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6日]
家庭教会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徐永海: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徐永海: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北京家庭教会带领人徐永海 确定遭刑事拘留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蒙难者徐永海的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居小玲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徐彩虹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吕动力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取保候审决定书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1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2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3
·教案蒙难者杨秋雨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2)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3)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3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4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5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6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7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8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辽宁上访维权人士王春梅被逮捕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2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3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4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5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6
·大连访民王亚新意外死亡,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呼吁关注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3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5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6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7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8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3
·胡石根长老近一年来的施洗圣礼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和祈祷的照片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7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9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6日

   
   
   基督徒都应来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出售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6日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4年10月7日
   
   
   今天10月7日星期二,是我禁食祷告的第16天。
   
   我是从9月22日开始禁食祷告,我为我们中国祈祷,为我们中国的基督教会祈祷,为我们中国的基督教家庭教会祈祷,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祈祷,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众肢体祈祷,尤其是那些失去自由的主内肢体祈祷。
   
   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已经走过了25年个年头,在这25年中我们一直面向良心(释放)犯及他们的家人传福音,不少朋友在我们这里信主,接受耶稣基督,如杨靖弟兄(78、79年的民运人士)曾坐牢8年,胡石根弟兄(8964参与者)曾被判20年,高洪明弟兄(参与98组党)2次坐牢共10年,还有严正学、何德普、杨秋雨、任畹町(流亡法国)、储海蓝(与丈夫刘念春流亡美国)、王军鹰(与丈夫王万星流亡德国)等等(不再一一介绍)。
   
   并且,我们还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那些因信仰原因受到逼迫的其它教会及主内肢体。如2000年辽宁鞍山基督徒李宝芝等被酷刑、被罚款、被劳动教养,我们写了《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2003年浙江杭州萧山凸渡沙教堂被强拆,我们写了《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为此我们被判有期徒刑和剥夺政治权利,其中刘凤钢各3年,我徐永海各2年,张胜棋各1年。
   
   因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面向良心(释放)犯及他们的家人传福音,帮助那些因信仰原因受到逼迫的其它教会及主内肢体。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也经历了很多的磨难,如在今年1月份,因为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我们13名基督徒及慕道友(徐永海、杨靖、杨秋雨、张文和、吕动力、张海彦、王春艳、王素娥、徐彩虹、于艳华、居小玲、康素萍、杨敏)以“非法集会罪”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被刑事拘留一个月。这就是“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
   
   为此,我禁食祷告,祈求主耶稣来保守我们,尤其是保守那些失去自由的主内肢体和经历患难的主内肢体,如张文和在教案后又被关在精神病院里,至今;王素娥在几天前的10月3日被抓,至今没有消息;如王春艳在教案期间,患精神分裂症的弟弟走失、死亡,现妹妹因上访又被关,面临刑期。主啊,求您保守我们,也求您感动主内肢体们来帮助我们,我们这个小小的教会需要帮助,我们这些依旧在苦难中、患难中的主内肢体需要帮助。
   
   我禁食祷告,求主感动主内肢体们,一起来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出售。
   
   近一年多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在推动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出售,可是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实在是能力有限,为此我祈求主耶稣,感动更多的主内肢体一起来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出售,也求主施展大能来成全此事。
   
   在我们中国,《圣经》还不能够公开出版、出售。在我们中国,我们在书店里可以买到伊斯兰教的《古兰经》,佛教的《坛经》等等。甚至在基督教中一个被其他宗派认为是极端宗派的安息日会,它的经典、怀爱伦所著的《认识圣经丛书》,也是由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的,可以在新华书店里出售。可是在书店里,我们就是不能买到《圣经》。
   
   
   
   在西单图书大厦里有很多佛教的书籍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6日

   佛经
   
   
   
   可以买到古兰经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6日

   古兰经
   
   
   
   为此,我禁食祷告,求主感动主内肢体,一起来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出售。我希望能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能在各个新华书店里、各个书店里、各个书摊里(如超市、机场、车站的书摊)、各个图书馆里,人们能在这成千上万的地方见到《圣经》。人们能够在这能在这成千上万的地方买到、读到《圣经》。
   
   我昨日到了北京最大的书店——西单图书大厦,我祈求主,希望能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能够在这里见到《圣经》。
   
   
   
   我在西单图书大厦里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6日

   徐永海
   
   
   
   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得《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出售呢?这是因为:在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某教会来到中国,表示提供一切费用帮助出版《圣经》,于是“三自”独自包揽了此事。可是“三自”却不去办理图书出版权,使得《圣经》不能在书店里出售。由于“三自”印的《圣经》没有成本(美国给钱),而使得正式出版社没有竞争力来出版《圣经》。
   
   那么,美国这些教会就应当要求“三自”去办理图书出版权,使得《圣经》不再如同是非法书籍。或者,美国这些教会就应当不要再给“三自”提供费用了(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这样正式出版社就会有竞争力来出版《圣经》,书店里就能够公开地出售《圣经》。
   
   为此,我禁食祈祷,祈求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来感动美国的那些教会,来在他们的作用下,来使得《圣经》在我们中国能够公开出版、公开出售。到那时,我们再在一起学习《圣经》,由于《圣经》是我们从书店里买来的,我们就应当可以不会再受到现在这样的打压了。
   
   为此,我禁食祈祷,求主感动更多的主内肢体,来帮助我们找到美国的那些教会,或者找到美国各个有关部门的领导人,如总统、议长、国务卿、驻华大使等等,来帮助我们转达我们向他们的请求。我们曾多次致信给他们,可是一直没有得到回音。
   
   美国在2012年《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曾说过:“……国务院、我们的驻外使团……,充分利用美国政府的各种工具,促进和保护世界各地的宗教自由。……。美国驻外使团的官员和各国政府及大小宗教团体的代表定期会晤,讨论宗教自由问题……”。为此,我们应当可以向他们提出我们的请求。
   
   为此,我禁食祷告,求主感动更多的主内肢体,都来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出售。到那时,人们不仅可以在成千上万的书店里、书摊(如超市、机场、车站的书摊)上见到《圣经》;而且《圣经》还可以进入到各个图书馆里,而使更多的人看到、读到《圣经》。
   
   
   我们基督徒都应来推动《圣经》在中国的公开出版、出售,为此我禁食祷告,今天是第16天,我禁食祷告依旧在进行中。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SKYPE:xuyonghai1960;
(2014/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