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谢选骏文集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三、死亡是一种思想观念
   
   (021)
   被束缚于时间之中,才会有死亡的观念;生生灭灭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把生灭定义为死亡;死亡并不可怕,一切活物都生生灭灭──可怕的是关于死亡的思想、死亡的预兆、死亡的暗示、死亡的意涵以及死亡的纪念物……脱离了死亡的思想、死亡的预兆、死亡的暗示、死亡的意涵以及死亡的纪念物,就脱离了死亡;而进入了生生灭灭的川流不息,那川流不息才是真正意义的永生,真正的永生不是“生生生生的川流不息”而是“生生灭灭的川流不息”,就像植物的生命是通过它的枯荣表现出来的。


   
   
   (022)
   “死亡”这一概念比死亡本身更可怕,因为死亡本是一个自然过程,但死亡的概念却给与死亡一种非自然的、不正常的的暗示,好像人是不应该死的……于是,亡灵就从纪念物里衍生出来了。
   
   纪念物使得记忆永久化了,把消逝的东西固定下来甚至予以夸大,结果就造成了活人的精神创伤。
   
   
   (023)
   人老想“回到过去”(这是假的)、逃避死亡(这是真的),但过去其实并不存在,那只是一种记忆:过去现在未来都是一体的,分别他们的只是我们的感觉和描述──一体的空间像是魔方一样变动着,没有时间的穿插……但人们要用“时间”去说它(变动),仿佛进入的是另一个空间。
   
   空间不是时间,空间也不显现为时间,空间只是空间──人在空间中生生灭灭,但无关乎“时间”,时间只是人对空间变动的认知;明智的人因此超越了时间,也就是超越了自己的认知的束缚、不受自己认知的束缚,超越了时间就超越了生灭,紧紧追随空间的变动,这样的人就永远不死。
   
   
   (024)
   现代人都是靠数字活着的,也就是靠思想活着的;例如多数人的蝇营狗苟,都是靠“数钞票”活着的,他们所思所想,都以数钱的实践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说是诉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猪狗哲学的。
   
   真正让我们感到痛苦或真正让我们感到幸福的,其实都是我们自己的思想,仅此而已。
   
   
   (025)
   生命的向心力:向着思想主权的认同、趋附、回归……从而形成某种高度聚焦与能量的集约。所以人们死了,还要坟墓和纪念;许多人为此不惜巨额破费甚至浪费资源。
   
   
   (026)
   生命就是不完美的,如果一旦完美了,人马上就会找到新的不完美;思想是完美的,如果一旦不完美,人马上就会找到新的完美。
   
   
   (027)
   人不是“诞生”的,而是“延续下来”的;个人不会“死亡”的,而是“延续下去”了。──这都是由思想的主权预先决定了的。
   
   所有的结识其实都是偶然的,包括父母和孩子都是偶然的──在这种意义上,所有的人其实都是“野种”,都是偶然相遇的男女、莫明奇妙的结合,所致……“传宗接代”完全是人为的思想,它指代的是一个混乱的自然过程,这个过程执行的本是种族使命,不过是利用个体的错觉在具体实施。
   
   
   (028)
   人“自己的一生”,其实有一半是在完成种族的任务:只有像凯撒、列宁和希特勒那样“绝后”的人,才能免俗;其结果却是“给人类带来空前的浩劫”。
   
   从“断绝了自己的基因却创造了文明的方向”的角度看,“种族”与“文明”其实有其对立的性质──思想的主权要燃烧人的生命,来做成自己的美味佳肴:这就是“人牲献祭”的原始含义。
   
   
   (029)
   “人类”不是“人”,“人类”是“思想”、“推理”的结果;“人”是“具体的实存”,“类”则是“抽象的概念”──所以古人不承认“全体人类”的思想,只承认“我们集体”的实存。
   
   
   (030)
   人有弹性,并非环境使然;而是因为人的心智中有许多不同的模组用于学习和适应──这种“心智”就是“思想主权的分叉和绵延”。
(2014/09/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