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冯崇义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冯崇义文集]->[抵抗被重用的诱惑]
冯崇义文集
·全面推进香港民主化,以为内地彩排
·促进一党专政向宪政民主转型,建立和谐社会的制度基础
·民主化、西化和多元文化
·罗素中国之行的历史反思
·求真守朴,道行天下——《二十世纪的中国》序
·阿扁“终统”是愚蠢之举
·“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悉尼时报》社评: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去党性、兴人性:启中国执政党之蒙
·真话与自由——读艾晓明《保卫灵魂自由的姿态》有感
·“仁政”的昏话和“特殊国情论”的种族主义陷井
·第三道路世纪梦——社会民主主义在中国的历史回顾
·中华民族的突围之道:通过民主化获得和平崛起的国际空间
·“强国”不能吃掉自己的儿女
·民主这“东西”与国人的悲哀
·民族主义与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者
·领袖有问题,党更有问题
·“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和解乃可行之道
·中国民主化的进程和中共党内民主派
·抵抗被重用的诱惑
·冯崇义:习近平能否成为超越性时代英雄?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冯崇义:现代新儒家的反思
·冯崇义:罗素中国之行的历史反思
·冯崇义:《中国党内自由主义:从陈独秀到李慎之》序言 (
·冯崇义 杨恒均:拒绝宪政是断绝中国的前途
·拨开“渐进论”的迷雾,打开民主转型的闸门
·社会民主主义视野中的中国户籍制度
·今日中国的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学派
· 现代新儒家的反思
·民主与贸易
·冯崇义:习近平党国情结的危害
·对公民社会亮剑在堵死中国和平转型之路
·冯崇义:红二代的信仰与认知错乱
·冯崇义:宪政、自治与汉藏民族和解
·习近平能否成为超越时代的英雄?
·落难太子长了哪些见识?
·冯崇义、杨恒均:中共的命运与胡温的使命
·我缘何状告广州海关没收我的“禁书”
·冯崇义:党国之大,容不下一个国士?
·变党国为宪政:在崎岖道路上前仆后继
·从709案和《炎黄春秋》案看习记恶法治国
·专访冯崇义教授:习近平不选择民主宪政,中国将有奇灾大难
·毛泽东思想是祸害人类的剧毒,贻害无穷
·任志强大器晚成:党媒姓党举国哗然
·视频:709大抓捕案审判 滕彪律师、冯崇义教授连线访谈
·震动世界的“709大抓捕”一周年感言
·文革是党国极权主义的顶峰
·中美会通,梦圆太平洋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冯崇义、杨恒均
·冯崇义、杨恒均对话:改革迫在眉睫
·“阿拉伯之春”和“占领华尔街”的启示
·党国何不以人为本?——由维权志士遭受新一轮迫害带来的思考和哀伤
·趙紫陽在1989年的思想飛躍
·達賴喇嘛讓權對中共當局的啟示
·邀达赖喇嘛回中国现在正是时候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陈奎德、冯崇义、丁一夫、冯玉兰等讲话/视频
·西藏的“问题”与“主义”
·温家宝是至今不知天命的好人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博讯专访冯崇义博士:你为什么要告中国海关?
·我缘何状告广州海关没收我的“禁书”
·请锦涛同志善待宪法、善待晓波
·释放许志永是中国之大幸
·六四以來的中國自由主義陣營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冯崇义、杨恒均:在网上碰到胡哥我想说的三句话
·冯崇义教授与中国留学生谈民族主义(图)
·《宪政民主与和谐社会》序言
·就冰点事件也给胡温进一言
·该被整顿的是中宣部而不是《冰点》
·反封建还是要反专制
·郭文贵爆料的三个层面和视角:个人、高层权斗、政治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抵抗被重用的诱惑

   恩师魏鸿运先生于多事之秋阅世近一个世纪,难免经历诸多劫数。他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一场名节之险,于我脑际萦绕多年。借先生九秩寿庆之机会和盘托出,仍觉况味杂陈、心绪难平。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国士林风气之丕变,过来人之感受或许大相径庭。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是我辈留恋不已之黄金时光。文革浩劫之后,万物复苏、百废待兴。体制内外学人获得极为难得之共识,包括忧国忧民的危机意识、奋发有为的向上精神、为民请命的精英情怀、渴求普世新知的开放心态。1989年的天安门之变,给黄金十年重重地划上了句点。正气充盈、奋发有为的人文和社会氛围烟消云散,代之而起的是知识界大面积沦陷、犬儒主义大行其道。
   
     那是中国知识界非常压抑的年头。也是在那个时候,我与一些同道染上了与杯中物难解难分的不良嗜好,莫逆酒友有“南开狂徒”叶振华、“江南才子”何平诸兄。当时物价奇低,一些老牌名酒也就十多元的价位,使我辈也有能力常常借酒消愁、一醉方休。学生饭堂卤制的牛肉、驴肉、马肉两元一碟,均是下酒之佳肴。两角一大盘的鸡爪,更是每餐必备。


   
     但是,压抑的年头也有升降浮沉。见风使舵、随波逐流的年青学人固然举世滔滔,定力不足的失足老年也如过江之鲫。那两年充斥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以及《当代思潮》、《中流》、《真理的追求》、《高校理论战线》等刊物上的大批判文章,其气势绝不亚于文革极盛之时。特别是身处京都的中国近现代史学界诸多翘楚宿老,很受重用,纷纷紧密配合,曲学阿世成为时尚。我出道偏早、少年得志,在八十年代与中国近现代史学界所有头面人物几乎都有所交往,于有缘得到他们的青睐提携、耳提面命,曾经甚感荣幸自豪。但他们在九十年代初媚态十足的所作所为,使我对他们彻底绝望,对他们的尊敬荡然无存,与他们的交往也从此一刀两断。当时常与好友们议论,这些学界前辈,好像没有从“梁效” 之类写作组身败名裂的教训中学到任何智慧。他们在文革中没有成为重要的棍子,或许并不是因为他们修养更高,而只是因为没有受重用的机会。
   
     因为魏老师在中国现代史学界的名望,当时也成为重要的网罗对象。上头一再来人,邀约魏老师撰写批判文章、参加《高校理论战线》的编务。魏老师左右为难,陷入“老年鸿运之烦恼”。他历经1949年以来学界各种“运动”,聊以自慰的是一直守住不跟风整人、为害同行的底线。是否人到晚年,还得突破这一底线?他所担心的是,当时受到撤职查办等各种整肃的学界朋友很多,他如果不与上头配合,很可能失去那些来之不易的课题费,失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国家教委重点学科(中国近现代史)带头人等重要职务,对他心爱的科研造成严重影响。
   
     魏老师与我谈到他的苦恼,我便问计于酒友。我们认为,如果魏老师加入当时的合唱,毁掉一世清誉,得不偿失、至为可惜。我们深感不安,却又碍于师道,不便直说。我那些不知计谋为何物的酒友们,想到的歪招,竟是对魏老师施行“酒谏”。于是,我和叶振华设了一个饭局,宴请魏老师与师母。席间我和振华乘酒风放肆大谈魏晋风骨与魏晋名士。我们盛赞魏晋人物飘逸飞扬、纵情率性、傲视王侯的名士气派,颂扬六朝隐士们非汤武、薄周孔、视功名如粪土的壮举,推崇酒徒狂士们精鹜八极、心游万仞、超尘脱俗的气韵。
   
     其实,我们的“酒谏”当属多余。魏老师自有高明的因应之道。他表面上对在《高校理论战线》编委会挂了个空名不置可否,实际上阳奉阴违。关键的是,他以各种巧妙借口搪塞,从不参加《高校理论战线》的编务,更没有写一篇批判文章,没有留下言不由衷、有辱名节的文字。面对自由民主与专制暴政之间的是非善恶,贤良士人不能没有一个明确的判断与选择。即使无法力挽狂澜,也绝对不能为虎作伥;即使没有勇气对邪恶迎头痛击,但“不作恶”的道德底线绝对不能突破。
   
     中国士人古来就有视气节重于富贵之传统,甚至于提到“士可杀不可辱”的高度。史学大师陈寅恪在风烛残年倾注那么大心血为一位青楼女子立传,不正是因为钱柳姻缘事涉名节困境吗?痛感风骨气节之沉沦,民间甚至戏言“崖山之后无中国、阎吏之后无汉人”。本来,孔夫子的教诲是,“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但是,中国的国家主义荣誉观源远流长,以为受官府重用就身价百倍、不受重用则一钱不值,一代又一代士子挡不住国家功名的勾引而降志辱身,并在貌似高尚的国家主义荣誉感驱使下参与制造数不清的奇灾大难。在官府垄断功名发放权的背景下,争先恐后为求取功名而充当不由自主的工具,因受重用而掉入自甘堕落的陷阱,是古来中国读书人的悲哀。能够抵挡受重用而与权力合谋的诱惑,捍卫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方能真正显示读书人的高贵。
   
     魏老师能终生保全名节,实是魏门弟子之大幸。特以小词一首,表其一生行程。
   
     临江仙 · 贺魏宏运恩师九秩大寿
   
     前朝少年何处梦,黄土古道长安。
   
     京津负笈慕云帆。
   
     真情换灾劫,苦涩谁能堪。
   
     桑榆亦可成追忆,雨露绿叶春蚕。
   
     九秩沉浮两鬓斑。
   
     高章大德在,桃李更满山。
(2014/10/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