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香港佔中升級為不合作運動]
藏人主张
·中国军粮已全面基改化
·只要你們準備好,我隨時都可以來
·《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新書發表會新聞稿
·台灣是一個活在虛假中的真實國家
·評美國總統大選和中菲關係突變
·「五明佛學院」為何如此重要?
·中共外宣的新花招
·袁紅冰新書打臉習近平選擇性打貪
·袁紅冰、蔣繼先將在台北信義書局文化講座舉辦新書座談會
·袁红冰教授评“洪习会”
·《中華民國祭》是惡意詛咒嗎?
·《神州悲歌》新書發表會新聞稿
·「信義書局文化講座」新聞稿
·从“人彘”恢复为人 《神州悲歌》为讨伐中共抛砖引玉
·《神州悲歌》作者蔣繼先致台灣讀者的親筆信
·人民幣快速貶值的前因後果
·特朗普当选总统跌破全世界眼镜!
·又沒提到習近平中國在怕什麼?
·深圳轉機險釀「銅鑼灣書店」事件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第十世班禅喇嘛死因之谜探究
·以自由之名來談臺灣的政治發展
·川普面臨兩個美國和全球化挑戰
·國人歷史觀的幾個笑柄
·一代藏人的身份困境
·中共對台戰略的「進化版」?
·西藏从来就“不”是中国的
·【中國正在懲罰蒙古國「自古以來」就有的蒙藏文化、宗教交流活動】
·中國生育率的問題比預料的更嚴重
·从评价卡斯特罗看西方左右派
·川普打破政策惯例与蔡英文通电话
·川普推特發文狂嗆中共
·川普要重新定义“一中政策”
·為什麼「中美國人」即便受到實名舉報貪腐,也毫髮無傷?
·卡斯特羅之死和王岐山在全國政協講話
·中國根本沒有元朝和清朝兩個朝代
·中国污染物排放世界第一
·中共會動用一切能量對台出手
·《陳水扁陳情表》—致蔡英文總統
·【把握「川蔡效應」契機下的台灣應處之道】
·「中國夢」+「被肢解恐懼症」
·誠品世界最高書店夢碎
·极端主义笼罩下的东突厥斯坦
·陳水扁政治迫害案真相的司法調查委員會
·川普當選後中美關係和世界格局的變化
·公投無關統獨,在於國家正名
·中国雾霾的“十面霾伏”和经济困境
·百年政黨國民黨的末日大崩潰
·为什么寄《杀佛》给十世班禅大师的女儿
·网民视野的2016年中国
·納粹與中共的「種族主義」
·蒙古不堪中國「以商逼政」,台灣呢?】
·進化中的「自然災害」:「霧霾」「土地污染」與「基因改造」
·習近平終於「自承」反腐是為了權力鬥爭
·德國之音:香港出版自由已死
·「習核心」時代「批毛」「當然是」禁忌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新書出版消息!
·「愛國賊」與「第五縱隊」?
·川普时代美中博弈及台海局势走向
·2017是美国与中共较量之年
·美学者预言亚洲世纪的终结
·如何廓清時代的大困惑?
·台灣「維持現狀」的迷思
·川普平衡美中关系会倾听台湾观点
·川普总统就职演说全文
·川普民粹论点在中国民众中产生共鸣
·國民黨大崩潰
·為何周強突然坚决抵制司法獨立
·習近平「反腐」的出發點與戰略
·習近平不得不拿下劉亞洲
· 川普上台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川普早祷会讲话令人振奋
·《酒書九章──飲者心靈聖典》
·中國官員與留學生對西藏的態度不能只是膝蓋反射式反應
走南闯北见闻录
·圣诞赠你吻的艺术
·情人节的起源与庆祝方式
·美国国防部语言学院一瞥
·不丹三世国王的内政改革
·《纽约时报》为何衰落?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47社:有女性点缀的男子作协
·国际援助“害”了非洲
·写好个人陈述书进美国大学
·文化鸿沟:是什么人喝什么酒
·监狱里的灵感
·海地地震恐造成数十万人死亡
·《真实梵高:艺术家及书信》
·如何以工程学拯救地球
·笔记本电脑会“灼伤”皮肤起红斑
·昂山素季获释后的演讲
·本.拉登日常生活揭密
·娶中国太太的下场!
·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被中国人误读的贵族精神
·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习二还不如金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佔中升級為不合作運動


   視頻 《獨立評論》第710期 慶祝中華民國103周年國慶
   视頻地址:http://youtu.be/BOxLP7GiWyU
   文檔地址:http://www.chinaaffairs.org/gb/detail.asp?id=143540
   

   -------------------------------------------------------------------------------
   
   
   伍凡評論第415期 香港佔中升級為不合作運動 
   
   2014-10-10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15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香港佔中運動升級為不合作運動」,這是個很大的變化。為什麼要升級?為什麼原來計畫要談判沒談成功?我下面要來分析。
   
   香港學聯和香港政府的談判沒有共同基礎,根本無法談判
   
   兩天前,香港希望之聲廣播電台的記者來采訪我,問我對香港政府和學聯談判有甚麼看法,我當時就預估,我說這個談判很難成功,即便談了也談不出個結果來。因為兩方所要求的基礎不同,香港政府提出來,它談判的基礎是要談政治改革的所謂「憲政基礎」,第二個就是政治改革的「法律基礎」,要從這兩個問題入手來談。而學聯的代表副祕書長他們認為,現在我們要談的是普選的「真普選」,不是去談你這些憲政和法律基礎,談政治問題。當時就是僵持在這裡。
   
   為什麼我認為這兩個基礎不同談不起來呢?因為香港政府所要求的堅持憲政基礎,實際上就是堅持北京要的《香港基本法》,這個基本法裡面規定,特首是1,200人的提名委員會選出來的,能夠當候選人的,2個到3個候選人其中挑選一個,這是它的憲政基礎。至於它的法律基礎,那就是8月31號中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決議案,這就是它的法律基礎。在這個基礎上談,根本就沒有超過香港和北京所規定的範圍之外,就在那裏由香港政府政務司司長出面跟學聯代表談,學聯代表代表當然不會上當,談不起來。
   
   所以可以看出來,這次談判沒有成功的原因,就是香港政府在執行北京的命令,採取拖延戰術,把你們的人心拖垮了,你們在街上的人都回家了,那麼也就不必談了,佔中運動也就徹底失敗。他們是抱著這個打算的。
   
   另外,北京也採取軟的手段,它開始用發射催淚彈和辣椒水,使得全香港人憤怒,20萬人上街了。他們發現這個方法不能用了,就用暴力,用暴力也還是沒有成功。現在要董建華出來講話,你們學生做的都是很好的,都是做得很對的,現在回家吧!我們來談判吧!不要再上街了,軟的硬的都拿出來。可是你還是在那個基礎上,在憲政基礎和法律基礎上來談,學生就馬上採取另外一個行動。
   
   佔中運動進入到「不合作運動」
   
   學聯、中學生和佔中三君子他們聯合舉行記者會,宣布佔中運動進入到「不合作運動」,要全面的在全社會推動。因為現在已經發現你跟香港政府談,實際上就是在跟北京談,沒有用的,它就是耍花招。在這種狀況下,跳脫受中共欺騙和耍花招這個範圍自己走。香港政府看到了學聯宣布走「不合作運動」,它就宣布暫停不談了,香港政府主動宣布不談,並且堅持兩個原則,就是基本法和北京的決定。
   
   學生怎麼反應呢?學生很快反應了,也就是在香港的10月10號晚上,舉行了媒體講的超過萬人的集會活動。而中學生的領袖黃之鋒宣布,當天晚上最高峰的人數達到10萬人,10萬香港居民又集中到了中環,就是金鐘香港政府總部門口。不僅僅是有這三波人──學聯、中學生以及三君子,還來了很多工人、學者、藝術家、社會運動人士、香港立法局議員,都上台講話了,都支持要堅持下去。他們提出來「一人一把傘」,一把傘就可以當床,也可以遮太陽,也可以遮雨。他們喊的口號是「抗命到底,長期留守,守護香港」。
   
   「不合作運動」成功與否取決於香港市民們的參與程度
   
   現在香港市民們更看穿了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的陰謀詭計。這樣走下去人們要問,下一步的行動取決於甚麼?在我看來,就取決於老百姓的覺悟的程度,老百姓上街的程度以及老百姓參與「不合作運動」的程度。如果普遍的、廣泛的從上到下各個層面都推廣不合作運動,那事情就成功一大半了。
   
   那甚麼叫不合做運動?不合作運動概念從哪裡來的?近百年來,最有名的不合作運動有兩大波,第一波就是甘地在印度發起的。第一次世界戰爭之後,1918年以後,英國人加強對印度的統治,所以印度有一個律師叫甘地,他就號召印度老百姓來進行不合作運動。
   
   那他不合作運動內涵是什麼呢?他內涵就是:我不跟你英國政府、公家機構打交道。他提出來,要求印度人不納稅、不上公立學校、不到法庭、不去參加公職(英國政府機構的職務)、不買英國貨,他採取這個辦法。這條路是走成功了,最後英國人不得不修改他們的政策以及法令,頒布一個新的憲法,讓印度逐漸逐漸發展成一個自治體。所以印度在1950年獨立之前,它是英聯邦的一個自治體,是由不合作運動興起的。
   
   那麼第二個不合作運動,或者說類似於不合作運動,那就是馬丁路德‧金,美國黑人牧師,在上個世紀60年代,號召全美國黑人去違法,但是不用暴力。你規定某些場合黑人不能去,他號召大量的去,你抓一批我再去一批,抓一批再去一批。我記得看了一個youtube,非常明顯看到,黑人不准到一個酒吧店裡邊喝酒,那個老闆說,按規定我不接待黑人,那個黑人就擠進去,他把警察喊來了,抓走了五個十個,再來了五個十個進去,一連搞了幾個月,最後,那個酒吧店投降了,說「我接納你們黑人」。
   
   他的理由說:我要喚起美國白人對我們的關心,我們不仇恨白人,我們同樣關愛白人,讓他們知道我們的苦難。這場運動後來形成了全美國的民權運動,最後國會通過《民權法》,甘乃迪總統簽字了。
   
   推行「不合做運動」只有在法治社會和國家才能成功
   
   這兩場運動能夠成功是在什麼環境底下?是在一個有憲法保障、法治制度這麼一個社會和國家裡邊才行得通。香港它現在還處於司法獨立,還有相當完備的法治制度,所以在這個社會範圍之內,他們推行不合作運動就有可能成功的因素;相反的,這個不合作運動在中國大陸根本行不通,因為中共是完全專制獨裁,根本沒有法制,你有任何問題,上法庭是講不通的,所以在香港可以行得通。
   
   那麼他們要走的這步棋,現在已經有人打算,已在醞釀,不僅僅是有學聯、中學生、三君子來考慮這個問題,在立法會以及在其他社會層面,現在也有人提出來:我少交稅,我不是完全不交稅,我少交1%或5%,在這種範圍你不會來抓我,但是你要麻煩,要來調查我,你要花你政府公職人員,你要花成本、花經費,目的就是要跟你不合作,要你效率降低,拖垮你,這樣有沒有可能呢?有這可能。現在各個方面正在商量,怎麼樣推廣全社會的不合作運動,和誰不合作?和香港政府,和中共北京政府不合作。
   
   為什麼現在香港大學生和中學生打在前頭,什麼原因?
   
   那麼人們考慮,想想為什麼現在這些年輕人、大學生、中學生,十幾萬人上來,打在前頭,什麼原因?因為這批年輕人是在90後、2000年後出生的,中學生才十幾歲嘛,大學生也不過二十啷噹歲,他們所看到的,他們所經歷的,跟他們的父輩,和他們的父兄是不一樣的。他們的父兄和父輩想到的是,哎呀,我的工作第一,我的薪水第一,吃飯第一。
   
   可這批年輕人看得更廣、更遠,因為有internet、iPhone、iPad了,全世界各種信息都在他們腦子裡面轉,每天都可以看到。所以他們現在想的不僅僅經濟生活要好,而且他們還要自由民主、要人權,這是新的一代香港人。他們的行動影響了香港社會,中年人也參加進來這次佔中,因為他們看到現在誰在統治香港?北京在統治香港,而不是香港特首政府在統治香港,這是他們一個很強烈的概念,所以那是個殖民地政府。
   
   第二,從這個世紀開始,2003年的「反對23條」運動,50萬人遊行。那麼到了2012年,又有一次將近20萬人的遊行,反對國民教育,用北京那套灌輸愛國主義、民族主義、共產主義那種思想,要灌到香港來,中學生帶頭反對。而現在這次,佔中運動掀起了20萬人的抗議。
   
   所以,這些在在都說明了,他們看到北京政府在中國大陸那麼樣地迫害、屠殺、鎮壓中國老百姓,他們要把這套慢慢移植到香港來,這批年輕人不接受。這是從政治上、社會上角度來看。
   
   那麼從另外一個角度,從經濟角度,回歸17年以來,香港經濟結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香港的工業產業幾乎沒有了,都移到大陸去了。那麼,現在房地產被炒高了,大批的大陸的有錢人、官二代、富二代、紅二代移民到香港來,把整個房價抬高了。並且,這些人又非常瞧不起香港人。
   
   這些香港年輕人看到「哇!我能生存的位置,我能夠賺錢的機會都大大減少了,過去父兄們、父輩們,他們能夠生存的那種崗位、職位,現在慢慢都不見了。」香港變成什麼?大老闆賺錢的地方,房地產賺錢的地方,金融產業、股票市場賺錢的地方,還有一個,旅遊業、大旅館賺錢的地方,剩下都沒有了。
   
   本來說要開發香港的高科技,沒有成功;要開發香港的軟體,也沒有成功。這批可以吸收相當一部分年輕、優秀的人,也沒有機會了。所以,這些年輕人現在都出來,為他們的未來而奮鬥,而不是你中共北京想要用人大常委的決定來壓得了的;更不是催淚彈或是地痞流氓、暴力、武力能夠壓得住的,因為他們看不到希望。
   
   而他們一直要堅持,他們還不願意離開香港,這個就是現在這場運動能夠堅持下去的社會基礎。這個社會基礎慢慢在擴大,因為經濟一直沒好起來,賺錢的人是少數。
   
   推動和堅持香港占中運動的信念是基督教的「愛與和平」
   
   那麼人們要問,這批人他們的信仰理念和信念是什麼呢?為什麼他們能夠堅持下來?除了政治因素、經濟因素以外,還有沒有其他因素呢?有啊!這場佔中運動的發起人,他們發表了他們的信念書、理念書,裡面就講到,他們用基督教的概念,用愛和和平去佔領中環。但是他說:我不是要破壞中環,我是要用這個行動去感動一批人,讓他們出來關心這個社會問題。用這個概念。
   
   那麼,還有一個概念:我們這樣做他們認為是犯法,是犯法,犯了什麼?犯了香港特首政府規定的法,你不可以去占掉街道,你把公共秩序都占亂了。是的,他們說:「我知道我是犯法,但是我不遵守這一個不公平的、不人道的法,我要去遵守上帝的法,這是有公義的法。」他們堅持這一條。而這個信念,又是從馬丁路德‧金那裡得過來的。美國黑人就是去撞擊那些各級政府制定的法,但是我不暴力,我讓你抓,抓了我又一批批來。現在香港就走這條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