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贪腐大智慧
·从李鹏寄贺卡看中共高层新动向
·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
·盲人坐牢,令人发指
·汪洋的中式服装与薄熙来的生活照
·胡锦涛的微博能起什么作用?
·温家宝,请转告你的妈妈
·重新解读薄熙来的“十大新语”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姜维平
   
   自从六月一日儿童节之前,王建民被深圳警方拘捕,至今已三个多月时间了,这位三个小孩的父亲,留在我记忆深处的强烈印象,是谈及刚过一岁的儿子时的笑声,从电话的听筒里远远地传来,一点也不比他的太太逊色,它是那么柔情,悦耳而动人,而如今,比他小二十多岁的太太,对忽然失去他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她不仅要策略地回答儿子找父亲的讯问,还要精心安排另两个较大孩子的生活和学业,更重要和麻烦的是,她还要以带“罪”之身,去和专案组的人周旋,她和她的父亲被取保侯审,全家成年人都成了嫌犯,却不知道犯了哪家的法律?难道中国的公民不可以在香港或世界任何地方办几本杂志,不可以卖杂志或拉点广告什么的?难道为了生活好一点,为了养育一大家子的人,不可以赚一点钱吗,做点生意就可以被强加“非法经营”的罪名吗?


   
   这是深圳警方在抓捕王建民时,巧妙而拙劣地强加给一个书生的不能接受的罪名,现在,随着国内高层内斗形势的变化,对王建民的羁押,审讯,处理,变得越来越神秘,刚开始还允许家人聘请律师,他还可以与律师交谈,眼下一切都被禁止了,不仅家人不知道他的真实的状况,而且律师也被拒之门外,与此同时,在8月18日却有四位专案人员,忽然奉命到他家录像,主要内容是关于小宝宝的,如何玩耍逗笑,如何饮食起居,如何想念爸爸,等等,像拍电视剧似的,还要求王建民太太对老公讲两句,不外乎是顺从警员之类的好言相劝,由此推断,王建民的态度不太好,硬的不行就来软的,硬的叫“逼供”,软的叫“诱供”,这些我都经历过,也上过当受过骗,其目的都一样:叫嫌犯违心认罪,写出文字材料,以便符合上级领导的需要。
   
   而且,公安人员还给家人播放王建民在看守所的录像,建民像背书似的,赞扬看守所如何人性化管理,警员很善待他,一天可以洗三次澡,一次日光浴,口粮吃不完,有人浪费粮食,建民还批评人家,他还可以读英文书,等等,真像免费的疗养院一样,建民太太在复述时,声音都被感动的发颤,我没说什么,但我不相信,既然那么好,为什么办案人员自己不进去呆着,建民要耗费国家那么多钱,尽早放了不是大家乐,真是拙劣地表演和掩饰到了极点,只有脑残的人才会认同当真,我承认,深圳第二看守所对建民这样资深媒体人会比较好,但毕竟是失去了自由,人是放养的有思想感情的高级动物,是有尊严和信仰的,不是猪狗,把“因言获罪”的记者抓起来,还搞这一套花架子骗人,真的是可恶之极,这正好说明这一案子的神秘诡异之实质。
   
   为什么要抓捕王建民?我请教很多与他有来往的朋友,大家众口不一,有的说他和曾庆红的秘书关系不一般,曾当过亲共的香港某智囊机构的副院长,不自觉地卷入了上层政治斗争,目前,曾庆红和周永康都背运,王建民就成了牺牲品;有的说,他在香港办媒体赔本,在国内却用批评权力要挟而敲诈勒索,搞所谓的“有偿新闻”,赚了不少钱;有的讲他和广东省的某派系官员有联系,收了钱而提供炮弹,打击政敌,正被另一派抓住把柄,受害方要狠狠地报复他,等等,反正我也回不了国内,对这一切都难以核实,姑且听之。我唯一确信的是,嫌犯进了无法无天的内地公安局手里,就是把人丢进“垃圾堆”的大筐,随便可以往里装罪名,上级要下令放人,下级有一万条理由抚慰,像对待薛蛮子那样;反之,当官的一锤定音,下级也可以编造一万零一个罪状,把人犯关进大牢,像出版官方不喜欢的书籍的香港老板姚文田一样。
   
   这真是中华民族的悲哀,泱泱大国,已进入世界首富,首强的前列,有庞大的军队和警员,却要抓捕办几本杂志的可怜的文人,贪官动辄贪占数亿元,书生收点小钱还有罪,抓了先生还要再骗太太,孩子,让人坐冤狱还得叫人感恩戴德,这在中国古代的历史上都是仅见的,还好意思讲“依法治国”呢。“法律”在哪?“国威”在哪?治了神马?治得是报纸杂志吗?没有文人和杂志,官员做得那些坏事,丑事,就没人知道吗?我看,不论什么罪名,什么情节,都讲不过去,收点小钱也是取财有道,无伤大雅,国家的公民不应当赞助文化新闻事业吗?我不清楚,王建民是否从事了商业经营活动,但假定他做了,也是生存必须的,由于内地网络封锁,老百姓读不到非官方的媒体,王建民不畏艰险,把香港的杂志送到客户手里,这是积大德的功臣,应当受到政府的奖励,也应当接受人民的赞助,何罪之有啊?谁说他是非法吗?《宪法》不是明明写着公民有言论自由吗?每个人不都是靠特长而自食其利吗?
   
   笔者与王建民是十几年的老朋友,亲身感受到他对人的善良,无私,慷慨,义气,他不仅是新闻界的好记者,好编辑,而且是热情的社会活动家,有底线,守规矩,讲信誉的文化商人,他又是对家人充满爱的好父亲,好丈夫,好儿子,总之,建民是我的老师,我的诤友,我的好弟兄,我至今还记得,他1998年在大连勇敢地帮助惨死狱中的黑龙江省的张律师申冤的故事;还记得2006年笔者走出大牢曾得到他的无限关爱,他曾令我写一张便条给邱立本,内容是感谢《亚洲周刊》第一个报道我的“文字狱”,他一字一句地帮我修改,让我抄写了两遍;他委托一位朋友把香港演员张云赞助我的2000港币带到天津,下半夜还打来电话问及情况,当时,我藏在那里的一家民企创作书法作品,实际上是在逃难,而薄熙来正是如日中天,问鼎中原;我2009年移居加拿大之后撰写的文章,大部分发表在王建民办得刊物《脸谱》和《新维月刊》上,无疑地,这些文章,有助于中共的改革派扳倒“薄骗子”,如今,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不求感谢,但求宽恕;过河拆船,卸磨杀驴,却是现实。深圳警方把王建民抓起来了,没有上级的指示,谁敢下手啊?上级是何人?难道还是周永康的死党吗?这要如何解释呢?
   
   近日,王建民的太太向警方递交一份申请和病志,它足证做为一个嫌犯,因病应当取保候审,王建民身患甲状腺疾病曾做过手术,也易于复发,他又不是危害社会的暴力犯,不适于继续关押,而专案组强力要他失去自由,就是要他在与世隔绝的情况下,消耗他的体力,摧毁他的意志,贬低他的形象,有罪推定地编造和虚构他的罪行,判其入狱,从而达到逼其停办刊物,闭嘴消声的目的。同时还要一箭双雕地警示其他文人,尤其是香港人。也许这正是香港发生“占中事件”的深层次原因之一。决策者必须清楚,当一个公民把嘴封上无法自由表达愿望之时,很可能行动就要失控。虽然我并不赞成以违法的方式占领公众地盘,还是应依法行使自己的权力,但我深知,像王建民这样的香港老记被抓,一定如同有人往正在燃烧的铁炉里添柴加油一样,使执政者坐在火山口上。我请求中南海的领导下立即下令释放王建民,就像朝火炉浇水一样,救人如救己。
   
   2014年10月3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10月3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10/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