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苏明张健评论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土匪们在开十七大,与民何关
·十月一日是血淋淋的国殇日
·中国拿什么去崛起
·习近平独裁,高瑜被判,毛派的使命感
·共党的政治是害死多少人也不算个事的政治
·自己的大脑凭什么被共党洗
·最大的骗子就是共党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本人自懂事以来,喜欢的是地质学,不想被打算领导一切的共党分配去学了历史。虽说本人生于长于血旗下,但祖训家宗始终在血液中流荡。尽管其中糟粕不少,但是“规规矩矩做人,认认真真做事”的祖训,还是承继了下来。

   天晓得共党的世道万事不可较真。一个钻故纸堆的人,竟然获封为反党、反军、反社会主义的头衔。虽说半生颠沛流离,所幸的是没给列祖列宗蒙羞。从中获得的意外收益则是:原来每一个公认的权利、意志和对人性之美的精神追求,都远远地大于和超越共党政权的权力、妄想和企图。

   人,是历史和文明的聚焦点。请注意,这里的“人”,是指每一位独立的、个体的人,而不是人民。波澜壮阔的历史命运,必将源于高贵的英雄人格。

   胡锦涛喊叫五千年文化,习近平喊叫民族复兴。这帮假、恶、丑的嘶叫,实质上是在亵渎文化和民族。它们崇拜的是物性和权利。在它们的所谓文化和民族中,充斥的是帝王将相的专制和阴谋,把专制者捧为历史的主人,把专制意识说成是民族文化的主流。而属于自由人性的历史,则被“皇上英明、奴才该死”淹没了。

   近两百年来,马克思给人类讲了一个神圣且又阴森恐怖的故事。近二十多年,马克思主义已经说完了所有的话。共党这个以马克思主义命名的暴政强权的消失,是不可避免的。对于共党这种政权必将灭亡,有识之士是丝毫也不怀疑的。

   许多学者也讨论了共党的灭亡方式不外乎四种方式:一,通过反人类战争的方式灭亡;二,通过极端腐败的极度发展而灭亡;三,通过不堪忍受的国民的全民大起义而颓然垮掉;四,因为内部争夺而产生的大分裂而分崩离析。无论是哪种方式,铲除了共党,对所有中国人来说,就是跨入了一个全新的历史时期。

   就在这大动荡、大变革的前夕,更多的所谓知识分子的中国人,发挥了极其怪诞的能力和癖好。这些人乐于并且有能力把真理变得丑陋,把高尚的历史进程变得令人厌恶,甚至自以为继承和发扬、或者代表了中国的文化和传统。殊不知一个真正的自由主义知识人的天职,一是追求探索真理;二是承传民族的文化精神,去除文化中的糟粕,取其精神,并发扬光大她。

   一个无论是多么天才的科学家,一旦放弃了承传民族文化精神的天职,他就是一位失去了文化家园的流浪儿。我们华夏各民族的文化传统的绝世之美,从来不在帝王将相、也不在华丽的殿堂之上,而是民间由独立的个人的自由精神追求,所展现出来的文化之美。

   例如“精卫填海”,说的是一位少女淹死在大海,死后化作一种叫做精卫的鸟,日日衔石投入大海,想要填平罪恶的海洋。显示出的是弱者对罪恶强者抗争的勇气;

   “猛志刑天”,讲的是一位被砍了头的勇士,手中仍然挥舞着大戟,怒指天帝。反映出的宁死不屈,死而不屈的精神;

   “夸父追日”,说的是一位叫夸父的大汉,为了追寻生命之源的太阳,在万里追踪中干渴而死。这里蕴涵着为了追求在苍穹之中的真理而至死不休的激情;

   “干将莫邪”,是两把剑。为了让剑锋上闪耀出锐利之美,莫邪女士投身熊熊的烈火;

   屈原、李白生命中充实的浪漫诗意;太史公笔下刺客、游侠们,以悲壮的死,铸造出美的人格的英雄情怀。

   所有这些高于物欲的心灵、精神、意境,才是中华文化可以感动万古的人性之美。人,是精神生命体。是人,创造出来的文化。而这文化,所反映的正是人的精神和民族的精神。

   当满清政府开放国门,搞起了洋务运动时,中国出现了一位铁路工程师詹天佑先生。他的功绩不是在他建造了多少铁路,而是他发明了火车各车厢之间的联接挂钩。至今百多年了,他的这项发明仍然被全世界在使用着。

   同样在不到一百年前,由唐山交通大学毕业的侯德榜先生,经过十几、二十年的研究,终于制造出了白色的碱,被世界命名为侯德榜制碱法。自从这项研究成功后,全世界告别了使用粉红色碱的时代。当时既没有科学发明奖,也没有诺贝尔科学奖。这两位大科学家是在民族文化精神的驱动下,为人类的科学进步做出了贡献。这里没有物欲的成分在内。

   法学家袁红冰教授说:“失去历史的人,就不应当占有未来。”我们可以想一想,当基督教与世俗的权力高度结合,形成了最野蛮、黑暗的政教合一的极权主义统治长达近千年。作为统治团伙,自然是洋洋得意,自以为政权固若金汤,可以长治久安了。问题是治下的百姓们,有否这样生活下去的打算。

   事实证明无论是神权还是政权,都无法扼杀人的自由精神和意愿。在没有现成的理论可以去推翻极权政权的情形下,历史中的古圣先贤的自由人性的精神,被欧洲人民用来作为击垮极权的思想武器。这就是五、六百年前发生在欧洲的文艺复兴。

   文艺复兴运动所复兴的是两千五、六百年前古希腊时代的思想自由的精神原则;而文艺复兴运动又在思想自由的原则下进行了自由思想,于是创造出了超越古希腊文明的近代文化。于是我们可以说,文艺复兴与运动实际上,是以回顾历史的名义,对历史的一次辉煌超越。所以文艺复兴是对当时欧洲的未来繁荣的创造,而不是对古希腊的模仿。

   共党使用马列毛思想作为国教,与共党的暴力专制政权相结合,模仿出了欧洲的政教合一的极权主义统治,这证明了共党动物的愚蠢。因为模仿是猴子的本能和活动,只有创造,才属于实现了人的精神本质的生命意义。这就是本人在以前的评论中几次提到的,推翻共党政权不是目的,目的是我们要创造什么?

   我们总不能推翻一个极权统治,又建立起另一个极权统治,当然更不能建立起一个曾经伴随着我们的祖先两千两百年的皇权专制统治。那么,大陆和香港的中国人创造什么呢?中华民国所创造出的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就是我们的典范。

   中华民国推翻了满清王朝,并没有去重复过去两千两百年的历史之路,去建立一个以孙中山先生登极做皇帝的王朝,而是创造出一个崭新的、亚洲第一的宪政、民主的共和国。那么,大陆和香港的中国人,则需要在自己出生和生活的土地上。同样创造出一个宪政民主的文明进步的政治制度。

   至于推翻共党的思想武器,文明无须去发明创造新思潮。因为在我们的历史中、文化的宝库中,我们有自由人性的启示,我们有思想自由的原则,我们有反抗暴政和追求自由的精神,更何况有当今世界上的普世价值的大潮。这些都是我们的思想武器。无论我们使用哪一种思想武器,共党都必然在人性、道义上一败涂地,于是黔驴技穷的共党最后的看家本领就是暴力镇压。而历史的经验又告诉我们,统治者的暴力镇压,必将造成适得其反的结果。

   当国民们没有权力向统治团伙发表不同政见时,国民们就会团结起来,集体向统治团伙发声。如果统治团伙装聋作哑,国民们就会走上街头,进行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当和平的抗争被镇压以后,那就是官逼民反了。也就等于是统治团伙告诉国民们,和平、非暴力的抗争是无用的,国民们必须心安理得地做奴隶。那么,国民的最后手段就是理性的暴力革命,或理性的大起义。

   历史的经验又告诉我们,当统治团伙的话都说完了以后,再也说不出新的内容,只是整天、常年地重复着老话时,国民的革命必然成功。顽固的慈禧太后在国内外的压力下,也曾经同意了变法维新,但又提出了四个不准变的条款。那么,国民就无须和她废话,干脆起义推翻这个朝廷。

   毕竟这个国家,这个世界,乃至这个宇宙,对于人来说,都是客体。人,是这一切的主体。原因就在于人有精神的灵性,和创造的能力。而且人生而自由。凡是限制或扼杀人的自由的人或物,都必然灭亡。无论读书人或者不读书的人,人人都有自己的独立人格。而独立人格乃是自由的前提,自由就是独立人格的价值。政权的思想附庸和神权的精神,都不具备独立的人格。

   在自由主义的价值范畴内,意味着人格独立的个性对共性的不同。独立的不是作为共性的人,而是个体的人。每个人都以个性独立的名义成为了主体的存在。当主体的个人不仅独立于政权和神权的价值,而且独立于作为共性的人时,自由也就个性化了。

   由于自由与个性一致,因而个体的人在自由主义思潮中,就成为了最高的概念。独立的个体不仅仅是对自己的荣誉和生命的意义负责,更是对人类的命运以及社会和历史负责。这就是人的无以伦比的高尚和高贵之处。

   台湾的太阳花运动的参与者就是有着高贵心灵的高尚的人们。他们拒绝共党,不仅是为了他们自己,同时也为大陆和香港的中国人。香港人民要求真普选,要和平占中,抵抗共党的极权之手伸进香港。这些参与者们同样是有着高贵心灵的高尚的人们。因为他们不仅是为自己,同时也在为大陆中国人做表率。

   而在这十几、二十年中,大陆上的同胞们勇敢地站出来、加入到抗暴维权的行动的行列中的人们;以及因此而被打、被判刑的人们,都是具备了高贵心灵的高尚的中国人。同样的道理,他们的卓绝的抗争,并不是仅仅为了他们自己,而是为了全体生活在共党奴役下的同胞们。

   一句流行世界几百年的英国谚语:“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使英国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有了《人权宪章》的国家。每一个人的存在,都是神圣的,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追求、有意志,有创造力。人所向往的一切,都是人去创造。不要去祈求神佛,更不要去相信什么天象或者神佛的安排。共党已经杀害了亿万中国人,神佛都躲到哪里去了?

   没有生命哲学,宗教就是迷信;没有宽容精神、没有承认精神信仰多样化的良知,宗教就是精神暴君。活人想做神的人,哪一个有好下场吗?抗争、倒共、创造,是当前每个中国人要思考和要跨越的三个步骤。

   最后的结果会是怎样?那必然是人民必胜。毕竟人是主体,政权和政治制度都是客体。

   

    2014-09-08 完稿

(2014/09/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