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马来西亚行]
非智专栏
·有序与和谐
·大人民,小政府
·果真《大哉,牛皮》
·争鸣或排斥
·傻B,文学爱好者
·诗人小叶
·“富有”的穷人
· 小舟
·不期而遇
·吃 补
·爱国之争论
·不会笑的华人
·冷夜风铃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来西亚行


   非智
   
   一
   

    “你还敢坐马航啊?”得知我将乘马航到马来西亚的消息后,我的一位善良的朋友这样问我。马航在经过两次空中灾难后,成了人人谈虎色变的国际航空公司,在短短时间内,马航的乘客骤减。我告诉我的朋友,生死有命,一切天定,没什么可忧愁的。我真的一点也不担忧,而且还想:如果没有多少人乘坐,飞机不就宽敞多了。
   
    果然到马来西亚的那天,飞机上的乘客不多,估计只有平时的三分之二。
   
    我们是18日凌晨的班机,马航飞到佩斯的班机晚点,结果登机迟了将近一个小时。我坐过南航、国泰、新航、澳航以及这次的马航,比较一下,还是比较喜欢国泰和新航。也许是机上乘务员的态度和形象,令我对于航空公司的感觉不一样。一句话,马航乘务员的态度比较生硬,笑容不多,也许总是有着不知何时会出事的忧虑,故此,神情就不那么舒畅快意,也就必然对乘客态度缺少热情。
   
    在飞行过程中,我曾有过一次担忧,那是突然飞机进入云层,开始颠簸的厉害,我想可不要有什么变故,于是就在心里默默祷告,我是基督徒,相信神的力量。祷告之后,心里坦然,还是那种想法,生死由天定。果真一路顺利,而且到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时比预计到达的时间只迟了40分钟。
   
    吉隆坡机场的最大特点,是要坐着电動车到机场的另一头出关,而且过海关除了按手印是无需填写任何东西。这倒省却许多填写申报单的麻烦,但按手印我则有点不爽。我想凭什么一进入你的国家,就得将我个人的最私有的密码留给你?我知道是为安全之故,是为防止恐怖分子的袭击,但一旦涉及到个人的隐私,再大的国家目的,都会令平民百姓觉得不方便。不方便归不方便,服从国家利益,这应是每个人的职责,更何况,入乡随俗,你要入境,就得按手印。海关人员倒挺和气,当我按了手印后,他笑笑地让我过关了。
   
    一步出候机大厅,即刻一股热浪袭来,而且是黏黏的贴在我的背脊上。我知道这就是热带海洋气候。在亚洲的海边城市,厦门、香港、新加坡夏天的天气都会让你有这种黏黏湿湿背脊发热不舒服的感觉。我喜欢西澳的气候,虽然夏天季节有时温度高达40度,但那种热,只是空气的热,干燥,没有湿湿黏黏的感觉,实际上还是让人觉得热得干爽。马来西亚的气候令我觉得热气中郁闷,不过,在机场出口处,见到来接机的穿着短袖短裤和拖鞋、满脸期望的六叔,一下似乎那种郁闷也就消失了。
   
    这次是专程到马来西亚寻根探祖的,我的父亲出生在马来西亚,我的爷爷奶奶和伯叔姑姑都生活在马来西亚。有些亲戚不曾见过就已不在人间,而还活着的大部分亲戚我从没见过。这也许是唯一的一次机会让我能同我父亲的亲人们相见,并就此延续了这种已断了五十几年的亲情关系。自从父亲过世后,唯有我妈同马来西亚亲人还有联系,已81岁的老母,记挂在心的是怎样让我们这一辈人同我父亲兄弟姐妹的下一辈联系上,能够在她有生之年,带着我同我的姑姑叔叔和堂兄弟姐妹见个面,这一次,终于如愿与偿。
   
   
   
   二
   
    我父亲的出生地是马来西亚的实兆远(Sitiawan),那是距离吉隆坡大约4个小时车程的地方。这个城市依旁海边,有着著名的马来西亚最大的海军基地红土坎。在马来西亚,这个城市被称为“小福州”,顾名思义,在这儿生活的多是福州人或福州人的后裔。我的曾爷爷不是福州人,他是客家人,从福建永定到马来西亚的。这是我在拜访我的叔叔姑姑后才逐渐了解的我先辈的故事。
   
    据说我家在永定的城东村,家景殷实。在上个世纪初,我家在永定还拥有土楼和二个烤烟作坊。曾祖还是中医,曾同一个广东的人合伙做生意,将一笔钱借给了这个广东人,结果,这个广东人拿了钱后便消失。后来,我曾祖父探听到这人跑到南洋,即现在马来西亚,于是他为了追回欠款,只身到马来西亚。也许是马来西亚的自然环境或生活环境吸引了我曾祖父,他竟然选择留在南洋而不回永定。我的爷爷当时已结婚,并生了我大伯。大约1929年,红军于永定上杭闹革命,攻打土楼,焚烧烤烟作坊。于是,我爷爷就带着全家逃离永定,飘洋过海到马来西亚找他的爸爸我的曾祖父。于是,他们开始了在他国异乡新的生活。随后,我二伯、爸爸、姑姑、叔叔就诞生在这个海水环绕秀丽的地方。
   
    这次我特意去看了父亲的出生地,那是一个掩映在棕榈树丛中坐落于港湾里的小村,马来语叫Kampung Sitiawan,景色极为秀雅,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葱绿的港湾村寨。我大婶已86岁,精神很好,也很健谈。虽然她早已搬住到市中心,但还记得她曾经生活的这个小村子。她说,早时他们要到这边来,就得坐小舢舨,现在有桥了,但要绕很远的路,不如坐舢板方便。连接到我父亲出生的村子的桥被一座港湾小岛遮住,从我站的地方看不到,但却可以听到汽车马达轰响声,令人在幽静之地,感觉到市区的热闹。
   
    实兆远虽然是个小城市,却出了50-60年代很有名的马共领导人陈平。也因有了这位马共领导人,直接地影响了我父亲的家庭。历史就是这样阴差阳错,我爷爷为了逃避共产党,带这家人飘洋过海到马来西亚,十几年后,我的二伯父和我爸爸竟然成了马共党员,而他们的介绍和领导人竟然就是马共首领陈平。为了革命,我二伯父牺牲了,我父亲被遣送回大陆,而我的曾祖母因失去二个亲人而以泪洗脸,最后失明。“要革命就要有牺牲。”这是握有权利的成功者说的,对于大多数参加革命的人,除了付出之外,获得的只是一种理想。后来陈平也放弃武装革命,长年在北京养病。80年代,我父亲过世时,这位曾经的马共领袖还委托人送来慰问。这是一段在马来西亚的革命历史,在已经取得政权的大陆,说起来也许是一种骄傲,但在马来西亚,那是一种叛乱,谁也不说。当然,如果马共能像中共一样最后夺得政权,那么,我家可能就是马共立国功臣。可是现在,生活在那里的年轻的亲人们,要么是不知道这段历史,要么干脆忘掉,不提还好。
   
    除了大婶还生活在实兆远外,我的三姑、四姑以及五叔家都还在那儿。父亲兄弟六个,只剩下最小的六叔。倒是父亲的四个妹妹,还有三个健在。三姑也已80几岁,腿脚不方便,但举止优雅神态祥然,她曾经是实兆远有名的美女。见面后,她拿出年轻时的照片,那种美,真令我惊讶,即便80几岁了,还能看出她曾经的美。四姑则是热情活泼,可以看出她现在是这个小城市的知名人士,因为同她一路走,就见她一路不停地有朋友打招呼。她是霹雳州曼绒县客家公会的负责人和积极分子,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好客热情心地善良,这是她给我的印象。大姑已过世,二姑在吉隆坡,由于时间匆促,没来得及见她。
   
   
   
   三
   
    原计划在吉隆坡多呆二天,却因为妻子一个电话改变计划。妻子在新疆的姐姐告知家有变故,急需她飞回去。22日那天,我在吉隆坡机场准备飞回佩斯,妻子在佩斯机场准备飞回中国。对于突然缩短行程,六叔觉得很遗憾。几十年没见,才见面几天,就急着走,他心里是不舍的。六婶说知道我们要到的前一个晚上,六叔一夜睡不着。总是盼着天亮,总是看着时间,他知道这次见面的不容易。六叔也已70几岁了,身体又不大好,刚做完手术。看到我和我妈的到来,极为高兴。带着一家人陪我们开车从吉隆坡回到他久已没回的出生地实兆远。
   
    六叔的儿子同我都是盛字辈。所以凡是见到名字中间有“盛”字的,我就知道是我的同辈,只要问哪一年生,就知道是我的堂兄或堂弟。六叔的儿子虽同我同辈,实际小我十几岁。这次能见到我的堂表兄弟姐妹,多亏了他的招呼和安排。初初估计,我们这个家族的大大小小人口加起来,将有百人之多。如果不是这次的见面,走在大街,我同他们,是谁也不认识谁的。
   
    马来西亚还保留着她的自然生态,沿路是棕榈树,还有些许香蕉树、橡胶树、椰子树,由于雨水充足,到处可看到葱葱绿绿。从吉隆坡到实兆远,有着连绵不断的棕榈树园林,非常壮观。马来西亚的农田,也是一望无垠。但城市建设,远没有中国那种大拆大建的气势,在实兆远还存留着许多早期建筑,这些建筑不是什么经典之作,故此,看上去,显得破旧难看。实兆远应该正在新的开发阶段,沿路可以看到不少新区新楼房。由于靠近海,海边也开辟起旅游点。我们去了Teluk Batik海滩,那是个景色宜人的景点,伊斯兰特有的月形建筑组成了海边公园,一排专卖加工过的海鲜店和专为旅游者设的旅游用品店沿着海岸铺开。也许旅游业还没有完全开张,故此旅游者不多。店主似乎没事,闲闲地聊天或呆坐在板凳上望着路人。
   
    在马来西亚开车旅游,感觉到这里的人民比之大陆民众,素质高些,至少在讲卫生方面,是可以肯定的。我们中途停车,在有着FAMA和PKNS标志的休息处用餐。这里的厕所干净,没有到处乱拉,到处乱扔垃圾现象。同是中途休息站,令我想起在国内那臭不可闻,脏难形容的厕所的遭遇。我对开车的堂妹说,看来马来人还是素质不错的。
   
    马来人的祖先据说是印度人,在1千多年前,印度祖先坐船途经马来西亚岛屿,突然发生风暴,于是他们就到马来西亚避难,在这个地方立足脚跟后,他们先为海盗,后来立国,并多次抵抗外来的侵略。中国沿海华人,清朝后曾大批移居马来西亚,印度和越南等国也有不少人移民至此。华人在马来西亚占人口总数大约25%,这是我最新看到的数据。在马来西亚时,报纸正在讨论“外来人”这个词。缘起一位华裔议员说不管马来人、印度人、华人都是外来人。虽然这是事实,就像在澳洲的任何人,除了当地的土著,都是外来人一样。但是,当地的马来人不愿听到这样的话。他们对这样的说法加以攻击,并有些伊斯兰组织要求警察介入,以污蔑之罪处理此事。
   
    从报纸,而且是华人报纸可以看出,在马来西亚的华人团体是极为谨慎的,他们在很多方面担心得罪马来人,在很多方面想同马来人站在同一立场,我可以感到他们的妥协。六叔和堂弟都曾不满地批评马来西亚政府的种族不平等政策。生活在这种不平等政策下的马来西亚华人,渐渐养成了那种不卑不吭的神态,那种外表傲慢内心谦卑的处事,这样的马来华人,我在佩斯也见了不少。所以,很多从别的国家过来的华人会觉得马来西亚来的华侨缺乏豪气和热情,这是有它的道理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