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86)]
拈花时评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山南鏖兵
   
     四水六岗卫教军在山南建立总司令部前,贡布扎西等领导人物早已在拉萨有了秘密组织,制定誓词后约法三章:一、大家齐心合力反共到底。二、中途投降与逃亡的,全家诛灭。三、流落青康一带的藏人,都要参加卫教志愿军,否则严惩不贷。秘密组织的各领袖宣誓后,写信分别通知居住在西藏各地的青、康藏民,自备枪马到直古宗总司令部报到。自动参加报到的这种自备枪马的战士,约共八百多人,编制成十八个马基,以本乡本土为马基单位,因此每一马基的人员多少,没有固定限制。
   
   

   陈排长曲水逃亡
   
     卫教军编制完成后,挑选了五百四十人,由贡布扎西亲自率领,赴藏北接受藏军的秘密军火仓库,就是往年储藏的英国造的武器。行动前决定,由前敌参谋罗桑扎西打前锋,派陈排长也参加前锋部队,担任保卫全军安全的开路任务。
   
     陈排长是十八军后勤部独立排排长,四川人,时年二十四岁,出身军部采购处采购员,于一九五三年至一九五四年,向藏政府最有钱的擦容家族接洽,购买印度造的盖屋顶洋铁皮,他每张多加两块银元,而与擦容平分利益,共买了四万张,陈独分得四万银元。一九五四年底,陈调重庆步兵学校深造,直到一九五六年毕业回藏后升后勤部独立排长。陈回四川途中,由擦容购送的亚米茄和劳力士手表,五一型派克笔等贵重东西,被同行同学发现,密报军部。回藏后,调询多次,陈以平时储蓄购来,予以糖塞了事,至于他尚有大批银元私存擦容处,则中共始终未发现。表面上陈似已通过过关,但组织严密和办事彻底的中共,并没放松暗中的调查工作。陈虽年轻,但相当精明,发现组织上调查他的经济来源,逐于擦容老人商谈,擦容认为:由他代办一切手续出国到印度,他拿出资本,从事商业为上策。擦容老先生曾出国到印度购买东西,在未离开拉萨前写信叫陈排长到印度找他,后写给参加卫教军的介绍信。
   
     陈于一九五八年六月,带薛海东和高某二人,逃到山南,参加了卫教志愿军。陈本人取藏名为丹巴达杰。陈因没有受过实际的战斗锻炼和过不惯藏民的艰苦生活,思想上开始厌战,打算到印度找擦容老先生。卫教军开始组成之际,内部正需要对共军军情熟悉的反共人士,因为陈有擦容的介绍信,所以大家认为可靠。想不到贡布扎西率领接受武器队伍,行低曲水渡过雅鲁藏布江的时候,于七月二十五日,陈携械逃跑了。他到曲水北山喇嘛庙躲藏了一个月,把一挺冲锋枪变买的钱吃光后,计划回到拉萨擦容家,要些现款,请擦容儿子代办出国手续,经赴印度找擦容老先生。陈由曲水回拉萨,行低哲封寺前滩,被一五五团哨兵捉到,白天挖战壕,晚上则脚镣手铐,如此直到一九五九年三月,拉萨战役结束,陈排长也被枪毙。
   
     本来每个战斗队伍,发生开小差事故,是在所难免,但此刻参加卫教军的共军军官开小差,就成了一个严重的政治问题。陈排长逃跑后,不但把留在后方的薛高两人冤枉推出枪毙,并且对我的信任亦发生了动摇。好在贡布扎西忠厚沉著,未做出急操的处置。据在拉萨地下工作人员亲眼看到陈排长的下场及听到共军要花四万块银元的高价,想买我姜华亭人头的消息,证明陈的逃跑是生活问题,与我不同。
   
     薛海东是东北建筑公司总技术科长,受的是伪满教育,技术很好,在建设上是一个人才,根本谈不到共特。薛海东在未死前,常对陈说,只要能逃到自由天地,靠他的技术,足以维持三个人的生活。陈排长发生逃亡前,对于敌我形势和卫教志愿军的生活,看法完全错误,只看到自己 的劣点,不了解自己的优点和敌人劣点,因此发生逃亡事实。
   
     当时西藏情况,以张国华十八军的现有兵力,不足以战胜各方面反抗军。西藏时有暴动的酝酿,共军的习惯,是非到打起来,内地援军是不会增援的。驻藏十八军兵力分布,尽摆在各点线上,并没有骑兵,公路仅通几条路线,对于不走公路,完全是骑兵的游击队,在雪山草地打运动战,共军可不是擅长打康藏高原的藏民游击队的对手。共军步兵装备上的优势,给雪山草地削弱了。骑兵游击队,因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具备,战斗力更加发扬强大了。卫教军当时的战术原则,是若非碰上有计划地埋伏战,就故意使敌人望尘莫及,吸引到运动中,才予以突袭制胜。
   
   
   多卡松多打伏击
   
     六月二十六日出发,向腾格里海方面进军,二十八日下午一时至二时,行低羊巴井,遭遇到敌人打埋伏的一五五团二营,全营兵力,秘密封锁了我军北进山口,即藏名叫多松多卡,意为三石岔口。据地下工作人员事后得到消息,曲水宗的共特无线电 台,因隐藏机密,直到拉萨战役结束前,始终未发现。
   
     敌人发现我军经过曲水向东北方向急进,判断我军的企图是袭击当雄飞机场,因此派兵到中途打埋伏,为保护飞机场外卫站,未侦察出我军接枪意图。当时我军到达山口前,派人侦察附近藏民,但敌人事前有了安排,均否认共军来过的消息,逐上了敌人埋伏圈套,前卫康巴五十多个连人带马,一半陷入埋伏圈,在轻重机关枪的密切火纲下,牺牲很大,仅骑马冲回来一半。
   
     敌军二营六连三排排长杨连宝,率一排多人,冲出山口,赶到青稞地,形势上已突出埋伏线火力圈,即被我军后续部队七十多人的优势骑兵出击,顷刻歼灭殆尽,几无一漏网。在白刃战中,杨连宝率领的一排多人,不 但是步兵,又是二十五岁以下的青年,毫无实际战斗经验,枪枝多为自动步枪,很少带刺刀,那能敌得过久经战斗锻炼康巴老战士?看到形势不对,举枪高呼喇嘛投降。因当时敌人大部分霸占出口,在整个形势上还占 优势,为杀一儆百,他们军作了刀下鬼。
   
     杨连宝一个人,最后跳上山石躲藏,我在下面侧部看的十分清楚,因在同团共过事,无意射杀,想捉活的,即高声喊叫:赶快缴枪投降,我可以保证你个人的生命安全,我们都是共产党人,对中共残暴,当然认识深刻,以我职位,都能参加反抗军,你是一个最下级的少尉排长,何必执迷不悟?我的同事扎西平措,发现上面仅有一个敌人,前去缴械遭杨连宝手枪连发射伤大腿而倒地牺牲。同事是云南藏民,汉话说的很流利,曾在伪中央政治学校边疆班毕业,追随滇北反共领袖,转战康藏,为人忠厚勇敢。我看到杨连宝如此冥顽不灵,不但不听劝降,还射杀了同事,乃举枪侧射两发,把他打死,撕回符号,取来手枪,我才发现连一粒子弹都没有了,否则还得枪战。
   
     我在指挥前卫反击埋伏敌人战斗中,贡布扎西率领后续部队占领了敌人对面的两个小山头,形成对峙状态,敌人在全盘形势上,还占居高领下优越地形,因见到我军全部消灭杨连宝的一个加强排,逐使他们不敢再下山进攻了。 中共一九五六年后,整编新军,优点是火力强,战士年龄轻,最大缺点是没有实际的战斗经验,若是这次碰上内战中老兵,不等到我们消灭杨连宝排,他们在山上的早已都冲下来了!我军完成歼灭敌人突出部队后,因当时还无炮火配备,仅凭步枪骑兵,无法再攻击前进,双方一直僵持到天黑。
   
     是役夺获重机枪一门,轻机枪两架,八二迫击炮一门,冲锋枪三支,步枪六支,子弹打声无几,我军亦牺牲了三十多人,其中有领导力的各县代表性人物,如:理塘·摧真,机箩·阿普,乡城·勇培摧真,嘎巴·格列平措,果觉瓦·阿宗,乡城·曲陪嘎,甘孜·重萨巴登,昌都瓦·札巴加五大胡子喇嘛等占了二十五名。他们皆曾在康藏高原,久经战斗,够得上称为 游击能手,不幸这次牺牲了,成了历史上的光荣反入侵英雄了。
   
     这是卫教志愿军初次与敌接战,我们打了个小型的胜仗,对卫教志愿军士气,影响很大。由于我率领的前卫,把陷入敌人埋伏圈的不利形势扭过来,歼灭敌人一个加强排,因为这种事实,消除了陈排长逃亡后,康巴人对我的怀疑顾虑,后进一步建立了我在战场上的威信。从此以后,我与卫教军主力贡布扎西部,亲爱精诚情如兄弟,嗣后每次大小战斗,只要我在,没有我的同意,彼此均不作主张。
   
   
   敌前撤退
   
     相持到天黑后,贡布扎西亲自冒险来到我们把守的最前线,研究敌我情形,认为敌人挖掘防御工事,已经进入阵地,一定是等待援军,我军无攻坚摧毁敌人阵地的炮火,只有乘战胜时机,在敌前黑夜实行撤退,比较万全。逐下达撤退命令,很顺利地把部队,由敌前迅速撤回,集中后,用声东击西策略,朝东方向,连夜越过两个山岭,迂回了一个大弧形,直到翠日下午七时,才回到羊巴井。
   
     羊巴井是前藏在青藏公路上唯一大兵站,守仓库的共军,因忙于守卫仓库任务,在他们未发现前,我军已越过公路,跋涉了三天的崎岖山地,才达到储藏武器乡甘丹曲吉喇嘛庙。该庙距拉萨较远,距日喀则仅两大站行程,在腾格里海西南岸,为藏北牧区著名喇嘛庙,住两千多喇嘛,到寺庙受到喇嘛们的热烈欢迎,俨然成了护法者,食住都不需要自己动手,休息八天,如同回到自己家里一样。
   
     当时张国华兵力,分布各大城市如拉萨、日喀则、那曲、昌都、江孜、泽当等据点上,在藏北除了防守当雄飞机场,在草地再没有驻军,不可能由拉萨再抽调部队入草地。我们决定休息八天,加上两千多喇嘛力量,万一敌人来了,还可以打一次有把握的歼灭战。我们接受到的藏军秘密仓库所储藏的英国造的武器,共有状筒轻机枪二十挺,加拿大冲锋枪四十支,八一迫击炮一门,炮弹七十二发,步枪五百支,各种子弹七万发。
   
   
   吓跑武功队
   
     乡甘丹曲古庙,属藏日喀则管辖区,中共入藏后,既有计划实行扶持班禅堪布会议厅和抑制达赖喇嘛政府的政策。西藏藏民哪能识破中共以藏制藏的阴谋呢?他们认为中共对他们藏人特别优待,因此受了中共 的遇弄,思想上较为亲共。举例来说;日喀则分工委会派出的武装工作队十多人,当得到我军到达喇嘛庙的消息,吓的魂不附体,遗下了十三匹骑马和所有东西,仅连人带枪逃走了。这就是由于当地藏民有意放走,而不向我军报告的 缘故。卫教军在西藏本部作战,有达赖喇嘛领导的藏政府直接下命令藏民帮助卫教军,凡卫教军购买东西,减价一半,其减价部分,由政府凭据补偿筹情,在前西藏境内,非常方便,但到后西藏,因中共挑拨离间诡计,藏民泠淡多了。
   
     班禅本身思想反共,但对中共在民间的工作,都无法干涉。班禅父亲公保才旦,思想亦挺反共。班禅父亲是青海黄河南部地区富户,土改中家乡遭清算斗争,逃到日喀则的人,向班禅父亲诉苦,老人相当干脆,把班禅卫士队仓库武器密发家乡藏人,叫他们参加卫教志愿军。在山南战役结束后,共军在俘虏中获悉还有班禅派来的人,日喀则分工委会书记梁选肾 遂组织市民,进行斗争公保才旦会,又把班禅喇嘛调拉萨作自我检讨。日喀则市民把班禅父亲披上狗皮,骑的骑,拉的拉, 游行示众,最后灌屎尿污辱后,押禁起来,不是沾了儿子还有利用价值的光,早作了惨无鬼了!班禅喇嘛对此事敢怒而不敢言,直到一九六一年,班禅在北京态度闷 闷不乐,表现的十分消极,统战部长李维汉看到情形不对,认为班禅喇嘛生病,询问病情,班禅喇嘛才说出他的父亲在日喀则遭受斗争和监禁不准见人 的事情,李维汉遂通知张经武,对公保才旦事情应当从轻处理,因班禅喇嘛经年愁容满面,影响国际人士观感,这一下遂使班禅父亲马上由阶下囚又升到坐上客了。共产党最会矫柔做作,梁选肾又命令日喀则市民,组织群众赔罪道歉队,与一九六一年三月,锣鼓喧天,扭秧歌,搭哈达。把以前执行斗争过的积极分子,仍然组织起来,向公保才旦赔罪导歉,承认他们过去斗争错误,请求原谅,这是他们个人错误,与分工委会书记梁选肾一点也没有关系 ,公保才旦又给共产党组织的群众挪揄一次,总算脱离牢狱苦海。赔罪导歉后,送北京西藏自治区办事处安置,班禅喇嘛到北京开会,还可以自由见面。西藏中共日喀则斗争班禅父亲与组织藏民赔罪事情,不但为西藏人所共知,即在喜马拉雅山麓藏民所到地方,还有亲自参加过斗争和赔罪队的藏民,已经逃亡自由天地,而成了西藏社区中的茶余饭后谈聊之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