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谢选骏文集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刑事犯罪分子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毛泽东就是二十世纪的洪秀全
·佛说佛不是佛经
·吞噬就是创造
·中国国庆节美国发生最大枪击案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文明衰落于入不敷出
·日本为何能够创造现代汉语
·日本的汉字译言是中国文明的产物
·军事秘密高于人道主义
·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北洋政府为何短命
·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摩门教的金片与穆罕默德的语言
·摩门教出自魔鬼的声音(魔门经)
·美国摩门教徒囤积食物“迎接末日”
·谣言创造历史
·奥斯卡组委会的覆灭
·《金瓶梅》为何充满败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十三、人权是思想主权产物
   
   
   (120)
   人权,是思想主权产物;“人权高于主权”,是思想主权产物。


   
   欲行彻底专制、全面专政者,反倒为专制与专政的覆灭打开了序幕,这是国家主权的“掘墓之功”,实不可没。
   
   
   (121)
   上帝创造人,人创造国家:人先于国家,故思想的主权先于国家的主权。
   
   思想的主权是自然生成的,国家的主权是人为制造的。
   
   上帝创造人,人创造国家,人因此高于国家;思想的主权是自然的,国家的主权是人造的,思想的主权因此高于国家的主权。
   
   
   (122)
   对于无神论者而言,“上帝”不过是思想主权的产物,而“神权”不过是思想主权的伪装;对于有神论者而言,思想的主权来自上帝的直接授予,思想的主权不仅是上帝对人吹的那一口生命气息,而且思想的主权就是神权的分化形式,是上帝据此创造世界和毁灭世界的超级智慧。
   
   “在造化的起头,在太初创造万物之先,就有了我。从亘古,从太初,未有世界以前,我已被立。没有深渊,没有大水的泉源,我已生出。大山未曾奠定,小山未有之先,我已生出。还没有创造大地,和田野,并世上的土质,我已生出。他立高天,我在那里。他在渊面的周围,划出圆圈,上使穹苍坚硬,下使渊源稳固,为沧海定出界限,使水不越过他的命令,立定大地的根基。那时,我在他那里为工师,日日为他所喜爱,常常在他面前踊跃,踊跃在他为人预备可住之地,也喜悦住在世人之间。众子啊,现在要听从我。因为谨守我道的,便为有福。”
   
   
   (123)
   思想的主权超乎“精神往来”,因为他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塑造出来的:“将生气吹在人的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有灵的活人,其思想分享了主权地位;有灵的思想,其位格超越了国家的尊严。
   
   所谓“异端”,并不在思想主权的彼岸,只在国家主权的迫害下。在国家主权的迫害下,思想的主权才被拆分为“正统”和“异端”。
   
   不论“正统”还是“异端”,都是“失去乐园”之后的产物,都是“原罪”的产物。
   
   
   (124)
   现行的“国际法”承认“国家的主权”,但还不承认“思想的主权”;这是因为所谓“国际法”是主权国家之间私相授受、自说自话的彼此抬轿──现在,是宣告思想主权诞生的时候了!
   
   你有国家主权的暴力,我有思想主权的平安;你有国家主权的利益,我有思想主权的赐福。
   
   如果说“人权高于主权”言之成理,那么“人的思想主权因此也高于国家的行政主权”有什么不对的呢?
   
   
   (125)
   思想主权是创造性的,国家主权是消费性的:思想主权立足于生命和创造,国家主权立足于死亡和掠夺。
   
   
   (126)
   要国家主权还是要思想主权?
   
   国家主权就是消费、掠取、强制、死亡;思想主权就是产出、交流、自愿、生命。
   
   
   (127)
   制度其实起源于思想,制度的权威其实来自于思想的主权、语言的魔力。
   
   
   (128)
   上帝的主权──国家的主权(君权神授、人民主权)──思想的主权:思想主权就是“回归祖辈的传统”。
   
   四大哲人的述而不作:他们是思想主权的见证;他们是国家主权的批判者。
   
   
   (129)
   对视力不好的人来说,“世界上最难找的就是眼镜儿”;根据同样的原理,对平民百姓来说,世界上最难证明的就是国家主权的罪恶。
   
   
   (130)
   国家不应成为祭祀与奉献的对象,国家与个人之间的关系只是契约和互助的关系──肯尼迪总统用自己的行动揭示自己就职演说中的欺骗:“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什么,而要问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什么。”
   
   国家不可限制思想,因为思想不会危害国家,只有另一个国家会危害这一个国家:但那是国家的罪过,不是思想的罪过。
(2014/09/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