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曾伯炎: 没有民主和法治的反腐决无成功的可能]
蔡楚作品选编
·向参与“支持陈平福 反对文字狱”网络联署的全体网友致敬!(图)
·1,060个名字飞赴兰州,解救陈平福!今日晓明推文(多图)
·冷杰甫:致胡锦涛公开信之后我写的遗嘱
·巩胜利:胡锦涛、温家宝“幸福”吗?——CCTV正在进行的全民“幸福观”大扫
·昝爱宗:莫言获诺贝尔奖,能否呼吁释放刘晓波勿“莫言”
·吕耿松: 朱虞夫狱中近况:精神折磨
·网友在刘霞楼下献花(图)
·十八大前泸州万人抗暴 中国转型时刻即将到来
·尊者达赖喇嘛在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与中国学生对话(多图)
·夏业良:走向政治文明 迎接历史性变革
·北京朱福祥因写字被劳教(多图)
·一周新闻聚焦:权斗激烈,传闻十八大中央常委争夺
·军方拥毛泽东侄子向十八大施压(图)
·我的中国梦——致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全体代表的公开信
·孙文广:差额选举是十八大的看点
·范燕琼声声呼唤自由!(组图)
·温家宝欲自证清白应从财产公开始—评《纽约时报》“总理家人隐秘的财富”对
·严家伟:见微知著:十八大将启动政改?
·杨光:习近平值得期待吗?
·野火:一党专制仍将苟延残喘
·黄昌盛:中南海已经不重要了——冷评中共十八大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十八大报告毫无新意,政治改革无望
·华夏:中共“18大”与苏共构架之比较(上)——苏共顶层设计导致苏联刹那“
·清流浦:中国政治变革需要强有力的反对党
·王昊轩:胡温当政这十年
·杨光:文化传统与民主转型
·中国公民呼吁新任中共领导释放政治犯公开信(图)
·劉霞:我活在荒謬國度(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4批签名)(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7批签名)
·闵湘人:中国民主运动考察报告
·吴庸:辨析西风东渐的大趋势
·广州民主人士聚会时与国保产生肢体冲突(图)
·唐丹鸿:西藏问题的关键词及有心的用语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一)
·冯正虎借钱赎身
·铁流:批毛道路远,抗争无穷期--郑州回眸(图)
·凤凰网呼吁再召开一次“遵义会议”来推动政改
·罗茜:中国走向宪政民主之途的三大障碍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10批签名)(图)
·杨勤恒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图)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三):借款完成
·闵良臣: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什么——2013新年到来前随想
·请联署声援《南方周末》
·巩胜利:国家《宪法》的衰朽与不朽
·荒原:拒不政改 革命必至
·潇湘军:从《南方周末》、《炎黄春秋》到《零八宪章》:宪政民主已成时代共
·冯正虎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控诉非法拘禁
·牟传珩:习近平拒绝否定“毛左30年”——太子党魁吹响红色接班进军号
·野渡:晓波11年后才从监狱出来,是我们所坚持的理想的耻辱!
·借款赎身(六):冯正虎向债主致谢(图)
·桑普:改革共识倡议书的得与失
·黎建军:从同盟会到国民党——革命党失败的历史转型
·罗茜:论当前中国腐败的特点和危害
·杜光:2013:维宪欤?违宪欤?——关于南周、春秋事件的回顾与思考
·严家伟:缅甸民主转型之路是中国的他山之石
·金月花 刘红霞:中国黑暗信访现状(12)——析两会代表的漠视(多图)
·大陆再现卖儿卖女潮(图)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
·杨瀚之:暴力革命的心理、精神与理论准备是和平转型的基础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中国维权人士纪念“茉莉花”两周年
·中共镇压“茉莉花”的"215专案组“曝光
·付勇 :努力在中国创建新型的多党制
·天安门母亲:这是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
·秦永年:飘摇于四大旋风中的政治钢丝秀——2013年中国政局潜在引爆点初探
·桑杰嘉:谁是“恐怖主义”?——中共对西藏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
·凤凰网披露邓小平短处
·巩胜利:只有终结专制和人治,中国才能成为文明国家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北明:达赖喇嘛对藏人自焚的反应——专访才嘉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从“广交友”一路走
·陈永苗:“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杨瀚之:《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通向宪政民主的纲领和道路
·郭永丰:习五世元年:磨刀霍霍向何方?
·王书瑶:政党制度讨论——中共是一个被枪杆子指挥的政党
·付勇:建立中国的联邦制
·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张柏涛:从政治发展的角度看军队国家化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现实及其前景(上)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 桑杰嘉: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前景:新战略构想(下)
·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罗茜:中国近期必将陷入全面性社会动荡之中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七月——当邪恶降临大地
·曾伯炎:“中国特色”的谜底——社会转型未破的两块坚冰
·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乔新生:中国政坛为何揠苗助长
·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王书瑶:中华民主联盟章程(草案)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伯炎: 没有民主和法治的反腐决无成功的可能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7/2014 [分享到推特!] [分享到臉書!]
   
   作者: 曾伯炎
   共党坚持打江山坐江山的陈腐意识,坚持了几十年,由党员垄断做官,由党组织任命官,拒绝用民主选举的方法产生官,就必然任命奴才,排斥人才。当官场与市场不设界,官商混杂,官以商创收,任命官那党的组织人事部门难道只吃素,不创收吗?最方便就是把他手上权力市场化,把委任官,变成买卖官,使委任状像经济部门发提货单一样,这官员提的不就是民脂民膏吗?大清国卖官,也与共朝不同,只卖到道台一级,卖的钱要交国库,哪像是今天,尽装入个人腰包。更没有今天当兵当差,当个新兵,要向军官交几万元,才能入伍。而徐才厚任命一个将军,则要收上千万元。共党政权的贪腐,早已从皮肉腐烂到骨髓与灵魂中,哪里是打掉周永康、徐才厚几只死老虎能治住的?当前,不是激怒港人在公民抗命吗?共党坚持党主,仇视民主,拒斥宪政,对它的反腐能够乐观吗?可以肯定地讲,不搞民主和法治,反腐决无成功的可能。
   


   在这次反贪打虎运动中,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名字,已令贪官闻风丧胆。中纪委这牌子,似乎成为镇鬼之符、宰妖之剑。可最近,王岐山突然出现在政协会议上,申言反腐要反到官不敢贪、不能贪、不想贪。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困难重重。有熟悉官场内幕者告知我:老王这中纪委书记,不寻常地出现于政协会上,说明他出面打虎已遭遇很大阻力,在争取社会力量支持了。
   
   
   
   就是打下周永康这只党内的大老虎,重判还是轻处,动家法(党纪)或用国法,据说在党内高层也有颇有争议。说明雷厉风行的反腐,还只是破了一点冰,虽然,动了真,用了力,加大了力度,而除恶,难靠力度,应靠实实在在的民主与法治和制度建设。邓小平也懂:坏制度使好人也变坏,难道那些贪官,不是滥的官场打造,贪性是从娘胎里带来的吗?
   
   
   
   说到反贪力度,曾大肆吹雍正皇帝的作家二月河,最近又大吹特吹习近平了,说习大大的反贪力度,是二十四史中也没有的。可明朝皇帝朱元彰反贪那种力度,不知要强过今天多少倍。这明太祖为强化他的专权,把宰相胡惟庸处死,连带把宰相职位都给废了,由皇帝亲自兼任宰相工作,集所有大权于一身;他杀贪官,可说杀得鬼哭狼嚎,贪60两银子(约折合今天一万多元)就杀头,县官被他杀了几十万。可是,明朝仍涌现出魏忠贤与锦衣卫这类大贪集团,崇祯皇帝吊死了,凤阳总督马士英还拥立福王,大肆搜刮民财,被民谣骂他:“扫尽江南钱,填塞马家口”。朱元彰开国那么心狠手辣地反腐,仍未挽救到他朱氏江山衰亡呵!
   
   
   
   笔者并非怀疑本朝新主反腐的诚意与决心,二者可能都不缺。只是担心他们仍然认为:反腐是完善他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举措,而不是看作腐败暴露的恰是这制度之弊与恶,不是吃剂祛腐补药可医治的,必须启动政治改革的大手术才能治,如果不根治,那么,即便淸除今天90%的贪官,明天新上台的,仍是90%腐官,因为共产党嘴上说的为民当官的意识,早就换成发财当官了,他们信仰的马克思主义,只信在嘴上,心里信奉的早就是财神爷了。有权在手,能不去贪,让它过期作废吗?何况,许多人的官是靠行贿买来的,当官是需要投资、需要花费很大本钱的,能做蚀本买卖吗?
   
   
   
   中共政权不只腐烂到皮毛而是腐烂到骨子里了
   
   
   
   共党坚持打江山坐江山的陈腐意识,坚持了几十年,由党员垄断做官,由党组织任命官,拒绝用民主选举的方法产生官,就必然任命奴才,排斥人才。当官场与市场不设界,官商混杂,官以商创收,任命官那党的组织人事部门难道只吃素,不创收吗?最方便就是把他手上权力市场化,把委任官,变成买卖官,使委任状像经济部门发提货单一样,这官员提的不就是民脂民膏吗?大清国卖官,也与共朝不同,只卖到道台一级,卖的钱要交国库,哪像是今天,尽装入个人腰包。更没有今天当兵当差,当个新兵,要向军官交几万元,才能入伍。而徐才厚任命一个将军,则要收上千万元。学校市场化,出了一种钱学生,兵役市场化,再闹出一种钱士兵!共党政权的贪腐,早已从皮肉腐烂到骨髓与灵魂中,哪里是打掉周永康、徐才厚几只死老虎能治住的?可以肯定地讲,没有民主和法治的反腐决无成功之可能。
   
   
   
   由此,便懂得共党为何要由党员垄断官,为啥坚持委任官,不还权于民,不让民众选举官。始终要以党主制代替民主制,玩点选举,也玩假的,还想把假选举,扩展到香港,使港人治港成空话,也像大陆,要党人治港。当前,不是激怒港人在公民抗命吗?共党坚持党主,仇视民主,拒斥宪政,对它的这反贪能够乐观吗?
   
   
   
   虽然,将要召开的四中全会,宣称要讲以法治国了。但党比法大,法的头上坐着党,就连宪法这个根本大法也有“在共产党领导下”的限制,这就说明党治高于法治。说了多年多次:党的一切活动,要纳入法的轨道,不是白说吗?这以法治国仍是一张皮,掩盖其以党治国之实而己。党比法大的老问题不解决,这共党的腐病,是没治的。
   
   
   
   记得打倒“四人帮”后,党官们深恶痛绝老毛那“无法无天”之灾,曾决心讲民主与法治,却难动摇这人治加党治的传统,以法治国,只成了以党治国的装饰。在他们的理念里,法仍是用来镇压民众的。最近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就拿出一套镇压有理的说教,要把中国不是纳入以法治国的轨道,而是要用阶级斗争回到文革无法无天的动乱,也为干扰当前反腐,在为贪官解围,怂恿当局保住专制,去打击讲民主的好人,好保住那些硕鼠同志。能对反腐乐观吗?只要党大于法的制度不变,岂只党员的贪腐恶性难改,“依法治国”仍是以党治国的外衣罢了,其实质仍是依法治民罢了。
   
   
   
   何妨清理一下中共贪腐的历史成因
   
   
   
   这几十年,共产党内不断把有理想者和正直之士视为异己分子、危险分子乃至敌对分子,不断地排斥、打击与清洗,从王实味到王若望,从张志新到刘宾雁,以当年追求民主那批地下党的知识精英为例,无不是“我以我血荐轩辕”的激进,“头颅掷出血斑斑”的勇气,去追求自由公正的社会,可打下江山,只要有思想与理想,就被共党视为异类。1949年,四川中共地下党有1、2万人;到l953年,经过审查清洗,只剩下2千人。这些参与打江山的理想主义者,他们的高尚,成了北島诗中写的墓志铭,中国由投机钻营的卑鄙者,持卑鄙的通行证,在1950年代那些政治运动,就通行无阻了,难道这不是从制度为卑鄙的贪腐,从毛时代就开始在孕育吗?打下江山后,共党的用人制度:打击清洗有理想的人才,尽用听话的奴才,实际上就是在培养追逐利祿的卑鄙小人,厌恶党内讲道德的君子,中共贪腐大军,早已酝酿几十年,而最早的打家劫舍造反,未必不是贪腐的滥觞吗?
   
   
   
   30多年前,刘宾雁以报告文学《人妖之间》揭露黑龙江粮食部门的王守信,贪污50万元,震惊全国,当时被称为建国以来第一大贪。刘宾雁曾在文中说:文化大革命把张志新这种志士型的党员杀了,由王守信这类卑鄙者来代替,共产党员怎么不贪呢。刘宾雁这以他对党的第二种忠诚(敢揭露与批评丑恶的忠诚)反腐,又被党开除了,岂非由周永康、徐才厚之类代替吗?刘宾雁揭露共产党内人妖颠倒,比文革与文革后,更深化了,中国,当年王守信这种小妖,今天已变成周永康、徐才厚这种大妖巨魔,岂非清除刘宾雁、王若望这些志士,必然是群妖乱舞于共产党内吗?
   
   
   
   今天,王岐山打虎面对的艰难,远甚过1948年的蒋经国。小蒋遭遇的拦路虎,不过是孔祥熙与杜月笙两大佬的儿子。若非内战东北战场失利牵制,那次打虎未必夭折。今天王岐山打虎,已是比孔家杜家更强势百倍的一大群壮虎恶虎,好几百家红色特权家族,阻力不大过百倍吗?而且还存在难以逾越的致命难度:
   
   
   
   其一,共党所推行的以公有制取代私有制,实际上是党有制和官有制,闹到国库变成党库,所以“三公”消费,恰是从制度就方便假公济私,共党官僚们,要保卫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讲民众福利,却被他们全吃进肚里,这种党已是非常流氓成性的大老虎,能打得干净吗?
   
   
   
   其二,坚持专制集权不许分权制衡,必然丧失监督与制约,不要民众监督、新闻舆论监督,也把人大和政协的监督职能废了,变成党的统战部门,把纪委弄成老式的廵按式监督,能治得了遍布全国的新式贪官吗?
   
   
   
   其三,依赖暴力与谎言维稳的中共政权,历时己半个多世纪,已走不出这暴力加谎言造的鬼打墙与惯性,且丧失正视自己腐党恶政的勇气。想用反腐来收拾民心,作用是很有限的。
   
   
   
   由此观之,王岐山打虎比蒋经国打虎失败的概率大得多矣!
(2014/10/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