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达赖喇嘛关于转世的公开声明]
藏人主张
·中国的政治体制与困境
·美专家说普京和习近平不懂软实力
·中國的政治氣氛極端惡化
·陈光诚回忆录《赤脚律师》在美发布
·日本出雲中國哀鳴!
·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新階段制衡中共
·网络安全是美国最大威胁
·中共加强靠“洋五毛”外宣
·转基因黄金大米引起争议
· 袁紅冰:妖言惑眾
·「入島、入戶、入腦、入心」的憂慮
·自由台灣的政治悲情
·袁紅冰見證中共血腥大屠殺
·寄贈《決戰2016》給台灣八大節目主持人和十二大 “名嘴”
·黨國斂屍人馬英九魔咒的效應
·
· 習近平和中共“太子黨”
·中共精神大分裂
·作家袁紅冰批老K終將泡沫化
·拯救上帝—宇宙真理的終點是心斓钠瘘c
·1
·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实施展望
·中共进入军民不融合之年
·與高貴的旎陮υ� ——爲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序
·袁红冰新作《酒书九章》问世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富商郭文贵:“受习近平委托与达赖喇嘛见面”
·中共间谍海外铺网
·秦伟平专访郭文贵关于尊者达赖喇嘛话题文字实录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十九大的影響
·中共對香港、台灣的四大招數:貪控、色控、錢控、滲透
·中共创建“墙内版”线上百科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中國夢」與「命運共同體」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台灣的命運或有歷史的偶然,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對未來
·「中國標準」下的「人類大劫難」
·台灣應該如何看待「郭文貴現象」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上)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贵效应的另一面:山雨欲来一条船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达赖喇嘛关于转世的公开声明

持金剛第十四世達賴喇嘛釋迦比丘丹增嘉措致:境內外西藏人民,信奉藏傳佛教之僧俗民眾,與西藏和藏人有關的所有世間眾生。
   
   歷史上,雪域佛土的先輩君臣,以及賢者和成就者們,創立和發揚了以“三乘”“四續”為主的教、證佛法和淵博文化,使西藏成為亞洲乃至世界佛教及其文化的源泉。為藏、蒙、漢等無數眾生的暫時和長遠的利益作出了偉大的貢獻。在護持、弘揚佛法的歷史進程中,形成了西藏特有的“轉世認證”文化傳統,這對佛教的發展及眾生的利樂,尤其對僧團的鞏固,起到了非常有益的作用。
   
   十五世紀,一切遍知根登嘉措,被認證為根敦珠巴的轉世化身,並建立了噶丹頗章喇章(喇章:大喇嘛的私人居室-譯者)。從此,形成了歷代達賴喇嘛的轉世認證制度。第三世索朗嘉措獲得“達賴喇嘛”的尊號;五世達賴喇嘛阿旺‧洛桑嘉措建立噶丹頗章政府,成為西藏政教領袖等。 迄今六百多年,透過轉世認證的方式,準確無誤地找到了歷輩達賴喇嘛的轉世化身。

   
   為了順應當今世界民主發展的趨勢,本人自願地、欣慰地終止了從噶丹頗章政權建立(西元1642年)至今三百六十九年,由歷代達賴喇嘛擔任西藏政教領袖的政治制度。事實上,我已在1969年公開聲明,將來達賴喇嘛的轉世延續與否,應有廣大信眾決定。然而,當信眾表達尋找達賴喇嘛轉世的強烈願望時,如缺乏明確的指導方針,政治勢力或既得利益者,會濫用轉世制度謀取個人的政治利益,這種危險始終存在。因此,為了避免出現對後世達賴喇嘛的猜疑和歪曲,在本人身心健康之際,有必要做出清晰、明瞭的說明。
   
   以下簡要闡述轉世認證的理論和基本概念,以便更清楚理解我的主張。
   
   前後世
   
   承認轉世認證制度之前,必須得承認前後世的存在。印度的古老宗教與哲學思想中,除了順世派外,都一致主張“無有間斷的前後今生”:有情眾生皆由前世投生今世;今世身軀壞滅後,再次投生後世。 現今雖有某些推理者以“沒有看到(前後世)”為由,宣稱沒有“前後世”,但秉持正直態度的科學家們卻不會以“沒有看到”的理由,去決定“沒有”。
   
   雖然很多宗教或教義都一致主張前後世的存在,但對於如何定義投生者、如何投生,以及如何連結前後世等的內容上,卻有著不同的詮釋。其中,也有“主張後世,否定前世”的宗教信仰。
   
   以佛教的整體思想而言,“前世”是沒有開端、開始的;當煩惱被斷除、遠離輪迴的束縛時,由煩惱所帶來的後世將會停止,但意識的續流仍會持續下去。這種教義是被大多數的佛教思想家所認同的。若不認同前後世,將會與佛法教義產生矛盾,如:佛家“根、道、果”之學說,皆由內心有否調伏而成,以及所有情器世間則將無因無緣所生等。此故,凡是佛教徒,必須得承認前後世的存在。
   
   對於回憶前世的人們而言,“前後今生”的道理不是一件難以理解的事實(又稱“隱蔽分”),但對普遍凡夫而言,卻屬隱蔽分,且須透過許多的理由去証實,因為在死有、中有、生有的過程中,通常都會忘失過去的宿命。佛教經論提出了眾多相關前後世的理由,概義可括分為:前同類、前近取、前串習、以及前感受等理由。重點在於,唯明唯知的心只能由與己性質類別相同的近取因(或主因)而有,具有形色的物體不可能成為心的近取因,這點是顯而易見的。無論透過邏輯的思考,或是物理的實驗,都無法証實“唯明唯知的心可由異類的前因,或是無因而成”、以及“細微心識的續流可由某種違緣間斷”;至今沒有任何一人,無論是心理學家、物理學家、或是腦部專家等,可以證實上述所言。更何況無論過去或是現在,無論在西方或是東方,有很多憶念過去宿命,並無謬地指出與前世相關的人和事物等實例。若硬將這些實例扭曲為癲瘋之言,不只有違“科學精神”,更是對現實的否定。
   
   西藏轉世認證之制度,正是“依據前世的憶念或經驗”而建立的一套驗證標準。
   
   如何投生
   
   今生的身軀壞滅後,由無能間斷的意識結生到後世身軀的現象可分為:“由煩惱力結生”和“由悲願力結生”兩種。初者:由無明力,於意識上,安置了善業與惡業的隨眠;在臨終時,由“愛、取”滋潤“有”,引發後世,趨善惡道,隨業投生,無有自主。又如水車輪轉,凡夫們無能自主地輾轉於生死之間。凡夫唯可藉由恆時修善,串習善心之力,於臨終時滋潤善業,投生善道。後者:已獲菩提道之聖者,雖不隨惑業所轉,然由緣取眾生之悲願,自力選擇來世時地、父母等,唯利他人,投生娑婆。
   
   “朱古”詞義
   
   在藏傳的轉世認證制度中,把轉世者稱為“朱古” (中譯:化身或轉世),應該是出自信徒們的一種尊稱。以般若乘的教義而言,所謂的“朱古”,就是佛陀的“三身”或“四身”的其中一者。一位本具煩惱的眾生,由入大乘,集福德與智慧資糧,後淨煩惱惑、除所知障、現證諸法之識,此乃“智慧法身”;彼識的法性則為“自性法身”。此二又稱圓滿究竟自利之身,或稱法身;這種“身”,唯獨成就佛位者能相互看見,他人不能。佛為能利益他人,為使他人能見其身,故有大地菩薩可見的“報身”,以及由此(報身)所化現,示人天相,凡夫可見之“化身”,此二稱為“他利色身”。
   
   化身可分為:具相好莊嚴,示十二相的“勝應身”,如導師釋迦牟尼;為利益工巧技藝之眾生,所化現的“應化身”;為利益有情化現的人天相、水相、橋相、藥相、樹相等的“劣應身”三種。西藏的轉世被譽為“朱古”(化身),應屬於“劣應身”的範圍。
   
   雖然佛陀肯定會化身為“朱古”救渡眾生,這不代表所有“朱古”皆為佛陀的化身。在西藏眾多“朱古”中,會有僅獲“有學聖道位”、“凡夫加行道”,或是“凡夫資糧道”者的“朱古”。 嘉揚欽則旺波曰:前世身軀壞滅之後再次投生,稱“劣應身”;今世身軀未壞滅之前化現不同身相,稱“朱巴(化身)”。總之,根據上述的理由,以相似或相聯而稱為“朱古”。
   
   轉世認證
   
   佛陀在世的時候,早有針對某人指出是某某前世的轉世。尤其是細談業果、經由前世業,感得今世報等內容的《四毗奈耶》、《本生經》、《賢愚經》、《百業經》等無數經續都有記載。同樣的,佛陀涅槃後,從印度的大神通師或成就者的傳記裡,也可看到許多相關前世的記載,只不過沒有西藏轉世制度的“第幾世”之演算法而已。
   
   西藏的轉世認證制度
   
   西藏原始苯波教也主張前後世的理論。佛教傳入西藏之後,藏人普遍相信前後世的存在,也形成對聖者前世不同化身中利益眾生的功德,進行祈願和隨喜的傳統,並出現很多傳頌觀世音菩薩本生故事的經典。如:古代西藏典籍《嘛尼全集》和《五部箴言》,以及阿底夏尊者蒞臨西藏時(十一世紀)的著作:《珠寶之鏈》和《噶當弟子問道錄》等。 然而,當今廣泛的轉世認證傳統,開始於十三世紀初。當時,噶瑪拔喜的弟子們,根據預言認證噶瑪拔喜為噶瑪‧都松欽巴的轉世,至今八百多年,共認證了十七世噶瑪巴轉世;同樣的,十五世紀中,認證貢噶桑姆為堪卓‧卻吉卓瑪的轉世,迄今已認證十幾輩桑頂‧多吉帕姆的轉世。所以,在西藏轉世認證的傳統中,不分僧侶和咒師,男眾或女眾,藏傳佛教各宗派已經接納和延續了這個傳統。當今, 在藏傳佛教薩迦、格魯、噶舉、寧瑪、覺囊、珀東等宗派,以及苯波教中,有很多轉世喇嘛肩負著護持教法的重任。
   
   宗喀巴大師的弟子,一切遍知根敦珠巴,在創建札什倫布寺,培養眾多弟子之後,于1474年圓寂,享年84歲。當初沒有人尋找他的轉世,但出生於1476年的日喀則達納小孩-桑吉曲陪,能清晰、準確地回憶他過去的諸多生活,因為他的神奇表現,人們不得不承認他是根敦珠巴尊者的轉世。從此開始,由噶丹頗章喇章和噶丹頗章政府,共同尋訪、認證歷代達賴喇嘛尊者的轉世,延續至今。
   
   轉世認證方法
   
   轉世認證的傳統建立以後,尋訪、認證的方法和途徑也逐步完善和健全。其中最重要的是:前世臨終前的遺囑、指示或特殊跡象;轉世靈童準確無誤地講出前世的生活點滴,能辨認前世的遺物及侍從等。除此之外,還有祈請聖者占卜;祈求世俗護法的神諭;觀察拉姆拉措湖和其他護法之魂湖等很多方法和途徑。當出現一個以上的靈童候選人,難以斷定之時,也有在佛象聖物前,舉行“食團問卜”(或稱“麵團球占卜”-譯者)決定的慣例。
   
   未終朱古
   
   通常所謂的“轉世”意味著“結束了前世,轉生到今世”,因此凡夫們沒有能力作到“未臨終前的朱古”。然而,大地菩薩可於同時間內化現出千百身相,“未終朱古”對大地菩薩而言,是絕對可以辦到的。
   
   在西藏轉世認證制度中,有各種轉世的認證。如:同續轉世、業願轉世、受教或加持轉世等。轉世的用意為:能繼續或完成上世尚未圓滿的傳教利眾事業。有時為能代替同續轉世,未證聖道的上師可採取與自己業願相應的某人作為自己的“朱古”,或受教弟子及他人作為自己的“朱古”。因此,未獲聖道的上師們仍有可能具有“異續的未終朱古”。
   
   另外,由同一位前世的身、語、意,在同一時間內轉世為多位“朱古“,這種現象也是不可否認的。在近代內,較為著名的“未終朱古”如:敦都‧久札耶喜多傑、究給‧赤千阿旺千繞等眾多上師。
   
   金瓶掣簽
   
   隨著濁世衰微時代的來臨,被認證的“轉世”也越來越多。 不少“轉世”的尋找和認證,是因政治需要,採取了不當和欺騙的手段,给西藏教、政事業造成了嚴重損害。
   
   西元1791至1793年之間,廓爾喀(尼泊爾)軍隊入侵西藏,當時,西藏政府請求滿清政府派兵支援;驅逐廓爾喀軍隊之後,滿清官兵以完善西藏行政為藉口,制定所謂的《二十九條章程》,要求以“金瓶掣簽”認定達賴喇嘛、班禪喇嘛和其他呼圖克圖的轉世。八世達賴喇嘛江白嘉措還特別著述金瓶掣簽的修法儀軌。然而,透過金瓶掣簽認證的只有幾位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以及部分其他喇嘛。即使頒佈這樣的規則,第九世、十三世,以及十四世達賴喇嘛均未通過金瓶掣簽;十世達賴喇嘛的認定,也未經過金瓶掣簽,但為了照顧滿清政府的面子,對外宣佈以金瓶掣簽認證的消息。
   
   實際上,使用金瓶掣簽認證的只有十一世和十二世達賴喇嘛,其中,十二世達賴喇嘛在金瓶掣簽之前,已經認定確立。所以,真正經過金瓶掣簽認證的達賴喇嘛,其實只有一位。同樣,在班禪喇嘛的傳世系統中,只有第八世和九世班禪經過金瓶掣簽的程序。
   
   金瓶掣簽的規則,只是滿清勢力的強橫表現,而非藏人信賴的宗教儀軌。然而,如能公正實施,也可視作類似于傳統的“食團問卜”方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