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崖文
[主页]->[百家争鸣]->[崖文]->[說學子罷課]
崖文
·說周恩來
·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先生請教
·從陳永明教授的道德理念說基督徒
·說香港浸會大學前中文系主任陳永明教授的對錯一詞
·評劉因全的孫中山淫棍篇
·孫中山無愧是中國人民的國父
·評劉因全的孫中山吹牛篇
·評劉因全的繼續貼孫中山
·殺人
·暗殺
·說愛國者
·我失驕楊君失柳
·評袁偉時2007年8月11日在长江商学院的报告一文
·評袁偉時2002年9月25日在南京大学历史系的报告一文
·易中天說曹操是可愛的奸雄
·回應袁伟时梁燕城关于近代中国的对话
·伯夷叔齊餓死於首陽山
·評一九一五年周恩來之伯夷叔齐饿于首阳山论
·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
·魏武揮鞭
·評殷海光人生的意義最後一段的夢
·公用事業應否以黑社會方式追數
·給電盈一封公開信
·我在共產黨內七十年曾志自述的基督徒
·評阿嘉活佛有關中國宗教自由研討會的講話
·評達賴喇嘛不可能策動暴亂
·評阿嘉活佛促使漢藏兩族和解
·評阿嘉活佛之中國佛教危機嚴重
·說李嘉誠
·憶九龍寨城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聽湘女 宋祖英一曲我失驕楊君失柳有感
·說釣魚台島嶼(尖閣群島)
·怎樣計算追索退還律師費
·評零八憲章
·讀曾憲梓撰文紀念鄧小平對中華民族奉献澤潤深遠有感
·讀民事訴訟中的各個階段一本小冊子
·說香港暴動的老左派
·評 香港律師會 會長 王桂壎律師 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辭
·再評 香港律師會會長 王桂壎律師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詞
·祭母文
·任何不合資格人士
·說陶傑論中國政治妻妾問題
·說唐唐選特首
·南禪七日
·公開讉責女騙徒朱蕭菊圓律師
·公開朱蕭菊圓律師索取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香港律師會代支訟費
·公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 追索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 香港律師會 代支六萬元訟費
·說牙患
·覆 傅慧敏律師有關跟進 朱蕭菊圓律師一案
·覆 呂毅丹律師有關代支付六萬元律師費
·香港律帥會的三封回信
·公開請 監誓人 莫玄熾律師 監證 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律師行所有文件必需要有正楷姓名
·說中國之文化一詞
·公開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公開評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請徐伯鳴資深律師監證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簡批鄭和下西洋是一個被無限誇大的傳說
·說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於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文譯本)
·再說 韩愈 夷齊颂
·試譯說 韩愈 夷齊颂
·說 曾焯文博士之廣
·蕭若元說歌功頌德全因迂腐的中國文化
·請網上行遵守商業道德
·正蕭若元說伯夷叔齊之誤
·公開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提供律師的姓名
·評 蕭若元回應網友追求夢想的討論
·再說曾焯文博士的廣
·公開禁止香港律師對陳鑑清律師監誓
·談古德明說中共的伯夷叔齊
·同性戀者實不能結婚
·社會的本
·批 毛賊 沁園春 雪
·說安倍晉三祭奠靖國神社的戰犯
·中國古代酷刑
·說 陶傑說性
·說葉曼
·說唐樓
·說藞苴(喇渣)
·說公民抗命
·說 陳方安生
·日相 安倍晋三 紀念戰犯
·說學子罷課
·順民
·余英時撐抗爭 讀書人要站出來
·牙周炎
·說學童佔街為真普選
·絕食
·評 吳惠芳裁判官說毒奶粉是國恥
·禁止民主党張貼徽號傳單
·從今不罵毛澤
·評 鄭恩寵 儒學不是法治沃土
·說美國同性戀合法化
·說 陶傑國民教育課外讀物一文
·評 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同性婚姻的判決
·公開專函通告全港律師禁止為被告人律師監誓
·遊日本國之関西
·說 鄧偉棕之未來属於年輕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說學子罷課


說 學子罷課


湘西 黃碩雄 2014年9月15日


筆者沒有詳細閱讀《中英聯合聲明》,亦沒有詳細看一看《基本法》的內容。筆者私案未了,為生活奔波。


據電視傳媒及報載:有「瘀血」青年學子爭取「真普選」鼓動各校罷課。筆者由是以《中英聯合聲明》「五十年不變」的規則,述 學子之不智。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 香港主權從 英國政府交還給 中國政府,筆者理解「香港人的生活模式五十年不變」(馬照跑,舞照跳)。在此之前 英國派「港督」來治港,照道理 中國亦應派「特首」來治港,表演 維港碼頭上岸的英氣;但是 中國政府早失「香港人心」,無奈要由各團體千多名代表選出一位 「特首參選人」為「特首」;中國政府不能一如 英國政府委派「港督」來港,難怪 香港「瘀血」青年學子要罷課,實行「瘀上瘀」。


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筆者贊成 香港獨立,但吾道止有死貓三、二隻。筆者不承認是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子民,筆者亦沒有勇氣背著「祖宗木主」一如 文天祥遠赴「零丁洋」上投海自盡。為免被人視作「封建老土」,惟有以民主精神「少數服從多數」;默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由 中國共產党「一党專政」。香港的「主權」屬於現在執政的 中國政府。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如果說「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嘛!中國政府不允許 香港人一人一票選特首,不符合「國際普選」定義;而設定有「篩選」地選「特首」,並非「真普選」。這種提法 筆者認為是不對的,因為 香港是有「人民代表」的,香港的政制發展是由這些「代表」提供的;見傳媒有一男士質問 譚惠珠(人大代表),「我都無選妳,妳有甚麼資格代表我(香港人)。」表面是「真道理」;但細心思考,任何「政制」發展都有一個過程,用今天的見識追究過去的不合理,很多事情都無法釐清。「池裏無魚,虾(蝦)為大」。當時沒有適當人大代表配合 中國國情,亦沒有人提出異議。質問者當時乳臭未乾,難當「人大」大任。


因此,香港要實現「真普選」就必需要從「基礎」開始,不要受「濫(泛)民主派」的「惑言取寵」做「淫主党」(淫者,過也。「過份」民主)的應聲蟲。司徒華何曾不是豎起「民主女神象」,其實 他是 毛澤東時代的共產党外圍份子,失去了「權力」後,並沒有退出政治舞台為自身贖罪,亦沒有對數以百萬計逃亡 香港的同胞,講一句抱歉的話;還利用「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欺騙忠誠的教師,以「平反六四」成就自己的政治事業,自稱「民主燭光晚會」,參與者正正是被愚弄者。假設今天 中國一如 伊拉克有「真普選」的動亂,試問香港的「濫民主派」何來保証「真民主」。


講得坦白些,「濫(泛)民主派」都是為「三餐」,同樣要生活,接受一位「報業傳媒」的「献金」事實可見。站在道德高地的「真普選」選出一位反對「一党專政」的人當「特首」,能不能保証不是 台湾陳水扁之流,或者不是受 中國操控而是受外國勢力操控,香港及至 中國大局如何把持,可以理解。何況,以 美國為主導的 聯合國(數百個會員國)都承認 中國政府 由 中國共產党「一党專政」。香港幾千個小喽(嘍)啰(囉),難成氣候,「香港腳」而已。


筆者再由「五十年不變」這一原則看。從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之前出生,符合居港年限的香港人,他們都可以歸納為「贊同回歸中國」(統括未成年人在內,責任在父母或監護人)。因此,特別是 李柱銘一類大律師、小律師、淫(民)主派就沒有資格要求「真普選」,因為「五十年不變」。當初這班所謂「民主派」為甚麼不主張「香港獨立」實現「真普選」。以其說 他們真的不懂「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而用效忠 英女皇的思維去看待 中國共產党;倒不如說 他們確有心與 中國共產党對抗。獅龍旗、殘體字、驅蝗蟲、反對統一國家語文…,絕非「開玩笑」。


從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之後出生,符合居港年限的香港人,雖然最有「權」要求「真普選」,但是 他們的「權」必需等待到「五十年後」,亦即是二零四七年七月一日之後。因為「五十年不變」。變動就不符合《中英聯合聲明》。漢奸走狗 李柱銘身為 大律師最懂得履行「合約」精神,緣何現在就要鼓動「沒有篩選的真普選」,而不是主張 中國政府一如 英國政府派「特首」治港,實應褫奪「大律師」資格。


推遲到十六歲有投票權。是在一九九八年七月一日之前出生,亦必需在二零四八年七月一日之後才有資格要求「真普選」。


「罷課」的學子估計平均年齡都在二十歲,他們應該是在一九九四年七月一日之後出生;要求「真普選」同樣要等到二零四四年七月一日才符合《中英聯合聲明》五十年不變的原則,絕不能僭越。


學生「罷課」可以說是「政治實習」。但所修的專業不是「政治」系,不能「罷課」(包括:胎教、幼稚園、小學、中學、大學生;九七前不主張「港獨」的學者、教授…)。即使與「政治」有關的學系亦不能罷課,要「罷課」就不能畢業。筆者試問這班「敗血青年」讀過幾多篇「政治哲學論文」…,「罷課」就是政治鬥爭。身為香港人既不了解古代中國,又不了解近代中國,甚麼都不懂,中文都不合格,寫過幾多篇政治論文…,止不過對「民主」訴求人云亦云。僅知有二千年前西方 盧梭《民約論》,卻不知 西方長達千年的「黑暗時代」…。昔日 英國殺害 非洲祖魯族人…,殺害 紅蕃,與今天「無人戰機」濫炸 他國人民並無不同,止是武器不斷更新吧了。暴露美國政府監聽友國政要,正是美國人。切下英、美人質的劊子手亦操 美國口聲。美國何來有真正的國際民主。符合 美國的原則就是「美國的民主」。


「敗血青年」回到學校多讀點書,不要成為「行將入木」者的「小嘍囉」。在香港 你們有很多時間發揮「政治」才華。中國大陸是 你們未來的舞台。


鍵於葵涌,時年六十九。

(2014/09/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