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黑尚
[主页]->[百家争鸣]->[黑尚]->[香港和新加坡——佔領中環的背景透析]
黑尚
·神侃美伊历史恩怨
·他们为谁阵亡?
·话剧:宋健飞黄泉路上迎刘涌
·陈水扁即使用了苦肉计也不需要惭愧
·三农问题目前无解 ——读《中国农村问题调查》的一点感想
·我爱党,也爱日本
·强烈呼吁党和政府隆重庆祝十五年前六四伟大的胜利
·举世惊讶的印度大选
·从俾斯麦和李鸿章说起
·如何说服“新欧洲”支持解除“对华军售禁令”
·论民主派争取保皇派的策略
·致信美国高干
·工资与剥削
·为什么只向日本索赔
·为了祖国统一,向我开炮!
·死刑的执行方式
·推理共产党抗日动机
·民主政权侵犯人权
·望海潮 缅怀赵紫阳
·“公仆”乱伦?
·回闲言先生的《乌克兰大选告诉了中国人什么》
·分裂祖国的民族败类——华盛顿
·好个“只有事实优先”--论多元主义和自由主义
·从领土纠纷看中共的卖国本质
·对污言秽语贴的感受
·弃暗投明的交易
·就凭《宪法》抨击政府
·请闲言自尊自重,不要血口喷人造谣诬蔑
·儒学复兴的注意事项
·最蠢的奴
·自繇选举和自繇言论的基本常识
·不肃清左翼的荒谬,西方必将沉沦 ——写在法国骚乱之后
·纯逻辑思考死刑存废
·拍照风波中我差点把爸爸送进监狱
·我是怎么反驳洋鬼子维护祖国尊严的
·屠夫与伟人 ——评《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
·捐躯异邦者说
·吃狗肉是高貴上流的標誌
·誰弄髒了我們的民風
·國際法亟需完善國家分裂機制——對科索沃獨立的思考
·建议海外华人上街游行,抗议藏独打砸抢的暴行
·立憲承認平民對官權濫用的有限復仇權
·中國領導人也將穿和服合影
·祖國應該感謝周洋,周洋無須感謝祖國
·痛吟一位投江的老母
·日本的女足,日本的頑強 評日本女足奪世界盃冠軍
·從比較兩部中國電影説開
·下策促離心——昆明恐怖事件後的思考
·香港和新加坡——佔領中環的背景透析
·中共外交部用史料證明南海諸島自古屬於
·中國高科技——無翼沿軌慢飛機
·雙邊本幣互换協議與人民幣國際化
· 下一個爆發顔色革命的極可能是沙特阿拉伯
·民主成敗和國民智商
·川普爲何要建美墨隔離墻
·北吳人是漢族中智商最高的民系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和新加坡——佔領中環的背景透析

   柳漫

   香港和新加坡由於都是都市型經濟体,在東亞長期處於競爭中。九七回歸之前,香港經濟一直勝過新加坡。當時三大世界金融中心:北美洲的紐約、歐洲的倫敦、亞洲的香港。東亞的東京和新加坡在金融和航運業上長期向香港俯首稱臣。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之後,大陸的幾個港口分散了貨運,香港的港口吞吐量下降了,但是金融業依舊繁榮,因爲即使很多跨國集團開始把大中華區總部設到上海北京,但是亞太區總部依舊首選香港。

   九七回歸之後,一批跨國集團開始把亞太地區總部從香港遷往新加坡,新加坡也開始逐漸趕上並超過老對手香港。到2013年缺乏大後方黨疼國愛的新加坡的人均GDP居然已經是香港的1.5倍。

   新加坡也沒有普選,長期由李家掌國,爲什麽這些跨國集團還要搬往新加坡呢?要回答此問題,可以先比較金家的朝鮮和李家的新加坡。同樣都是世襲國家,你如果要投資經商,你選擇前者還是後者?如果要留學,你選擇金日成綜合大學還是南洋理工大學?

   由於歷史原因,新加坡實行英式專制;朝鮮實行蘇式專制。英式專制的典型是一百多年前的英國,也不是人手一票,世襲的國王有很多行政權力,但是有法治。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所以公信力高,大家都相信執政者會依法辦事,不用擔心他出爾反爾,這就是“契約精神”。而蘇式專制下,法律、章程都淪爲權力的娼妓,對此很多讀者都有切身體會。這種體制中連躺屍都知道,有了權力就可以“和尚打傘——無法無天”,而一千六百多年英國史中,歷朝歷代沒有一個國王敢說這句話。自己寫下的白紙黑字頒佈于眾之後,都可以不認賬,誰還敢和他有一絲瓜葛?九七年回歸之前,香港是實行英式專制的。九七年金家的同志要接香港回歸了,全球都擔心香港會從英式轉向蘇式。於是資本開始去新加坡找新家。

   由此我們可以理解,爲何近日香港人要集會了。香港要想從新加坡奪回桂冠,必須先向世界證明自己沒退向蘇式專制,自己和大陸真的不一樣。而且他們想得到的是比新加坡的英式專制更先進的英式民主。由此才能把跨國集團吸引回來,維持自己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

   新加坡搞專制,卻還沒走到無法無天的地步,是因爲國小民寡,專制者也拉不下幾層黑幕,李家如果大逆公法,婦孺皆知,不會愚昧到繼續堅信“李家偉大光榮正確”。而且國民富裕,整天忙著數錢,對李家暗中小贏也懶得監督。袖珍小富國列士敦支登的情況也類似。而一個人口衆多幅員遼濶的大國如有專制,首都到鄉村能拉下層層黑幕,利于做暗事。

   香港暫時還不須要把大陸的任何城市當作競爭對手。香港2013年的人均GPD和日本持平,是大陸最富城市燕、滬的2.5倍。燕、滬的人均GDP甚至還低於黑人國家赤道幾内亞、特立尼達和多巴哥。不過香港的確有危機。習近平的親姐妹不看好習近平統治的祖國,尚可以移民到西方國家,逃離專制集團的統治。但是700萬香港人不可能在危機下全部逃往海外,所以他們只好寄希望于專制集團少干涉香港的政治經濟。德國、美國各州州長就是當地普選出來的,不是首都任命的。香港人認爲,香港身為特區,其自治權不該比德美的普通州更少。

   另外,我還看到有人憑空造謠說香港人不敢在九七年前集會要普選,只敢在九七年後集會要普選,這是刻意煽動愚民對香港人的讎恨,製造民族分裂。

   1987年9月底,上萬香港市民在維多利亞公園集會,爭取八八直選。那年劉慧卿還赴英質問外交部次官添•連頓(Tim Renton)為什麼不許香港普選,連頓反問她,如果容許了是否會參選,她說“會”;加上前律政司唐明治的鼓勵,與及希望推動香港民主化,她棄筆從政,至今活躍。

   不論誰接手香港,只要不是普選,香港人都壓了馬路。還算公正吧?

   

   

(2014/10/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