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谢选骏文集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上“本体·内篇”
   (《思想与思想的主权·上》)
   
   第一章、比光还快的东西
   


   第二章、思想的超越性质
   
   第三章、死亡是一种思想观念
   
   第四章、思想主权的统一
   
   第五章、是思想创造了人类
   
   第六章、科学与宗教的分野
   
   第七章、能够想到的都可以做到
   
   第八章、好的信念超越感官
   
   第九章、上帝与人类基因组工程
   
   第十章、现在超越国家主权本身
   
   第十一章、灵魂与灵的内驻
   
   第十二章、情感是思想的重要领域
   
   第十三章、人权是思想主权产物
   
   第十四章、社会契约是一种思想欺骗
   
   第十五章、语言促进思想但不创造思想
   
   第十六章、新的文明合乎自然生态
   
   第十七章、思潮决定了历史发展的方向
   
   第十八章、生产力也是一种思想的产物
   
   第十九章、人们本也是思想的产物
   
   第二十章、财富──制币权──经济政策
   
   第二十一章、个人精神和宇宙秩序的对话
   
   第二十二章、“空”不是虚无,“空”是过程
   
   第二十三章、人的使命,只在他自己身上
   
   第二十四章、人的思想无法企及上帝的思想
   
   一、比光还快的东西
   (第001条)
   “世界上什么东西最快?光。”但是,有一样东西比光还快,那是什么?思想。因为思想就是宇宙本身,信息创造一切。虚拟世界与实体世界之间,并无绝对的界限。
   (002)
   你想的是什么,你实际上并不知道,因为思想是无法思考自己的,就像一个人无法自己观察自己。思想来自一种主权,也就是说,思想是一种至高无上的权力。
   
   你想要“成为你所是的人”?可是你原来是什么?你什么也不是!
   (003)
   人,对上帝、对思想主权的认识,是随着自身的知识不断变动的;这虽然不等于说上帝和思想主权是不断变动的──因为即使在人的认识中,上帝和思想主权的某些部分也是永不变动的。
   
   人只能通过镜像来观察自己,而“思想的镜像”就是语言,思想的雕像就是文字,一切雕像都会磨灭,一切文字都会走样,一切经典都会歧义。
   (004)
   “思想主权”的社会功能,扩大了“前电子时代传统”中的“神”、“道”、“玄”、“本原”、“上帝”、“终极”、“命运女神”、“自然规律”的概念外延──以此为现代生活重新注入神秘感,一种不易为科学观察所证伪摧毁的“究竟”。
   (005)
   思想主权高于国家主权,因为思想可以创造国家,国家却无法创造思想。
   
   思想机器高于国家机器:思想的机器是人脑与人格,国家的机器是强制与暴力。
   (006)
   契约在法律之下,法律在主权之下,国家主权因此是至高无上的权力。但思想实际上不受任何国家主权的限制,因为思想的主权创造一切。
   (007)
   国家主权的主人,最后都“成功地一一死去”;惟有思想长存,因为思想的主权没有主人,只有仆役,没有创造者,只有被造者。这是就最大公约数的“自然神论”的意义而言,是无需论证的一个存在与现象。
   (008)
   拒绝服从国家主权的人,会成为国际刑警组织的通缉对象──逃犯、流亡者、亡命之徒、今晚不知道在那里过夜甚至“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但惟有这样的人,才有可能“拥抱思想的主权”。
   
   拒绝拥抱思想主权的人们,作为组织的奴隶,为米折腰,他们崇拜米国,崇拜代表组织的财神:他们一边引吭高歌“走到髑髅地”,一边走进了悉尼歌剧院的贝壳里。
   (009)
   “思想还是自己闷着自己”,思想都是在自己的运动中产生的。甚至“行为方式”也还是一种思想,因为行为也会传播;能够传播的不是思想,又能是什么呢?
   (010)
   相同的思想主权,产生不同的、低级的主权形态:野兽主权、个人主权、社团主权、国家主权及其变种;不同的主权形态如野兽主权、个人主权、社团主权、国家主权,呈现相同的、至高的主权──思想的主权。
   
   
   

此文于2014年12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