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三、死亡是一种思想观念
   
   (021)
   被束缚于时间之中,才会有死亡的观念;生生灭灭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把生灭定义为死亡;死亡并不可怕,一切活物都生生灭灭──可怕的是关于死亡的思想、死亡的预兆、死亡的暗示、死亡的意涵以及死亡的纪念物……脱离了死亡的思想、死亡的预兆、死亡的暗示、死亡的意涵以及死亡的纪念物,就脱离了死亡;而进入了生生灭灭的川流不息,那川流不息才是真正意义的永生,真正的永生不是“生生生生的川流不息”而是“生生灭灭的川流不息”,就像植物的生命是通过它的枯荣表现出来的。


   
   
   (022)
   “死亡”这一概念比死亡本身更可怕,因为死亡本是一个自然过程,但死亡的概念却给与死亡一种非自然的、不正常的的暗示,好像人是不应该死的……于是,亡灵就从纪念物里衍生出来了。
   
   纪念物使得记忆永久化了,把消逝的东西固定下来甚至予以夸大,结果就造成了活人的精神创伤。
   
   
   (023)
   人老想“回到过去”(这是假的)、逃避死亡(这是真的),但过去其实并不存在,那只是一种记忆:过去现在未来都是一体的,分别他们的只是我们的感觉和描述──一体的空间像是魔方一样变动着,没有时间的穿插……但人们要用“时间”去说它(变动),仿佛进入的是另一个空间。
   
   空间不是时间,空间也不显现为时间,空间只是空间──人在空间中生生灭灭,但无关乎“时间”,时间只是人对空间变动的认知;明智的人因此超越了时间,也就是超越了自己的认知的束缚、不受自己认知的束缚,超越了时间就超越了生灭,紧紧追随空间的变动,这样的人就永远不死。
   
   
   (024)
   现代人都是靠数字活着的,也就是靠思想活着的;例如多数人的蝇营狗苟,都是靠“数钞票”活着的,他们所思所想,都以数钱的实践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说是诉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猪狗哲学的。
   
   真正让我们感到痛苦或真正让我们感到幸福的,其实都是我们自己的思想,仅此而已。
   
   
   (025)
   生命的向心力:向着思想主权的认同、趋附、回归……从而形成某种高度聚焦与能量的集约。所以人们死了,还要坟墓和纪念;许多人为此不惜巨额破费甚至浪费资源。
   
   
   (026)
   生命就是不完美的,如果一旦完美了,人马上就会找到新的不完美;思想是完美的,如果一旦不完美,人马上就会找到新的完美。
   
   
   (027)
   人不是“诞生”的,而是“延续下来”的;个人不会“死亡”的,而是“延续下去”了。──这都是由思想的主权预先决定了的。
   
   所有的结识其实都是偶然的,包括父母和孩子都是偶然的──在这种意义上,所有的人其实都是“野种”,都是偶然相遇的男女、莫明奇妙的结合,所致……“传宗接代”完全是人为的思想,它指代的是一个混乱的自然过程,这个过程执行的本是种族使命,不过是利用个体的错觉在具体实施。
   
   
   (028)
   人“自己的一生”,其实有一半是在完成种族的任务:只有像凯撒、列宁和希特勒那样“绝后”的人,才能免俗;其结果却是“给人类带来空前的浩劫”。
   
   从“断绝了自己的基因却创造了文明的方向”的角度看,“种族”与“文明”其实有其对立的性质──思想的主权要燃烧人的生命,来做成自己的美味佳肴:这就是“人牲献祭”的原始含义。
   
   
   (029)
   “人类”不是“人”,“人类”是“思想”、“推理”的结果;“人”是“具体的实存”,“类”则是“抽象的概念”──所以古人不承认“全体人类”的思想,只承认“我们集体”的实存。
   
   
   (030)
   人有弹性,并非环境使然;而是因为人的心智中有许多不同的模组用于学习和适应──这种“心智”就是“思想主权的分叉和绵延”。
(2014/09/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