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曾节明文集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共产浩劫真是列宁违反马克思主义造成的吗?
·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与大多数别的老民运不同,前民主墙干将王希哲,以政治立场多变而著称:由虔诚的毛共派,到“民主毛派”,到国民党精神派(“三民主义”派),到民主党海外组党派(九六年赴美后初期),然在2007年后,又剧退回“民主毛派”,成为薄熙来的热情拥趸,继又甩向极左变身“打江山坐江山”专政左派,现今再微调回所谓“邓左派”。。。并指薄熙来为邓左派典范;在王希哲眼中,“邓左派”是一个左右共生的社会主义派,其样板的年代,就是中国的八十年代。
   
     其实,希哲兄提出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首先,邓小平根本就不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他更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邓小平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流氓(不择手段)实用主义者。
     1979年二月,复出后大权在握踌躇满志的邓小平,一生中首次访美,陪同出访的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慎之在飞机上问邓小平:“我们为什么要这么重视同美国的关系?”邓小平简明扼要但意味深长地说:
     “跟着美国跑的国家都富了嘛!”——言外之意就是:跟着苏联跑的国家(社会主义国家)都穷。
     在这里,邓小平亲美取经之心溢于言表。邓小平厌弃社会主义道路,要向美国取经;他要取的是什么经?当然是资本主义的经。
   
     1983年,邓小平在会见非洲莱索托王国首相莱布阿·乔纳森时说:你们说向我们学习,这是友好的话,我们是朋友,我们跟你们说实话,中国的做法只能供你们参考,你们要走自己的路。我看,你们现在不能搞社会主义。
     一个社会主义大国的领袖,竟然忠告别人不要搞社会主义,这使得当时对邓小平和中国社会主义道路倾慕不已的乔森纳惊愕不已;乔森纳后来回忆说,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以为翻译译错了。
   
     邓小平对马克思主义表面供奉,实则是打入冷宫、束之高阁,骨子里是不屑一顾:八十年代初他曾指示胡乔木说:学习马克思主义,要拣有用的学。言下之意就是马克思主义很多东西是无用的,这种态度,不可能是一个马克思牌社会主义者的态度,因为对这些人来说,马克思主义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不能够断章取义割裂开来看。
   
     1986年,邓小平训斥邓力群说:不要搞什么马克思主义,把经济搞上去,老百姓支持就行。邓力群窝了一肚子的火,只得跑到陈云那里诉苦泄愤。邓小平训斥邓力群的话,赤裸裸地反映了他骨子里反马克思主义的立场。
   
     而邓小平之所以表面供奉马克思主义、公开场合口称社会主义,完全是为了维护以他自己为首的老红军首长家族集团的特权既得利益:因为一旦公开抛弃红旗,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就会丧失,政权就会危机——就会危及邓小平、陈云等一伙人的特权既得利益。
     对邓小平来说,管你“姓资姓社”,老子们执政才是最重要的,而挂羊头卖狗肉继续打红旗,社会振荡最小,最有利于特权既得利益继续坐庄。
   
      王希哲说:邓小平的本意是要搞社会主义,后来中共国全面变身官僚资本主义国家,是因为邓小平的继承者(江泽民、胡锦涛等)受到资产阶级“引诱”而向“右走得太远”的结果。
   
     这是大错。中共走资、加速走资和全面快车道走资,正是邓小平的本意,且是邓小平亲手大力推动的结果:
     八十年代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1988年强令赵紫阳推行“价格闯关”——嫌“走资”进展太慢;“六四”后两年间,眼见江泽民一伙在陈云、李先念支持下搁置“邓改开”,愤然于1992年挟“六四”屠杀之威,由“杨家将”枪杆子护驾,发起准政变式的“南巡”,狠话曰:“谁不改革谁下台!”吓得江泽民一伙急忙改弦更张,转投邓营;从此权贵资本主义闸门洞开。。。到1994年。百分之九十七的商品由市场定价,中国社会由八十年代“修正主义”社会,基本变身为资本主义社会。赵紫阳手上未完成的“变社为资”关键一步——双轨制“价格闯关”,在“邓南巡”刮起的“走资”旋风中高效地完成了。
   
      综上可见:正如毛泽东反复说的,邓小平骨子里是一个反马克思主义的流氓(不择手段)走资派,邓小平派,当然也是反马克思主义的流氓(专政)走资派集团,并不存在一个社会主义的“邓左派”。曾经的邓派大人物中,唯有胡耀邦有较强的(民主)社会主义色彩,但胡耀邦拒绝流氓,与邓小平彻底决裂了,因此不能算邓派。
   
     当然,邓小平反马克思主义,客观上没有什么不对,因为实践已经证明:马克思主义是放之四海皆是灾难的歪理邪说。问题上邓小平反马克思主义,根本不是为了自由民主,甚至也不是为了富民,而是为了东施效颦新加坡李光耀法西斯,打造由他的家族为首的老红军首长家族垄断国家的、有专制特色的权贵资本主义新强权,变毛泽东昏热的穷专政,为阴毒的富专政。邓小平的不择手段,加上他急功近利、目光特别短浅的巨蠢,已经对中国造成了绝不亚于毛泽东暴政的大祸害。
   
     与邓小平一边倒倾向资产阶级不同,薄熙来主张“国民共进”,高唱“阶级合作”,经济上是中派;邓小平“不管姓资姓社”,尽量淡化意识形态,对马列毛敬而远之,也不热心搞个人崇拜,薄熙来却强调红色意识形态正统、高举毛泽东、大唱红歌,大搞个人崇拜。。。当然,薄熙来明树毛泽东,实际上是树他自己,这种打造意识形态、营造个人崇拜,而经济上奉行中派的道路,实际上是意大利法西斯墨索里尼的道路。薄熙来其实还看不起邓小平,他眼中的英雄,除了毛泽东,就是他自己。
     因此,薄熙来根本不是邓派,更不是什么“邓左派”,他是高举红旗的墨索里尼,他走的是意大利法西斯路线;而邓小平一伙奉行的、无魅力领袖假意识形态的伪共专政,只是次品法西斯的路线。
   
     王希哲认为:八十年代中国社会的社会主义性质,说明了邓小平的本意是社会主义;八十年代“左右共生”而劳工群体待遇较好的状况,堪称“邓左派”路线的样板。
     这完全是看走了眼。八十年代中国之所以仍以公有制为主,“走资”的成果只限于小商小贩个体户,不是因为邓小平的本意是维护以公有制为主体,而是因为当时朝野左派仍保有相当的势力,邓小平不敢轻举妄动。当时中国众多干部,尤其是中、老年干部,都是毛泽东时代培养出来的人,他们满脑子的毛共操作系统,他们也是毛时代的既得利益者,而对“邓走资”深恶痛绝;而中南海内,多数政治老人都是左派,尤其是中国“计划经济”教父陈云,其经济主张与邓小平根本格格不入,对邓小平路线威胁很大:陈云一伙主张“鸟笼经济”,强烈反对邓小平的私有化路线;邓小平视陈云为眼中钉,陈云也视邓小平为“自由化”的祸根,双方的政治上实际上是尖锐对立的,陈云派从来不是邓派。
     而邓小平、陈云等人都切身体验过毛泽东时代残酷斗争的教训,再加上双方有一条共同的底线,那就是都要维护其家族的特权既得利益,而只有维持红色政权,才有他们的共同利益。因此邓、陈虽然相互间很不待见,但为了维护共同利益,他们既矛盾又联合,他们都忌惮于毛泽东时代那种你死我活的高层内斗,而不愿相互清洗。
     因此,邓小平虽然大权在握,却从不敢整肃与他唱对台戏的总头子陈云;而正是因为陈云等左派元老的掣肘,邓小平在整个八十年代,一直不能全面走资。
   
     所以,八十年代中国社会的社会主义性质,是陈云一伙对邓小平掣肘的结果,而不是邓小平本意;邓小平对八十年代“邓改开”只取得“修正主义”的成果是很不满意的,否则他就不会在1988年冒党内外之大不韪,强令赵紫阳实行“双轨制”闯关——价格体制改革。
     八十年代根本不是“邓左”社会,而是邓陈两派斗争而妥协的社会。八十年代的“左右共生”政治环境较宽松状况,则是胡耀邦和赵紫阳与邓小平(包括陈云等人)分歧的结果,而非邓小平的本意:胡、赵都不愿奉行邓陈的专政路线,先后与邓小平彻底决裂。
     事实上八十年代也不是什么理想的“和谐社会”样板,八十年代中期以前,中国社会是相当残暴的:中国人刚刚从毛泽东的政治运动中喘过气来,又被邓小平开启的强制性“一胎化”计生政策剥夺了生育自由权,因“邓计生”而全国范围内扩张的“计生委”系统,仍部分地对中国人延续着极权迫害,此种极端的、几何式的制度化自宫“剪丁”暴政,将对民族的未来,造成比毛泽东政治运动更深远的危害;邓小平叫嚷“乱世用重典”,于1983年发起的“严打”运动,其草菅人命历朝历代和平时期空前绝后,甚至到了举办个家庭舞会、看一眼女人洗澡、为女友拍个裸照都被枪毙的地步。。。导致数十万人被滥杀、枉杀。。。从某种角度说,在政治犯以外的刑事领域,邓共的残暴比毛共有过之而无不及。
   
     至此可见,王希哲寄希望于“邓左派”的最新立场转换,完全是梦游式的胡晃荡;他现在醉心的左派“政治协商”事业,只有两种结局:一是被习共接纳,终于做成花瓶;二是唐吉柯德式的失败,沦为千古笑柄。
   
     曾节明 写于2014年秋高气爽秋分日于纽约上州
(2014/09/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