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十日]
家庭教会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徐永海: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徐永海: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北京家庭教会带领人徐永海 确定遭刑事拘留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蒙难者徐永海的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居小玲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徐彩虹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吕动力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取保候审决定书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1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2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3
·教案蒙难者杨秋雨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2)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3)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3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4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5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6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7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8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辽宁上访维权人士王春梅被逮捕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2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3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4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5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6
·大连访民王亚新意外死亡,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呼吁关注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3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5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6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7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8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3
·胡石根长老近一年来的施洗圣礼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和祈祷的照片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7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9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十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十日
   ——我禁食祷告来向主祈求的几件事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4年10月1日
   
   
   今天是我禁食祷告的第10天,我的体重是124斤(62公斤),禁食祷告前一天我的体重是140斤(70公斤),我的体重减轻了16斤。
   
   
   一、我禁食祈祷,求主感动主内肢体,来支持、帮助、参与我的科研工作
   
   我是一个基督徒,因为信仰等政治原因,我曾经被收容审查、劳动教养(2年)、治安行政拘留(13天)、有期徒刑(2年)、监视居住(2多月)、剥夺政治权利(2年)、刑事拘留(1个月),至于被监视(2006年我出狱后,院门口盖了一个监视房,天天有联防在此上班,至今)、跟踪、传唤、软禁那就更多了,因此说,我是一个良心犯。
   
   1987年,我在北京图书馆读到了方励之先生的一本书《宇宙的创生》,其中谈到了大爆炸理论:“宇宙有个起始点,在宇宙起始点,没有时间、空间、物质,是个‘点’。在宇宙起始点,随着时间的诞生,也诞生了空间和物质。随着时间行驶,空间以光速膨胀;随着空间膨胀,星系之间彼此远离”。目前已经确切地知道,宇宙时间是137.5亿年,宇宙空间是137.5亿光年(距离)。谁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
   
   1951年,天主教正式宣布:“大爆炸模式与《圣经》一致。”[见:(英)史蒂芬•霍金(许明贤、吴忠超译).时间简史——从大爆炸到黑洞.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55.]。通过大爆炸理论,很多人从无神论者变成了有神论者。当然,也有极个别基督徒是极力反对“大爆炸理论”,他们说宇宙的历史只有几千年,上帝只是用6天创造得宇宙,并在第6天用泥捏出了人。这种观点只能使那些具有科学知识的人拒绝基督教、拒绝上帝、拒绝耶稣。
   
   虽然以前我也知道大爆炸理论,但是此次读了《宇宙的创生》后,我从无神论者变成有神论者;虽然单单的有神论并没有使我的心灵(生命)发生什么改变,但是却为我之后接受耶稣提供了条件。在1989年2月,我路过离我家不远的西四丁字街,偶然发现这里还有一个基督教教堂(虽然离我家不远,我却是第一次知道这里还有一个教堂)。在这个缸瓦市教堂里,我听了几次牧师讲道,我被十字架上的耶稣所感动,耶稣进入到了我的心灵中(生命中),我愿意一生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我成了基督徒。
   
   很快就到了4月份,8964开始了,在64期间,我和缸瓦市教堂的一些主内肢体(如秦红红、刘焕文、唐立华等)几次参加游行,我们举着十字架,打着标语“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等去声援学生。64那天我在西单路口,枪声中很多人倒下,一些人死亡,一些人受伤。我跑到了邮电医院,在医院里,我向那里的医生出示了我作为医生的工作证,我给伤员缝伤口。早上5点,怕父母担心(响了一夜的枪),我回家了;因缝伤口,双手、衣服上带着不少血。此时在邮电医院里死亡者23人、受伤者200多人。
   
   64后,我深深地感到,只有耶稣的大爱才能拯救我们这个国家,如果我们这个国家的人很多是基督徒,绝对不会出现开枪这样的事情。为了那些在六四中的死难者,谁让我那天没有死呢,我立志一生都来为主耶稣基督传福音。我们中国是一个高举科学的国家,很多人是只有通过科学才能真的相信存在上帝,为此多年来我一直是通过科学来告诉人们是真的存在上帝。
   
   这些年来,我一直进行着有关的科学研究。通过研究,我发现,科学不仅仅能帮助人们认识到真的存在上帝;而且人们还可是在认识上帝的基础上,认识到:宇宙空间的“真空”不应当是真正的“空”,而应当是由光子构成的,由能量构成的,宇宙空间应当就是一个能量库,应当就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库。
   
   在几十年后、几百年后,地球上的石油、煤炭等能源就将会枯竭,没有了石油、煤炭等这些能源,未来我们人类将如何生存。面对着日益严峻的能源危机,美、日、欧等世界主要国家在注重提高传统能源能效、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同时,均把新能源技术与产业作为战略突破口。“宇宙空间应当就是一个能量库,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库”,为了我们人类未来的生存,我们实在是应当进行这方面的研究。
   
   在经过很多年的研究后,近来我完成了论文——《关于空间与能量的科学报告》,并写了《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国家领导人》、《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我希望有关的科研机构、企业团体来支持、帮助、参与我的这项科学研究。
   
   为此,我禁食祷告,求主来感动人们,尤其那些各国领导人,各国科技工作者,各国企业家,来支持、帮助、参与我的这项科学研究。我知道,单单地靠我个人的述说、介绍,来使得这些部门来支持、帮助、参与我的这项科学研究,是非常非常难的。我只能把这件事交给主,只有靠着主的大能,才能成就这件事情。为此,我禁食祈祷。
   
   今日是我禁食祷告第10天,我还会禁食祷告下去(只要是主允许,身体允许),来祈求我们的主耶稣,来感动主内的肢体来支持我,来帮助我。
   
   
   二、我禁食祈祷,求主感动主内肢体,一起来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出售
   
   25年来,我们一直面向良心犯及家人传福音。通过我们大家在一起学习《圣经》,我们被主耶稣所感动,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与耶稣一起走十字架道路,我们内心的“恨,仇恨、嫉恨”是越来越少,而“爱”是越来越多。
   
   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弟兄姊妹多是良心(释放)犯及家人,我们的心中理应是充满了“恨”。多年来因为信仰、维权、民运,我们经历过很多的苦难,如一些弟兄姊妹曾坐牢过很多次、很多年,如杨靖弟兄(78、79年的民运人士)曾坐牢8年,胡石根弟兄(8964参与者)曾被判20年,高洪明弟兄(参与98组党)2次坐牢共10年,等等;因此,我们的心中理应是充满了“恨”,充满了“仇恨”。如果没有主耶稣,这些“恨、仇恨”会在我们的心中生根、发芽,会摧毁我们的身心。即使从身体上来说,也会使我们容易患高血压等心身疾病。
   
   几十年前,在我们中国,我们曾崇拜、效法那些人民英雄——那些为了人民的利益流血、牺牲的英雄。通过对他们的崇拜、效法,我们具有了——为了人民的利益——甘愿流血牺牲的心,我们更具有了对阶级敌人强烈仇恨的心,那时我们的心中是充满了“恨”,对阶级敌人强烈的恨,“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这样的仇恨的心绝对不会带来美好的社会,只会带来“文革”那样的灾难。
   
   为此,我们真是感谢我们的主耶稣,因为在2千年前,我们的主耶稣就为我们做了爱仇敌(爱我们这些罪人)的榜样,被钉十字架、降阴间(三天后复活、四十天后升天)。使我们能够通过崇拜、效法主耶稣,我们就能够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希望仇敌也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与我们一起去天堂。当人人都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时,就会带来美好的社会,远离“文革”那样的灾难,不再出现“64”那样的悲剧。
   
   我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多年来我一直从事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我发现,在大脑前额叶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这样的天性,即,即使我们不知道什么理论、学说,只要我们单单地崇拜、效法英雄,我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如我们崇拜、效法人民英雄,我们就会具有人民英雄那样的心,我们就会对阶级敌人具有强烈的恨。如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
   
   我们基督信仰的核心就是单单的耶稣,就是单单的十字架上的耶稣。“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就是那迷惑人、敌基督的”(约二:7);“凡不认子的,就没有父;认子的,连父也有了”(约一2:23);“父爱子,已将万有交在他手里。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着永生,上帝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约3:3-36)。
   
   《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旧约预言耶稣,新约应验耶稣。为此,我们需要学习《圣经》,来明白这一道理。可是在教会历史中,有很多、很多那些迷惑人、敌基督的,他们提出了很多、很多的所谓的“神学理论”,来排斥“以耶稣为榜样,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
   
   由于他们高举各种神学理论,认为这些神学理论才是真理,为此某些提出过一些所谓“神学理论”的人,就自称自己是再来的基督,而产生了一些极端、异端、邪教。任何神学理论、宗教学说都不是真理,只有十字架上的耶稣才是唯一真理,只有十字架道路才是唯一正确的道路。如果谁说“我是再来的基督”,那么就请谁甘愿为了爱仇敌再钉十字架给我们看看。只有耶稣给我们做了这样的终极榜样,因此说只有耶稣才是唯一的真神,是宇宙的创造者、掌管者、审判者。
   
   “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做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罗5:7-8)。为此,我们需要单单地学习《圣经》、研讨《圣经》。尤其是那些有文化、有知识的人,更应当学习《圣经》、研讨《圣经》,因为这些人最迷信那些理论、学说。当这些有文化、有知识的人,明白了“耶稣就是唯一真理”后,他们也能让更多的人明白这一道理。
   
   为此,我们需要学习《圣经》、研讨《圣经》,需要单单地学习《圣经》、研讨《圣经》,而不再受某些所谓“神学理论、宗教学说”的干扰。为此,我们需要《圣经》。
   
   可是在我们中国,《圣经》还不能够公开出版、出售。在我们中国,我们在书店里可以买到伊斯兰教的《古兰经》,佛教的《坛经》等等。甚至在基督教中一个被其他宗派认为是极端宗派的安息日会,它的经典、怀爱伦所著的《认识圣经丛书》,也是由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的,可以在新华书店里出售。可是在书店里,我们就是不能买到《圣经》。
   
   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得《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出售呢?这是因为:
   
   在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某教会来到中国,表示提供一切费用帮助出版《圣经》,于是“三自”独自包揽了此事。可是“三自”却不去办理图书出版权,使得《圣经》不能在书店里出售。由于“三自”印的《圣经》没有成本(美国给钱),而使得正式出版社没有竞争力来出版《圣经》。
   
   那么,美国这些教会就应当要求“三自”去办理图书出版权,使得《圣经》不再如同是非法书籍。或者,美国这些教会就应当不要再给“三自”提供费用了(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这样正式出版社就会有竞争力来出版《圣经》,书店里就能够公开地出售《圣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