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往事後怕:我幾乎被徐水良叛徒內奸政治流氓抓回中共國!(组图)]
陈泱潮文集
·1、、略论辛亥百年“批孙”“神话孙”分歧的焦点、现象和本质
·2. 孙中山阻断中国宪政民主进程罪不容赦
·3.九问狂热神话孙中山者
·4.切不可丧失起码的道德标准和公义良心,神话轻启战端的暗杀惯犯权力狂
·⑸.孙中山卖身投靠苏俄做儿皇帝埋下葬送国民党政权的祸根是不是事实?
·⑹.孙中山以苏俄党国体制颠覆了民国初年三权分立的政体制度是不是事实?
·⑺,孙中山为争取外国经济政治军事援助极力兜售中国领土是不是事实?
·⑻.今日中共国民主革命主体对象是不是党国体制?
·⑼,今日要不要强调从政者必须信守政治道德?还是继续孙中山的枭雄黑道?
·4.切不可丧失起码的道德标准和公义良心,神话轻启战端的暗杀惯犯权力狂
·5.天翻地覆巨大变化后,刻舟求剑非常荒唐
·坚持刻舟求剑膜拜孙中山,是误国犯罪行为!
·略谈当前要不要重新认识孙中山分歧的性质
·北洋人物段祺瑞风采(1图)
·6.切莫忘了今日中共国民主革命【救世救心并举的两大任务】
·7.必须从【神话孙中山的党文化枷锁】里彻底解脱出来
·8.必须确认孙中山“二次革命”以来的所谓“革命”都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
·9.必须正确吸取和发扬辛亥革命和台湾民主化和平转型的成功经验
·10. 满怀必胜信心,争取中国民主革命的全面胜利
●辛亥百年来中国人政治道德沦丧的源头
·历史不能只由胜利者书写!
·ZT孙中山的暗杀名单
·ZT蒋介石日记自述中华民国成立后暗杀同志陶成章事
·孙中山所谓二次革命的起因、结果、影响与性质
·应当正视清朝大大扩大了中国版图等事实
·ZT千年一帝 康熙盛世的历史思考(图)
●史学界反思辛亥革命,还原历史真相
·孙中山枭雄黑道乱华不值得称道!
·关于中山陵的一段轶事及《中山陵:中国国民党葬于此》
·袁伟时:辛亥革命与百年宪政
·ZT袁世凯是辛亥革命的第一功臣
·萧功秦:辛亥革命是二十世纪多灾多难时代的开端
·袁伟时:是谁摧毁了辛亥革命?
·萧功秦:革命的乌合之众摘了清王朝的烂桃子
·张鸣:摒弃历史符号,探究辛亥真相
·纽约知识界举办辛亥革命百年座谈会纪要
·ZT孙中山遭受百年来最猛烈的毁誉交加 【节选】”
·ZT孙中山:一国国贼,两党党父
·ZT孙中山的罪行,是抹杀不了的!
·谢选骏:中国需要一场“结束革命”的革命
·ZT黎元洪:备受歪曲的共和元勋
·清王朝骤然垮台的两大重要原因
·ZT马勇:晚清“太子党”——从改革先锋到反革命
·洪哲胜:也来申论重新认识孙中山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经典文章:辛亥革命的逻辑起点/姜福祯
·孙中山组建枭雄黑道中华革命党是对宋教仁缔造的国民党的反动
·辛亥革命百年纪──“中山陵体制”是现代中国的万恶之源
·ZT以党国体制摧毁民国宪政的罪魁禍首是孙中山
·ZT是谁杀死了宋教仁:疑点重重 孙中山或是真凶
◇◇◇◇◇
▲百年人物卷
●百年反思初步:枭雄黑道隐性帝制祸国殃民
·新世纪中国何往
·陈泱潮三论孙中山——孙中山三民主义的要害是假民主共和、真枭雄黑道
·就《五论孙中山》跟帖,斥武大郎无行文人二则
·孙中山是软柿子吗--请看隆重纪念孙中山诞辰140周年
·总结百年宪政历史的教训,是当前中国人要认真对待的事
·一请不要故意淆乱“北洋政府”时段,二请拿出比较数据来!
·文如其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中國民主革命的成功注定還遙遙無期的一個重要原因〔外一帖〕
·中山狼的足跡--名记者黃遠生被刺揭秘的历史真相
·孙中山与日本侵华元凶田中勾结、完成田中指派任务的铁证
·到底是誰主使暗殺了宋教仁?到底誰是中國黨國體制的始作俑者?
▲专著深入:陈泱潮论枭雄黑道孙中山
·孙中山是辛亥革命的背叛者和颠覆者!
·论辛亥百年“批孙”“神话孙”的分歧(全文/一图)
·辛亥百年打破孙中山神话的伟大意义
·从《推背图》看辛亥革命:谁是真正的窃国大盗?(全文)
·辛亥百年论末世中共国民主革命
·辛亥百年必须正确认识孙中山(1)
·寄语中国当代民主革命大型研讨会(图)
·蒋经国先生开拓台湾民主化的伟大贡献功不可没
·此五千年中国之国父乎?抑或是枭雄黑道国贼之父乎?
·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1图)
·今日中国民主革命当以何为旗帜和精神导师?
·关于对清朝和孙中山的评价简复曾节明
·陈泱潮论孙中山
·不畏人言,实事求是总结百年祸害中国的历史经验教训,是具有崇高道德的表现!
·辛亥百年陈泱潮与友人X谈孙中山
·支那史学的悲哀——以电影文学作品《走向共和》当作史料神话孙中山的荒唐
·陈泱潮在线四论孙中山
·陈泱潮谈对孙中山的评价问题兼及五论孙中山
·这是蒋介石国民党政府和毛泽东共产党政府能够比得上的吗?
·问题在于当前下层民众武装革命的现实可行性成功率几乎等于零
·关于孙中山评价问题即复网友
·孙中山国事遗嘱与致斯大林苏联政府遗书精神完全一致
·孙中山建国纲领到底是走向斯大林模式,还是走向共和?
·再谈孙中山建国纲领到底是走向斯大林模式,还是走向共和?
·孙中山是辛亥建立中华民国后暗杀同志、异见人士、记者的惯犯
·孙中山考试院监察院的设立既无民主普选意味,又是对国家财政不计血本的耗费
·孙中山是证据确凿引狼入室导致中国落入斯大林模式万丈深渊的罪魁祸首
·历史的重演与历史经验教训的吸取
·我们应当本着公义之心,超越国共两党看问题
·不能把孙中山和辛亥革命混为一谈
·明辨孙中山问题几个必须搞清楚的基本情况
·是到了应该结束“革命盲流”行为的时候了!
·推荐一篇对孙中山专制独裁思想根源有独到见解的文章
·请看枭雄黑道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实践
·孙中山問題的根子是枭雄黑道权力狂!
·当前神话孙中山和反对神话孙中山是政客和政治家的本质区别
·致《孫文學校發起聲明》的诸位朋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往事後怕:我幾乎被徐水良叛徒內奸政治流氓抓回中共國!(组图)


   陳泱潮(陳爾晉)
   
   2014-10-18
   

    2000年11月我出逃到泰國後與徐水良電話聯係,他介紹我和他當時任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主席的下屬泰國人員接洽。
   
    我請該人給我在云南瑞麗的親友寄信,告訴我安抵泰國。我在云南瑞麗的親友隨即被公安羈押,我存放在那裏的物品全部被公安收繳。
   
    我因為語言不通,情況不熟,不識路徑,身上沒有合法居留證件,不得不請該人幫助带我到聯合國難民署申請政治庇護。但該人拒不幫助带我到聯合國難民署申請政治庇護,執意要介紹我到中泰邊境去教夜校。我因為擔心被用麻袋裝了塞在吉普車裏抓回中國,一直不答應去拿高薪任教。
   
    期間又發生泰國警察圍堵我的居處抓捕無居留證的中國人而我恰巧鬼使神差外出逃過抓捕的事件,使我對該人引起警惕,遂中斷與該人聯係,立即變換住處,隱姓埋名與世隔絕長達近一年。
   
    直到王炳章來泰國鬼使神差我找到教堂偶遇王炳章,王炳章才領我去聯合國難民署申請難民庇護。
   
    我獲得難民庇護證件後,王若望先生在美國去世,王炳章第一時間來信邀請我參加治喪委員會,我遂委托王炳章代我買花圈,並委托他代我致祭。但王若望追悼會會後,收到徐水良來信説我委托王炳章致祭影響極為惡劣——因為王炳章是中共特務,王炳章借我的委托要在王若望追悼會上發言云云。
   
    儘管如此,我還是沒有懷疑徐水良,還是把他當作老民運同道相信。2006年我去紐約還通知他來接我,嚴家祺先生請我去他家吃飯,也是請他領路陪同前往(見附件《陳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與記事/上》。劉青請我吃飯,我意也帶他去,因為劉青不願意接待他,遂作罷)。

直到2007年中共五毛黨在互聯網上發起對我有組織有指揮的多次大規模圍攻誣衊,都被我一一擊潰後,徐水良突然翻臉赤膊上陣凶惡攻擊誣衊我,公然一絲不掛出面充當中共頑固勢力圍攻誣衊我的主要打手,甚至對我一再發出動武的死亡威脅。我才感到他有奉命而為的問題。


以後長時間交手,才深深感到他已經是死心塌地的民運叛徒、內姦、無道無德、個人品德壞到極點的政治流氓、當代龐涓嫉妒狂!

   
    我深信相信讀者可以通過曾節明文章《徐水良再曝內姦本質》http://blog.boxun.com/hero/201410/zengjm/9_1.shtml及陳爾晉、徐水良兩人的言行對比,看出善惡真假!

陳爾晉與徐水良的對比之一:

   
    徐水良若無賣身投靠承諾充當民運內姦,不可能通過特別通道舉家移民美國!
   
    當局不僅不發給我陳爾晉護照,而且我1996年到靠近香港的廣東韶關就以“不假外出”為由被起訴,判處行政拘留15天!
   
    以致我陳爾晉不是持護照出國而是冒著生命危險偷越國境逃亡出國。這與他徐水良舉家通過特別通道坐飛機安全移民美國形成鮮明對比!
   
    更為嚴重的是2009年當局扣壓我的女友至今不準出境來和我會面!

一如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定性準確的曾節明先生上述文章《徐水良再曝內姦本質》所指出:徐水良長期破壞中國民主運動罪行累累!徐水良在美國紐約長期沒有工作,但是日子過得很滋潤,他謊稱他不工作是患了癌症,他的生活全靠他妻子打雙份工作維持——從他瘋狂攪亂民運隊伍大抓特務、抵死誣衊王炳章是特務、拼命攻擊我和劉曉波等等一系列言行看,我堅信日後檔案解密一定會證明他徐水良是領取特務津貼的民運叛徒、內姦、不折不扣的政治流氓!

   
   附件1: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8张图)


   ~~~~~~~~~~~~~~~~~~~~~~~~~~~~~~

目录


   1,3月28日与严家祺(左)徐水良(右)合影
   2,3月29日与刘国凯合影
   3,3月30日与薛伟和胡平摄于《北京之春》编辑部
   4.几帧泱潮在纽约和华盛顿的个人照片
   
   ~~~~~~~~~~~~~~~~~~~~~~~~~~~~~~

1,3月28日与严家祺(左)徐水良(右)合影

   
   往事後怕:我幾乎被徐水良叛徒內奸政治流氓抓回中共國!(组图)

   
   往事後怕:我幾乎被徐水良叛徒內奸政治流氓抓回中共國!(组图)

   
    2006年3月24日中午12:30分,乘AA171航班,飞抵纽约肯尼迪机场。
   
    行前,申奇胞兄傅申平君,来过电话,说他和申奇可以开车来接我,并安排我的住宿等事。定票后,考虑到申奇事忙,我自己又是第一次去纽约,说不定还会常来常往,而自己没有汽车,又不懂英文,不会英语,得学会自己认路坐地铁,所以,就请现在正赋闲在家的徐水良先生来接机,嘱咐他不用找车, 请他带路,乘地铁就好。
   
    回忆1981年4月4日,我在南京火车站被绑架,一个星期后,开始了对全国民运骨干的大逮捕,水良兄也于4月26日被捕。之前3月底我们曾数度见面。一晃,整整25年过去了,他那时还没有结婚,正在谈恋爱,现在儿子都大学毕业了! (這裏有必要附帶提一句:我在1981年中共中央9號文下達知道我被定性成全國非法組織非法刊物首要分子後,就回到云南準備出國成立民主國際。只因念及當時正在談戀愛的徐水良“如我这样已处在牢房门口的许多所谓‘两非骨干’ 的现实处境,多么需要救助……我犹豫再三,最终改变了马上出国的打算。”改為北上向中央说明事实真像,尽可能制止“阶级斗争为纲”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 的故技重演!詳見《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悼念王若水先生》http://blog.boxun.com/hero/chenyc/88_1.shtml)
   
   
    在参加完[法轮功]的既定活动后,我3月28日凌晨两点钟从华盛顿回到纽约。
   
    上午,水良兄告诉我,严家祺先生已经知道我来纽约,特意请我们当天中午1点钟去他家吃饭。
   
    随即就由水良兄来带路,前往严先生家。
   
    出得地铁,我远远看见家祺先生正在向我们挥手,我赶忙跑过去,不禁和他紧紧拥抱!
   
    原以为那就是他家附近,岂料,又走了很长一段路,才到他的家!
   
    原来,家祺先生已经出来迎候了好一程!
   
    这不禁使我想起1981年3月初,在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坚决取缔和打击非法组织非法刊物的通知》下达后,我去家祺先生家。9号文所引用的被认为是危及中共的“反革命”言论,几乎都是我《特权论》的语句。离别时,家祺先生送了我很长的一段路……
   
    这一送一迎,包含了多少深情!包含了多少笔墨难以写出的文字!令我深为感动!
   
    家祺夫人高皋大嫂,烧得一手好菜。我早在1979年就多次品尝过她的厨艺。她曾经在贵州工作过,她做的菜,很合我的口味,以致我都把她当成了贵州人。这次又领略了她精心烹制的菜肴,此刻写这篇回忆短文,似乎还余香在口!
   
    家祺先生和高皋大嫂一再感慨:“还记得陈尔晋来我们家、送给我们《特权论》时,还是一个小青年……”
   
    在这流亡者之家,吃饭时,主人坚持要把一把最好的椅子给我坐;合影时,亦非坚持让我在中间不可……这些事情虽小,些微之处见真情,关爱珍重之情,溢于言表,都令我十分难忘!
   
    那天不仅享受到了高皋大嫂精心烹制的美食,而且,正因为一别将近30年,人间沧桑,变化巨大,有说不完的故事,中饭后,四人海阔天空,交谈了广泛的话题。
   
    尤其感人的是,家祺先生深刻理解我一生为理念奋斗,很少照顾自己生活的弊病,特意向我殷殷介绍了很多养生之道!
   
    在对当前民运工作的问题上,我也谈了我的一些意见和看法,例如:民运没有旗帜没有整体力量的凝集和展现、一盘散沙,是不行的……台湾问题是中国大陆政局的一个变数……民主运动必须信守和坚持“主权在民”的原则,在台湾问题上做中共的应声虫或者是采取机会主义实用主义的态度和政策,都是错误的……马克思主义的邪恶本质是【无神论】,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在当前中国两极分化极其严重的时候,是唤醒民众和中共党政军队伍,反对中共暴政的利器……法轮功的出现和崛起,是当代中国一件大事……对宗教问题要学习要了解,对自己没有深入研究的问题不了解不学习而轻下断言和结论,是经不住时间和实践检验的……
   
    家祺先生知道我在致力于宗教研究,便向我推荐了《人的宗教》一书,说附近的[世界书局]只有这一本了。于是,我们三人同去书店。未曾进书店门,家祺先生就与我约法三章:书钱他付,要我千万不要和他争着付……
   
    结果,他又买了《神的历史》、《神的名字》等几本很有深刻见地和学术价值的新书送给我。
   
    晚饭后,又谈了好一阵话,直到怕赶不上最后一班车了,才赶忙告辞。临行,家祺先生又送了我一些书籍和一包精制龙井茶等,依依惜别。
   
    照片是在家祺先生家的阳台上,由高皋大嫂拍摄的。

2,3月29日与刘国凯合影

   
   往事後怕:我幾乎被徐水良叛徒內奸政治流氓抓回中共國!(组图)

   
    早在获知我准备赴美之际,国凯兄就发来E-MAIL,表示欢迎。
   
    3月29日下午,国凯兄百忙之中,推却了其他安排,驾着他的丰田坐骑来接我,一道去纽约法拉盛上海滩餐厅晚饭。
   
    国凯兄为人朴实,很能令人产生信任感。
   
    我们边吃边聊,当然离不开他潜心研究了多年的“人民文革”话题。
   
    国凯兄以详实的资料和研究成果, 提出并深化了“人民文革”的概念,对于中共官僚特权阶级的“浩劫文革”说,当然是一个挑战!这不仅对恢复和全面认识“文革”历史真相,说明在“文革”没有中国共产党党组织的那一小段日子里,中国老百姓曾经一度从中共17年的残酷专制奴役下松了一口气, 获得了有限的解放,而且,对于今天帮助人民认识到没有共产党,中国会更好;对于今天帮助人民找到反抗中共暴政的武器, 无疑大有好处,大有积极的现实的意义!
   
    毫无疑问,“四大”这个可以打破中共“舆论一律”“新闻封锁”、曾经令中共官僚特权阶级十分头痛和害怕的武器,虽然是一个原始武器,根本不能和互联网相比,但是依然更为贴近、更为适合广大的中国普通老百姓、依然更为方便中国普通老百姓随手就可以拿起来表达心声,揭露和反抗中共专制独裁和贪污腐败暴政!
   
    在根本没有言论自由,根本没有开放党禁报禁的情况下,“四大”显然是一种可以替代报刊表达言论思想看法观点,揭露和批判丑恶的形式,十分有助于实现民众的知情权,十分有利于基层社会的信息公开化——这是“四大”之所以遭到中共官僚特权阶级及其帮凶们极力反对的重要原因!
   
    云南是所谓“文革重灾区”,野战军所支持的造反派掌权直至“四人帮”垮台。我这样的“地主崽子”,能够在“文革”中不仅幸存下来,而且取得一定的成功:实现了“我要读书”的愿望,跳出农门,成了吃商品粮的国家干部,尤其重要的是,得以在“文革”过程中,看清楚了共产中国和整个所谓社会主义阵营的弊病要害,能够在那样一个时代,写出《特权论》,提出在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必须进行刻不容缓的民主革命, 必须建立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这件事本身,就是对“人民文革”真实存在的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证据!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