,抓到了其中的一个,跑掉了两名。被抓到的那个人身上,搜出了一支廿响手枪,还从他口供了解道他们是被共产党专门派出来,干掉你罗桑扎西的。”我听到这意外的情况后,出了一身凉汗,当即向桑珠、老主人说了很多好话,并通过他向印度警察局表示感谢再一次救命之恩,自 此我在硼地拉提心吊胆地又住了几个月。
   
   
   在新德里接受审查
   
     我在硼地拉居住期间,印度政府派人下了通知,叫我到印度首都新德里来。我到了新德里负责接待我的官员说,他们请我到新德里的目的就是想了解我投奔自由的情况,以及中印边界有关的问题,拉萨等地的驻军情况和边防 部署,还有共产党在西藏的一切情况等,都想了解。所以,他们希望凡是我知道的情况,都能讲出来。当时,我也毫无条件地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以后他们所提出的问题,凡是我知道的都说了。
   
     在新德里接受审查两个多月期间,由于印度政府无微不至地关照,我俩生活的很愉快。审查结束后,印度有关方面官员告诉我说,你还要回硼地拉去,安排自己的生活,做你的生意。但是,你还要为我们做点工作。就这样,我和我爱人离开了新德里返回了硼地拉住地。到了硼地拉不久,印度硼地拉边防警察总局派人叫我,说是给我安排工作。我到警察局办公室,局长桑珠老主人对我说,我们想给你安排一个对你很合适的工作,你看怎么样?我问是什么工作?他说是在边境线收集情报等工作。当即我用好言谢绝说,这个工作,我担当不起。因为我现在 即不懂藏话,更不会说印度话。等我学会了印度话及藏话时,你能给我安排这个工作,我会很感谢的。至于工资多与少我是不计较的,只要有工作干,有饭吃就可以了。但是,事过不久,在我背后传出了谣言。说什么我罗桑扎西因为不懂藏话及印度话,而是钱少了,一月三百块钱的工资不够俩人的生活开支,凭他的本事一月没有八百块钱的工资,他说他不干等等。这个风声传开后,桑珠局长派人叫我,他问起这件事。我回答说,这句话不要说我说出口的,我连想都没有想。我记得当时我是对你这么说的,只要我能会说藏话及印度话,到时您给安排工作,我是感谢不尽的。除此之外,我说什么您是在场的,请您好好查一下,再说这句话如果你们认为是我说出去的,那么,我在什么地方,说给谁了,请拿出证据来,好让我与这个人当面对证。桑珠局长听了以后对我说,老朋友,不要 再说了,我是相信你的,这次你先请回,等事情查出来后,我再请您来。过几天后,果然查出了瞎编乱传的人,他正是桑珠局长手下的一名小便衣。他曾经偷听到我与桑珠局长的谈话后,就乱猜瞎编了一套话,乱传出去的。桑珠局长知道事情的真相后,派人喊我。那天,桑珠局长当着我的面,对那个瞎编乱传话的小便衣给了两个耳光后,脱掉他的警察制服开除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