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3日]
家庭教会
·以色列与阿拉伯
·论守主日与守安息日问题
·李克牧师:就缸瓦市教堂致信政府各级宗教事务领导同
·基督徒不可以诉讼告状吗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对杨毓东牧师回忆录的思考
·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
·圣经为什么不能出版
·朋友!您了解基督教吗
·爱恨之奥秘
·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
·重建圣殿——“这殿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
·纪念“十九号文件”30周年
·清查三自教会财务回报情况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
·偶像算不得什么
·认真贯彻宗教政策 加强教会自身建设
****************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7
·人权日看望刚恢复自由的张文和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4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5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2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7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3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8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4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0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5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1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6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5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2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9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3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10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10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三大神学特点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求助各位肢体朋友
·基督徒徐永海就信仰与科研的求助信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3)
·圣爱团契文稿4
·圣爱团契文稿(5)
·圣爱团契文稿6
·圣爱团契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3日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致信四中全会——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3日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致信四中全会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3日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4年10月14日
   
   我从9月22日开始禁食祈祷,今天是我禁食祷告的第23天。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
   (于10月20日至23日在北京召开)
   各位中央委员:
   各位中央政治局委员:
   各位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委员:
   
   一、面对能源危机,面对中国的能源危机,我们应当进行“空间与能量、能源”的研究
   
   大爆炸理论:“宇宙有个起始点,在宇宙起始点,没有时间、空间、物质,是个‘点’。在宇宙起始点,随着时间的诞生,也诞生了空间和物质。随着时间行驶,空间以光速膨胀;随着空间膨胀,星系之间彼此远离”。目前已经确切地知道,宇宙时间是137.5亿年,宇宙空间是137.5亿光年(距离)。谁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
   
   为什么宇宙空间能够不断地膨胀?只能是,宇宙空间的“真空”不是真正的“空”,而是由一种“东西”构成的,并且这种“东西”一直是在不断地增加之中。虽然宇宙中并不存在那个“绝对静止的以太”(因为“以太”不符合相对论),但是并不能因此就说,宇宙空间的“真空”就是真正的“空”。
   
   宇宙中具有千亿千亿数量的恒星,在每时每刻都在发出巨大数量的光子,已经发出了一百多亿年。那么,这些巨大数量、巨大数量的光子都到哪里去了?这些光子只能是加入到宇宙空间中去了。宇宙空间应当是由光子构成的,而光子又是在不断地加入到宇宙空间中去,所以宇宙空间能够不断地以光速在膨胀。
   
   水波只能在水中(如水池中,如江河湖海中)传导。光波本身是能量,自然光波也应当只能在——“能量、能源中,或者本身必须是能量、能源的宇宙空间中”——传导。宇宙空间的“真空”不应当是真正的“空”,而应当是由光子构成的,由能量构成的,宇宙空间应当就是一个能量库,应当就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库。
   
   科学不仅仅能帮助人们认识到真的存在上帝;而且人们还可是在认识上帝的基础上,认识到“宇宙空间应当就是一个能量库,应当就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库”。在几十年后、几百年后,地球上的石油、煤炭等能源就将会枯竭,为了我们人类未来的生存,我们实在是应当进行这方面的研究。
   
   在经过很多年的研究后,近来我完成了论文《关于空间与能量的科学报告》。科学研究,尤其是这“空间与能量、能源”的科学研究,一定会推动科学的进步,一定会推动生产力的进步,一定会带来巨大的财富。
   
   面对当今世界的能源危机,面的当今中国的能源危机,为此我致信你们(各位中央委员、各位中央政治局委员、各位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委员),希望能在你们的引导下,我们中国来进行这“空间与能量、能源”的研究。
   
   
   二、科学将使人们认识到“真的存在上帝”和“耶稣应当就是上帝”,而带来美好的社会
   
   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精神”的天性,即,只要我们崇拜、效法英雄(即使不懂得什么理论、学说),我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强烈地爱好人、恨坏人(好人自然多指本民族的人,坏人自然多指敌民族的人);出于这强烈的爱与恨,我们可以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在几十万年的原始社会,种群之间存在着激烈的争战,具有这天性的种群才能生存下来,不具有这天性的种群都被淘汰了。
   
   只要我们崇拜、效法人民英雄(即使我们不懂得什么马列主义),我们就会具有人民英雄那样的心,对劳苦大众(被剥削阶级)具有强烈的爱,对地主资本家(剥削阶级)具有强烈的恨,出于这强烈爱与恨,为了消灭剥削阶级,我们可以勇敢杀敌,我们可以甘愿流血牺牲。可是,“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这样的仇恨心理必然会带来“文革”那样的灾难,而不会带来美好的社会。
   
   孔子主张仁爱,并为之奔走。只要我们崇拜、效法孔子(即使不懂得什么朱熹理学等等理论),我们就会具有了仁爱的心。在我们中国2千年的历史中,由于很多人具有了仁爱的心,而使得我们中国这个多民族、多阶级的国家——只要没有外敌、天灾——就相对比较和平。只是,由于朱熹理学主张存天理、灭人欲,而给社会带来了黑暗,因此我们只能是单单地高举孔子,而应当批判某些儒学理论(如朱熹理学等)。
   
   耶稣(上帝)为了爱仇敌(爱我们这些罪人),道成肉身,甘愿被钉十字架、降阴间(三天后复活、四十天后升天)。只要我们崇拜、效法耶稣(即使不懂得什么神学理论),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当人人都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时,一定会带来美好的社会。只是,在欧洲中世纪(包括现在)某些神学理论排斥“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而是高举各种“律法、戒条”,而给欧洲带来1千年的黑暗。
   
   《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旧约预言耶稣,新约应验耶稣。《圣经》中说到:“耶稣说,父在我里面,我在父里面”(约17:21);“父爱子,已将万有交在他手里。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着永生,上帝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约3:3-36);“凡不认子的,就没有父;认子的,连父也有了”(约一2:23);“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就是那迷惑人、敌基督的”。为此,我们应当单单地来学习《圣经》,来认识到耶稣就是真理,就是上帝,就是宇宙创造者、掌管者、审判者,而不再受某些神学理论的影响。
   
   随着科学的发展,科学将告诉我们“是真的存在上帝”和“耶稣应当就是上帝”。只要人们来单单学习《圣经》(而不受某些神学理论的影响),来单单相信耶稣就是真理,耶稣就是上帝,来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不但不会给人类带来“迷信、愚昧、无知、反科学”,带来“黑暗”,反而会给人类带来光明、进步、博爱、和平,带来一个美好的社会。
   
   为此,我禁食祷告,来祈求我们的主耶稣,来使我们这个国家具有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来使我们国家的人民——尤其是国家的领导人——都来接受耶稣,来使我们国家成为一个福音的国度。
   
   在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某教会来到中国,表示提供一切费用帮助出版《圣经》,于是“三自”独自包揽了此事。可是“三自”却不去办理图书出版权,使得《圣经》不能在书店里出售。由于“三自”印的《圣经》没有成本(美国给钱),而使得正式出版社没有竞争力来出版《圣经》。
   
   那么,美国这些教会就应当要求“三自”去办理图书出版权,使得《圣经》不再如同是非法书籍。或者,美国这些教会就应当不要再给“三自”提供费用了(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这样正式出版社就会有竞争力来出版《圣经》,书店里就能够公开地出售《圣经》。
   
   为此,我禁食祈祷,来祈求我们的主耶稣,来感动美国的某些教会和中国的“三自”,希望在他们的作用下,来使《圣经》能够公开出版、出售,来使得更多的中国人能够读到《圣经》,能够研讨《圣经》,来使我们中国的基督徒能够单单地高举耶稣,高举十字架,而不再受某些极端、异端、邪教的影响。
   
   为此,我致信你们(各位中央委员、各位中央政治局委员、各位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委员),希望能在你们的作用下,来使我们中国具有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
   
   
   三、因为基督信仰,我们曾经经历过不少的逼迫,但是我们的心中依旧是充满了大爱的心
   
   我是一个基督徒,因为信仰等政治原因,我曾经被收容审查、劳动教养(2年)、治安行政拘留(13天)、有期徒刑(2年)、监视居住(2多月)、剥夺政治权利(2年)、刑事拘留(1个月),至于被监视(2006年我出狱后,院门口盖了一个监视房,天天有联防在此上班,至今)、跟踪、传唤、软禁那就更多了,因此说,我还是一个良心犯。
   
   我信主25年,25年来我一直积极向良心犯及家人传福音(因为他们的心中更容易具有恨),因此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弟兄姊妹多是良心(释放)犯及家人,如杨靖弟兄(78、79年的民运人士)曾坐牢8年,胡石根弟兄(8964参与者)曾被判20年,高洪明弟兄(参与98组党)2次坐牢共10年,等等(通过接受耶稣基督,他们心中的恨越来越少,爱越来越多)。
   
   因此,我们这个小小的教会也经历了很多的磨难,我们曾多次被抓、被关、被判刑等。如在今年1月份,因为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我们13名基督徒及慕道友(徐永海、杨靖、杨秋雨、张文和、吕动力、张海彦、王春艳、王素娥、徐彩虹、于艳华、居小玲、康素萍、杨敏)以“非法集会罪”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被刑事拘留一个月。这就是“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
   
   如在2014年3月1日,我们另外一个聚会点,在这里聚会的9基督徒及慕道友被抓进派出所,3月3日其中的葛志慧、胡光、岳爱玲、李爱君、黄翠芝、杨贵琴、周育华等7人被关进丰台看守所,刑事拘留1个月,葛志慧刑事拘留1个月释放时,又被第2次刑事拘留又1个月,罪名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这就是“2014(两会期间)北京丰台卢沟桥教案”。
   
   虽然,我们经历着这些多的苦难,但是我们的心中依旧是充满了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希望仇敌也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与我们一起去天堂。
   
   为此,我禁食祷告,来祈求我们的主耶稣,来使我们这个国家具有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来使我们这国家的人民——尤其是国家的领导人——都来接受耶稣,来使我们国家成为一个福音的国家,而不要再出现我们基督徒受逼迫的事情了。
   
   为此,我致信你们(各位中央委员、各位中央政治局委员、各位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委员),希望能在你们的作用下,来使我们中国具有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而不要再出现打压宗教信仰自由的现象了。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SKYPE:xuyonghai1960。
   
   
   
   
   
   关于空间与能量的科学报告
   
   (北京)徐永海
   
   2014年9月3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