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整人者多被整,这是简单的还债,还是历史的嘲笑]
雷声
·散发恶臭的奴隶社会象征还魂
·从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1959-1962三年间总人口减少量
·央视批星巴克被骂比窦娥还冤?
·普京是如何清算列宁斯大林的?
·大跃进亲历者忆饿死人人吃人惨状
·让男子汗颜:宋美龄对希特勒的答覆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毛贼洞自己称自己“万岁”
·带路党人小史
·带路党人小史
·谁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转帖马悲鸣一家之言)
·邓银超日记揭毛贼洞部分嘴脸
·“尊重少数人民”隐含着“协商民主”
·租界真相,欺骗了多少天真的爱国青年
·毛贼东是中国最大汉奸!
·徐向前揭露毛贼东诬陷张国焘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
·抄家 红卫兵共抄走428亿人民币118万两黄金
·张闻天秘书:韩战结束才三年,毛泽东就承认中国出兵是错误的
·为什么多数犹太人“左倾”?
·我们不是小白鼠——驳“毛泽东是探索者”/ 胡平
·老骗子毛贼东的女儿也会骗人
·蒋公邻居和胡邻居的不同结果
·毛贼东害了自己儿子性命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血腥的土改:惨绝人寰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共军绑架地主女儿在战争中冲锋
·还有什么跟着蒋公去了台湾?
·大跃进前后的社会控制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不孝之子,流氓丈夫
·潘汉年与日伪特工总部
·胡适的学生吴晗被迫害致死,家破人亡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北
·迫害地主违反哪项国际条约?
·毛泽东最后遗言曝光
·乌克兰推到列宁像,权贵逃跑倒戈
·关于文革的一次口述史访谈
·陈公博的自白书
·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东陵大盗--八路军冀东军区
·真实的蒋宋孔陈财产情况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
·这一份长长的充满血腥气味的名单——屠杀的都是民族的精英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各种慢性病井喷 中国人又成“东亚病夫”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系伪造
·吴廷易(四川)口述“土改”
·“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蒙古公投的翻版----克里米亚
·马克思是奥警方的领赏告密者
·預言清朝滅亡:曾國藩和幕僚秘談錄
·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军歌
·斯大林屠杀30万远东中国人
·“常委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常委安全岛”与政治诚信
·从“广场大妈舞”看文革流毒
·我们从小孩时就被教怎么说谎
·参加诺曼底登陆的国军52军
·越南政府听从民意不办亚运
·郑义:为唐生智辩诬兼及日本文化中的毒素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奥巴马和李源潮对曼德拉的不同悼念/胡少江
·曾节明: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蒋公文集(1)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3)
·蒋公文集(4)
·蒋公文集(5)
·中纪委权力扩张已成党中之党
·毛泽东与米高扬密谈内容解密
·龙云投共后的结局
·嚴祖佑: 相濡无沫——父亲严独鹤的最后岁月
·大跃进期间人相食现象一瞥
·蒋公两份遗嘱曝光
·土改运动中的地主女眷/陶渭熊
·前记者揭64火烧装甲车系栽赃
·越南官媒首次纪念六四25周年
·陶铸老婆谈早期中共成员的男女关系
·中国高层罕见批评调水工程
·陈事美:张志新冤案中的新秘密
·奇闻:三庙合并,和尚尼姑同住
·陈秉安: 62年逃港大纪实
·法西斯=一切听从领袖指挥:金三像不像?
·受共产国际操纵的红色文化战线
·贺龙下令活埋东北抗日青年
·余杰:谁是手上没有沾满鲜血的人?--读陈永发《延安的阴影》
·彭小明:约法八章的骗局--中国的卡廷惨案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
·震撼人心的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人民真伟大!
·腐败寄生于过度扩张的国家公权力
·七一从高空看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占中被捕人士部分名单
·毛贼东女性朋友不完全名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整人者多被整,这是简单的还债,还是历史的嘲笑

   试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整人者多被整,这是简单的还债,还是历史的嘲笑
   2014-10-14 历史每天学一点
   导读这种历史现象到底是什么?


   在中国历史上,文化大革命总是绕不过去的一章,人们不能忘记它的最大原因,大多是这个历史事件中完全充斥了整人的内容——这种人性最卑鄙的部分。
   
   
   转:整人者多被整,这是简单的还债,还是历史的嘲笑
   
   
   在文化大革命前,夏衍是电影界的祖师爷,一个在电影界说一不二的人物。在文化大革命中,夏衍理所当然被打成电影界的头号走资派,并关在狱中。在狱中,夏衍进行了深刻的反思:过去是自己去整人,现在却被人整,由此觉悟。于是,仿清末的剃头歌作整人歌一曲。内容如下:闻道人须整,如今尽整人。有人皆可整,不整不成人。人自由他整,人还是我人。试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在这首整人歌中,最发人深省的一句就是试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10月11日是吴晗的祭日,各大微博一面倒的去祭奠这位全家被文革“一锅端”的文人。文化大革命刚开始,姚文元发表了《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将斗争矛头直指吴晗。随着斗争的升级,吴晗身上的罪名越来越多,最后几乎是十恶不赦,终于,吴晗一家三口全都死于非命。在这场运动中,吴晗的角色无疑是个受害者。
   
   
   但是在反右运动中,吴晗扮演的却是冷血无情的整人者的角色。当时,吴晗的公开身份是民盟的副主席,其实他的真正身份是共产党员,只是还不公开而已。于是,吴晗利用自己的民盟副主席身份,在反右运动正式开展之前,引蛇出洞,号召民盟中的民主人士、教授投入整风运动,向党提意见。结果一大批民盟成员中了阳谋,储安平的“党天下”、罗隆基的“成立平反委员会”、章伯均的“政治设计院”纷纷被并称为最著名的三大右派言论,这些人也都遭了吴晗的毒手,其中也有不少的人在这场运动中死于非命。
   
   
   周扬是文化界的沙皇。从延安时期开始,周扬就参与整人的工作,胡风、丁玲都是周扬整人的牺牲品。单是胡风一案,就先后有2000多人受到株连,不少人因为是胡风集团的骨干分子被关进监狱。到了文化大革命期间,周扬也就劫数难逃,在狱中尝尽了被人整的滋味,并由此大彻大悟。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周扬真诚地向以前曾被他伤害的同志道歉,并且为他们早日平反四处奔走。最后,周扬的真诚悔改还是取得一部份受害者的谅解。
   转:整人者多被整,这是简单的还债,还是历史的嘲笑
   其实,整人者与被整者并不是一边倒的,不少时候,两者之间随时会位置对换。廖冰兄曾作过一幅漫画,画上两个人,一个是洋洋得意的大将,另一个的垂头丧气的小卒。画上的诗写道:“大将休神气,小卒莫自悲;来日再登台,难保不换位”。在政治斗争的过程中,你整了我,后来我又整了你的现象屡见不鲜。
   
   
   
   在延安整风运动中,刘少奇担任整风领导小组的组长。延安整风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整王明、博古、张闻天、王稼祥、周恩来等人,确立毛泽东思想为党内的指导思想,从而确立毛泽东在党内的绝对权威。当整风进行到抢救运动阶段的时候,搞人人过关,搞得人人自危,连陶铸、柯庆施等人也觉自身难保。后来,陶铸的夫人曾志出面,向毛泽东求援,之后,由毛泽东亲自出面力保陶铸、柯庆施,两人才能避过一劫。在整风的后期,彭德怀、陈毅都被批斗了几十天。虽然后来人们将这些整人行动都推到康生的身上,但明眼人都知道,康生只是副组长而已,如果没有上面的支持,康生那有这样的能耐。
   
   
   1966年6月27日,刘少奇在人民大会堂安徽厅与中共中央召集的民主人士座谈会上,讨论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几个同志的问题。最终彭真、罗瑞卿都被关进了按他们意图修建的彭城监狱,当然,还有负责建造秦城监狱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冯基平,而且冯被一关就是九年。
   
   
   在文化大革命中,刘少奇被打成叛徒、内奸、工贼。当时担任刘少奇专案组组长的就是周恩来,正是世道轮流转,廿年一轮回。当年延安整风是刘少奇担任组长,周恩来处于被整的位置。20多年后,刘少奇专案组的组长恰恰又是周恩来,刘少奇已从当年整人者的位置退下来,被迫进入被人整的角色。在周恩来担任专案组组长的期间,专案组“战果累累”。初战告捷,揪出了薄一波、安子文等人,史称为61个叛徒案。接着,扩大战果,最后将刘少奇定性为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一案,不但刘少奇死于非命,而且受株连立案的有22053件,并有28000多人因此判刑。此案极有可能是盘古开天以来,株连人数最多的冤案。
   
   
   邓小平后来讲的一句话极有道理:“在当时特殊的环境下,周恩来也做了一些违心的事,讲了一些违心的话”。
   
   
   1956年彭德怀主张建立专业化的军队,将主官的指挥权定在政委之上。毛泽东对此反对,但是此时他的焦点放在刘伯承和罗荣桓两人身上。彭最终在毛泽东的支持下击倒了刘伯承,但也使得军队中对他产生了怨气。1958年,彭德怀又连同陈毅、聂荣臻、黄克诚等人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对粟裕进行了极不公正的批判,粟裕被扣上了“资产阶级个人主义”、“里通外国”的帽子,直到粟裕逝世十年后,于1994年才得以彻底平反。直到今天《彭德怀全传》还说粟裕擅权布置打马祖列岛,是严重的错误。
   
   
   而他最终在1966年被选择派从四川抓回,押到北京关押。1967年7月9日韩爱晶强行针对彭德怀逼供和殴打,声称“审斗会”要“刺刀见红”,要彭德怀交待“你为什么在庐山会议上写信反对‘三面红旗’?”“你为什么反对毛主席?”彭德怀被“打翻在地”七次,前额受伤出血,第五和十肋骨骨折,李钟奇还当众打彭德怀耳光。
   
   
   在几十年的整人斗争中,不少杰出的人物死于非命,刘少奇、彭德怀、吴晗、邓拓等人都含冤而死。有的人被整之后,虽然活到拨乱反正,但是一生最宝贵的时光已经白白度过了。
   
   
   平心而论,刘少奇、周恩来、周扬、夏衍、吴晗等人都是属于才华横溢、出类拔萃的人物,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为什么他们要煮豆燃豆箕,相煎何太急呢?为什么他们既整人又被人整呢。一句话,就是形势逼人,因为他们生活在一个与人斗争,其乐无穷的时代里。参与整人,就会飞黄腾达,不参与整人,就会飞来横祸。看看姚文元、张春桥的发迹史,再看看在庐山会议上,黄克诚不肯落井加石,结果被认作彭德怀的死党。人们就会明白,在那个年代里,只有整人才有出路。
   
   
   其实,这些现象并不是文革的特色,武周期间,有一位名做来俊臣的酷吏,他的朋友周兴残害无辜被举发,武则天命来俊臣审理,来俊臣于是请周兴吃饭,来俊臣问:“囚犯如果硬是不认罪,该怎么办才好?”周兴大笑说:“这太容易了,把犯人抓到瓮里,四周燃起炭火。”来俊臣派人找来一口大瓮,按照他出的主意用火围着烤,然后站起来说:“来某奉太后懿旨审查于你,请君入瓮吧!”周兴见大事不妙,磕头求饶,表示愿意招认。这就是“请君入瓮”的典故。
   
   
   可是最终,来俊臣还是难逃噩运,他只因羞辱了一位小人物卫遂忠,而被卫氏索性告发给武氏诸王与太平公主,太平公主先发制人,擅长整人的来俊臣,也终于被武则天“下诏弃市”,全家处死。
   
   
   读史到此,能不悲乎?正是卅年一度整人梦,留得遗孤泪空流。这到底是简单的还债,还是历史的嘲笑,其评论权只能交给诸君了。
   
   来源:新浪愚者一得博客
   来源:鸿钧厚博客

此文于2014年10月2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