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两万八路军不敌5百日军?]
雷声
·丁学良新作:印度比中国更有优势
·林大军:再次忽悠欺骗大陆民众,绝不为反腐唱赞歌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屠城家族窃国掠影
·謊言起家,謊言建政,謊言治港
·纪念抗战,蒋中正功盖青史
·準的可怕 43個簡化漢字的現實預兆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全是蒙人
·绝不允许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陈维健
·中共没有抗击日本帝国
·奇葩文转帖:我在英國蹲監獄
·国内网友斥红二代扮萌装纯恬不知耻
·准备好了吗?中国将面临全线大衰退
·贪官与血统:红二代不贪?
·“普通话”的惊人内幕
·中共「推普废粤」的政治动机
·ISIS首领与马恩列斯并列
·毛泽东的私生活
·香港学生罢课,要求人大道歉
·六四精神之炬被香港学子高高擎起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电视剧《邓小平》隐瞒哪些史实?/程凯
·今夜,我们为香港人民自豪!
·一个地主孙的血泪成长史
·香港民主示威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港台學潮與世代正義(洪鑫誠)
·香港民主示威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习近平的字典里没有"妥协" 中国梦里也没有反对派
·BBC记者引警方消息:反占中有黑社会参与
·BBC记者引警方消息:反占中有黑社会参与
·法律窗口:美国如何看待和处理公民抗命
·抱紧自由,风雨中迎接光辉岁月
·寄希望派无中生有的“习民主”
·鲍彤盛赞占中:出色完成2个历史任务
·为什么香港人对民主的愿望越来越强
·习近平在香港的盲点/ 猷子
·《纽约太阳报》建议向香港“雨伞革命”领袖颁发诺贝尔和平奖
·权力中心总想垄断真理和道义/王德邦
·强势独裁是民主转型的拦路虎/严家伟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曹子文给邓榕邓楠的公开信
·林彪最大污点:长春围城饿毙数十万难民
·喂人民服雾【天津快板】
·广西政协常委装妈与学生对话
·两万八路军不敌5百日军?
·香港“雨伞革命”中学生组图
·反占中蓝丝带召集人李偲嫣 妓女身份被揭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检验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验尿"
·方舟子打假周小平:梦里游了趟美国便控诉美国罪恶
·试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指鹿为马的时代
·网络作家抽周带鱼,妙语连珠
·为什么左右全民群殴周小平
·周小平风波笑点何在?
·10年前捧红3位好学生今何在?
·习大大的锅
·世纪梦幻:习近平反腐出民主!/张三一言
·一个真实的蒋中正
·毛颂蒋之信隐瞒七十年
·为什么现在要讲法治了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陕西失独父母到省政府请愿
·刘少奇的结局
·法轮功围堵中南海导致政改夭折/周瑞金
·“做二”之道关键在韬光养晦
·从小官巨贪到老虎苍蝇标准
·列宁真相被揭,俄各阶层震惊和愤怒
·voa:习近平专机惊爆象牙走私,有何背景?
·法治的主要任务不是治官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彭定康忧香港出现伊朗式民主(即假普选)
·章小舟:基于“民意分类”视角观察“习氏反腐”等现象
·恢复国民党的反对党精神/陈永苗
·李克强接见12家草根组织负责人
·香港占中升级为南韩模​式/谢选骏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绝食学生促特首重启政改展开对话
·反腐变围剿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绝食学生黄之锋母亲的公开信
·反腐变反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这些红军将士干下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周永康涉泄密习近平家族财富
·周永康泄密温家宝习近平财富
·谢选骏:新母系社会的诞生——伊斯兰国扩张的西方内助
·周永康泄露了习近平等的财产
·幸好我们还在,不然死无对证了/邓晓芒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揭弊vs叛徒:周永康是叛徒吗?/乔木
·王立军没称为叛徒,周永康叛徒依据何在?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万八路军不敌5百日军?

彭德怀2万军队打不掉日500人?
   
   来源:人民网 人参与 条评论 2012-09-17 16:59
   
   

   【导读】此战,八路军以四个团的绝对优势兵力围攻日军一个大队500余名日军。双方激战两昼夜,八路军伤亡600余人(一说2000人),日军冈崎大队死伤400多人(日军称冈崎大队仅阵亡61人)。多年以后,因百团大战而遭到批评的彭德怀还为这一役的损失而深感不安。
   
     摘自:《文史参考》2010年第20期,作者:姚联合,原题:《彭德怀一生四大败仗之一:浴血关家垴》
     导读:彭德怀对“打得比较苦些,伤亡也比较大些”的关家垴之战也深感不安。在《彭德怀自述》中,他将关家垴战斗视为自己戎马一生的四大败仗之一,其他三次是红军时期赣州战役,解放战争时期的西府陇东战役和朝鲜战争的第五次战役。
     1940年8月20日20时,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一声令下,一颗颗红色攻击信号弹腾空而起,划破了夜空。刹那间,在华北5000里交通线上,八路军105个团、20余万人全线出击,扑向日军控制的车站和据点,枪声、爆炸声响彻华北,威震中外的“百团大战”打响了。
     从8月20日到12月5日,百团大战进行了百余日,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对全国抗战产生了深刻影响。
     其中,发生在10月底的关家垴战斗,是整个百团大战中最惨烈、最有争议的一场恶战。
     此战,八路军以四个团的绝对优势兵力围攻日军一个大队500余名日军。双方激战两昼夜,八路军伤亡600余人(一说2000人),日军冈崎大队死伤400多人(日军称冈崎大队仅阵亡61人)。多年以后,因百团大战而遭到批评的彭德怀还为这一役的损失而深感不安。
     冈崎大队误闯黄崖洞
     10月6日,日本华北方面军多田骏司令官给第1军下达作战任务,合围山西晋东南地区的八路军第129师。冈崎大队参加这次作战,大队长为冈崎谦受步兵中佐,共有官兵544名,辎重运输人员400余人。
     冈崎大队10月11日沿山西省沁县—西营—王家峪路线东进,他们试图寻找八路军总部,施行“斩首”行动。25日,冈崎率500多人,继续向东,沿桐裕河谷进入了黄崖洞。
     黄崖洞地处太行山脊山西黎城县的深谷中,四面险峰环抱,唯一的出口是南面绝壁中裂开的一道裂缝,俗称“翁圪廊”,仅容人出入,八路军总部的水腰子兵工厂就设在此处。1939年,朱德、彭德怀、左权考察过这里的地形后,一致决定将总部的军械所迁到这里。到1940年军械所已具备月产400余支步枪和大量子弹的生产能力,被视为“八路军的掌上明珠”。
     当时,冈崎大队并不知道黄崖洞有八路军的兵工厂。据战后生还的冈崎大队老兵才田升回忆,他们不熟悉当地地形,加上粮弹匮乏且补给困难,走了许多冤枉路,直到10月28日才开始从左会反转。在回忆中,才田升没有提到发现八路军兵工厂的事。
     彭德怀视兵工厂如八路军的生命线,10月25日,刚从砖壁村转移到黎城县不久的彭德怀听说日军已经进入黄崖洞,勃然大怒。
     “哪个部队守的翁圪廊?”彭德怀吼道。“特务团二营四连”,左权回答。
     “连长哪里去了?为什么让冈崎进来了?”彭德怀十分气恼。左权气愤地说:“他们没打就撤了!”
     彭德怀大声叫道:“枪毙!枪毙!擅离职守,将连长枪毙!”
     彭德怀下令:消灭冈崎大队
     彭德怀立即命令129师386旅的772团和16团赶往黄崖洞。
     10月28日,冈崎大队在386旅一部打击下,招架不住,准备取道武乡县再回沁县,在蟠龙关家垴附近驻扎下来。
     彭德怀决心消灭冈崎大队。
     10月29日下午,彭德怀从黎城指挥所火速赶到蟠龙镇石门村,亲自坐镇指挥。
     当晚,彭德怀举行战前会议,正式下达八路军总部的作战命令:由刘伯承、邓小平指挥129师386旅、新编第10旅各一部;陈赓指挥385旅一部和决死第1纵队25、38团各一部;彭德怀亲自指挥总部炮兵团山炮连,于10月30日凌晨4时对冈崎大队发起攻击。
     与此同时,冈崎谦受出于职业军人的敏感和军事素养,率部连夜占据了关家垴。
     关家垴地处山西武乡县蟠龙镇砖壁村正北13里处,往南是黎城县,西南是王家峪,西边是武乡县,西北是榆社县,北边是辽县。北距省城太原300余里。这一带崇山峻岭,沟壑纵横,是太行抗日根据地的腹心地区。
     关家垴是群岭环抱中的一个高高的山岗,山顶是一块方圆几百平方米的平地。其北面是断崖陡壁,东西两侧坡度较陡,仅有南坡较平缓,方便出入。从军事地形上看,关家垴可谓易守难攻之地。南坡上住着50余户关姓人家,沿山壁修建了一孔连一孔的窑洞。南坡的对面是一个比关家垴更高的山岗,叫柳树垴,与关家垴互为掎角,从柳树垴上可以利用火力控制关家垴的通路。
     冈崎大队占据关家垴后,马上构筑工事。另外,派出一个中队占领柳树垴。他们不仅挖了坑道,还拆下当地人家的门窗架在上面,筑成隐蔽所。在山顶平地上,还设置了机枪阵地。这样,日军就在关家垴和柳树垴部署了一个严密的防御阵地。
     夜袭关家垴,特务团遇挫
     10月29日23时左右,左权得知冈崎大队已占据关家垴和柳树垴,他看了看表,离总攻时间还有5个小时。经再三考虑,左权决定让总部特务团提前发起攻击。凌晨3时前,特务团各营到达预定位置。
     第二营静悄悄地摸到了关家垴山顶。随着寒光一闪,两个日军哨兵被干掉。接着,战士们使劲甩出手榴弹,沉闷的黑夜顿时被隆隆的爆炸声打破。
     欧致富团长立即发令,埋伏在山下的特务团各部迅速向目标冲击。一开始战斗进展相当顺利,特务团很快靠近了关家垴上的一排窑洞。就在准备发起进攻时,左侧的一间窑洞突然响起猛烈的机枪声,把特务团压了回去。警卫连连长唐万成端起一挺机枪,率领一个班从斜坡上猛压下去,拼死冲到窑洞前,迅即甩出一批手榴弹,窑洞里顿时黄烟滚滚。紧接着,窑洞里冲出20多个日本兵。唐万成端起机枪一阵猛扫,一下子躺倒10余个。他刚要往前冲时,窑洞里的机枪又响了起来。唐万成的一只手臂被击中,机枪跌落在地。冲在前边的排长南海斌赶紧跳过去,将滚落到窑洞前的机枪抢了回来,随即向窑洞射击,压制住日军火力,众人才脱险。
     原来,冈崎大队已将整排窑洞贯通,每个窑洞都筑有机枪阵地,既可独立作战,又可与其他窑洞互相掩护、互相支援,形成交叉火力网。在机枪阵地前面还挖了防弹壕,如果手榴弹没有扔到位,将滚入防弹壕里,难以造成威胁。窑洞外也挖了工事,构成了里外相连、窑窑相通的循环作战系统。
     特务团不明就里,在与日军争夺窑洞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欧致富一看情况不妙,立即命令各营暂停攻击,就地隐蔽,等大部队发起攻击后,再里应外合。
     发动强攻,八路军付出重大牺牲
     10月30日凌晨4时,总部指挥所发出总攻信号。参战部队向关家垴和柳树垴同时发起攻击。
     决死第1纵队38团奉命攻打柳树垴。接到攻击信号,铆足劲的战士们迅速向柳树垴冲去。双方在柳树垴展开了激烈的争夺。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决死队在天亮时占领了柳树垴。决死队没有料到,一个中队的日军居然乘38团与25团调整部署时,利用夜色作掩护,又悄悄地接近了柳树垴阵地。决死队是一支新部队,战场经验不足,就在他们麻痹大意时,遭到该中队日军的突然反击,柳树垴阵地又被日军夺走。
     战场形势的变化,出乎彭德怀、左权所料。彭、左迅即命令陈赓反攻。于是,八路军在进攻关家垴的同时,不得不抽出三个营的兵力再攻柳树垴。连续攻击了四次,甚至有两次攻上了山头,最终却未能夺回失去的柳树垴主阵地。
     进攻关家垴同样艰难。386旅772团在东北方向的攻击,由于攻击地形十分不利,能接近日军阵地的只有一条约1尺宽的小路,战斗打得异常残酷。战士们一次又一次地攻击,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往上爬,反复与日军短兵相接,伤亡极大。战至中午,772团1营原本70多人的1连只剩下3人;50多人的3连只剩下指导员和2名伤员;近70人的4连只剩下10余人。午后,1营剩下的人员在营长蒲大义的带领下仍继续配合兄弟部队向日军攻击。14时,当1营被兄弟部队换下来时,只剩下6个人。
     385旅769团从西北方向攻击关家垴。这一面,是一个约20米高的陡崖,快到崖顶的地方,有一个略凸出来的壕坎,上面又是一条30多米长的斜坡,一直通到关家垴山顶日军的前沿阵地。攻击前,769团突击部队曾借助攀登工具和陡崖上的野藤爬到壕坎处,但被发觉,日军随即用火力封锁了斜坡。受地形所限,769团突击部队既无法发起冲锋,又无法压制日军火力,反被日军压制在壕坎处无法行动,他们的后续部队也困在后面无法投入战斗。
     上午9时左右,关家垴飞来了几架日军飞机,进行狂轰滥炸。关家垴地方狭小,八路军投入进攻的兵力密集而无处躲藏。轰炸造成很大伤亡,不得不暂停进攻。
     对关家垴的争夺进行了5个小时,八路军攻占了附近的数处高地,但仍拿不下主阵地。
     彭德怀火气冲天,态度强硬
     部队进攻受阻,且伤亡严重,令陈赓坐立不安,他对继续攻打关家垴是否必要产生犹豫。
     陈赓拿起电话对彭德怀说:“此处的地形对我十分不利,是否可以把冈崎大队放下山来,另选有利地形打他的伏击?”
     “不行,一旦放走日军,就很难再打着他了,必须在此将其消灭!”彭德怀态度坚决。
     “这样打下去,代价太大了!”陈赓想继续说服彭德怀。
     彭德怀答道:“就是拼光了,也要拿下关家垴!”
     “这样打法,我不赞成!”陈赓有些急了。
     “有意见可以保留,但命令必须执行!”彭德怀随即放下了电话。陈赓无奈只得服从命令。
     彭德怀和左权的指挥所就设在离关家垴千余米外的一孔破窑洞中。彭德怀放下电话,走出窑洞,举起望远镜观察阵地。他见战士们不顾性命往上冲,然后纷纷倒下,心中焦急。他为牺牲的士兵感到痛心,更对战斗的胶着状态深感不安。彭德怀没想到这块骨头竟这么难啃!
     刘伯承看到各攻击部队损失较大,非常痛心。他从前沿阵地给彭德怀打电话建议部队暂时撤围,另寻战机。彭德怀对刘伯承说:“冈崎大队所剩人马已不多,我们不能给敌人喘息的机会,应该一鼓作气坚决消灭!”
     刘伯承回道:“我的彭老总,这样打我们赔不起呀!”
     彭德怀耐着性子说道:“我的老兄,敌人援兵正在逼近,一旦放虎下山,立刻就会得到援兵的接应。”
     “那就以后再收拾他!关家垴的地形对我不利,我军伤亡太大了!”刘伯承回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