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小平头夜话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上)(图)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中)(图)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下)
·"共特"李震的真实背景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共特"封殺文革資訊阴谋破产记
文革秘档
·广西“反共救国团”冤案始末——文革机密档案揭密之一
·广西融安大屠杀——文革机密档案揭密之二
·广西“上石农总”冤案始末——文革机密档案揭密之三
·广西军区围剿凤山"造反大军"真相——文革机密档案揭密之四
·广西文革人吃人事件揭密-文革秘档揭密之五
·"七.三"布告出台的来龙去脉――文革秘档揭密之六
·韦国清南宁屠城 "四.二二"全军覆没――文革秘档揭密之七 (上)
·韦国清南宁屠城 "四.二二"全军覆没――文革秘档揭密之七 (下)
·吴若愚:中共机密文件记录的文革广西大屠杀
·造反派与保皇派的政治分野——关于《武汉“文革”两派负责人解冤仇》的讨论
·韦国清在大跃进的罪恶
· 造反派与保皇派、太子党的政治分野(多图)——以此驳张小刚、余杰之流
·骇人听闻的广西文革大屠杀惨案(图)
·韦国清文革杀害了多少人?
·中共为文革屠夫韦国清树碑立传
·朱 瑞:推薦《廣西文革機密》系列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连载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1)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1)(下)
·二,小平头单挑广西423文革余孽——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2)(上)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2)(下)
· 三,“两头真”典型王定洞烛其奸——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3)(上)
·三, 再现柳州文攻武卫争锋历史——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3)(下)
·四、大老潘拒炸覃连芳大楼——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4)(上)
·四、刘贵宝亲历河北保卫战——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4)(下)
·五, 廖伟然绝地反击写传奇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5)(上)
·五, “廖胡子”计诱张春峰——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5)(下)
·六、广西民风骠悍的渊源 “钢青近”一纵阿柳之传奇——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
·七,“6.17”“联指”惨遭“滑铁卢”拿“黑五类”开刀泻私愤——广西文革机
·八,采访廖伟然:抗旨造反的悲剧英雄
·九、柳铁狂飙异端思潮 肖普云檄文横空出世
·十、钱文俊铁肩担道义 引领广西异端思潮——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10)
·十一,破解《七.三布告》背后的隐秘棋局 军头设局柳州惊天劫军列抢枪大案
·十二,军方连环计是“融安、里高”事件翻版;毛、林、周三方博弈“援越物资
·十三,病夫治国 毛乱打眼花缭乱的文革“谜宗拳”;高层过招 《七.三布告》是
·十四、苏联插足 一九六八中越交恶援越计划一度停摆;
·大军躲过韦国清“回马枪”一劫;周恩来执刀充当朝廷大祭司
·十六,韦国清种下“大跃进”广西饿殍百万之因 收获京西宾馆被造反派痛殴之
·十七,韦纯束主导广西“处遗”与拨乱反正 毛泽东打压“白区党”的“十六
·十八,盘点广西文革机密“泄密”事件 第一个揭露文革吃人的勇士王祖鉴——
·十九,南宁屠城之《广西文革大事年表》及吕梁遭整肃事件——广西文革机密大
·二十,文革秘档大面积外泄 “4.22”惨遭洪水灭顶之灾
·二十一,“三种人”韩杼滨审判贪官成克杰 “出身论”与“血统论”斗争的继
散文
·霜雪稚梅——追思母亲萧稚梅
·巴黎公社社员墙前的反思—— 与欧洲历史名人的生死对话(上)(题图)
·巴黎公社社员墙前的反思 —— 与欧洲历史名人的生死对话(下)(题图)
·耻辱柱——一个丹麦艺术家的人权理念
·走出非洲以后--丹麦女作家卡恩·布利克森传奇的一生
·柳州官场现形记、、、、、、、、、、(丹麦)陈默
·广西柳州的贪官、、、、、、、、、、、、(柳州)莫老情
·宝马与大发-丹麦买车记 (丹麦轶事系列之一)
·丹麦炒票记 (丹麦轶事系列之二)
·足球运-我的世界杯之缘 (丹麦轶事系列之三)
·我在丹麦当跑堂 (丹麦轶事系列之四)
·狗权的差异 (丹麦轶事系列之五)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一)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二)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三)(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四)(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五)(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下)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地打发日子(多图)(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打发日子(多图)(下)
·寄自“世界尽头” 的明信片——挪威北角游记
民运谍影
·敬请关注 精彩连载《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
·民运谍影之楔子:洛杉矶交锋(一)
·民运谍影之柏林大会李震偕姘头登场(二)
·民运谍影之“5.19” 柏林“特务门”事件(三)
·民运谍影之盛雪、费良勇为“共特”“保驾护航”(四)
·民运谍影之“共特”情报小组当众曝光(五)
·民运谍影之柏林花絮:二女对决(六)
·民运谍影之李震“共特”背景(七)
·民运谍影之江湖神棍与盛雪唱双簧(八)
·民运谍影之布达佩斯探李震老巢(九)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与“和统会”(十)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十一)
·民运谍影之布鲁塞尔大会(十二)
·民运谍影之民阵" 绿皮红心" (十三)
·民运谍影之德国警方抄家(十四)
·民运谍影之盛雪露峥嵘(终结篇)
·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
·ZT冬虫夏草:评费良勇的助手邹海霞的赤膊上阵
·一个人的网络追寻――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再探
·盛雪现象的深度分析——兼谈中共特务的新策略
· 遇罗锦:海外中共特工的生活
· 费良勇、盛雪与王万星都是一伙的!(有图为证)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黄钟,感谢你重提共特李震的陈年糗事!
“共谍”盛雪
·致友人的一封信 (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平头按语:却说“中国民主运动领军人物”盛雪的母亲仙逝了(“领军人物”是盛最近自封的名号。其实,民运与中共特务李震、李学江勾结的“领军人物”、“民运淫乱的领军人物”等名号于盛雪倒是名符其实,这篇祭文由盛雪撰写,丧礼上却由与之长期姘居、与董昕玩“二夫侍一女”的面首顾明如丧考妣地朗读 ,倒也实至名归 ),这娘们自然要公器私用地大肆操办一番的,借死人给活人脸上贴金,也好借此来大打悲情牌,搞一次公关的行动,显示一下她的人脉有多广,朋友遍天下,稳住其团伙因她被加拿大警方调查而涣散的军心。不料盛煞费苦心,国外前来吊唁者竟无一人,连她的忠实入幕之宾潘永忠、张晓刚也没有到场,端的是不给老娘面子了。至于那些个与之有过“猫腻”大佬级的民运领袖也没现身,盛雪只能感叹“流水落花春去也”、“人走茶凉啊”,真个是缘铿一面!
   
   盛雪此人在共产党治下只是一个完全边缘的人,却对共产党的那一套“假大空”以及骗术十分熟捻,她老娘这么一个辽宁盖县熊岳乡土财主出身,没受过一天正规教育的寻常老妇,经过她的吹嘘包装,竟然成了“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其老母的去世竟成了“四海同悲”,五洲齐恸的盛景。最后在一众“拖屁股大连襟”又是联署,几个臭味相投便称知己的帮闲又是赋诗,盛母最后成了“民运慈母”,其女锡红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民运圣女”。这是一出对海外民运嘲讽戏弄的闹剧!
   
   这娘们自从出了那本《远华案黑幕》之后,便以“著名作家”自居,行骗十多年。其实,多伦多早就有人说了,盛雪这个“作家”连中国古典四大名著都没阅读过,她的实际文字能力连中学的命题作文都不会及格的(这也是她被自由亚洲电台、德国之声炒鱿渔的原因之一)。听者半信半疑。有道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今天看官就要见识一下这位“著名作家”真实的写作能力了。下面这篇“李桂琴女士生平”就是”出自“著名作家”盛雪的大手笔,为亡母冠以“超人”、“勇士”、“出身名门”之“大家闺秀”,看官只管掩口偷着乐便是了。正所谓“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将该祭文在此一晒,括弧系平头按语,闲话休提,言归正传。】
   
   李桂琴女士生平
   
   【按:悼念亲娘的祭文,用这么冷冰冰的题目,有点像中共领导干部的悼词。再说这篇祭文盛雪撰写,顾明朗读。这个安排很奇怪,照理说应该由长子臧锡光来读祭文才是,再不济由长女婿董昕来读也还名正言顺。盛雪竟敢色胆包天公然由奸夫顾明来朗读祭文是对盛母的大不敬!叫老太太如何瞑目?这样的安排,不像是一个家庭丧礼,却更像是一个公祭。其实这篇祭文可以写得很感人,题目就叫作“哭妈妈”,情由心生,可以令全场动容。可惜这个“领军人物”一开始就没打算办成一个家庭丧礼,此情非彼情,以至于弄得不伦不类,遗笑人间。再说暌违电台朗诵多年的顾明技痒难熬,得以挺胸叠肚站定在殡仪馆前排,在静场时有权慷慨激昂穿插热情澎湃朗诵词,简直是史诗《东方红》的做派……只是其夫董昕再度充当忍者神龟。想象一下当时的场景就滑稽:顾明在台上声情并茂地朗读 ,董昕、盛雪夫妇在家属行列里各怀鬼胎,董昕内心醋海翻滚,表面还得装出痛心疾首、节哀顺变的样子,心理素质一流的确是块潜伏的料;而盛雪此时的心绪随着奸夫的朗读,恐怕幻象成真“世界大同是一家”……子曰: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李桂琴于1930年9月13日,出生在辽东半岛的辽宁省盖县熊岳乡镇,一个和气吉祥、乐善好施、殷实优越,有良好声誉的乡绅富商家里。
   
   【按:德国谚语:上帝让谁灭亡,总是先让它膨胀。极度的自卑,才极度地自大。这种赞美辞藻的堆砌和铺排,反而显得盛雪卑微的苍白与虚假。】
   
   慈父李延生,慈母吕喜凤诚实善良,有良好人品修养。父亲学养好,年轻时就开始经商,生意越做越大,拥有大片土地、果园,雇佣数十名长工短打,是十里八乡知名的富裕乡绅。凡遇天灾人祸,李家必出钱救助;凡有年节喜丧,李家都摆酒散粥。因此,李延生深得民众爱戴尊敬。在后来中共的一系列政治迫害中,由于民众的保护和拥戴,未能划为地主富农,幸免被镇压的命运。
   
   【按:病句随处可见,编造俯拾皆是。摆出一付阿Q“我祖上阔过”的嘴脸。据盛雪所言,她的外祖父家里如此富有,竟没有被划成地主富农?“由于民众的保护和拥戴,未能划为地主富农”这是什么神逻辑?简直是侮辱广大读者的智商。那么,敢问土改后其外祖父的这些大片土地果园怎么处理?没有被分掉吗?没有分掉,那么是谁还在耕种这些土地果园?或者是这些土地果园乘阿拉伯飞毯消失了?拥有这么多的土地并大量雇佣长短工却能在中共的土改运动中幸免,这真是一件奇谈!有掩盖中共土改暴力血腥之嫌!根据中共政务院1952年关于土改的文件,清楚地规定了关于划定地主阶级成分的标准:一,地主:占有土地,自己不劳动或只有附带的劳动,而靠剥削为生的,叫做地主。地主剥削的方式,主要以地租方式剥削农民,或外兼放债、或兼雇工、或兼营工商业。(相关规定十分具体,这里不再引用)这么看来,盛雪外祖父是一个很标准的地主。奇怪的就是,她的外祖父竟然在乡民的“爱戴尊敬保护”之下,“未能划为地主富农”!躲过了中共的土改运动。中共的东北土改运动十分暴力血腥,多年后当年参加东北土改的中共记者,都记述了当年杀死地主的暴行。有一个村子土改大会,土改积极分子预先决定了今天的大会要杀死六个地主,(有的根本不是地主)先来出一个被五花大绑捆住的地主,一番控诉口号之后,拉到林子里乱棍打死。接着又是如此一番,又打死,直到第六个拉上来,竟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会场一片沉默。积极分子高喊:怎么处置?还是沉默。喊了几声之后,会场依然是静默。这时候记者说话了,说他还是个孩子,就放了吧!这时会场一片呼应声,这孩子才捡回了一条命。由此可见,盛雪的外祖父能在土改中安然无恙,连地主富农都没划上,有点像是天方夜谭,美化并掩盖了中共土改的血腥。谁会相信呢?作家周立波的长篇小说《暴风骤雨》,就是反映东北土改的,估计盛雪压根没读过,书到用时方恨少哪!否则她不会“打肿脸充胖子”编出如此没有技术含量的谎言。辽沈战役以后,中共需要大量的兵源和物资入关作战,于是在1947年就开始在东北”解放区”发动疾风暴雨式的土改。中共的全国土改运动,根据统计,一共杀害了200万名”地主”。自此,中国两千年的农村社会乡绅传统不复存在。】
   
   李桂琴深受家庭的熏陶。她不仅美丽聪慧、善良仁慈,并勤奋好学,十几岁就负责管理全家财务账目,显示出她超人的天赋。
   
   【按:用这种空洞的词语来赞美自己八旬母亲,不够典雅庄重,而且,“超人”一说,更是夸张。何谓“超人”?十几岁能管理家庭账目,就是“超人”了?】
   
   李桂琴于1957年和臧鹏年喜结连理,移居北京。夫婿慈爱仁厚,天赋极高,是民国时期天津市市长、东北大学校长臧启芳长子。臧鹏年获得政治、历史、英语三科大学学位,纵横自然和社会科学领域,在反右文革期间,屡遭迫害,遂自修高等数学,且沉溺一生。
   
   【按:“天赋极高”,“纵横”是随便就能冠以的吗?有什么学术成果?什么叫做大学学位?“屡遭迫害”就“沉溺”自修高等数学了?这种描述,毫无章法,且虚张声势,难以叫人信服。】
   
   中国持续不断的政治动荡,让李桂琴从一个大家闺秀变成了独当一面的勇士。在文革爆发之前房屋就被当局没收,一家被赶出自己的住房。同时,夫妇俩双双失去工作,不得不靠重体力临时工作谋生。文革爆发,李桂琴一家的厄运也随之升级。
   
   【按:一个连地主富农都不是的家庭出身,怎么就成了大家闺秀呢?在盛雪母亲的讣告里,说她母亲出身名门,什么叫做名门呢?“十几岁能管理家庭帐目”就算出身名门?有连地主都不是的名门吗?尤其是由大宅门的“大家闺秀”摇身一变“独当一面的勇士”,让人笑掉大牙!有这么来形容自己的母亲吗?其母是红色娘子军还是大寨虎头山郭凤莲铁姑娘突击队的!如果给中学生的命题作文叫做“我的妈妈”,出现这样的句子,老师在课堂里念一定会引发哄堂大笑。】
   
   当局要求李桂琴一家离开北京,说黑五类家庭没有资格居住在首都。街道干部24小时轮班到家里逼迫李桂琴交出户口本,以便将一家人直接送去东北农村。李桂琴事先将墙壁凿了一个洞,将户口本藏进洞里,再用水泥封上,每天和那些人周旋。就这样避免了被遣送到乡下的命运。
   
   【按:把户口本藏在墙壁里面(总算有了一件具体的事例),但恰恰是这一细节漏了马脚。平头研究文革“黑五类”悲惨命运是个专项。北京“红八月”“血统论”红卫兵暴力横扫“黑五类”(在当地公安派出所的指引配合下),1966年9月5日,“中央文革小组”发出了一期“简报”,标题是“红卫兵半个月来战果累累”。简报说,到8月底止北京市有上千人被打死。当时“内部”的统计是,在北京,红卫兵打死了1,772人。在这样的暴力迫害高潮中,8月29日,“西城区红卫兵纠察队”发布了“第四号通令”,其中第7条说:“确实查明,并斗争过的黑六类分子,尤其是逃亡地富分子。除现行反革命分子应当依法处置外,其余一律给政治上、生活上的出路,这个出路就是限期(于九月十日前)离开北京(如有特殊情况,经本人所在单位及查抄单位批准,可酌情延长),回原籍劳动,由革命群众监督改造,给他们重新做人的机会。” 这个“通令”在北京全城甚至全国张贴公布。直接后果是北京城中有近十万人口被扫地出门驱逐出北京,占当时城市人口的百分之一点六。对尚存的“黑五类”当局直接吊销城市户口驱赶回原籍农村,李桂琴这种“把户口本藏在墙壁里面”“躲猫猫”的小把戏,就能“避免了被遣送到乡下的命运”?你以为中共的无产阶级专政是吃素的?或是“无敌派”认为的中共人权有进步?在美化血腥土改和文革暴力方面盛雪的确是“超人”和“勇士”!与“无敌派”的刘晓波有得一拼。把广大读者当阿斗耍。实际情形是李桂琴还够不上“黑五类”门槛,就一个城市流氓无产者而已。综上所述,中共建政前李家逃过暴力血腥的土改一劫,文革再次逃过更为血腥暴力的屠戮“黑五类”狂潮,已经明白无误地证明李桂琴家族就东北农村一般的下中农出身。只不过时下“地主”、“资本家”、“黑五类”成了民运抬高自己身价的香饽饽,盛雪为了掩饰其母出身卑微的自卑心理而不惜造假光显门楣(一句“由于民众的保护和拥戴,未能划为地主富农”将此心态暴露无遗),编造了“出身名门”、“大家闺秀”的神话。】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