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大纪元:北京独立电影节遭封杀 逾百人联署抗议]
王藏文集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纪元:北京独立电影节遭封杀 逾百人联署抗议

   首页 > 新闻 > 大陆新闻 > 中国人权 > 正文
   
   【大纪元2014年08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原定于在8月23至31日举办的北京宋庄第11届独立电影节,主办人遭到当局的威胁和传唤,活动被强迫取消。此事件引发外界的极大关注,一百多名学者、作家、律师、艺术家联署签名,抗议当局的这种野蛮打压行为。
   
   22日,影展策划人、北京艺术工作者栗宪庭在网上发布停展备忘录表示,自8月18日,第11届北京独立影展的海报和排片表发在网络上后,其就被国保部门施压和监视,据称这是上级的指示。


   栗宪庭还表示,电影基金艺术总监王宏伟和行政总监范荣曾在22日晚被警方带走,他们被迫签署了取消独立影展的承诺书。
   
   北京宋庄艺术家王藏向大纪元记者说:“警方取消了这个影展,并对栗宪庭电影基金会进行抄家,强行查抄电脑,搜走了影片和相关资料,将栗宪庭和王宏伟带到派出所,进行警告和威胁。后来数十宋庄艺术家举蜡烛,表达对当局这种非法干涉的抗议。”
   
   王藏表示,往年也有干涉,进行拉闸断电,但还勉强可以进行一些活动。今年对影展的干涉特别严重,直接就取消,连在河北燕郊举办也不行。这影展有些作品用艺术的方式去表达和反映民间的真实现状。但当局对意识形态的控制仍很严重。
   
   事发后,引起大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仅10个小时的时间,一百多名学者、作家、律师、艺术家公开联署发起《关于宋庄独立影像展被叫停一事的法律呼吁书》。
   
   呼吁书写道,北京独立影像展已不是第一次被叫停,在最近的几年中,影像展的正常放映活动被取消;活动场地被骚扰,参与的艺术家遭受审查,并被粗暴驱逐;组织活动的工作人员的人身自由、生活自由受到限制。
   
   北京独立影像展从2006年开始举办,后发展成中国一个较具影响力的独立影像展,近年来备受当局“关注”。
   
   北京知名社会活动人士胡佳表示,2012年第9届独立影像展,开幕式影片放映了40分钟,随着他进入放映厅,一分钟后就被拉闸停电,该放映地再也无法进行影展。电影基金的工作人员说,当局警告过他们,“影像展可能因为某个观众的参与而受到影响”。去年和今年影展,他再没参加,但当局对影展的压力却升级。
   
   北京作家章诒和表示,当局搜走约1500部片子,将栗宪庭基金会十年心血扫荡一空。她说:“栗宪庭和我们都不会停止脚步,路是堵不死的。”
   
   责任编辑:姜斌
(2014/09/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