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
陈破空文集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揭毛:打開未來中國的鑰匙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作者 夏榕
   
   伊斯兰国武装入侵叙利亚靠土耳其边境城市科巴尼,引发美国与欧洲的忧虑,周二(10月14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华盛顿郊外的一个美国空军基地与20多名外国军方领导人会晤,以讨论在美国领导下打击伊斯兰国激进分子的后续行动,与会国家土耳其也包括在内。
   


   
   
   会上,据法新社报道,奥巴马对盟国说,他十分担心“伊斯兰国”势力拓展到叙利亚和伊拉克以外的地区,并表示对抗这个恐怖组织将会是一场持久之战。同一天,法国总统奥朗德也再度呼吁土耳其政府支援科巴尼的库尔德战士。
   
   此前,土耳其于周一(10月13日)否认已经与美国就联军部队使用土耳其南部一个空军基地向伊斯兰国武装发动袭击达成协议,还强调他们的立场并没有改变。然而一天前,美国官员则说,谈判仍在进行当中,但表示土耳其已经同意开放距叙利亚边界约100公里的因塞利克空军基地。据悉,这座空军基地位于土耳其东南部的阿达纳省内,靠近土叙边境,是美军战机执行打击叙利亚境内极端组织武装任务的理想基地。
   
   同时我们注意到,美国参谋首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在10月12日一个访谈中表示说,一旦伊拉克部队准备进攻,美国军事顾问在伊拉克对抗伊斯兰国的地面作战中,可能将采取更直接的角色。邓普西表示,目前还没碰到需要美军在地面侦察目标以加强空袭效果的情况。但他说,如果伊拉克部队准备对伊斯兰国采取进攻行动,情势可能就会改变。在未来某个时间点,摩苏尔可能将是地面作战的决定性一战。摩苏尔为伊斯兰国好战分子6月攻占的伊拉克北部城市,伊斯兰国目前已在伊拉克北部、西部和叙利亚攻城掠地。
   
   另外,本台法语组土耳其特派记者Daniel Vallot去到该国东南部库尔德族人的城镇,一位当地居民对他表示说:“耳其人担心的是,出手会让叙利亚的库尔德人赢得自治,如此一来,土耳其的库尔德人将受到影响,这就是他们害怕发生的事情。”
   
   至于,迄今在打击伊斯兰国激进武装上,中国仍默不作声,有关北京的这种态度,旅美时事评论员陈破空先生在采访中跟本台分享了他的见解 . . .
   
   您觉不觉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正在改变他们的战略?
   
   陈破空对记者表示说,是的,在美国的空中打击下,他们的战略就是:避免在一些荒郊野外容易成为空袭目标的地方后转入城市地区,所以他们现在的重点是占据城市,并且攻占一些人口稠密的城市,如此一来,美国处于对平民的顾忌,不方便攻打他们。所以,“伊斯兰国”一方面在美国空袭下受到重创,但另一方面,他们还是继续挺进。
   
   另外, 伊斯兰国武装地面攻击力还是很强,而伊拉克地面部队、库尔德族武装以及叙利亚武装都难以抵挡,因此,他们的地盘实际上还是在扩大。
   
   那伊斯兰国最近为何会选择进攻叙利亚与土耳其边境城市科巴尼,而且看起来想朝土耳其那边发展呢?
   
   陈破空回答指,这是因为他们本身规划就是非常大的,想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号称所谓的“哈里发帝国”,而哈里发就是默罕默德的继承人,有如历史上波斯帝国、巴比伦帝国以及土耳其帝国一样是伊斯兰的某种帝国,有一种伊斯兰的宗教意味。而他所谓的范围,不光是包括整个阿拉伯世界,还包括北非、欧洲的西班牙,甚至包括亚洲的印度和中国的新疆,他们都认为这是他们的势力范围。
   
   他既然建立了伊斯兰国,他就要把伊斯兰扩张,因此向土耳其进军并不奇怪。而且他在扩张时,都是找薄弱的环节。在土耳其那边呢,土耳其跟伊拉克和叙利亚边界有库尔德人的问题,而库尔德人和土耳其中央政府不合,处于对立状态。所以,伊斯兰国利用这个空隙,让土耳其政府为难,如果土方出手的话,可能帮助库尔德人,但土方不出手的话,那伊斯兰国会助其消除库尔德人,但伊斯兰国本身也给土耳其带来威胁。
   
   土耳其与库尔德人的问题,也可以令人联想到新疆,即新疆的维吾尔人的问题,那中够在这样一个关键问题上,中国政府会做出何种回应?
   
   伊斯兰国这种扩张和建立,对中国来说,当然完全不符合中国的利益。对中国来说,也是一种挑战,因为,伊斯兰国明确地说新疆是他的势力范围,他要解放新疆的穆斯林。
   
   所以,中国现在非常矛盾处在一个两难的处境:一方面,中国不希望伊斯兰国扩张,因为这对中国来说不符合利益构成了讨战。但另一方面,又希望伊斯兰国的崛起能够牵制住美国,换言之,中国一直希望美国会回到反恐的主战场,这样减轻对亚洲的压力。因为美国在反恐之后,结束伊拉克与阿富汗战争重返亚洲,对中国构成围堵。所以,中国一直希望某种恐怖主义,而恐怖主义是能够拖住美国的。那现在出现了,就是伊斯兰国!所以美国也实施了空中打击。
   
   如果说美国这个空中打击奏效的话,对中国来说是一举两得。因为,一方面,打击到了中国不喜欢的伊斯兰国,另一方面,又牵制住美国的军力,与美国的注意力。这可视为中国不出手的原因。但是,美国打击伊斯兰国如用一个持久战的方式,比方以3年方式规划的话,那中国还是难免受到打击,因为伊斯兰国还是在扩张,很难说,他会不会对中国的新疆造成什麽影响,如果按其说宣称的那样对新疆构成影响的话,依陈破空之见,那中国政府可能会后悔莫及了。
   
   印象中,您之前说过,中国从一开始就没有表态要不要支持打击伊斯兰国…
   
   陈破空对此重申,是,中国没有表态就是因为从内心来说他不喜欢伊斯兰国,但表面上他也不想得罪伊斯兰国然后把这个目标吸引过来,明确地吸引到说,让伊斯兰国针对到中国政府,那么,中国政府现在做了一个动作,即他进入波斯湾,也就是让他的军队与伊朗舰队进行联合军演,而伊朗也不是喜欢伊斯兰国,因为伊斯兰国是以逊尼派为主的,伊朗则是以什叶派为主的国家,跟伊拉克现政权一样,伊朗因此很反感伊斯兰国,也愿意合作跟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但伊朗现在是与西方国家对立的,所以西方在空袭伊斯兰国的时候,并没有要求伊朗的协助,也排除了伊朗的角色,因为担心在消灭伊斯兰国时,伊朗会趁机坐大,西方还是对伊朗保持警觉。
   
   这时候,中国就选择了一个与西方相反的方式,即与伊朗结盟的方式来进入中东,因此举行一个联合军事演习,借伊朗的势力进入中东,然后中国政府在一边看,基本上,中国政府是个实用主义的政府,机会主义的政府,他没有什么责任可言,其实虽算大国,但他没有大国的责任,也没什麽理想可言,他就要看一下形式,他觉得让美国空军在前面,让当地或其他的国家与伊斯兰国作战,到一定的时候,有胜局的时候,中国可能才会表现一些立场出来。因为太早的表现可能会得罪伊斯兰国,另一方面,他又觉得不想承担打击伊斯兰国的任何责任。所以说,中国正处于这种油滑这么一个状态。
   
   中国其实在伊拉克有极大的石油利益,那中国为何不说,他要支持伊拉克政府,至少给予伊拉克一些经济上的援助?
   
   陈破空指出,对,伊拉克战争以后,中国实际上在伊拉克拥有最大的石油利益。伊拉克一半的石油是运往中国,伊斯兰国崛起之后对中国的石油生意造成重大的打击,中国有一万四千名工人都在撤退之中,很多中国的炼油公司或石油公司停摆当中,另外,中国在伊拉克靠伊朗边境建立的机场也停下来了,而北京和上海想开动巴格达航线的计划也搁置了。
   
   从经济利益上来说,对中国构成严重的打击,但是中国政府在考虑问题的时候,他其实并不是考录国家的利益或者民族的利益为主,他是考虑其政权的利益!因为他这个政权有很多的权衡,这里面考虑的有伊斯兰国,有新疆,还有美国,以及自己的石油利益等等,所以他选择的是政权。从政权安稳的角度来讲,首先他不要得罪伊斯兰国,另外就是说让伊斯兰国去牵制美国,还有当伊斯兰国还没有影响到新疆这样的时候,中国暂时不做出表态,他现在就处于这么一个,就是说,非常机会主义、非常实用主义这么一个阶段。
   
   (法广感谢旅美时事评论员陈破空先生精辟的分析)
   
   http://www.chinese.rfi.fr/%E4%B8%AD%E5%9B%BD/20141016-%E9%99%88%E7%A0%B4%E7%A9%BA%EF%BC%9A%E6%89%93%E5%87%BB%E2%80%9C%E4%BC%8A%E6%96%AF%E5%85%B0%E5%9B%BD%E2%80%9D%E4%B8%AD%E5%9B%BD%E5%A4%84%E4%BA%8E%E6%9C%BA%E4%BC%9A%E4%B8%BB%E4%B9%89%E8%BF%99%E4%B9%88%E4%B8%AA%E9%98%B6%E6%AE%B5
(2014/10/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