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林傲霜:“阶级专政”与“依法治国”]
蔡楚作品选编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图片)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一周新闻聚焦:外媒、评论家、网友评说薄熙来庭审
·金鸽子奖授予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图)
·家庭教会首次在台湾发声 抵制基督教统战(多图)
·牟传珩: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革大门——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
·关于王功权先生被传唤的紧急声明和112位联署签名
·反對中國再次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大簽名
·李昕艾第三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图)
·李昕艾第四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多图)
·杨瀚之:光复民国运动:大陆“蓝色新民族主义”运动的崛起
·上海市民代表120次向人大请愿,上海高院“动真格”(多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分析三中全会的《决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三中全会后各方继续关注中国政治动向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拘捕了吗?
·一周新闻聚焦:海外媒体报道和评论《许志永案起诉意见书》
·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正式调查”不是空穴来风
·南乐教案上访到全国两会(图)
·和尚愿意跨教为南乐教案维权(图)
·中国人权观察成立申请书
·古川:为“六四”25周年接力绝食感言(图)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徐琳:纪念南周事件一周年的日子里(图)
·一周新闻聚焦:“包子秀”惹来议论纷纷
·一周新闻聚焦:温家宝是否“干干净净”是个谜?
·古川:2013年中国十大公民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民间公祭耀邦紫阳和六四先烈,拉开纪念六四25周年序幕
·闵良臣:中国的问题到底在外部还是在内部—兼谈制度障碍是中国社会最大障碍
·笑蜀:郭飞雄人道救援呼吁书
·曾伯炎:一党专政与奴化教育导致中国人种退化
·吴庸:公民社会的形成及官民力量的博弈
·监禁中的自由心灵---公民许志永提讯审理的最后陈述(图)
·温克坚:论政治转型中的暴力
·郑小群:中共执政阵营的最后一张拼图
·清流浦:警惕军队由“效忠”转向纳粹化(图)
·余杰:镜与灯——从中国“公知”否定台湾“太阳花学运”看“他者的误读”和
·王德邦:2013年公民运动述评
·推动公民不合作的唐荆陵律师被广州国保刑拘(图)
·辛子陵上书习近平要求出国探亲
·付勇:纪念八九民主运动 推进中国民主转型
·余杰:人权共识与两岸和平——从《零八宪章》到《自由人宣言》
·胡佳表示将遭拘捕 为了自由我别无选择(图)
·滕彪:从稳控模式到扫荡模式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图)
·2014年中國青年人權獎頒給趙常青(图)
·“零八宪章”第三十二批签署者名单 (八十四人)
·王丹: 聲明(图)
·【重返天安门】六四25周年,一朵白花绽放天安门广场(多图)
·王维洛:“六四”天安门事件对三峡工程上马的影响—三峡工程反对派失败原因
·张思之:报关心浦案友人书(图)
·昝爱宗:我的“翻墙”史记——互联网中国的自由与梦想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白皮书”激怒香港市民,反抗会很激烈
·吴金圣:从天下围城到天下围人——中国民主转型的辅助手段之一
·潘晴: 习近平欲将“红色帝国”引向何方?
·李昕艾:论邪恶轴心对文明世界的危害
·唐丹鸿:西藏问题:帝国三部曲之三:转型帝国的西藏最终解决方案
·黄秀辉:周永康受私刑是党国的特殊利益需要
·凌沧洲:反腐危局能否通向自由民主?
·王德邦:正视历史是最基本的自信
·大陸青年赴台感受民國文化 暢談未來中國轉型之路(图)
·温克坚致董建华先生的公开信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反占中”游行是一场闹剧
·付勇:从皇权专制主义到党权专制主义
·桑普:香港律师界大奇迹日
·林绿野:甲午一百二十年祭
·公民力量关于周永康案的声明
·曾伯炎:习近平的“以法治国”不过是2.0版的以党治国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普选草案提请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占中”不可避免
·堅決支持佔中行動,發起為佔中港人爭取諾貝爾和平獎的行動的聲明
·公民力量就中国人大香港政改决议的声明
·杨建利: “和平香港”倡议
·严家伟:强势独裁是民主转型的拦路虎
·王德邦:人大香港“普选”决定击碎了中国“宪政梦”
·中秋民主燈火行動:支聯會要求釋放獄中良心犯及流亡人士回家團聚
·郭飞雄先生的狱中声明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学生组织发表罢课宣言,“占中”三子削发明誓抗争到底(
·桑普:从民主回归到民主自决—香港民主运动的趋向
·斯欣言:共产极权制度难逃覆灭结局
·华逸士:夜捕铁流击碎“救党派”最后幻想
·康正果: 什么功?谁之罪?——《还原毛共:从寄生幸存到诡变成精》一书导言
·牟传珩:“雨伞革命”宣告“一国两制”破产——香港揭开“公民抗命”新纪元
·王德邦:八九之痛与香港占中
·闵良臣:王伟光院长属于什么阶级
·曾伯炎: 没有民主和法治的反腐决无成功的可能
·一周新闻聚焦:港府出尔反尔拒绝与学联对话,梁振英因丑闻面临弹劾
·韩武:中国公民运动蜂窝新战略
·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华信民:习会成为中共末任总书记吗?——习近平别传
·一周新闻聚焦:港警群殴“占中”人士激起民愤,“对话”有否诚意?
·华逸士:当世界匍匐在中共极权的阴影下
·章小舟:解析专制极权特务统治
·林傲霜:“阶级专政”与“依法治国”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郭永丰:中共的“依法治国”不过是以党治国的装饰
·朱欣欣:依法治国必须从废除一党专制开始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满月的回顾与展望
·孔布:中共企图利用香港危机赢得苟延残喘的时间
·曾伯炎:中国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傲霜:“阶级专政”与“依法治国”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26/2014
   
   
   
   作者: 林傲霜

   
   所谓阶级专政,就是一党独裁专制的别名。不管叫“无产阶级专政”也好,叫“人民民主专政”也罢。它的所有法律、政策都是为它一党执政、专权服务的。为维护它这个党的特权和既得利益服务的。符合它的这个目的,它就“依法”支持你。若不符合它的既得利益,则必定予以取缔制裁。人家同样说它是在“依法”办事。这就是所谓无产阶级专政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专政。至于“依法”与否,统统由党内的独裁者和权势者说了算。“依法治国”的口号不知喊了多少年了,甚至有段时间媒体上还专门举行过辩论是“党大,还是法大”?结果辩论得再热烈,党永远不但要“大”于“法”,更要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所以,重提“依法治国”和“依宪治国”,不过是要人民遵守党制定的宪法和法律,不要去争取什么民主权利,老老实实地当奴隶罢了。
   
   中共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于2014年10月20日至23日在北京举行。这本来是人家中共的例行“家事”作秀过场。但由于会前当局一再放出一些所谓“吹风”的消息,说是此次全会要重点讨论“依法治国”的问题。大陆官媒和四大门户网站都为此次全会出了专版,称这次全会将在依法治国方面做出“重大举措”。于是引起了一帮“救党派”与“希望派”的热烈关注。有人甚至说此次全会的重要意义,将不亚于“改开”前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香港亲北京媒体也放出消息说,将有重大人事调整云云。
   
   其实六十多年来看透了中共执政“表演技巧”的人们,心里都会明白,越是被当局喊得响亮的口号,说得天花乱坠的东西,最终无一不是镜花水月,画饼充饥。从上世纪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走共同富裕的道路”、“超英赶美”、“大跃进”,到近些年来的什么“关注弱势群体”、“三讲”、“保先”、“以人为本”、“和谐社会”……有哪一样是“兑”得了“现”的?回到本题这个“依法治国”,也不知喊了多少年了。甚至有段时间媒体上还专门举行过辩论是“党大,还是法大”?结果辩论得再热烈,党永远不但要“大”于“法”,更要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所以,重提“依法治国”和“依宪治国”,不过是要人民遵守党制定的宪法和法律,不要去争取什么民主权利,老老实实地当奴隶罢了。
   
   其实世界上任何一个正常、乃至基本正常的国家,所谓“依法治国”本是执政的题中之义。即当然要作、必须要作的事。否则,这个政权就没有执政的资格。此乃执政伦理的常识,是一个根本毋须讨论的事。就像人们去商场购物,决不会去与商场“讨论”购物是否要付钱一样。然而这个“依法治国”现在竟然必须由中国只此一家、唯一的执政党专门来隆重开会进行讨论。这至少说明,这六十多年中,中共在治国上许多事是根本无法可依,或有法不依的。
   
   于是有人就会说,中共过去没有依法治国,现在愿意弃旧图新,改正错误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你又来说三道四,岂不成了“逢中(共)必反”了吗?姑认此说成立,那么就来看看当局是否要痛改前非,今后要依法治国了呢?就在这个四中全会召开的前夕,代表中共官方立场的党刊《求是》杂志旗下的半月刊《红旗文稿》最新一期发表了官办的“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会长刘润为的文章,强调必须坚持阶级斗争。并指出不能用法治代替人民民主专政。若不如此,便会上了普世价值的“圈套”。在这位刘会长看来,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观念竟然是个“圈套”,而他们搞的独裁专政才是“正道”。真不逊当年毛左、红卫兵的大批判高论。
   
   接着,该文更按照他们的老祖宗马克思原教旨的教义为一党专政作了一番辩护称:“专政是阶级社会的特定产物。什么是阶级?说白了就是以经济地位为核心的社会地位划分出的一伙一伙的人”。因此,今天的中国是存在着阶级与阶级斗争的。进而得出的结论是“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而“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47页)----如此寻章摘句搬出红色圣经来给阶级斗争和所谓无产阶级专政涂上神圣的油彩,几乎让人又回到了血雨腥风的文革年代。不过这位刘会长却不敢说,如按他的“以经济地位为核心的社会地位划分”,那么这位刘会长应属哪“一伙”?更不敢说他们那些戴着“伟大光荣正确”光环的权贵、官员、国企老总、高管、红二代、官二代的暴发富翁以及为这“一伙”人效劳、帮闲的谋士、奸商、学者、文人、清客是否是“无产阶级”?如果是的话,这帮子占中国人口不过5%的人,却拥有中国75%以的上资产。而其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产。以至使中国今日的基尼系数竟然高达0.73,稳居世界第一。而这个数字是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并非“敌对势力”造谣。按照马克思的理论,这伙人之所以如此富有,他们肯定是大量剥削和掠夺占有了中国广大劳动者的“剩余价值”,才一个个如此“先富起来”的。这样富有的“无产阶级”不但可以压到洛克菲勒、比尔.盖茨,而由他们来对广大劳动者进行“阶级专政”,请问又如何能“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目标?这个“无解方程”别说马克思,就是去上帝那里也找不到答案。
   
   可是这篇文章仍然恬不知耻地鼓吹道:“以往我们对“专政”的理解过于狭隘,即仅仅指一些人对另一些人的暴力统治。正确的理解应当是,‘专政’体现为整个上层建筑领域的阶级倾向性,也就是你的那一套东西(法律、纪律、政策、导向等等)是向着什么人的、为着什么人的。正因为如此,人民民主专政是对人民实行充分的民主与对敌对势力依法处置的有机统一。依法治国,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的必然要求。”毛泽东早在1949年在其大作《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就公开宣布所谓“人民民主专政”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二者是一回事。但是在其后的几十年中,人们终于看清了这些对广大普通民众进行管制、“专政”的所谓“无产阶级”,实际上是一批有权、有势,垄断了一切社会财富的党官、党吏的特权阶层及其大小奴仆。他们甚至对民众的口中食,身上衣都拥有予、夺,“分配”的大权。至于什么“人民”更是一种可以由他们随意界定的“身份”。说你是“人民”你便是;说你不是,你便不是。乃至贵为国家主席的刘少奇,党总书记的邓小平一旦在权斗中失利,也难免丧失“人民”的“资格”。由此可见这里所谓的“人民”或“无产阶级”,只不过是特权阶层的同义语,只不过是一个用来掩盖其独裁专制的欺世骗人的大谎言而已。
   
   毛泽东死后,由于文革和阶级斗争邪说被否定。邓小平于是让他们“红色家族”的这一部份人先富起来。接着又指示对所谓“姓社姓资”不争论。以“发展才是硬道理”放任权势者去掏国库、刮民膏大发其财。所以一时之间什么阶级或阶级专政的高论便销声匿迹。而代之“三个代表”、“和谐社会”、“以人为本”之类的空洞口号。但是特权阶层对民众的专制高压,则从来也没停止过。不同的是毛泽东年代是又说又作,外加大规模地进行;而邓、江、胡年代则只作不说,除六.四与“法轮功事件”外,一般皆以“个案”处理,规模也就小得多。
   
   但经过二十多年以后,一方面中国的贫富悬殊,两极分化,已经达到了难以为继的境地,而腐败猖獗,贪官多如牛毛,民怨沸腾则已临近爆炸点。尤其是近年来,因茉莉花革命而掀起的世界第四次民主浪潮,使中国的权势者们感到危机的深重。哪怕拨出了高于国防军费的“维稳费”也难以应付局面而越“维”越不“稳”。也曾想利用周边与日本、菲律宾、越南的领土纠纷来煽动民族主义情绪,转移民众的注意力与不满情绪。但收效几近于零。因为民众对这一套把“矛盾内销转出口”的戏法已“欣赏”得太多,由视觉疲劳而感觉麻木。特别是当民众自身的住房、医疗、养老、孩子上学等诸多问题,都成天弄得日坐愁城,心力交瘁之时,自然对几个远在天涯海角的无人荒礁小岛,燃不起多少“爱国”热情。因而权势者与其谋士们在万般无计可施之下,终于想到太祖年代,那万马齐喑,无人敢言,一呼百诺,万众俯首的大好局面。如此盛世好景,靠的不就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年年斗,月月斗,天天斗的“专政”法宝吗?当年邓小平宣布阶级斗争在中国已基本结束时。毛左们就骂他是“丢刀子”。今天看来这“刀子”真还不能“丢”。所以继王伟光院长重提阶级斗争之后。《求是》的“红旗文稿”更发挥党的喉舌作用大声疾呼无产阶级专政的“必然性”与“必要性”,这就决非偶然,更不是作者个人的观点了。
   
   由此可知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虽然在司法的技术操作层面上,管理隶属关系上完全可能提出某些改进或改革。但决不可能让司法独立,允许司法人员独立审判,这样真正意义上的改革。而且最根本的一点,正如“红旗文稿”这篇文章所指出的:“整个上层建筑领域的阶级倾向性,也就是你的那一套东西(法律、纪律、政策、导向等等)是向着什么人的、为着什么人的。”在这一点上,人家不但不会改变,还会更进一步加强。换言之,整个的法律、政策,要维护的必须是、也必然是“向着”他们、“为着”他们特权阶层之既得利益的。只不过是将这个“阶层”,这种“利益”命名为“无产阶级”或“人民”而已。所以千万不要天真,不要以为既然“依法治国”了,那么公民依照宪法,便有言论自由的权利,便可以有举牌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权利,如此等等。如果这样想,就不仅是天真,而且是可悲,而且是大错特错。如果你“敢于”去这样作,那“寻衅滋事”之类的罪名,照样在你身上“依法”兑现,决不手软!
   
   所谓阶级专政,就是一党独裁专制的别名。不管叫“无产阶级专政”也好,叫“人民民主专政”也罢。它的所有法律、政策都是为它一党执政、专权服务的。为维护它这个党的特权和既得利益服务的。符合它的这个目的,它就“依法”支持你。若不符合它的既得利益,则必定予以取缔制裁。人家同样说它是在“依法”办事。这就是所谓无产阶级专政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专政。至于“依法”与否,统统由党内的独裁者和权势者说了算。
   
   2014年10月22日完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