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让个人享受自由 政府将获得权威》]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左东西必然导致祸国殃民的结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自由的力量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压制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法官可能真的是不知道宪法及刑法原则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无宪政每个人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房价居高不下,主要责任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对造成灾难根源缺少深刻反省,人未来就不会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看客结局可能会沦为受害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依然是等级森严的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平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微博死了,但倡导的普世价值及宪政绝对不会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那些人留恋文革?》
·冷万宝《微博死了,但在微博上面倡导的普世价值绝对不会死掉的》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
·青年节的祈祷
·冷万宝《由赵常青先生被以“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判刑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一)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三)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四)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五)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七)《上部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九)《中部》
·冷万宝《让个人享受自由 政府将获得权威》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乱谈牛逼与痛哭的能源局长刘铁男》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二)《中部》
·冷万宝:《由维权律师唐荆陵母亲之死引发的联想》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六)《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七)《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五)《中部》
·冷万宝《痛悼为民主贡献一生的陈子明先生》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八)《中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让个人享受自由 政府将获得权威》

   
    不记得那位学者说过这样一句话了:“再开明的君主也不愿意把自由赐给大臣们。”这句话即说明了专权的本质,也从另一方面道出了个人享有的权利艰难性。
    当现代的人们看到并羡慕那些民主国家个人充分享有个人的自由的权利时似乎忘了个人获得自由权利的历史,回顾一下个人获得自由的历史来看,个人的自由尽管从自然法理论而言是天赋人权的,但历史的现实并非如此,个人的自由在实际的状况下并不是与生具有的或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靠个人集结起来的力量争取获得到的,这从英国13世纪初的大宪章运动开始,到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再到美国独立后不久的《人权法案》的诞生,尤其是80年代末东欧及苏联以及最近的北非一些独裁政体的崩溃等等所发生的事件中,无不说明个人的自由权利无不是通过艰苦卓绝、千辛万苦乃至经过了血与火的洗礼后所争取获得到的,而且人一旦对人权意识的觉醒,那人的自由本性就会自觉或不自觉的要挣脱束缚自由的枷锁获得人生及心灵的自由,而人这种自由的力量一旦迸发是任何暴力都压制不住的,这股力量犹如被压制已久的火山,岩浆一旦爆发就势不可挡,如果让其顺其自然因势利导,她将成为一道最壮观、最亮丽的风景线,这道绚丽的风景线犹如纽约岸边黑夜中自由女神擎起的火炬。
    然后当这道人世间最美的风景线及自由女神手中的火炬在在东方的一处港岸上出现及燃烧时,遗憾及悲哀的是,她不仅没有获得权力拥有者的欣赏及仰慕,相反视之为不速之客及洪水猛兽拒之门外,而且采用的手段是相当的卑劣。而这样令所有有正义感及良知人士嗤之以鼻及令人不齿的事情就出现在21世纪中的香港。
    本月22日在香港众多的学生为了争取自由权利及表达政治诉求走向了街头,但这些充满理想及可爱的学生们在通过理性、和平及非暴力的方式过程中,不仅没有得到香港政府的理解与同情,相反对学生采取了严厉的措施并抓捕60多名学生。难道这些学生诉求有什么问题吗?


   当初中英签署联合声明时其内容明确说明:中央政府对香港除了外交及国防行使权力外,其它如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由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
    然后当快到香港人自由选举特首的期限到来之前,中央政府这边对特首候选人的条件设置了严厉苛刻的限制,而且候选人只能由很少一部人组成的一个委员会通过产生,这就使得选举就失去了自由、公正的本质上意义了,香港人自由选举的本质就发生了裂变,选举一旦失去了公正、自由这些基本元素,那选举不是成了被操纵,就是成了徒有虚名走走形式的东西了。邓小平在世时说,对香港政策50年不变,但香港回归还不到20年,就有了很多不尊重香港人的做法,如几年前的妄图往香港的法律里加什么23条,试图想把内地随意乱用的变相政治罪名移植到香港的法律中,以及前段时间想要把内地灌输的政治观念充斥到香港的教育之中,但这些都遭到了香港人的强行抵制结果不了了之。本来在香港多次搞不得人心的事情,就令香港人对中英签署联合声明及基本法内容与规定能否遵守及执行就持有怀疑态度,然后内地不仅没有接受以往的教训,如今又弄出这样一个让香港人质疑的选举特首的东西,这无疑不是让香港人对内地不满方面火上浇油吗?
    而火上浇油的结果,引发了香港人的更大不满及愤怒,导致了众多学生上街请愿。请愿本来是人的最基本自由,然后港府对这一基本自由权利不仅不尊重,反而无视及蔑视,甚至采取暴力方式来对待,从新闻上看警方已经对学生使用了87枚催泪弹,而且另外不少人在地上捡到数量不少的子弹壳,但愿这仅仅是橡皮子弹壳,即使是橡皮纸弹壳如果射到人的身体上,我相信是不会有按摩舒服的,否则警察怎么不对港府官员射击呢。
    港府的警察在对待学生的态度及野蛮的做法,在目前引发了更大规模的抗议,上街的不仅仅是学生了,而且其他阶层众多的人也开始涌向了街头。
    本来可以通过和平温和方式解决的问题,但不明白港府为什么无视港人基本的自由人权,而一意孤行采用暴力强制方式来对待持有理性、和平及非暴力理念的人们,难道港府连“自由的理念并不会被暴力所能征服的”这样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南非的曼德拉、缅甸的昂山素季等人被暴力压制及关押了长达20多年,但结果这些人权斗士或自由战士被征服了吗,相反这些人获得全世界热爱自由的人的尊重,而那些严重侵犯人权的专权者及政府却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搞政治的人常说“以史为镜”,但这话不单单是装饰脸面,重要的是要体现在执政的行为上,否则就会失去人们的信任,无法让人信任的政府,政府在推行制定的政策就很难一帆风顺,甚至可能是寸步难行。政府想要避免这些不必要的麻烦,那自身就得以身作则首先就得必须尊重及保护公民的正当的自由权利,这样政府才能获得权威。
    有权威的政府,才能更好的做符合民意的工作。既然说到政府的权威,就对权威的产生多说两句,政府的权威与公民的自由权利是紧密相连及相铺相成的。简单点说,政府的权威不是靠自身产生,当然更不是靠暴力来维持的,政府的权威只能是公民自由权利的延伸,确切地说,只有当政府的权力来源于公民手中的选票自由认可的情况下,那么政府的权威才是名副其实的。只有通过公民自由、公正、透明选举出的政府,这样的政府就不再会居高临下无视及蔑视公民的自由权利,在这样的状态下,政府不仅获得公民信任的权威,同时官民关系相对也会处于和谐状态之中,这一点也符合中央曾经提出的要建立和谐社会主张吧。我想政府不会连这点简单的常识都不懂吧,当政府知道这样的常识,并郑重承诺保障香港人的自由权利及兑现特首将来一定会通过自由、公正选举产生的话,那么未来像现在香港所发生的事情可能就会很少出现了,同时政府在决策过程也会避免乱用公权。
    如此两全其美的事情何乐而不为,港府为什么不去做呢?难道港府真的希望25年前在北京发生的震惊人寰的悲剧在香港再一次重演?
    2014年9月30日于长春
   冷万宝《让个人享受自由    政府将获得权威》

(2014/10/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