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有限制、有競爭的普選]
严家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4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5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6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7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8 道德的起源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9 不同宗教的不同“公理体系”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0 科学和“比较意识形态”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2 “目的环境”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3 进化的统一理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4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多层次进化論》目录
·《前哨》文章:关于“目的环境”的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出版消息
·沸腾的海洋
·“人造物種世紀”的来臨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
《首脑論》(1986)书摘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1·9“狡詐”是“政治行為體”的重要特徵
·2·1从“国家有机体論”到“地缘政治学”
·2·2 2·3每一个“國家”都有一个極难改變的「地緣環境」
·2·4「國家行為體」的模型
·2·5躯体的萎缩是拜占廷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2·6 2·7動亂:「國家動物」的「情緒爆發」
·2·8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2·9國家的“動物性”和“板塊性”
·3·1古代世界地图的变更
·3·2波兰的“再生”和“国土”的平移
·3·3 3·4 3·5 3·6国家的扩张、分裂、解体、倂合和一体化
·3·7国界的人为变动
·3·8“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3·9中日东海专属区的划界问题
·4·2狭义与广义战争
·4·3戰爭能量與戰爭意志
·4·4军事行为体的六项构成
·4·5 4·6軍力流動論
·4·7点目标和点击战
·4·8 4·9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5·1三代國際體系
·5·2地域政治:離心力與向心力
·5·3「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5·4 島國主義與內陸主義
·5·5均勢平衡者角色
·5.6國際體系的簡化模型
·5.7國際體系結構的要素
·5.8國家間的四種作用力
·5.9國際體系的四項特徵
·8·1太空的范围和划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限制、有競爭的普選

請讓『佔中』運動慢慢消退


嚴家祺


    昨天,北京的『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的决定。這一決定,沒有違反《基本法》。因為《基本法》規定,即使由『普選』產生的行政長官,也必須由北京的『中央政府』任命並對『中央政府』負責。《基本法》第45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政府任命』。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最終達致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
   
   行政長官『候選人』當選後,也要對『中央政府』負責、由中央政府任命,這就是一種『限制』。這種『限制』,肯定會影響到『候選人』的提名。

   

『有限制、有競爭的普選』


    在『六四』後通過的香港《基本法》是有缺陷的(如第23條),但關於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是可行的、有利於香港一步一步走向民主的條文。中國如果有兩個『小圈子提名』的『共產黨人』競選各級『行政長官』,這對有幾千年專制政治歷史的中國來說,就是一個偉大進步。2017年,香港能夠順利實現『有限制、有競爭的普選』,就是中國走向民主化的第一步。
   
   香港是一個有長期法治傳統的社會,言論、集會自由是香港的傳統,香港人民的權利得到法律保障。如果『佔中』有明確時間限制,經過合法程序批准,符合香港法律,有助於加強香港法治和充分表達民意,當然是好事;『法治』社會也會出現種種『違法』行為,如果『佔中』有損香港法治,我認為,要讓它慢慢消退,香港特區政府絕對不能『有意激化矛盾』。香港特區政府,如果動用『過度警力』,如『六四』那樣的做法來『清場』,就是對香港和全中國人民的犯罪。
    中國現在開始打擊周永康這樣長期控制『政法系統』的『腐敗集團』,這是『六四』25年來沒有的大好事。周永康是把人民通過言論、集會、遊行、示威表達自己意願的行為 看作是『顛覆行為』的人、是與人民為敵的人。現在,不能不說,香港還有他的黨羽,他們正在利用『佔中』,用特區政府的權力進行『搜查』、『抄家』等行動威脅香港民眾,製造事端,有意擴大矛盾。
   
   我還要借此機會表示,香港25年來每年紀念『六四』的集會和遊行,表明香港人民多麼熱愛中國。香港心,就是中國心。我完全贊同香港支聯會『平反六四、戰鬥到底』的綱領,我永遠不忘香港許多朋友在『六四』後把我和我們許多人救出中國。我相信,隨著香港逐步的民主化,中國的民主化一定會在不遠的將來實現。
   (2014-9-1,寫於華盛頓DC 郊區)
(2014/09/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