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小平头夜话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一回里平头讥讽盛雪在其母病重入院仍大操大办生日“丧事当喜事办”,不曾想一语成谶,果然盛母驾鹤西去,撒手人寰。
   
   本来悼念亲人,人之常情,是个很私人的问题,必须亲力亲为,岂容越俎代庖。以往民运界老魏忆父,秦晋悼弟,乃至平头悼母,讲究情真意切。盛母仙逝,作为号称“孝女”的盛雪,本应一展“著名作家”和“名记”的身手,整篇悼母范文。可惜盛雪至今惜墨如金,不著一字。却遣面首捉刀代笔悼盛母美文,为自己脸上贴金,热衷在《大纪元》用整版治丧广告,并故伎重演地在邮组大秀感谢面首潘永忠、张晓刚之悼盛母美文,“炒作”“达赖喇嘛要给盛母念经了”的桥段。
   
   借死人往活人脸上贴金,尤其以几个“拖屁股大连襟”来为盛雪抬轿子、吹喇叭(北方俚语将与一女有染的众男称为“拖屁股大连襟”),不惜借自己死去的母亲博上位,盛雪之鲜劣寡耻概莫为盛。


   
   盛雪对这套“炒作”程序和戏码如“达赖喇嘛要给盛雪的妈妈念经了!”(详见:朱瑞:澄清一个事实),无非是前年其面首李天明上演乞求“达赖喇嘛尊者提名盛​雪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双簧闹剧翻版而已。(详见:面首出马 乞求诺奖——盛​雪与男宠合演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双簧闹)
   
   盛母8月16日去世,而丧礼却延宕迟至9月6日举行。盛雪的目的是,借此机会尽量造势,拿死人做文章,展开新一轮公关行动。接着她将会筹备召开民阵换届改选会议,拨拉着“趁热打铁争取连任”的如意算盘。
   
   盛雪团伙开始紧锣密鼓,有计划、有步骤地在各大网站由面首潘永忠、张晓刚上帖借悼念盛母,实质为其姘妇盛雪脸上贴金的系列文章(如:铁肩冷眼抗强权 侠骨慈心佑民运等,其面首潘永忠有肉麻的献媚之词“長女臧錫紅(盛雪)熱心公益,是著名作家 和中國海外民主運動的領軍人物”……),如苦练“葵花宝典”不幸“走火入魔”的狂徒,开始“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政治大跃进,拉开了将“盛母吹嘘成'圣母',死人给活人贴金”之架式。
   
   潘永忠也是盛某的入幕之宾。潘的父亲离休之前是上海公安局副局长,此人极其可疑。记得05年盛戏子带着老费民阵几人到澳洲一头扎进袁红冰怀抱,悉尼民阵人惊愕恶心又反感(当时张晓刚盛文国亭都在场),秦晋与费盛别扭就此开始有隙且明朗化。袁盛互拥互吹还一度联手分裂笔会。有一花边插曲不可不表:当时盛雪与潘永忠在会议旅店公开苟合姘居,惹怒了盛从加拿大带去的护花使者逸君(真名:贺军),逸男宠醋意大发借酒撒泼地要闯进房去找潘永忠单挑,要不是众人(其中就有张晓刚,造物弄人,“有志者事竟成”!当年的拦人者竟成了盛雪的榻上之男宠,从此加入盛雪“拖屁股大连襟”行列)拦住差点酿成二男为一女决斗的血案。民阵从柏林会议顶峰急剧跌落。 潘还在2011年认盛母为干娘(干女婿认干妈倒也名正言顺),多伦多开会,送上几百美金的心意,见到盛母病态,还作状泪流满面,可见潘某人品。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图1:潘永忠与臧錫紅(盛雪)
   
   面首们无耻吹捧盛母李桂琴,说什么出身名门,其实就是辽宁你那个村一个土财主的女儿,没上过一天学校,50年代嫁到北京后,在扫盲班识了点字,现在勉强可以读报。这个女人一脸凶相,人见之后,呼为“大赤包”,她抽烟喝酒打麻将,口德极差,凡是来戏子家的人,没人不被她说的。这样的人却被戏子面首潘永忠吹捧为“交通站长”——将盛家比喻为与其奸情苟合的“交通站”倒是名副其实。
   
   盛雪的滥情已经超出了寻常的水性杨花的概念,把她的情人称为面首是恰当的。盛以肉体打开政治上升之路,又以民运领袖之名大行淫乐,相得益彰。
   
   盛雪早在学生时代就是流氓团伙争夺的女人,贞操早已抛诸脑后。在认识董昕前就不少情人,据董昕说,原想结婚后能有所收敛,谁知变本加厉,董也无奈。盛某出国前,公开的情人是经济周报的主编。出国来到加拿大,盛跟前来接机的朋友当晚就同居了。后来,盛某还专程到纽约跟已经赴美的主编聚会,直至此人病逝。93年之前,盛某在多伦多的情人是一个叫做“龙少”的留学生,后来此人的妻子 移民多伦多,几经争吵,龙少的家庭差点被拆散,最后盛某才跟龙少分手,此事多伦多好多人都知道,只是年代久远了,新人都不清楚。
   
   盛某跟顾明在93年好上的,当时他们如胶似膝,双飞双栖,俨然如夫妻。后来盛某跟顾明合伙开咖啡店,她跟顾明,董昕合租一个公寓,早就上演了一女侍二夫的春宫了。顾明是盛某最长久的情人。顾明妻子95年移民多伦多,当时也屈辱的跟盛住在一个屋檐下,眼见自己的丈夫跟盛雪姘居,盛雪对顾妻颐指气使,幺来喝去,顾妻也只能忍气吞声,以泪洗脸。后来,盛雪生意失败,出让了咖啡馆,盛的母亲也来到了多伦多,顾明才搬出去住。顾妻是顾明南开大学中文系的同学,因为顾明和盛某的关系,顾明和妻子的夫妻关系名存实亡。顾明妻子曾为此找过董昕,希望他能过问此事,可是董昕表示没有办法,所以顾明和盛某的关系就这么维持下来二十几年。顾明曾考虑跟妻子离婚,正式迎娶盛某,但是顾的女儿竭力反对而作罢。目前,顾明妻子眼开眼闭,以礼佛度日。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图2:赖昌星与盛雪、顾明(右一)
   
   今年初盛母住院,澳洲张晓刚不远万里飞赴加拿大“探亲”,与盛雪公开姘居半年之久。有道是“十年熬销不够将军一炮”。再硬朗的身子骨也经不起“白天孔繁森,晚上王宝森”地糟践,其结果,张晓刚满面红光地来,尖嘴猴腮地落荒而去。
   
   因为为尊者讳,盛雪好多情人是民运界的知名人物,说出来恐伤及这些人的名誉,暂且打住。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图3:张晓刚(左一红毛衣者)不远万里漂洋过海来到病床前侍奉准岳母喂饭。一箪食,一瓢饮,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不愧是民运的白求恩。小刚身兼数职不容易呀“白天焦裕禄,晚上雷政富”,“白天孔繁森,晚上王宝森 ”——那边厢小刚子哪敢抗税不交地还要床上侍奉好老太太的女儿锡红,张还得卯足了劲连续在医院值夜班鸠占鹊巢,摆开“来了就不走扎根加拿大”的架势。
   
   戏子母亲生病在医院,戏子每天在组群里发布今天谁谁谁值班,让人深感压力。其人立党为私,公器私用,由来已久,多伦多民运成了盛戏子的山寨和政治秀场,成了盛获取利益和实现野心的私器。
   
   袁红冰曾经这样形容过盛雪——
   
   曾有一個自詡民運人士和詩人的中國女性偽自由主義知識分子,輕狂地嘲笑將自己埋葬在金色烈焰中的僧人不懂珍惜生命。
   
   這個大半老的女人為了和歲月較勁,竭力想把自己打扮得年輕,甚至讓印著一朵碩大牡丹花的旗袍罩在乾瘦的屁股上,似乎想以此來顯示她對生命的珍惜。
   
   然而,連母羊都能看出來,在同歲月的較勁中,她是個失敗者;她的自我粉飾使人不能不把她和清朝的妓院聯係起來——不是花枝招展的妓女,而是扭捏作態的老鴇子。望著她那猶如涂了香粉的大鵝蛋般的臉。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平头下回分解。
(2014/09/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