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曾节明文集
·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中共亡于习近平任上,越来越有可能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命性和运势
· 中共的命性和运势
·经济繁荣遮不住李光耀的独夫民贼本质
·习近平“反腐”的实质和前途
· 李光耀与蒋介石的比较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一)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二)
·高官寡头为什么迄今不敢打出自由民主的旗帜对抗习近平?
· 东北经济的加速滑坡,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中共不可能真学新加坡模式
·中国的症结是专制,习式反腐只会使专制更高效,更彻底
·东北“人少致贫”的事实,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计划生育理论的根本谬误
·计生维护者巨谬之一:混淆资源和财富的概念
·以减少人口数量的方式来提高人口素质,是南辕北辙
·世间不存在不侵犯人权的“计划生育”
·计划生育的所谓资源和环保依凭,根本站不住脚
·只需三项政策,可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解读徐文立(之三):徐文立体察儒家安邦思想的不足之处
·解读徐文立(之四):徐文立对中国明清政治解读的偏差
·解读徐文立(之五):徐文立对满清“尊儒”的误读
·解读徐文立(之六):徐文立对满清“经济成就”的误读
·“邓计生”已导致中国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中国二十年内的大趋势
·兴衰成败天注定
· 中国经济文化重心,为什么会在北宋之后转移到长江流域至今?
·改朝换代的天意体现在何处?
·纪念“六四”是为了胜利
·尊崇理学导致的外交僵硬,是中国三次亡国的要因
·将来推翻中共的,会是什么人?
·警惕中共当局利用“港独”破坏香港民主化
·再探宋教仁案暨其启示
·倾覆中共政权的方式
·曾国藩,一个杀人犯缘何成了圣人?
· 洪秀柱的启示:重建大陆中华民国是推翻中共后的上上选
·6月18日,中南海狙击香港民主化战役遭遇滑铁卢
·试看相:从曾国藩到洪秀柱(修正版)
·由满清灭明战略看中共对台战略
·台湾的统独选项暨中共对台战略前瞻
·由刘邦、朱元璋、吴三桂、洪秀全等之成败看颠覆中共政权之道
·生存才是最高的“天理”
·蓝营二十年内仍占优,洪秀柱有胜机但需调整
·中国今后五十年的趋势:合久必分,最终联邦制
·理学无道,滥杀造业,历史报应几人能参透?
·同性恋者应保护但不宜鼓励
· 为什么中国人中恨恶本国传统文化的特别多?
·中共垮台后,惟有国民党能够凝聚起大陆人重新建国
·国民党在台的困境以及中共对付国民党的手段
·国民党在台的困境以及中共对付国民党的手段(善本)
·2016年的总统选战,是国民党死里求生的荣誉之战
· 极权的主要精神基础:无神论+理想主义
·暴力救市暴露:中共政权依旧是实行新经济政策的列宁式政权
·暴力救市的中共习政权岌岌可危
·就陈泰和律师被抓,致桂林市国保支队教导员赵柯公开信
· 安大略湖仲夏游感悟:国民党要继承檀香山精神
·无神论是一种愚昧的形而下宇宙观
·攻击“民运组织不民主”是共特的一贯伎俩
·中共国进攻台湾的可能性
·中共对互联网正作重大调整,民运应该及时应变
·以个人私德否定反对派事业,是完全荒谬的
·抗日阅兵仪式的困境,反应出中共不久于人世的前景
·南京国安线人徐不良十九年别动律
·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惯用伎俩之三:贼喊抓贼
·本人电脑今天被黑客攻陷
·论建政风水选取:赵构的顺势和蒋介石的逞强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飞碟之谜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南极基地之谜
·惆怅的圆满——读柴玲自传有感
·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反华势力
·去纽约市两天小记
·天津大爆炸和《开罗宣言》的双双登场预示了什么?
· “六四”学生领袖在屠城中全部幸存是天意
· 八十年代与现今时代异同点
· “八九”民运的策略教训
·习近平当局的“特赦”鲜有意义、毫无诚意
· 习正恩重开“特赦”意欲何为?
·江泽民快了——多位大佬死去是中共快落幕的标志
·体制内谁是敌友?1989年和今天的异同
·为什么毛泽东的流毒远比希特勒的流毒难以清除?(二)
·为什么毛泽东的流毒远比希特勒的流毒难以清除?(二)
· “反法西斯阅兵”的反效果,反映出的中共亡党危机
·对战争罪行的认罪态度,日本为何远不如德国?
· 习近平欲裁撤国保系统预示着什么?
· 由姓名断谁是当年打入天安门广场指挥部的内鬼
·民国复立之兆:“九三”阅兵式搞成怀念民国的民间盛会
·谁是真正的反动派?
·《红楼梦》是一本荟萃东方独特价值的天书
·唯一具体预见中国“六四”之变的预言
·为什么大陆民众仇美远甚于仇俄?
·习近平救垮共产党
·中国的北龙劫运即将结束
·取代中共政权的新政权将是什么政权?
·也谈孤独
·危机深重前所未有,中国亟需废除计生接纳移民!!
·卦象显示“邓计生”必被彻底废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如今反对派人士太多人忧切中共何日垮台的问题,我却不担心这个问题,因为任何没有软实力的政权,不管其暴力如何强大,都无法长久,典型的如秦朝,中国历史上最长的例子也就是蒙元。由邓小平缔造的伪共流氓资本主义政权因为“名不正言不顺”,也不象满清有儒家借以维持,不久必然退出历史舞台,伪共时期,只是中国从实到名回归民国的一段可耻的过渡时期。
     我最忧心的问题是:由邓小平开启的、迄今已为中共统治者坚持了三十四年的“一胎化”计生巨谬蠢策,迄今已对中国造成了伤筋动骨的大害,它比毛泽东政治运动更具毁灭性的后果可能已经覆水难收、无法挽回了:
   


     胡锦涛时期的“民工荒”已全面恶化为“劳工荒”、招生难”、征兵难。。。因为缺的不仅仅是民工,而是社会全面缺(年轻)人;在边疆,由于维族的极端手法暴力反抗,生育率大大低于维人,已被维族年轻人口包围的新疆汉人,前所未有的失却安全感,掀起撤回内地的移民潮,与之相对的中共军、警却“征兵难”日益严峻,据说为了救急,现在在酝酿要像韩国那样,实行适龄男丁全民服兵役的强制政策,但这样一来,“劳工荒”、招生难”。。。就会更加严重。
     根本由年轻人口暴降引发的“劳工荒”,导致劳动力成本高涨,制造业滑坡、外资撤逃;“招生难”导致学校举步维艰、节节萎缩。。。中共国经济崩溃不可避免。
     年轻人口暴减引发了空气严重的老龄化问题,已导致中国“未富先老”,现在中国普遍的“啃老”现象,就是“独生子女”和老龄化的双料恶果。中国养老系统崩溃,以致社会崩溃不可避免。
     以一组数据说明危机:1992年全国小学有71.3万所,到2013则减少至21.35万所,减幅达70%以上。大幅度缩减不仅发生在农村,也发生在城市。以北京为例,从1995年到2012年,北京小学数量却从2867所锐减到1081所,降幅68%。学童是一个民族希望的花骨朵,学童大幅减少意味着什么?
   
     对此,朱学渊教授抚掌大笑说:好事情好事情呀,人口少了,素质才会提高嘛!
     但头脑正常的人都知道一个人口常识:有数量才可能有质量(虽则有数量不一定有质量),但没有数量则肯定无质量。因为天才出于偶然,需要有足够多的量为载体,天才和各类人才,不可能以试管勾兑产生或以工厂流程出产,天才和各类人才的产生,必要有充足的数量为前提。
     翻看世界史可以知道:人多的民族不一定人才济济,但人才济济的民族,一定不是人口稀少的民族。
   
     也只有象朱教授那样仅通过谐音词、近音词的推演,就能在考古能力、考古条件、考古行为“三无”的情况下,訇然得出“秦始皇是说蒙古语的女真人(不知嬴政兄是怎么学会那个在自己死了近千年后方才产生的蒙古族语言的?)的人,才会拥有“人少了素质就会自然提高”的思维方式的。
     我们的老祖宗告诉我们:人口是文明的根本、财富的源泉,人丁兴旺家和国才能发达、强盛、长久;本来人是万物之灵,是创造的主体和目的,学渊兄却把人口当作没有创造、徒然消费和污染环境的生态负担,连牲畜价值都不如!——大概他认为植物和动物越多越好,就是不该多人,否则就破坏了生态,他心目的理想的地球,大概是一个山清水秀的无人星球。
     也只有象学院教授那样仅通过谐音词、近音词的推演,就能证明“三皇五帝”是女真人(不知黄帝等人是怎么拥有一个近五千年后出现的民族之血统的?)的大手笔,才能够只问人口总数,不问人口密度,因而一再发出:中国人太多了,汉族人太多了的疾首之叹。
     我想请问朱教授:新疆人口比上海多,新疆是不是人太多了?至于“汉族人太多了”之论,汉族人在新疆属少数民族,在西藏更属极少数民族,请问新疆和西藏的汉族人是不是“太多了”?
   
     也只有象朱学渊那样的大手笔,在讨论人口问题的时候,才会只问总数,不管年龄结构。我想请问朱教授:一个人少而以老人为主的村子,与一个拥挤但以年轻人为主的村子,究竟哪一个有前途?
     的确,人太多了也不是好事,人多而教育程度低下,就会出现“旧中国”、“旧印度”的弊端,但人多总不至于灭亡,人太多的弊端,尚可以调整和加以克服,看看历史:有哪一个国家是因为人多而灭亡的?而失却了人,则一定灭亡,无可补救的灭亡,村镇、地区、国家都一样。。。前苏联在远东的众多村镇、美国加州的“Ghost Town”,其灭亡无一不是人的消亡,而决不是因为人多。
   
     惋惜于习近平放松“单独二胎”的朱学渊,大骂在下反对“邓计生”的观点是“粗鄙的马克思主义”,我想提请学渊兄注意:
     “计划生育”的本质是计划经济,因为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低效,令其无能提供充分的就业机会,并满足民众的物质需求,故需计划人口。
     因而试问:反对“计生”和支持“计生”,究竟哪一个接近马克思主义?
     再则“计划生育”必使尊重人权成为空谈,因为不动用专横暴力,人家凭什么接受你“计生”,拱手献上生育自由权,因此有“计生”则无人权。
     因而试问:反对“计生”和支持“计生”,究竟哪一个算“粗鄙的马克思主义”?学渊兄一面颂“普世”,一面挺“计生”,岂非奋力自我掌嘴则何?
     再请朱教授明鉴:当今中国挺“计生”、护“计生”最疯狂最铁杆者,非计生委头头,而恰恰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工程学院院长程恩富,此公在中国恶性老龄化已冰山现角的今天,仍在丧心病狂地鼓吹:
   
     “杜绝二胎,严控一胎,奖励无胎。”
   
     这难道是偶然的吗?
     什么是反华分子?这才叫反华分子!什么是恶毒的反华分子,这才是最恶毒的反华分子!
     马克思工程学院院长是最恶毒的反华分子,这难道是偶然的吗?
   
     邓小平对藏、疆汉族厉行“一胎化”邓计生,是脑残式的愚蠢,如今已造成疆藏分离大势不可逆转,而少数民族地区汉人遭灭绝性屠杀的危险高涨,王希哲却还在颂扬什么“邓左派”,高度肯定亡国灭种的“邓计生”,这反映出希哲兄既不懂经济,也不懂政治,他的民族主义和“大民主”都是白搭。
     习近平骨子里盲目民族主义,却摆着“邓计生”这民族空前大弊政不去废除,只敢隔靴搔痒地微调——放开单独二胎,诚可谓杯水车薪。
     不远的将来,中国社会崩溃,裂土分疆恐难避免。
   
   曾节明 写于2014年九月十七凌晨于秋寒纽约上州
(2014/09/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