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谢选骏文集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十五、语言促进思想但不创造思想
   
   
   (141)
   “思想其里,语言其表”,但语言却可以促进思想的发展,因为语言是一种细腻的思想,概念帮助塑造了思想的形态。


   
   语言不仅是“思想的材料”(The Stuff of Thought),而且是“思想的工具”(The Toil of Thought),所以庄子说“得鱼忘筌”犹如“得意忘言”──通过研究语言去了解思维的运作机制,并不像研究微粒运动可以了解物理学定律那样;而是隔靴搔痒。
   
   人的语言无论怎样“丝丝入扣”也无法达到“心心相印”的状态──这表明“思想的主权”远远超过“人类的思想所能想象的范围”。过分强调语言和表达的重要性,就会堕入某种骗术甚至遭到催眠──希特勒的演说和计划,并没有为自称优秀的德国人民,赢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红利,反倒遭遇了瓜分和强暴的红军。
   
   
   (142)
   语言促进思想但不创造思想。语言现象并非语言能力,思想结果亦非思想主权;语言能力创造语言现象,思想主权创造思想结果。
   
   科举高手往往思想低下,何至于此?因为科举高手是国家主权的仆人,而非思想主权的仆人──现代的智囊、教授、大众名人,也是国家主权或社团机构的如此仆人;他们是为五斗米折腰的,不是为思想主权尽忠的。
   
   
   (143)
   “闻鸡起舞,志在中原。”──舞者成为国家的牺牲;“起来吧,伯爵,伟大的事业在等待着你。”──行者成为国家的敌人。
   
   
   (144)
   公民不服从运动──之作为思想主权的体现,而不是国家主权的窃贼,才有更为高级的生命。
   
   
   (145)
   摄像机镜头里面出政权。
   
   互联网是思想主权的平台,在技术发展的支持下,虚拟的平台成为主权的实体,每个个人都可以成为思想主权的精兵──这很像古代的“筑城”成为国家的起源。
   
   
   (146)
   国家主权的统治基础,是群众的肉体;思想主权的统治基础,是个人的精神。
   
   然而思想的主权正在通过基因的发现和生物复制技术,抽空现代文明的基础、颠覆所有的国家主权并改造迄今为止的人类及其文明的走向──这是思想主权确实存在的又一明证。
   
   
   (147)
   “言论自由”仅仅是一种资本面前的跪拜?还是思想主权向国家主权的摇尾乞怜?“言论自由”说到底还是一种初级的甚至低下的奴隶要求──“言论自由”只在“伸张思想主权”的初级阶段。
   
   资本的力量就是让人自觉地屈从,但思想的主权却反其道而行之:思想主权给人自由意志、选择权利;自我得之、自我失之,又何怨──“求仁而得仁,又何怨。”(《论语•述而》)“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约翰福音》)
   
   
   (148)
   天才,就是思想主权的载体;国家主权的屠夫,怎么可能成为思想主权的载体?──“伟大的领袖”,怎么可能成为“伟大的导师”?
   
   我一生所求,只是思想的主权,而不是压制这一主权的“圣品崇拜”。
   
   
   (149)
   “不是我们说语言,而是语言说我们。”──按照同样的道理:“不是我们说思想,而是思想说我们”;我们的一切,都是思想主权的作品。
   
   不是我们说思想,而是思想说我们──所以思想的主权要高于、广于、深于、长于我们的存在;换言之,人类的可能权利,也是从思想主权派生出来的。
   
   
   (150)
   极权国家强调国家的权力至高无上和国家荣誉的不可侵犯;但是,极权国家的领袖及其欲念却凌驾于极权国家的国家权力之上、并且一再侵犯极权国家的国家荣誉──这也是一种思想主权的堕落体现,它揭示出:国家本来就是思想的玩具。
(2014/09/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