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陈维健文集
·小马哥是那个戮穿皇帝新衣勇敢的小孩
·八荣八耻和不荣不耻
·没有了脾气的中国对日关系
·人民的好总理
·胡锦涛到美国上朝
·一帽不如一帽的访美
·光明的总理和黑夜的盲人
·阿扁有种向美国说不
·文革中国人心中永远的噩梦
·“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向北京奥运说“不”!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情系曼久嘎追拉
·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泯灭英雄的时代
·“国际歌”的声音又在中国大地响起
·熔化血躯的钢水背后的国企改制
·不许调戏妇女到不许包养情人
·渔阳鼙鼓动地来
·封殺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殺的罪責
·陳維健:太湖美美在太湖水
·陳維健:「不要奧運要人權」農民的心聲
·陳維健:中原「黑窯」誰之罪
·陳維健:黑窯事件將成為中國人性復甦的起點
·陳維健:中國一個討薪被打被殺的黑社會
·五十年血淚澆心史不能忘記
·迷倒眾生的達賴喇嘛---記達賴喇嘛2007年6月訪問紐西蘭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
·冲破黑暗人权圣火在雅典燃燃升起
·法国媒体追踪“不要奥运要人权”
·携万人签名潘晴前往国际大赦总部
· 东京日本人权活动家将全力支持"人权圣火"
·亚太人权基金会07年度颁奖典礼在悉尼纽省议会大厦举行
·悉尼海德公园呈现中国民众的苦难呈现中共暴政的罪恶
·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与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成员座谈交流
·澳洲绿党党魁布朗与中国海外异见人士座谈
·人权圣火到达第一站柏林在奥林匹克广场升起
·“柏林墙”在澳洲悉尼筑起
·陈维健:为感觉而杀人的罪犯
·雅典的冬雪
·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写到这里,想到之虹,她是这样渡过与子明分手的日子,她的泪水是不是濡湿了一病榻,我想她一定是一直捏着子明的手,子明手一定是在她温暖的掌心中,渐渐地冷却下来的。子明虽然英年早逝,但有着这样的妻子守在身旁,生命何短之有,就象他为之奋斗一生的名山事业一样。
   
   子明走了,才61岁,作为一个学者,思想者是最好的年龄。他走得并不突然,海内外的朋友都有了准备。早在九十年代他在狱中已发现了癌,作了手术。去年又诊断为胰腺癌晚期,到美国治疗,他因着乐观,看淡生死,伴着病魔走过来,能到今天这个日子,已非常人所能。


   知道陈子明的名字,早在七十年代未,中国正处在政治风云突变之时,人心涌动,“自由民主”这样的名字再度来到中国。当局还处在懵懂之中,陈子明与一批年轻人已走到了时代的前列,从76年的“四五”运动到79年的“民主墙运动”,再到89年“六四运动”,他既是思想的先锋,又是身体力行的活动家,为此,几经牢狱。我们杭州的一批民运朋友都把子明当作民主的领军人物。
   出国以后,一直关注着子明在国内的活动,2007 年他的好友王军涛到纽西兰一所大学任教 ,使我有机会从一个最亲近的政治朋友中了解到子明。08 年军涛说子明想到澳纽来,也许这是他最后一次出国了。他到澳纽来,澳纽民运界的朋友都视作一件大事。当时军涛正好在美国,我在纽西兰自然尽一份地主之谊。军涛后来从美国赶到澳洲,时隔多年,当俩个政治伴侣终于在澳洲相会,拥抱在一起时,场面相当感 人。
   子明是妻子王之虹一起陪伴来的。他到纽西兰精神很好,都不相信他得了癌症。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感觉象是多年的朋友,有一种它乡遇故人的人间情谊。
   我们在报社给他开了一个欢迎会,请了一些读者来座谈。有读者为他即兴弹唱,他十分动容,眼睛湿润了。“纽西兰汉学会”为他举办了“茶叙”,并赠他为汉学会荣誉会员。虽然子明得过无数个国际大奖,但对小小的纽西兰汉学会的这份荣誉却情有独钟。他再三说,纽西兰是真正的人间净土,我有生之年能到纽西兰,实是三生有幸。
   在纽西兰期间,作为民刊的同道,我们自有不少促膝长谈的夜晚,当年我在杭州办《沉钟》,他在北京办《北京之春》,我们有着共同的话题 与回忆,他对我们在海外办报相当重视,翻阅着我们的报纸,每一版都细细地阅读,不时地给予意见与鼓励。他说有一天,你们的报纸会回到中国。言谈之中对中国的未来,心心满满。
   我们陪伴子明游玩纽西兰的山山水水,参观了土著毛利文化,也到大学访问。我们一直担心他的身体,不安排较累的行程。当我们在世界最洁净的陶波湖,看到碧波荡漾的湖泊后面的雪山时,他有了上山的冲动。我们为他的冲动所感动,他毕竟是一个病人。这些天来,我们时时忘了他的病,他走路总是精神抖擞,说话总是涛涛不绝,要不是在饭前饭后,从包里拿着一瓶一瓶的药,罗列在桌上,然后一把一把地服下去,不会相信他是一个病人。
   我们到了雪山,他象一个孩子似地踩着雪,奔跑了起来,还弯下腰来捏着雪球,向之虹扔去,活脱脱一个淘气的小孩。一路走来,子明、之虹俩人情意笃深,处处牵手,时时相偎,如同一对蜜月新人。他们俩身穿“情侣装”,刚开始大为诧异,几天下来,便 觉得这情侣装没有比穿在他们俩人身上更为适合了,这是天作一对的神仙夫妻。写到这里,想到之虹,她是怎样渡过与子明分离的日子,她的泪水是不是濡湿了病榻,我想她一定是一直捏着子明的手,子明手一定是在她温暖的掌心中,渐渐地冷却下来的。子明虽然英年早逝,但有着这样的妻子守在身旁,生命何短之有,就象他为之奋斗一生的名山事业一样。
   子明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去了天堂。在纽西兰他说过,天堂就是纽西兰,当天上飞过群鸟时,我想一定有一只是我们的子明。
   (下面是陈子明在纽西兰的照片以作纪念。)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此文于2014年10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