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紫电]->[产业协会宣言]
紫电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一文的争论答二马
·核畸变能—人类未来的能源
·日本式经营证明了东方文化的成功
·是有效需求不足还是供给能力不够
·五驳马克思主义
·人权--中国人的梦
·21世纪的黑幕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为和平祈祷--写在911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
·第三封建的兴起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6•4—19周年祭
·边际效用下的社会财富
·中国没有经济学
·谁在人权日践踏人权
·论人权是国家权利的渊源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
·就桑德施耐德教授等49位欧洲先生为张丹红辩护一役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
·强权之下的瓮安6•28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贵州民间人权年活动纪要
·中国政府为何害怕“世界人权宣言
·贵州公民国际人权年活动纪要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致:“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
·经济与政治
·渴望自由 渴望人权
·文学的时代印迹
·为伊拉克人民欢呼
·权利回归——弱政府强国民
·也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之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一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三
·马克思理论的终结一、时代世界观
·四、商品
·五、商品交换
·六、剩余价值率
·七、良好的愿望
·封建驳正
·马克思意识形态经济学扭曲的商品价值
·严冬下的中国人权
·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终结马克思主义绪论
·终结马克思主义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五
·终结马克思主义六
·终结马克思主义七
·终结马克思主义八
·终结马克思主义九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五
·救市如何能凑效
·六•四诉求追忆
·化武攻击下,人类要向何处去?
·一党专制猛于虎
·产业协会宣言
·中国产业革命问答
·看不见的手被看见——商品价值说
·自由的力量
·中国公民致加拿大国人民的感谢信
·救市如何奏效
·核畸变能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蓝星末日
·马 虻 曲
·马克思主义强盗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我的维权路一)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
·讨伐马克思主义
·贵州民间人权捍卫者呼吁全国人民响应《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6-2020年)》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产业协会宣言


   
   从劳动创造人起,财富创造就决定着人类生存和繁衍,决定人类社会的繁荣和兴盛。但是,财富创造从进入社会化起就被封建强权奴役着。整个人类社会,从东方到西方,从南到北,无一幸免。
   1566年,尼德兰爆发反抗西班牙统治的人民起义。一场民族解放斗争带动了人类第一次反封建专制的革命,革命的矛头直指封建专制而不是图谋帝王宝座。人类第一个没有封建席位的共和国在此诞生。
   继此之后,从1640年起,英国人发起产业革命,勇敢地向英王提出《大抗议书》,到1688年,“光荣革命”颁布了《国民权利与自由宣言》,英国产业人坚决向封建主赎回权利。紧接着,法国人、美国人也站了起来,向世界发布了《人权宣言》和《独立宣言》。创造财富的产业人纷纷站起来抗拒封建强权,阻止封建恶霸对产业财富任意豪夺。文明的曙光在这个星球上开始显现。

   如果说人类社会存在阶级对立,那从来就是封建统治阶级与产业阶级的对立。人类是在劳动中创生,在财富创造中发展、兴盛。一切产业劳动者是一个阶级,缺少任何一个产业群体,都会使产业劳动遭受毁灭性破坏,而产业的毁灭,就是国家、民族的毁灭。
   为了使我们国家和民族免遭毁灭,我们在此宣告成立产业协会。为了使决定人类生存和文明繁荣的产业人从封建奴役中彻底解脱,一句话,为了人类正义和世界文明,我们号召全世界产业人联合起来。
   
   一、产业人
   
   一切从事物质财富生产、经营、流通,满足人们生活需要的人士,都是产业人。他们是:工人、农民、商人、工厂主、农场主、个体工商户,以及收、捡废旧物品的人士、城市苦力,和金融业、证券业人士、期货商人等等。
   总之,一切创造物质财富的人士是一个整体,他们通过分工合作和商品方式联合起来,互相为对方增进创造价值,为社会贡献物质财富。产业体系从来都是财富创造的自然体系,从始至终围绕财富创造形成和维系。其中的参与者不是马克思挑唆的压迫与被压迫的敌对关系,而是分工合作共同创造财富的协作关系。他们在封建专制压迫下,是同样被奴役、掠夺的群体。
   这个群体从早期野蛮封建的奴隶劳动中解脱以来,就一直在中后期的封建等级制度压迫下艰难生存,服服帖帖地在封建主的“恩准”下创业。这个时候,产业劳动的有限自主权,是基于封建主为谋求更多的产业财富而放松的锁链,而不是基于上天赋予人人的天然权利。可马克思却针对平民获得的有限自主权,把对奴隶的解放,斥责为资本主义的历史发端。
   就是这些从奴隶,和从中世纪的农奴产生的市民中,发展出了最初的资产阶级分子。马克思咒骂他们:发现美洲,绕过非洲航行,给新兴的资产阶级开辟了新的活动场所,他们使商业、航海业和工业空前高涨,因而使疯狂增长的生产力像巫师不能支配的魔鬼一样不再受资产阶级的支配。
   正是这些资产阶级分子,在获得的有限自主空间中苦心经营,不断扩大财富创造规模,逐渐成长为一股与封建贵族抗衡的力量,并最终带领广大产业人推翻了封建统治。这就是近代史上给人类文明带来一抹灿烂曙光的产业革命。而它却引起了马克思主义对人类文明的疯狂反扑。
   产业革命的成果,是封建专制的灭亡和产业劳动的彻底解放,它形成了一种新的生产方式——产业自主的生产方式。这种生产方式启发出人类巨大的创造潜能,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工业和科技大革命。它使加工业、种植业、陆路交通和航海运输业,使商业和金融业空前高涨,它把大片大片的荒地转眼间变成源源不断提供生活用品的人造富源,把连绵不能穷尽的荒山变成取之不尽的藏宝地。人们过去的种种幻想,在这种生产方式中一一变成了现实。汽车、火车、远洋轮船的出现,电报、电话、电灯的使用。自主运用的资本和自由劳动结合的生产方式在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创造的物质财富,超过了过去几千年人类创造的总和。
   正是全体产业人的共同努力,是产业劳动者的勤奋工作和资本家的精心经营,创造了人类近代史上辉煌的物质文明。
   产业人从来就是一家,他们从奴隶劳动中解脱以来,就一直相互合作,相互依赖,共同创造,为人类的生存、繁衍辛勤劳动。
   
   
   二、驳斥挑拨产业人矛盾的种种无耻谰言
   
   国家的生存,民族的繁衍,文明的发展,一切都要靠产业创造。还在产业劳动刚刚出现社会合作的时候,在劳动资本试探组织生产的时候,精心谋划含辛茹苦积累的劳动成果,就是产业人中那些敢于带头吃螃蟹的人一直在从事着。正是这些人,使不断扩大的劳动积累发挥出尽可能大的创造效率。他们是运筹资本的专家,是组织、指挥生产的行家里手。没有他们,无论是现代产业,还是早期的社会化产业,都不可能实现。也就是说,人类文明将不可能实现。他们就是人们称道的资本家,是马克思诅咒、辱骂,要将之消灭干净的资产阶级。因为正是他们,组织和领导了那次产业革命,结束了欧洲的封建专制。
   然而,组织和领导产业革命的是资产阶级,产业革命的主力军却是工人,即马克思定义的“无产阶级”。在整个产业革命过程中,无产阶级一直站在革命的最前线。在法国攻占巴士底狱的战斗中,在英国抗议查理一世解散议会的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中,在美国抗击殖民统治的独立战争中,包括在最早的尼德兰革命中,无产阶级始终站在革命的最前沿,是决定产业革命胜利,消灭封建的中坚力量。
   马克思非常清楚这一点,但他只能利用工人摧毁产业革命,实现封建复辟。在他的党的“宣言”中,他污蔑工人们要“力图恢复已经失去的中世纪工人的地位”,做奴工的地位,污蔑他们在产业革命中是被蒙蔽的“同自己的敌人的敌人在作斗争”,是帮助自己的敌人消灭了自己的朋友。
   一部反产业革命“宣言”,半是谤书,半是挽歌。挽歌唱给已经灭亡的旧封建,怀念它“田园诗般的”、“温情脉脉的”封建情怀,谤书针对产业革命,诅咒它把一切封建传统一扫而光。
   在封建贵族耀武扬威、风光无限的时代,整个产业战战兢兢地生存在封建等级制度的重重压迫下。这就是马克思怀念的,要力图实现的封建情调。好一幅恐怖的立体画圈,一边是封建强权下战战兢兢、唯唯诺诺、服服帖帖、规矩顺从的产业人,一边是封建主“田园诗般”、“温情脉脉”、“受人尊崇”、耀武扬威的得意风光。马克思主义推翻产业革命,实现了这一历史逆转。
   从中世纪的农奴逐渐脱身成为自由市民,从这个市民等级中发展出最初的资产阶级分子。这是一个何等艰难的过程。马克思不止一次隐讳地提到这一点,似在告诫他的信徒们,不要给农奴和资产阶级分子机会,也就不会有产业革命。他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就是源于这一原理。
   但是他忘记了自己的一再表白:历史不可能只按照某些人的意志发展。资产阶级分子通过自身的努力,从市民等级中脱颖而出。尽管他们出身卑微,但以他们奋斗、积累形成的资产权,跃身成为了“新贵族”。
   但这种经济上的成就,这个马克思封的名号,并不能改变他们与旧贵族在政治上的地位差。他们仍然不得不处处奉迎旧贵族,不得不将来之不易的财富供奉给旧贵族,去供养这些寄生虫。因为旧贵族有受封的不可动摇的政治、经济特权,是封建贵族。
   然而奉之者有限,受之者无厌。这势必促使产业人在社会正义的鼓励下,与封建贵族公开抗衡。他们以承受巨额赋税为代价,在封建统治的盲区组织小规模的自治团体,在条件成熟的地方组成独立的城市共和国,在议会选举中他们大举向议会进军……。这每一个步骤,都有无产阶级做后盾。而政治上的每一步成就,都同时即是经济成就的结果,也是经济成就的基础。这不会不使人们认识到,彻底砸碎封建束缚,对产业创造和对人类进步的意义。产业革命风暴于是风起云涌。
   我们必须认清,产业革命绝非帝王宝座之争。由产业精英发起、组织的这场革命不是帝王权力的争夺而是要实现普天下权利均等。资本家从来没有在国家政策法规上要求制定只利于资产者的条款,更没有提出过建立资本家专政的国家制度。相反,产业革命后的国家普遍推行全民福利制度,让人民无差别地享受产业成果,并用法律保障人民自由批评、指责和决定政府。这充分证明,产业革命是全体民众,包括产业人整体和全社会对封建专制的否定。只有马克思主义高喊无产阶级专政,明目张胆地公开叫嚣用暴力建立马克思主义共产封建制度。
   当然,资本家也并非完人,他们本身也劣迹斑斑,就像我们人类也劣迹斑斑一样。他们一门心思奔着利润。排挤同行,锱铢必较,甚至对和自己合作的劳动者也拼命压低工资。这是资本家的通病,也是人性的通病。数数社会各行各业各阶层,有哪一个的风格、风纪高过资本家?资本家是产业精英,失去他们,国家产业将遭受毁灭。马克思主义消灭资本家,剥夺劳动自主权和国民的一切经济活动自主权,是反文明反人类的罪行。建立共产封建社会,是野蛮封建社会的复辟。
   新兴的资产阶级,或者按照马克思的另外用语,叫“新贵族”或“资本家”。他们出身于贱民等级,在漫长的产业过程中挣扎到资产者的地位。在封建等级制度的制约下,他们的创造依然超越封建贵族资本,展现出资本自主强大的创造力。
   封建贵族,他们出身贵胄,即掌握了充裕的资产,还无偿占有全部自然资源,更有种种特权支撑,然而他们封建的身份决定他们只做寄生虫。因为他们只热衷赋税收入和名望、爵位、封号,哪会看重产业经营。
   资本家虽然没有封建贵族的优势,但他们热衷创业,不畏艰辛。产业革命就是针对封建特权,要打破一切特权,实现人人平等,释放社会创造力。因此,产业革命不是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的革命,它是整个产业界即产业阶级的革命,说到底,它是人类改变自己命运,从此不再受奴役的革命。参加革命的即有资本家,也有帮工、学徒、水手、搬运工人、码头工人,连最贫苦的手工工人和农民,也投入了革命,他们的热情并不亚于资本家。因为产业革命对劳动者来说,改变的是他们的命运,对资本家来说,改变的是他们的创业环境。
   资本家与劳动者的结合,从来是在自由自主的基础上。这种结合带来的生产率提高,即增加了资本的利润,也增加了劳动者的收入。尽管双方的这种增加往往不成比例,有失社会公正。但这是产业人的内部矛盾,自有产业规则调整。他们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决定着他们双方的福祉,也决定整个国家、民族和社会的福祉。然而,马克思挑起产业矛盾,将产业阶级划分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煽动他们相互仇恨,鼓吹资本家和工人是不共戴天的死敌。其实,封建专制阶级才是产业阶级和人类文明的死敌。马克思倒行逆施,鼓动建立共产封建社会,是在开历史倒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