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七章]
谢选骏文集
·超越种族之爱
·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瑞士的佛教化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广告与神话
·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台湾外交部多此一举吗
·国际吸血苹果厉鬼
·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危险
·苏格拉底之死是柏拉图哲学的开始
·柏拉图《理想国》不知思想主权为何物
·川普可能仅仅代表了一个即将消失的美国
·西方文明的末日警钟
·影帝是贱货吗
·从现象到原理
·德国希望中国醒来是纳粹
·台湾人发扬了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精神
·武侠小说是亡国奴的呻吟
·毛泽东思想造成高血压泛滥
·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毛泽东裸尸模特一定红火
·爱因斯坦等科学家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民主不是一个球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为何受到围攻
·莫言的奶奶被日本人强奸过
·习近平会克己复礼吗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英国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西方文明的最大标本
·莎士比亚比牛津的伯爵还要牛
·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诞生地基金会的无赖作风
·莎士比亚的梅毒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解构莎士比亚》所采用的译本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废垃生存的五十个法则
·个人崇拜的复活很有社会杀伤力
·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上帝要俄罗斯变成开放社会
·普京落选就去当收割人头的司机
·希特勒余党扶植北韩对抗美国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七章

   七、能够想到的都可以做到
   
   (061)
   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因为思想创造一切。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做不到的;凡是前人能够想得出来的,就是后人能够做得出来的,只是迟早的事情──这就是“思想的奥秘”;这是因为“一切思想本质上都是预言”、“人的思想印刻了思想主权的奥秘”。能够想到的都可以做到,这说明思想先于创造。
   


   
   (062)
   人的思维特点:“只要说出来了,就一定是错的了”──这不是所谓“言多必失”的老生常谈,而是说从思想主权的角度看,人其实是“有言必失”的;因为人的思维是局限的,而人的语言则是局限之中的局限。
   
   “尽管我说的不对,也还是要说。”──因为“说”就是“生命”,对错不要紧,要紧的是健康地活着不得不借助于说,尽管“说得对”实际上“绝不可能”──但“说”却带来了“思想的福利”。
   
   
   (063)
   思想的主权兼容信仰与科学,其途径是把信仰与科学都看作“思想的有机成分”,为建立一个精神融合的世界搭建平台──传统上对于上帝的理解可以与科学融合起来,不仅与过去的科学融合起来,也可以与未来的科学融合起来:既然传统宗教本身就有那么众多的歧异,那么又如何要求科学与它们完全一致呢?重要的是,开出一条道路,让他们获得融合的可能。
   
   井底之蛙没有见过“世界”,只是由于生命的短促;理性记忆没有见过“奇迹”,只是由于时空的限制。
   
   如果忽略了“内在的光”,生活就是如此贫乏。
   
   
   (064)
   政治哲学,也可以叫做“用政治术语表达出来的哲学”;而用“用哲学术语表达出来的政治”,其实就是“思想的主权”。
   
   “伪”是人心的思想,是人对事物的一种判断;“证伪”就是人的上述思想与判断,也就是说,“证伪”其实就是“证实质疑”──质疑在先,证实在后;观察理论先于观察、思想先于行为。
   
   
   (065)
   理论是意志的面具,而意志则是处境的机能;因此在本质上,理论也属于生存处境的奴隶。
   
   “选择生命的道路”几乎是每个人的本能,但为什么人们选择的道路最后却如此不同呢?这是由于思想主权的不同分化所致,还是由于人们对思想的不同反应所致?还是两者兼而有之?
   
   
   (066)
   “主权”是政治概念,“本体”是哲学概念,“神灵”是宗教概念──它们分别是“近代”(“主权”)、“中古”(“本体”)、“上古”的思想主流,其中当然不排除“复古”、“反动”、“逆流”的方向和运动……因为文明是具有周期性的生命现象;但是“思想主权”却是一个全新的概念。
   
   “思想主权”具有全新的功能,作为新的历史时期的整合者:主权国家论、哲学治国论、神学政治论、科学技术决定论──共同发现了“思想的主权”;思想的主权的直接先驱是1987年发表的“文化本体论”。
   
   
   (067)
   思想空间的绵延:技术、艺术、科学、宗教;思想主权的延伸:自我意识、群体道德,家庭组织、邦国制度。
   
   神话创造历史,因为神话是“思想主权的前沿”;诗歌不过是“蜕化变质的神话”。
   
   科学,是“经过实验证明的神话”。
   
   宗教,是“思想主权的信经”。
   
   神权就是“神圣化的思想主权”。
   
   所谓“技术”,就是思想主权的谋生方式。
   
   所谓“艺术”,就是思想主权的化装舞会。
   
   所谓哲学,是思想主权的地契证明。
   
   
   (068)
   国家主权的范围:国民、国会、国王、社团组织;思想主权的范围:上帝、宇宙、世界、人自身。
   
   “思想的主权”而非“思想的真理”──更非“宇宙的真理”、“上帝的旨意”。
   
   但是没有“上帝”,没有思想主权的依托了,就没有喜乐了,就没有终极的落实、终极的报偿,因为一切现象都会消失无踪,欢乐就会变成虚空,越是欢乐就越是虚空……唯有上帝,唯有思想的主权,可以超越虚空,“所以求主,让思者超越。”
   
   
   (069)
   真正的思者挠挑无极、触犯禁忌,才能冲破网罗,以身殉道、以道殉身。
   
   
   (070)
   证明“宇宙没有目的”其实比证明“宇宙具有目的”难得多多──正如证明“宇宙没有上帝”其实比证明“宇宙具有上帝”难得多多;一般人所说的“宇宙没有目的”其实只是指“宇宙没有人们所知的目的”;一般人所说的“宇宙没有上帝”其实只是指“宇宙没有人们所说的上帝”──至于“宇宙到底有无其自身的目的和上帝”,那是很难证实同时又是更难证伪的;而相比之下,“有神”的可能大于无神,“有目的”的可能大于“无目的”。
(2014/09/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