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四章]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四章
   
   四、思想主权的统一
   
   (031)


   思想主权虽然可能形成不同的分叉和绵延甚至等级形态,但思想主权本身却是统一的、不可分的、无法算计的。
   
   思想主权大于人的思想,所以人所思考的、谈论的、检验的、运用的“思想主权”,不可能是完整的思想主权;明智的人并不追求思想主权的“实际用途”,他仅仅需要意识到思想主权的存在,就足够了──他的命运将就此改观。
   
   
   (032)
   思想主权,不是哲学上的道、宗教上的神明、艺术上的命运、科学上的客观规律、政治上的主权……而是它们所透露的至高无上的信息。
   
   从学术上分析,我们可以把“思想主权论”看作“个人主义的主权观”,是个人主义时代的主流意识──“思想的主权”弥合了个人与自我、个人与他人、个人与国家、个人与终极存在之间的关系。
   
   “思想的主权”弥合了个人与自我、个人与他人、个人与国家、个人与终极存在之间的关系──因此他们不再一个比一个遥远的“他者”,我们不再是一个比一个孤独的“作为他者的主体”。
   
   
   (033)
   换位思考:把“他者”视为我们自己;在“我们自己”身上发现他者──因此体验到“思想主权的普遍性”。
   
   为什么伟大作家会在死前烧掉自己的作品?是对自己的全然绝望,还是认为世界不配享有他们的思想?
   
   (034)
   有表情的尸体比没有表情的尸体可怕得多,因为人们假定尸体是没有思想的。
   
   
   (035)
   什么是思想主权?是什么思想的主权?──什么思想的主权都可以,但不要仅仅是国家的垄断权。
   
   极端个人主义时代的“精神共同体”──就是“思想的主权”。
   
   
   (036)
   个人思想的主权:言论可以造假,但思想却无法造假,“自欺欺人的思想”是思想的奴化与驯化,而不仅仅是“思想的造假”,也就是说,那也算是一种真实的思想;“良心”的存在,说明人们没有能力完全彻底地欺骗自己──所以暴君可以控制人们的言论,却无法禁止人们的思想;暴民可以操纵人们的表情,却无法压制人们的疑惑、操纵人们的思想。
   
   
   (037)
   个人主义的音乐和集体主义的音乐:前者是思想的流溢,后者是本能的喧嚣;前者是室内乐何交响乐,后者是歌剧和大型演唱会。我更喜欢无词的音乐一点,音乐比语言更宽广好像,因为音乐是人类最原始的语言,因为那体现了更为原始的思想。
   
   电影是无需语言的,所以哑剧最好;而对话越多的电影就越是蹩脚:这是因为,电影有自己的语言。电影都以最不合理的方式进行,越好的电影就越没有逻辑;但是电影及其怪力乱,毕竟是人在运用思想主权的赐予时积极探索甚至自我放纵的大众形式──“新闻娱乐”成为词组,不是毫无寓意的;影视娱乐甚至体育节目常与毒品为伍,这就不足为奇了。
   
   
   (038)
   “人生如戏”,因为人生和戏都是思想的产物;“戏如人生”,因为戏是对人生的拷贝──在荒谬离奇的戏,也比不上人生的离奇荒谬;至于生存境况的感觉,更要超过一切语言的概括。
   
   
   (039)
   我们都活在现象中,我们唯一能够认识的,仅仅是我们自己的思想。
   
   但是如果没有上帝,我们怎么能够知道“思”、“我思”、“思想”,不是一个骗局呢?一个笛卡尔设立的骗局?因为假定了上帝的先在,所以“思”就不再可能是一个幻觉了,而是一个主权。
   
   
   (040)
   “思”是不一定需要一个主体的,“思”可以是一个“纯粹的客体”──那就是“并非存在(而是创造存在)”的上帝。于是,思想就是上帝,是没有偶像的至高者,是自我摧毁、自我超越的神圣。
(2014/09/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