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四维:人大香港决定抵触《基本法》]
郑恩宠
·习近平紧急团结三类年青人的启示
·柴宝文被拘哥哥第一时间请律师
·没有青年人就没有光州与韩国今天
·七省市密集爆发群体事件
·天津数千出租车罢工集会
·莫少平律师见狱中浦志强
·上海两官员被查韩正真相再暴露
·上海两官员被查的思考
·数十律师参与长达14年“乐平冤案”
·最高法院文件:信访案登记后驳回(一)
·习近平:信访案法院立案后驳回
·刘正清律师为刘远东案辩护
·政府和法院将访民关在大门外
·律师争阅卷权在江西高院抗争进入15天
·六月的香港将很热闹
·律师与二千军转干部并肩战斗
·李自刚律师评砍死西安拆迁官
·李威达律师为遭酷刑访民呼吁
·12律师:截访引起庆安枪击案的报告
·赞陈华英父亲为女儿请律师王宇
·妻子为王清营请律师李贵生辩护
·教授作家已请5律师为入狱作准备
·张雪忠律师为上海艺术家戴建永呼吁
·赞庆案公民围观募捐的进步
·肖国珍律师长文赞高瑜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5月29日声明
·燕薪律师第一时间为入监吴淦服务
·习近平仍未对三千进京访民让步
·上海法院拒收案说明什么?
·给徐纯合一个公正的评价
·香港游行平反六四释放律师、高瑜、刘晓波
·法官并非心向党
·取消信访建法院三审制是真正法治
·外行领导司法改革可能失败
·兰志学等律师支持诉江
·法官并非心向党
·上海律师赴庆安护法集结令
·河南律师赴庆安护法集结令
·上海官商赌王案发官场丑闻大曝光
·赞为吴淦组成20人律师团募集资金
·上海人士约法三章低调庆维权成功
·六四前蒋美丽赴美护照被拒
·我与胡佳通话他在成都被旅游
·十多年警察经历马连顺律师被拘留15天
·郭莲辉律师:江泽民逃脱不了历史的惩罚
·张赞宁律师支持诉江以办政治、人权案为荣
·六四谢各方关注婉拒资金援助
·30律师致信人大律师站在中国政治前列
·六四逛上海龙华寺买粽子
·13.5万港人参加纪念六四26周年维园晚会
·台湾数百学生悼六四
·香港纪念“六四”遍地开花
·段万金律师见徐纯合母家属愿意打官司
·法官大批辞职是人心向背
·我和乔忠令参加当年华师大静坐
·我与660律师抗议警方抓捕多名律师
·蔡英文是优秀国际训练有素律师
·我与上海25位律师并肩战斗
·决定香港命运的决战在下周
·刘书庆律师为死刑犯张小玉辩护成功
·李方平、王宇律师看守所见吴淦
·众律师努力死刑访张小玉被释放
·经735位律师营救庆安7律师获释
·众律师:取消公安局拘留决定权
·击杀访民和法官离职潮
·九律师向公安部申请公开徐纯合完整录像
·鲍彤:邓小平与中国腐败
·高智晟律师51岁生日
·击杀访民和法官离职潮
·法官荒和习近平改革路
·庆案纪委干部举报县领导被群殴致死
·上海法院称五月来97%案当场受理
·二万法官辞职人心向背仅是开始
·民告官增3至5倍最高法称90%当场受理
·余时英评习近平
·赞为北京叶红霞免费代理的律师们
·重庆80后教师因拆迁批法官走上维权路
·民告官增3至5倍最高法称90%当场受理
·周世锋律师接受台湾直播采访谈敏感案
·上海高院:登记立案不等于正式立案
·周永康判太轻高瑜判太重
·张赞宁律师:周永康漏罪多追诉江泽民
·赞王宇律师高智晟第二
·捐款不要落访民中“三骗”分子手中
·鲍彤评昂山素季与中共交流
·鲍彤评昂山素季与中共交流
·新华社“抹黑”王宇律师将习近平逼到墙角
·王宇律师中国第二个高智晟
·律师接各地访民案上海访民案哪个律师接?
·张维玉律师眼中的王宇律师
·北京律师赴河南为农民服务遭绑架
·王宇律师驳新华社、人民网污名谣言
·余文生律师家受国保骚扰
·赞访民贾灵敏律师团出色工作
·英女王纪念大宪章八百年
·听神还是听人?神大还是法大?
·难以服众的警察暴力
·沈阳访民诉公安部成功将开庭
·王健为律师执业受阻歉疚上海访民大失败
·北京翟岩民被拘抄家局势仍紧
·基督教传统与民主运动/彭小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维:人大香港决定抵触《基本法》

   转载来源:《争鸣》2014年10月号
   特輯:香江民主抗爭
    「八‧三一決定」抵觸《基本法》
   
    四 維


     人大常委決定非「最高權威」
   
     中共中央常委、中央港澳協調小組組長、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九月十六日接見香港工聯會訪京團時大言不慚稱:人大常委「八‧三一決定」,對普選香港特首的「核心要素」作出規定,「具有最高法律權威……」,「是不可撼動的」。
   
     作為中共中央第三把手,主要負責中國立法、又主管香港工作的張德江委員長,上述言論其實暴露了他的法盲。
   
     一、人大常委決定是否「最高權威」?否!根據中國《憲法》第六十二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行使下列職權中,第十一款:「改變或者撤銷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不適當的決定……」。既然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有可能被改變或者撤銷,它就不「具有最高法律權威」,也並非「是不可撼動的」。據此,張德江委員長上述言論抵觸《憲法》,是非法的、越權的、嚴重錯誤的。中央畢竟還有有識之士,張德江的上述謬論,經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向全國及世界播發時,即予刪除。張委員長的謬論,在已經群情激憤的香港不啻火上加油,亦造成極壞的政治影響。
   
     人大常委對港多宗決定違法
   
     二、中國《憲法》第八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根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決定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決定,公佈法律……」。《立法法》第四十一條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法律由國家主席簽署主席令予以公佈。簡言之,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未經國家主席簽署主席令予以公佈的,至少尚未完成立法程序,即沒有具備法律效力。全國人大常委會「八‧三一決定」並無國家主席簽署主席令,因此作為法律至少在程序上是欠缺的,依法尚未生效;更遑論它「具有最高法律權威,是不可撼動的」。全國人大常委會除了解釋法律,依法不必由國家主席簽署主席令,即可生效。然而縱觀多年來,全國人大常委會對香港問題作出的多宗決定,都未經國家主席簽署法令予以公佈,其合法性引人質疑!
   
     釋法變了戲法
   
     三、張德江委員長所謂的「具有最高法律權威,是不可撼動的」人大常委「八‧三一決定」,竟然紆尊降貴放下身段須經香港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方可生效:也即未經香港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通過就不生效!北京一方面口口聲聲強調中央擁有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另一方面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竟然淪落到要由香港立法會依法通過才能決定其生效,豈非上下顛倒之咄咄怪事?
   
     正由於人大常委在二○○四年四月六日對《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條的釋法,變了戲法,結果自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附件一第七條:「二○○七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基本法》規定二○○七年以後,各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必須進行的法定「三部曲」。至於由哪個國家機關予以修改,《基本法》規定,唯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並非全國人大常委會!
   
     人大常委非法修改基本法
   
     四、人大常委會「八‧三一決定」中稱「有必要就行政長官普選辦法的一些核心問題作出規定」,「必須堅持行政長官由愛國愛港人士擔任的原則」。
   
     《基本法》序言稱:「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已由中國政府在中英聯合聲明中予以闡明。」這是國家對世界、對英國、對中國人民包括香港市民的莊嚴承諾。試問「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及人大常委「八‧三一決定」所謂的「核心問題」,兩者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是「基本方針政策」包含「核心問題」,抑或「核心問題」與「基本方針政策」乃從屬關係?甚至於在「基本方針政策」之外,另有所謂的「核心問題」?無論在《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都沒有所謂的「核心問題」這一詞彙。
   
     《基本法》第四十四條對香港行政長官資格作出的規定是:「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由年滿四十周歲,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滿二十年並在外國無居留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擔任」。它和中國《憲法》第七十九條第二款:「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的年滿四十五周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可以被選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的規定,類似之處,即此外並無規定其他任何條件!《基本法》第一百五十九條規定:「本法的修改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本法的修改提案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國務院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據此,若要對《基本法》第四十四條行政長官資格作出改變或增加,包括增加「愛國愛港」為行政長官的資格規定,也只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才有權,通過法定程序修改《基本法》第四十四條等相關內容。所以,全國人大常委會「八‧三一決定」,對行政長官資格規定,擅自增加了「必須堅持行政長官由愛國愛港人士擔任的原則」,事實上已對《基本法》第四十四條作了修改,毋庸置疑是非法的、越權的、無效的!
   
     人大常委政改決定違法
   
     全國人大常委會「八‧三一決定」如下規定違法!
   
     「二、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時:
   
     「(一)須組成一個有廣泛性的提名委員會。提名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而規定。
   
     「(二)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產生二至三名行政長官候選人。每名候選人均須獲得提名委員會全體委員半數以上的支持。
   
     「(三)香港特別行政區合資格選民均有行政長官選舉權,依法從行政長官候選人中選出一名行政長官。
   
     「(四)行政長官人選經普選產生後,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首先,《基本法》並無任何條文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作出香港行政長官普選產生的辦法。
   
     其次,如果「提名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而規定」,必然的結果,所謂的普選行政長官,與第四任小圈子選舉換湯不換藥,穿新鞋走老路如出一轍,違反了《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第二款規定。
   
     再則,《基本法》沒有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對普選行政長官候選人人數、產生辦法等作出決定。
   
     綜上,抵觸《憲法》、《基本法》的全國人大常委會的二○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決定」,應依法改變或者撤銷!
   
(2014/10/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