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有限制、有競爭的普選]
严家祺
股市汇市、财富转移和全球资本流动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全文: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嚴家祺:經濟學理論的第五次革命
·嚴家祺:比特幣的正背兩面
·朱镕基兒子對『股市暴跌』的答案
·『貪民』的名字是『笨錢持有者』
·金融貪官想審判王岐山
·怎樣計算股市中的『財富轉移』和『純粹蒸發』
·严家祺:中国正在打开资本流动的大门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金融风暴成因论
·傻瓜经济学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空间数量级
·論創新和財富轉移
·從高空中看中國股市
大尺度时空观
·展望第三千纪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嚴家祺:今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
当代中国政治 憲政改革
·
·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位事實上的終身制(原文)
·舊文新貼:新憲政運動
·专制制度的三个特征
·如何用制度來保障政治稳定?
·五论“走向新共和”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开放》杂志:废除“终身制”是怎样产生的?
·
当代中国政治
·
·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毛泽东思想千头万绪,归根到底一句话
·把江澤民李鵬周永康送上審判台
·纽约“胡赵精神和中国转型研讨会”文章:习近平时代大转型的一种可能
·严家祺:终于听到了人讲人话
·澳洲研讨会:中国大转型的制度目标(2012-6-28)
·转发张显扬文章:理论务虚会前前后后
·和平民主崛起论
·未来五年中国政改的前景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悼念兩次大地震的死难者
·“和諧世界”不應成為中國外交的政策原則
·毒奶粉應當眾銷毀
·《三头马车时代》前言
·高皋:朱厚泽倡导的「三宽」政策
·严家祺:中国成为“警察国家”的根源
·胡锦涛的性格弱点和中国的“多头专制”
·用卫星遥感中南海动向
· “核心论”的“比较制度”分析
·《动向》10月15日文章《胡温裂变正在开始》
·《开放》文章:人机对话
·打扫“孔家店”(《前哨》2011-4)
·辛亥革命的“五大成果”是怎样被扭曲的?
·严家祺:《东部论——读西部论後的思考》2010-10
·“六四”敲掉了专制政治的“第二根支柱”
·严家祺:《谈谈孔老夫子“救世论”》
·《亚洲周刊》文章:《不希望中国沦为警察国家》
·如何看待“改革開放”三十年?(2008-10-18)
·北京用“网禁”封闭地方共产党
·中国宪政改革的四项原则
·一次刊出《新宪政运动》全文
·严家祺:“三头马车”的历史考察
·《前哨》2011-7-1 《法治天下——从建立“宪法诉讼”制度做起》
·严家祺:《中国面对 6 条“走不通的路》
·《争鸣》2011-4《从温家宝读古罗马皇帝“沉思录”谈起》
·中国向何处去?——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谈谈江泽民“有任期能否成为独裁者”的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限制、有競爭的普選

請讓『佔中』運動慢慢消退


嚴家祺


    昨天,北京的『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的决定。這一決定,沒有違反《基本法》。因為《基本法》規定,即使由『普選』產生的行政長官,也必須由北京的『中央政府』任命並對『中央政府』負責。《基本法》第45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政府任命』。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最終達致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
   
   行政長官『候選人』當選後,也要對『中央政府』負責、由中央政府任命,這就是一種『限制』。這種『限制』,肯定會影響到『候選人』的提名。

   

『有限制、有競爭的普選』


    在『六四』後通過的香港《基本法》是有缺陷的(如第23條),但關於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是可行的、有利於香港一步一步走向民主的條文。中國如果有兩個『小圈子提名』的『共產黨人』競選各級『行政長官』,這對有幾千年專制政治歷史的中國來說,就是一個偉大進步。2017年,香港能夠順利實現『有限制、有競爭的普選』,就是中國走向民主化的第一步。
   
   香港是一個有長期法治傳統的社會,言論、集會自由是香港的傳統,香港人民的權利得到法律保障。如果『佔中』有明確時間限制,經過合法程序批准,符合香港法律,有助於加強香港法治和充分表達民意,當然是好事;『法治』社會也會出現種種『違法』行為,如果『佔中』有損香港法治,我認為,要讓它慢慢消退,香港特區政府絕對不能『有意激化矛盾』。香港特區政府,如果動用『過度警力』,如『六四』那樣的做法來『清場』,就是對香港和全中國人民的犯罪。
    中國現在開始打擊周永康這樣長期控制『政法系統』的『腐敗集團』,這是『六四』25年來沒有的大好事。周永康是把人民通過言論、集會、遊行、示威表達自己意願的行為 看作是『顛覆行為』的人、是與人民為敵的人。現在,不能不說,香港還有他的黨羽,他們正在利用『佔中』,用特區政府的權力進行『搜查』、『抄家』等行動威脅香港民眾,製造事端,有意擴大矛盾。
   
   我還要借此機會表示,香港25年來每年紀念『六四』的集會和遊行,表明香港人民多麼熱愛中國。香港心,就是中國心。我完全贊同香港支聯會『平反六四、戰鬥到底』的綱領,我永遠不忘香港許多朋友在『六四』後把我和我們許多人救出中國。我相信,隨著香港逐步的民主化,中國的民主化一定會在不遠的將來實現。
   (2014-9-1,寫於華盛頓DC 郊區)
(2014/09/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