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本人自懂事以来,喜欢的是地质学,不想被打算领导一切的共党分配去学了历史。虽说本人生于长于血旗下,但祖训家宗始终在血液中流荡。尽管其中糟粕不少,但是“规规矩矩做人,认认真真做事”的祖训,还是承继了下来。

   天晓得共党的世道万事不可较真。一个钻故纸堆的人,竟然获封为反党、反军、反社会主义的头衔。虽说半生颠沛流离,所幸的是没给列祖列宗蒙羞。从中获得的意外收益则是:原来每一个公认的权利、意志和对人性之美的精神追求,都远远地大于和超越共党政权的权力、妄想和企图。

   人,是历史和文明的聚焦点。请注意,这里的“人”,是指每一位独立的、个体的人,而不是人民。波澜壮阔的历史命运,必将源于高贵的英雄人格。

   胡锦涛喊叫五千年文化,习近平喊叫民族复兴。这帮假、恶、丑的嘶叫,实质上是在亵渎文化和民族。它们崇拜的是物性和权利。在它们的所谓文化和民族中,充斥的是帝王将相的专制和阴谋,把专制者捧为历史的主人,把专制意识说成是民族文化的主流。而属于自由人性的历史,则被“皇上英明、奴才该死”淹没了。

   近两百年来,马克思给人类讲了一个神圣且又阴森恐怖的故事。近二十多年,马克思主义已经说完了所有的话。共党这个以马克思主义命名的暴政强权的消失,是不可避免的。对于共党这种政权必将灭亡,有识之士是丝毫也不怀疑的。

   许多学者也讨论了共党的灭亡方式不外乎四种方式:一,通过反人类战争的方式灭亡;二,通过极端腐败的极度发展而灭亡;三,通过不堪忍受的国民的全民大起义而颓然垮掉;四,因为内部争夺而产生的大分裂而分崩离析。无论是哪种方式,铲除了共党,对所有中国人来说,就是跨入了一个全新的历史时期。

   就在这大动荡、大变革的前夕,更多的所谓知识分子的中国人,发挥了极其怪诞的能力和癖好。这些人乐于并且有能力把真理变得丑陋,把高尚的历史进程变得令人厌恶,甚至自以为继承和发扬、或者代表了中国的文化和传统。殊不知一个真正的自由主义知识人的天职,一是追求探索真理;二是承传民族的文化精神,去除文化中的糟粕,取其精神,并发扬光大她。

   一个无论是多么天才的科学家,一旦放弃了承传民族文化精神的天职,他就是一位失去了文化家园的流浪儿。我们华夏各民族的文化传统的绝世之美,从来不在帝王将相、也不在华丽的殿堂之上,而是民间由独立的个人的自由精神追求,所展现出来的文化之美。

   例如“精卫填海”,说的是一位少女淹死在大海,死后化作一种叫做精卫的鸟,日日衔石投入大海,想要填平罪恶的海洋。显示出的是弱者对罪恶强者抗争的勇气;

   “猛志刑天”,讲的是一位被砍了头的勇士,手中仍然挥舞着大戟,怒指天帝。反映出的宁死不屈,死而不屈的精神;

   “夸父追日”,说的是一位叫夸父的大汉,为了追寻生命之源的太阳,在万里追踪中干渴而死。这里蕴涵着为了追求在苍穹之中的真理而至死不休的激情;

   “干将莫邪”,是两把剑。为了让剑锋上闪耀出锐利之美,莫邪女士投身熊熊的烈火;

   屈原、李白生命中充实的浪漫诗意;太史公笔下刺客、游侠们,以悲壮的死,铸造出美的人格的英雄情怀。

   所有这些高于物欲的心灵、精神、意境,才是中华文化可以感动万古的人性之美。人,是精神生命体。是人,创造出来的文化。而这文化,所反映的正是人的精神和民族的精神。

   当满清政府开放国门,搞起了洋务运动时,中国出现了一位铁路工程师詹天佑先生。他的功绩不是在他建造了多少铁路,而是他发明了火车各车厢之间的联接挂钩。至今百多年了,他的这项发明仍然被全世界在使用着。

   同样在不到一百年前,由唐山交通大学毕业的侯德榜先生,经过十几、二十年的研究,终于制造出了白色的碱,被世界命名为侯德榜制碱法。自从这项研究成功后,全世界告别了使用粉红色碱的时代。当时既没有科学发明奖,也没有诺贝尔科学奖。这两位大科学家是在民族文化精神的驱动下,为人类的科学进步做出了贡献。这里没有物欲的成分在内。

   法学家袁红冰教授说:“失去历史的人,就不应当占有未来。”我们可以想一想,当基督教与世俗的权力高度结合,形成了最野蛮、黑暗的政教合一的极权主义统治长达近千年。作为统治团伙,自然是洋洋得意,自以为政权固若金汤,可以长治久安了。问题是治下的百姓们,有否这样生活下去的打算。

   事实证明无论是神权还是政权,都无法扼杀人的自由精神和意愿。在没有现成的理论可以去推翻极权政权的情形下,历史中的古圣先贤的自由人性的精神,被欧洲人民用来作为击垮极权的思想武器。这就是五、六百年前发生在欧洲的文艺复兴。

   文艺复兴运动所复兴的是两千五、六百年前古希腊时代的思想自由的精神原则;而文艺复兴运动又在思想自由的原则下进行了自由思想,于是创造出了超越古希腊文明的近代文化。于是我们可以说,文艺复兴与运动实际上,是以回顾历史的名义,对历史的一次辉煌超越。所以文艺复兴是对当时欧洲的未来繁荣的创造,而不是对古希腊的模仿。

   共党使用马列毛思想作为国教,与共党的暴力专制政权相结合,模仿出了欧洲的政教合一的极权主义统治,这证明了共党动物的愚蠢。因为模仿是猴子的本能和活动,只有创造,才属于实现了人的精神本质的生命意义。这就是本人在以前的评论中几次提到的,推翻共党政权不是目的,目的是我们要创造什么?

   我们总不能推翻一个极权统治,又建立起另一个极权统治,当然更不能建立起一个曾经伴随着我们的祖先两千两百年的皇权专制统治。那么,大陆和香港的中国人创造什么呢?中华民国所创造出的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就是我们的典范。

   中华民国推翻了满清王朝,并没有去重复过去两千两百年的历史之路,去建立一个以孙中山先生登极做皇帝的王朝,而是创造出一个崭新的、亚洲第一的宪政、民主的共和国。那么,大陆和香港的中国人,则需要在自己出生和生活的土地上。同样创造出一个宪政民主的文明进步的政治制度。

   至于推翻共党的思想武器,文明无须去发明创造新思潮。因为在我们的历史中、文化的宝库中,我们有自由人性的启示,我们有思想自由的原则,我们有反抗暴政和追求自由的精神,更何况有当今世界上的普世价值的大潮。这些都是我们的思想武器。无论我们使用哪一种思想武器,共党都必然在人性、道义上一败涂地,于是黔驴技穷的共党最后的看家本领就是暴力镇压。而历史的经验又告诉我们,统治者的暴力镇压,必将造成适得其反的结果。

   当国民们没有权力向统治团伙发表不同政见时,国民们就会团结起来,集体向统治团伙发声。如果统治团伙装聋作哑,国民们就会走上街头,进行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当和平的抗争被镇压以后,那就是官逼民反了。也就等于是统治团伙告诉国民们,和平、非暴力的抗争是无用的,国民们必须心安理得地做奴隶。那么,国民的最后手段就是理性的暴力革命,或理性的大起义。

   历史的经验又告诉我们,当统治团伙的话都说完了以后,再也说不出新的内容,只是整天、常年地重复着老话时,国民的革命必然成功。顽固的慈禧太后在国内外的压力下,也曾经同意了变法维新,但又提出了四个不准变的条款。那么,国民就无须和她废话,干脆起义推翻这个朝廷。

   毕竟这个国家,这个世界,乃至这个宇宙,对于人来说,都是客体。人,是这一切的主体。原因就在于人有精神的灵性,和创造的能力。而且人生而自由。凡是限制或扼杀人的自由的人或物,都必然灭亡。无论读书人或者不读书的人,人人都有自己的独立人格。而独立人格乃是自由的前提,自由就是独立人格的价值。政权的思想附庸和神权的精神,都不具备独立的人格。

   在自由主义的价值范畴内,意味着人格独立的个性对共性的不同。独立的不是作为共性的人,而是个体的人。每个人都以个性独立的名义成为了主体的存在。当主体的个人不仅独立于政权和神权的价值,而且独立于作为共性的人时,自由也就个性化了。

   由于自由与个性一致,因而个体的人在自由主义思潮中,就成为了最高的概念。独立的个体不仅仅是对自己的荣誉和生命的意义负责,更是对人类的命运以及社会和历史负责。这就是人的无以伦比的高尚和高贵之处。

   台湾的太阳花运动的参与者就是有着高贵心灵的高尚的人们。他们拒绝共党,不仅是为了他们自己,同时也为大陆和香港的中国人。香港人民要求真普选,要和平占中,抵抗共党的极权之手伸进香港。这些参与者们同样是有着高贵心灵的高尚的人们。因为他们不仅是为自己,同时也在为大陆中国人做表率。

   而在这十几、二十年中,大陆上的同胞们勇敢地站出来、加入到抗暴维权的行动的行列中的人们;以及因此而被打、被判刑的人们,都是具备了高贵心灵的高尚的中国人。同样的道理,他们的卓绝的抗争,并不是仅仅为了他们自己,而是为了全体生活在共党奴役下的同胞们。

   一句流行世界几百年的英国谚语:“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使英国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有了《人权宪章》的国家。每一个人的存在,都是神圣的,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追求、有意志,有创造力。人所向往的一切,都是人去创造。不要去祈求神佛,更不要去相信什么天象或者神佛的安排。共党已经杀害了亿万中国人,神佛都躲到哪里去了?

   没有生命哲学,宗教就是迷信;没有宽容精神、没有承认精神信仰多样化的良知,宗教就是精神暴君。活人想做神的人,哪一个有好下场吗?抗争、倒共、创造,是当前每个中国人要思考和要跨越的三个步骤。

   最后的结果会是怎样?那必然是人民必胜。毕竟人是主体,政权和政治制度都是客体。

   

    2014-09-08 完稿

(2014/09/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