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杨光:习近平的基因决定论与血统主义价值观 ]
独往独来
·郎咸平在沈阳的演讲
·艾-未未事件,内幕大曝光。
·张洞生:辛亥革命已100年,中共却大搞‘世袭制专政’,老j是罪魁祸首。
·姜维平: 温总理最后的冲刺
·严家伟:毛派份子逆流而动 阻挡不了中国民主转型的进程
·张洞生:从‘艾未未借钱’和‘乌有之乡征集起诉茅于轼辛子陵签名’看民
·难得一见的好文章:看《真实的美国》
·毛澤东是怎樣當叛徒、爬狗洞的?
·[转贴]中国科学家“畏罪自杀”震惊海内外
·张洞生:在劫难逃的习近平班子在大危机来临时将何去何从?
·辛子陵:毛泽东的党国体制与玩弄宪法
·张 洞 生:为什么必须要征收物业税而中共却不收?
·国务院原司长斥医生成最大药贩子
·张洞生:"中国特色"的权贵家族世袭制18大成形?
·戴高乐的遗嘱
·张洞生:中共想要‘文化强国’是在‘痴人说梦’
·白岩松 :幸福在哪里
·杜月笙教你怎么看人的本质
·张洞生:老江和中共要求《领导干部一定要努力学习外语》暗藏那些玄机?
·慕容雪村:慕容雪村
·美国连番逮捕中共海外头目 唐宇华被指北美最大特务
·张 洞 生: 分析比较中美两国社会潜在危机的严重程度
·“耀邦太天真了!” ——杨西光评价胡耀邦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暴发户”
·何方:应为社会主义正名
·张 洞 生 :对中国当前的政治派别分折
·资中筠:岁末杂感致友人
·张洞生:从人性角度认识公有制和私有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矛盾面是对立
·金正日竟做过这么多让中国尴尬的事
·张洞生:请不要对中共使乌坎骚乱暂时软着陆抱过大的幻想
·朱家台:政變經又熱 北京 十八大險象迭現•
·崔武年:我对政治改革的十三点看法
·张洞生:毛泽东不断地‘群众斗群众运动’使中华民族变成“低素质民族”
·胡锦涛与马英九的元旦献词对比(附全文)
·2011年十九个最无耻新闻(转)
·妙哉高论!):幸亏当年J没占领Ch,否则都要这样了!
·陈正中:中共党史对毛泽东的罪恶不要再遮遮掩掩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1)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2)
·中宣部爲什麽害怕辛子陵?·作者: 龐觀清
·孙 越:2012年俄罗斯政局
·张洞生:只有民主法治,民众才有权作‘分蛋糕’的主人,而不致仅当‘作蛋糕
·对中央党校尹保云教授的采访(摘要)
·毛泽东的政治特色
·王力雄:除了自焚,还能做什么?一年来16起藏人僧侣自焚
·台湾大选日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微博走红
·余杰:揭露中共暴政,奔向自由世界――我的去国声明
·刘长海—敲丧钟的英雄
·真实的赫鲁晓夫
·张洞生:任何时候,中产阶级(中间阶层)才是发展生产力和推动社会进步、转
·毛情人自白录/金钟
·陈有西:法治中国:变革时代的法律秩序
·江氏访俄签定卖国条约之谜
·钱理群 :张木生令吾担忧
·张洞生:中美今后10年之间的激烈冲突、较量的前景和结局
·铁流:是巧合,还是胡锦涛向“改革开放”亮剑?
·张洞生:18大政治局常委抢位战掀起新浪潮,好戏或许还在后头
·严家祺傅国涌余英时荆楚:中国向何处去?
·中共反人民的疯狂暴力镇压与人民反中共的暴力革命
·大学生抗议官方在校园处决犯人(附图)
·阮铭,时鉴对远华案一书的序言
·张洞生:中共高层某领导的讲话证实了余杰揭露中共‘要活埋200精英的话’并
·侯工:贪官盛行将会天下大乱
·张洞生:幸亏有个美国,才使世界免遭‘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奴隶
·戴建业:谁抽去了中国人的脊梁?
·张洞生:对王立军进出美国成都领事馆事件后果的拙见
·刘瑜:美国的“四项基本原则”
·维梁的博客: 要活埋余杰的原来是他们
·刘亚洲:毛刘周
·忘记毛时代的罪恶就是背叛
·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汪洋胡锦涛得利、
·张洞生: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
·雅尼克:中国是否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
·朱忠康: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为他们立碑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张洞生:我对中共如何进行改革提一个最简单易行的先行倡议(新)
· 彭博财经:中国的富豪代表们让美国的议员们相形见绌
·张洞生:天朝最近重提‘改革’是否为了缓和民怨,在给民众‘画饼充饥’?
·杜君立: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曹思源:“六个不搞”毫无道理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张洞生:为什么中共会定性王立军事件为‘孤立事件’和‘间歇性精神病发作’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趙駿河:中國精神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贫农寇学书 为何“扇了毛泽东三个耳光”?
·张洞生:中共权贵搞特权、贪污腐败、当裸官卖国、搞世袭制,却要人民爱国、
·陈行之:掩映在历史深处的个人动机
·陈 昭: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
·张洞生:为什么走投无路的中共哀求与普京结盟反美,甘当俄罗斯的喽啰?
·严演:太子党三千伏兵归顺习近平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曾节明: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张洞生:胡温现在向反改革顽固势力所作的坚决斗争,结局尚难预料。
·港媒:刘源公开叫板军中三巨头
·王立军揭发的薄镇压法轮功的那些残忍指示和做法,
·张洞生:中共急迫地想要与普京结盟,却热脸贴上了普京的冷屁股
·吕加平:“关于江的 “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分析人士:胡锦涛为何既不政改又不反腐
·奥巴马胡锦涛去年会白宫,今年会首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光:习近平的基因决定论与血统主义价值观

   杨光:习近平的基因决定论与血统主义价值观
   
   基因决定论
   
   习近平不是遗传学家,但他像遗传学家一样,习惯于拿“基因”说事。更过份的是,他喜欢把不同种类的内政与外交问题归结为(或转变为)所谓“血液”和“基因”问题.以下是今年以来习近平在公开场合关于“基因”问题的“系列重要论述”(此为仿中宣部用语):


   
   今年一月,习近平在接受美国《赫芬顿邮报》专访时说,“中国不追求对外霸权,因为中国人没有实施这种行为的基因”;
   
   四月,习近平视察新疆军区某红军师,他“叮嘱部队领导,要把红色基因融入官兵血脉,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五月,在中国国际友好大会暨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成立六十周年纪念大会上,习近平强调指出,“中华民族的血液中没有侵略他人、称霸世界的基因。”
   
   六月,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发表六十周年纪念大会上,习近平说:“中国不认同‘国强必霸论’,中国人的血脉中没有称王称霸、穷兵黩武的基因。”
   
   九月,在看望北京师范大学师生时,习近平说,“我很不赞成把我们一些非常经典的古代的诗词、散文(从课本里)都给去掉,加入一堆什么西方的东西。我觉得‘去中国化’是很悲哀的。这些诗词都好。(应该)从小就嵌在学生的脑子里,成为终生的民族文化基因。”
   
   习近平的上述言论若出自欧美领袖之口,很可能会引起轩然大波,因为这些言论涉嫌种族主义或文化沙文主义.习近平谈到了“霸权基因”、“侵略基因”(新华社将相反者称之为“和平发展基因”)、“红色基因”、“民族文化基因”,这些个“基因”均被他说成是存在于“血液”或“血脉”之中,或干脆“嵌在脑子里”的某种东西,而主语则是笼而统之的“中国人”或“中华民族”。他把这样一个庞大群体的和平主义立场、道德善恶取向、文化教育状况,乃至政治制度都当成是某种应该“代代相传”的生物遗传性状,这样明目张胆的“基因决定论”言论实在是令人不安。
   
   种族主义?
   
   所谓基因,即携带生命遗传信息的DNA序列。猫之为猫,虎之为虎,白种人黑种人黄种人之基本区分,均由基因所决定。当然,人类不同族群的基因差异有其特定意义,但其意义不宜夸大,也不宜政治化,更不宜以基因差异来分析人类社会的贤愚与美丑,甚或拿来阐释不同人种(或族群)之间的文化道德优劣以至社会制度高下──这就是典型的种族主义论调了,希特勒纳粹主义和美国3K党便是如此。
   
   显而易见,习近平的秘书班子是极不称职的:如果习近平的“基因论系列论述”由秘书所撰,说明这个秘书居心叵测,有坑害首长的嫌疑;如果是习近平本人率性直言,这种没经过大脑的蠢话至多只能私下说说、偶尔说说,公开场合三番五次宣扬“基因决定论”,秘书们居然不作任何提醒,也不在宣传造势上替总书记把一把关,难道是存心要让“习大大”以种族主义面目到国际上去出洋相吗?
   
   就事论事,说中华民族没有“侵略基因”、“霸权基因”,那么,哪一国、哪一族又有这种可恶的遗传基因呢?也许,习近平的本意是要暗讽日本、德国有侵略他国的罪恶历史(但哪个民族又没有对内对外不太光彩的历史?),英国、美国、俄国有在全球或地区称霸的负面记录。但是,近几个世纪以来,实用主义者用利益冲突和战略均势理论,制度主义者用制度变迁理论,马克思主义者用历史辩证法和阶级斗争理论,神秘主义者用偶发因素和天象异变理论来解释国家之间的战争与和平,唯有赤裸裸的种族主义者才会用、也才敢用所谓“民族基因”来诠释“侵略”和“霸权”。
   
   “红色基因”?
   
   至于“红色基因融入血脉代代相传”,更是要让人笑掉大牙。被习近平称为“红色”的那些东西,不管是指红色思想、红色制度还是红色革命,其发源地都在欧洲: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发源地在德国,工人阶级政党的发源地在英国,无产阶级革命的发源地在法国(巴黎公社),共产主义运动和极权社会主义制度的发源地在俄国。对中国而言,“红色”体制乃是百分之百的舶来物,而且谈不上是深思熟虑的引进品种,而是随着“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稀里糊涂给送过来的不祥之物。请问,这些“红色”的“西方的东西”跟中华民族的“基因”又有什么关系呢?
   
   “民族文化基因”一说,倒还勉强有一点道理,因为语言文字、文化典籍、文明教化作为民族文化的主要载体,确有代代相传的基本特征。但“文化基因”也只是一个蹩脚的比喻,改“基因”二字为“传承与发展”更通用,也更贴切。况且,只是从中小学课本里去掉几首古诗词,增加一点“什么西方的东西”,也完全不必上纲上线到“去中国化”的高度。中华民族作为人类历史上文化发育最早的民族之一,除了当今莫名其妙的“三个自信”之外,也多少应该有一点文化开放的自信,好的拿来,坏的赶走,兼容并蓄,不必害怕并排斥什么“西方的东西”。
   
   虽然笔者同习总书记一样,也“很不赞成”学校课本里去掉古典诗词、散文,但我认为“古典”与“西方”不必人为对垒,要给中华古典让路,只需从教材里去掉那些泛政治、泛意识形态化的“红色”垃圾足矣。中共官员们大可不必那么人格分裂,一边做着“裸官”,把“红色后代”全都送到有“霸权基因”的西方国家去接受教育,一边向去不起西方的平民子弟强行灌输“红色基因”,逼着我们像小白鼠一样试验“转基因教育”,这未免也太不厚道了。
   
   血统主义!
   
   习近平是不是种族主义者,尚可存疑,因为他的“基因”决定论也许只是用词不当,并非真的认为一个国家的内政外交均由其“基因”好坏先天决定。但习近平是一个血统主义者,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君不见,习近平谈及“基因”问题,几乎每次都要扯到“血液”、“血脉”上面,这大概是他血统主义观念的无意识流露。至少,一个不认同血统主义的人是不可能像他这样把这类词语经常挂在嘴边的。
   
   文革初期,一名出身于中共高干家庭的老红卫兵撰写了一副举国闻名的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横批“基本如此”,一时间血统论在中国大行其道,甚嚣尘上。那场打着阶级斗争招牌的文明浩劫,不过是一场愚昧野蛮的血统战争,“红五类”犹如纳粹治下的雅利安人,“黑五类”则如纳粹治下的犹太人。“亲不亲,阶级分”的阶级划分依据直截了当就是血统,而非马克思原典意义上的所谓生产关系.
   
   “西纠”、“联动”等老红卫兵组织都是由“大院孩子”、高干子女组成。血统决定社会地位和政治身份的理论是这些自视高人一等的“红色后代”最拿手的斗争武器;“老子打天下,儿子接政权”是他们一致同意的革命口号。在那个疯狂年代,正处于受教育关键阶段的“红二代”们鲜有不受血统论影响者。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虽然早已被毛泽东打成“反党集团”,但从思想上、感情上,习近平仍然属于那个血统论时代,属于那个时代的高干子弟血统主义集团。据聂卫平回忆,少年习近平虽不是老红卫兵组织的活跃成员,但也曾参与过老红卫兵与新红卫兵之间的派系武斗。到了邓时代,平民出身的文革造反派被划入“三种人”行列,遭到政治报复;而高干出身的老红卫兵、当年的“联动份子”们却从文革罪恶中轻松脱身,且华丽转身,受到革命先辈的破格重用,此后大都成了或掌舵国企、或理政一方的政商两界风云人物,薄熙来、习近平即是其中的佼佼者。
   
   习近平曾经是血统论的受害者,因父亲被打倒吃了不少苦头。但他更是血统论的受益者,其从政生涯的高起点──工农兵大学生一毕业就直接给军委领导耿飚当秘书,以及从政履历的每一步,直至爬上政坛最高峰,无不与其“红二代”血统密切相关.
   
   无论如何,“打天下,坐江山”、“红色江山代代传”的血统主义价值观,才是资历平平、政绩也平平的习近平能有今日地位的主要政治基础。其实,血统主义过去是、现在是、将来恐怕也还是中共政体的基本政治路线。从毛时代至今,中共藉以对人民进行分门别类统治的政策工具,无论是阶级政策、民族政策,还是户籍政策,落到实处,最终都会异变为某种形式的血统政策:阶级是血统的,民族是血统的,户口也是血统的,摊上了某个好血统,你才可以享受某个好政策。中国人的生老病死、教育就业、公共服务、社会保障,从来就没有建立起一套以平等的公民身份为依据的通行标准。上好户口、入好学校、进好单位、有好收入、过好生活,归根到底需要有一个“代代相传”的好血统.“拼爹”之风不仅是刮遍全国的坏风气,更是六十年一贯的恶制度。作为血统主义的最大获益者,习近平们对血统主义恶制习焉不察,习以为常,以至在公开场合“基因决定论”、“血脉传承论”脱口而出、振振有词,也就不奇怪了。
   
   二○一四年九月十二日
(2014/10/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