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蔡楚作品选编
·章诒和诉新闻出版总署行政诉讼案4月26日立案经过(图)
·曾金燕当选时代杂志2007年世界百名最有影响力人物(图)
·曾金燕:与《时代》100人相关的问与答(组图)
·《快乐的异乡人》-乔治·格鲁沙诗文选出版发行(图)
·宋永毅编辑《新编红卫兵资料》第三部在华盛顿DC出版(图)
·我们向谁控诉?权贵阶层瓜分了家当(图)
·袁伟静女士获得第五届“受难者家人奖”公告及答谢辞(图)
·杨茂东(郭飞雄)被控非法经营案的法庭自辩词和最后陈述(图)
·青年罗渊兰给网友、笔友、朋友们的求助信(图)
·胡佳母亲电话口述,友人记录(图)
·曾金燕:请你告诉我:判决公正吗?(图)
·唯色博客被攻击的声明(图)
·成都无名氏:歌曲《六月雪》
·包遵信先生治丧小组:包遵信先生生平(组图)
·廖亦武「底層社會訪談錄」英文版「趕屍人」出版(组图)
·我们对黄琦因参与救灾被成都警方逮捕的声明(图)
·RFA张敏:布什总统7.29白宫会见参加者谈印象(图)
·蔡楚:著名律师李和平被警方监控 发生肢体冲突(图)
·沧海:打破沉默,奥运前夕为被囚中国作家发声”在纽约反响热烈(组图)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图)
·康正果:奥斯威辛的诗意栖居—序蔡楚诗集 (图)
·刘晓波:长达半个世纪的诗意—序《蔡楚诗选》(图)
·许志永博士探访京城黑监狱遭殴打(图)
·秦耕:永远的包遵信-包遵信先生逝世一周年祭献(图)
·“吆尸人”话语的中国-《中国底层访谈录》英文版在美畅销(图)
·中国各界人士联合发布《零八宪章》
·刘晓波博士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图)
·《零八宪章》签署者刘晓波获颁捷克人权奖(图)
·刘霞:美国笔会自由写作奖答谢辞(图)
·艾晓明:艾未未、志愿者和寻找遇难学生名单(图)
·81个当事人签名反软禁反监控 接力起诉开锣
·丁子霖 蒋培坤:呼吁各方,营救刘晓波
·强烈谴责北京警方非法限制刘霞的人身自由 呼吁公众关注刘霞的处境
·冯正虎:不移动--“维护回国权”的行动(图)
·零八宪章一周年,刘晓波面临重判(图)
·艾晓明:雪天里落下的五月花-我的获奖感言(图)
·天安门母亲:“天安门母亲”举行2 010年新春聚会(图)
·维权律师江天勇及家人再次遭警方跟踪骚扰(图)
·专访杨宽兴:高智晟“走失”背后的严重人权侵害(图)
·刘晓波:我的自辩和最后陈述(图)
·赵达功回到家中,刘晓波可能被遣送回辽宁服刑
·谭作人被判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图)
·冷锋:野花蔡楚及其野花--《别梦成灰》(图)
·艾晓明:四川好人谭作人(图)
·我们无法容忍——就刘贤斌被刑拘专访王丹(图)
·专访胡燕:公开抢劫的上海世博会动迁(图)
·陈奎德 王光泽:诺奖授予刘晓波有助于推动《零八宪章》运动(图)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公告(图)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一)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二)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三)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四)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五)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六)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七)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八)
·陕西爆发四万余人联名要求罢免省长和市长
·“钱云会事件”公民共同声明第五批签名(共210人)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曾经,我有一个最卑微的请求
·艾晓明:今天,人人都可以成为艾未未(图)
·艾晓明:“如此自由,如此富有,如此美丽!”——想念王荔蕻(修改稿)(图)
·中国公民联合国控告团筹备委员会在纽约成立(图)
·网友发起温州动车追尾事故死亡名单民间调查(图)
·陕西爆发四万余人联名要求罢免省长和市长
·联合国要求中国释放刘晓波、停止软禁刘霞(图)
·政府对媒体报道7.23动车事故再下禁令
·艾晓明:人物专访:王荔蕻谈福建三网民案与视频围观(图)
·冯正虎等上海市民第16次集访人大维护公民诉权(多图)
·王丹演讲会在纽约举行(图)
·金鐘:香港民主的里程碑——讀《大江
·专家揭露政府故意降低中国奶业标准牟私利(图)
·历时两天的中国民主转型与制度设计研讨会在纽约结束(图)
·传被失踪网友胡荻在精神病院治疗
·冉云飞改监视居住回家(图)
·网友号召8月12日到法院围观王荔蕻案开庭
·范燕琼:三网民无罪!王荔蕻无罪!(图)
·王荔蕻案今开庭,众网友现场网上齐声援
·冯正虎:上海访民支持最高法院批评地方法院司法不作为(图、视频)
·大连市民今天上街散步反对PX项目(图)
·武汉市被精神病群体探望徐武受到国保阻挠(图)
·联合国控告第二十天 今天我请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吃河蟹看和谐(多图)
·推友公布迫害维权人士的国保罪恶档案
·《南风窗》杂志社长和采编主任停职,广东版文字狱再现
·国际人权组织继续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刘晓波和刘霞
·北明著《藏土出中國》在香港出版(图)
·铁流:中共全面封杀言论自由,胡总书记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孙文广:大学生怒吼与中国希望——女警仗势逞凶纪实之二(图)
·网友庆贺卡扎菲垮台 期冀中共是下一个
·吕耿松今天出西郊监狱,杭州异议人士仍然被控
·骆家辉好平民,成都一顿饭180元
·社会各界冲破阻扰 隆重迎接吕耿松先生归来!(多图)
·胡耀邦之子批胡锦涛让百姓现在创业很难(图)
·艾晓明纪录片:让阳光洒到地上
·网络评论员(五毛)工作者指南曝光(图)
·网民关注因“茉莉花革命”而被捕的网友“渺小”(图)
·金拂晓:美利坚合众国成功的秘密
·多个城市基督教神学培训点遭查抄
·环球时报吁严防“持不同政见者”
·洪哲胜:中国左右派统一战线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唐丹鸿:西藏:困顿轮回与良心的距离(上)
·唐丹鸿:西藏:困顿轮回与良心的距离(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14/2014
   
   
   
   作者: 闵良臣

   
   据说中国大陆“从此”要依法治国了。依法治国当然好,这是无数无权无势又还没能脱贫的中国很大一部分普通百姓所期盼的。谁最不喜欢依法治国?在中国,就是那些有权力又想搞腐败甚至无法无天的人。有人可能不知道,依法治国与民主紧密相连。一个完全依法治国的社会,也一定是一个民主的社会。前提是民主,民主的前提是自由;无自由,即无民主,无民主也就谈不上真正依法治国。因此,要依法治国,当从民主自由谈起。自人类社会出现第一个所谓“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后,有谁见过真正的社会主义民主吗?社会主义对民主的最好解释,也就是那个我们很多人都听过的所谓“民主集中制”,据说是从列宁那儿传来。可列宁时代讲民主吗?后来有人总结,民主是假,集中才是真。“所谓‘民主集中制’根本就是反民主的独裁制度。”最后都集中到领袖一个人那里,杀伐决断都由一人说了算。既然社会主义不会实行民主,却说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你说这有多大的可信度?
   
   估计大家还有点印象,在中纪委六月底公布周永康接受审查的同时,中国人还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在今年十月召开的十八大四中全会上要“推进依法治国”。于是,自己也就把今年的十月与依法治国紧密联系在了一起,甚至一想到十月,想到的就是依法治国。现在已经到了十月,就容本人来谈谈我们这样一个体制的国家有没有可能实行依法治国。
   
   一
   
   在本人看来,马克思恩格斯所犯最大错误,不是主张社会主义,不是主张计划经济,也不是要搞无产阶级专政,要搞阶级斗争,而是不仅误导了那些属于无产阶级的人们,尤其误导了这个阶级之外很多善良的人们(从韦君宜的《思痛录》中即可读出)对无产阶级包括无产阶级思想的认识:总以为无产阶级是人类最先进的阶级,无产阶级革命是人类最伟大的革命,领导无产阶级革命的组织就是最先进的组织,而领导这种组织的人就是无产阶级乃至人类的“大救星”。这一切都缘于一种认识:即越穷越革命;越穷越是好人。
   
   其实,这是有些人错误地理解了革命的本意。
   
   人类史告诉我们,革命原本是革新即进步的代名词,并非凡穷人的行为都可以称之为革命。越穷越革命是一种最要不得的糊涂思想认识,它会把人类带进万丈深渊,而事实上在二十世纪有那么一大段时间也确实导致了苏联和世界上许多国家包括我中华民族误入歧途。因此,这个阶级不可能取得最终的胜利,上帝也不会让这种阶级取得最终胜利,否则,就说明上帝也会失职。西方有很多公认为正直诚实的学者乃至理论权威之所以对马克思学说那么反感,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而言。
   
   刚去世的当代著名作家张贤亮,晚年创建了宁夏镇北堡西部影视城,他自己是堡主。影视城里养着四五百号人,他们都叫张贤亮主席。养着的那四五百人都为张贤亮服务,因为他们都指望着张贤亮“讨生活”。这里头有水管工,有司机,有服务员,有大学法律系毕业的年轻文员,还有贴身伺候的“书僮”。据采访者在影视城里闲逛两天,发现张贤亮的各种语录、照片、书籍和讲话几乎随处可见。有一面高高的墙壁上,甚至刻着一个大大的红色的“忠”字。很奇怪,本人在读这篇采访时,即使读到这些细节,也没觉得有多大的反感,只是觉得张贤亮不过“做了一回毛主席”,正像有人见他后所形容的,“他就是一个十足的小皇帝样子”。
   
   按人的本性,谁都不想要法律,谁都想专制独裁,因为谁都想自己说了算。作为阶级,也一样。所以,我这里只能说,资产阶级社会依法治国是因为它不能实行专制,不得不依法治国;而无产阶级国家不依法治国,恰恰是因为它可以实行专制,无产阶级没有资产阶级那些顾虑,更没有资产阶级那些想法。
   
   资产阶级把资本发展、获得利润(资本的最大特性就是逐利)看作人生乃至国家的第一件大事,而要发展资本、要获得利润就要最大限度地发挥人的能动性即聪明才智,这正好表明资产阶级不能实行专制也是由它的“特性”所决定的。可以说,在想专制和想最大利润的思想斗争中,资产阶级想获得最大利润的思想占了上风。在哈耶克看来,没有其他任何过程“能够像竞争市场上的价格构成过程那样,以同样方式考虑一切相关事实”。※
   
   可这一切,在无产阶级那儿不存在。无产阶级,特别是后来假马克思主义宣扬的无产阶级,显然告诉人们,他们不懂资产阶级“那一套”。因为不懂,就反而说资产阶级不好,甚至认为是“反动的”。于是无产阶级也就走了另一条道路,说白了,就是专跟资产阶级对着干。这样一来,他们想问题、做事情的方式方法就都跟资产阶级不同,用哈耶克的说法,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思想与他们的方式方法是相辅相成的,他们不会也不可能像资产阶级那样思考问题,采用资产阶级的方式方法。
   
   这也难怪。既然认为资产阶级做得不对,你叫无产阶级如何向资产阶级学习?也就是说,一般来讲,人们不会去实行自己反对的“那一套”(我知道,很多网友看到这里可能要忍不住了,说他们看到的与本人所讲的不同。我承认。不过且慢,我这里讲的是在正常情况下,而网友们所看到的属特殊情况),不然说不通。于是,人类也就经历了主要是在十九世纪下半页和二十世纪上半页无产阶级跟资产阶级的斗争,只是斗争的结果我们都看到了,现在可以说,无产阶级是以失败而告终,资产阶级几乎不战而胜。
   
   由此也就可以认定:这个世界上的无产阶级一定越来越少,资产阶级一定越来越多;用无产阶级用社会主义的方式方法思考问题的越来越少,用资产阶级“那一套”发展社会管理国家的越来越多。所以说,不论我们这种国家将来如何发展,一定要先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先建立资产阶级国家。这不是以哪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靠发脾气,靠专制独裁,你会发现,最终都不管用,甚至是死路一条。
   
   相比较而言,无产阶级是无知的,无知的也就谈不上科学。而人类社会的进步不是无知推动的,恰恰是由于科学。跟富人比起来,穷人的同情和怜悯更是有限度的,这在我们的生活中可以看到。在上面提点的采访张贤亮的那篇专访中,张贤亮就跟记者说:“贵族才能够像雨果写的《九三年》一样,法国大革命把他的农庄给烧了,把贵族都吊到路灯杆上,他骑马已经跑出来了,结果看他谷仓楼上有一个被烧的小孩,还是他农奴的小孩,马上打马回去救这个小孩。这就是贵族,只有贵族才能做到。”
   
   所以说,人类社会的进步不是由穷人由无产阶级推动的,而是由贵族,特别是由资产阶级也就是穷人所说的富人推动的,这在人类历史上可以找出大量无可辩驳的证据。没有现代资产阶级,就没有十九世纪以来的现代人类文明。是资产阶级最大限度地改造了人类,并仍然也必将继续改造下去。这是以历史事实为依据的,因此也就不可能以哪个阶级的意志为转移,甚至可以说,这是不可抗拒的,也无法抗拒。
   
   相对而言,资产阶级自然也有自私的一面,但没有办法,这是上帝叫的。因为资产阶级也是人,人性中所有的,资产阶级一定也会有。但与资产阶级相比,无产阶级更自私。因为无产阶级是穷光蛋。我们从生活中可以看到,一般而言,一个穷光蛋,一个要饭花子,你很难让他大公无私,很难号召他做慈善。因为他原本就很穷,他整天想的是能得到一点,而不是付出;他想的是别人能给他一点,而不是他要给别人。如果要一个穷人、要一个要饭花子大公无私,号召这类人做慈善,无异于要他们穷死或饿死。这违反人性,极不人道。
   
   二
   
   估计有心的读者已经注意到了,中国社科院王伟光院长在那篇大谈阶级斗争、大谈国家、大谈专政的文章中已经公开反对人们不该“总是认为”民主比专政好,原话是这么说的:“一些‘好心人’总是认为民主比专政好,认为‘专政’这个字眼,是暴力的象征”。
   
   我不知道,一个人,不管好心不好心,认为民主比专政好,也错了吗?好心人当然会认为民主比专政好,这是一些国家的现实告诉好心人的,是人类文明史告诉好心人的。同时现实还告诉好心的人们,只有倾心专政的人,才会认为专政比民主好,认为专政不是暴力的象征。好心人害怕。
   
   据说中国大陆“从此”要依法治国了。依法治国当然好,这是无数无权无势又还没能脱贫的中国很大一部分普通百姓所期盼的。谁最不喜欢依法治国?在中国,就是那些有权力又想搞腐败甚至无法无天的人。有人可能不知道,依法治国与民主紧密相连。专制社会可能真正依法治国吗?秦始皇会依法治国吗?斯大林、波尔布特、金正恩会依法治国吗?一个完全依法治国的社会,也一定是一个民主的社会。前提是民主,民主的前提是自由;无自由,即无民主,无民主也就谈不上真正依法治国。因此,要依法治国,当从民主自由谈起。
   
   当然也有特例。像香港,1997年回归中国大陆前,有些大陆人会认为既然是被殖民,也就不可能有多民主。可不要忘了,谁都不能否认香港的殖民国家英国是这个世界上最老牌的民主自由国家,他们所制定的统治香港的“那一套”一定是民主的,因为制定“那一套”不是英国女王说了算,也不是首相说了算,更不是派去的总督说了算。在一个民主成为生活习惯的社会,不会因为统治另外一块地方就改用不民主的方式,不会。正因为香港人感觉到他们被统治的方式是民主的,至少比他们看到的更多的中国人被统治的方式要民主,因此,你很少看到香港市民大规模地争民主。这一点,就连10月6日人民日报上发表的署名文章也能证明。文章中说,在此次“占中”事件香港警察施放催泪弹后,香港政务司长林郑月娥就说道:“警方在处理示威事件中采用了适当的武力,引起社会上不少人士的不安,这一点我是可以理解的。”为什么要理解呢?作者尹世昌给了注释:“毕竟,使用催泪烟这个行动在香港近年已经比较少发生,上一次是2005年世贸组织会议期间,韩国农民来港抗议,警方使用催泪弹。”可见,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即使是殖民地,争民主不说是很光荣的事,却也绝不担心有人“请喝茶”或是诬蔑为“寻衅滋事”。香港人如果感觉到不民主,他们完全可以“上街”,这是即使被殖民也要保证的权利。
   
   自然,我完全相信,对香港的“那一套”殖民统治,即使是在英国民主制度下制定出的,由于没有香港市民更多的参与,与人类现代民主理念还是有所不同。不过坦白说,我们应该理解。特别是当一个虽然完全摆脱了殖民统治,嘴上说着人民当家作家,实际上所享有的权利还不如被殖民统治下的人们感觉自由,那么,说句很俗气的话,我们也就没有脸去指责殖民者在殖民的土地上民主不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