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苏明张健评论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2010年,对于中国大陆地区来讲,绝对是个危机重重的一年。不少的有识之士们对大陆社会的方方面面进行了深入、透彻的调查和分析之后,大致总结出来三点,可以作为一个共识。它们就是:第一,是经济的大崩溃;第二,就是粮食的大危机;第三,是流行病的严重威胁。这三大问题可以说是三道生死关,每一道关都是冲着亿万中国民众而来的,我本人也完全赞同这三大危机的存在。

   

   在我以前的多次评论中也都提到过这三大危机,尤其是对粮食的危机、流行病肆虐更是给与了极大的关注。鉴于以往惨痛的教训,使我深刻地认识到一点,那就是历代共党的集权主义者们最在乎的只是它们这个政权的维持,它们最不在乎的那就是人的生命。中国人无缘无故的惨死、冤死在共党手里的人太多了。基于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神圣和高贵的这种理念,所以我反复地评论粮食和流行病的问题,就是希望引起每一位听众朋友们的警觉,保护自己和自己的家人亲属和朋友们,决不做共党这个政权下的牺牲品和冤魂。

   

   至于经济,我深知共党这群不学无术匪类们是不懂经济为何物的。通过分析,我们也知道中国大陆的经济,已经被这群匪类们败光了、搞破产了。直到2009年的11月25日,阿联酋的杜拜酋长国爆发的金融大崩溃,几乎一下子就惊醒了全世界的金融学家们和经济学家们。杜拜这种融资借贷,以房地产为核心的虚拟经济和虚假的辉煌,正是中国大陆的经济模式。

   

   从2008年底以前爆发的美国次贷金融大风暴,到杜拜的金融大崩溃,正是在这一年多一点点的时间里的两大教训。从这个教训中就足以证明,依靠房地产吹大了的经济泡沫一定要破裂。经济学家们一致认为这种经济模式如果不造成泡沫经济,那是不可能的,而吹起来的泡沫如果不破裂,那就不是经济。

   

   我本人完全同意这个看法。搞经济就要遵循它的规律,这是一门庞大复杂的科学,炒作绝对不是科学的态度。科学更不是为了某个阶级、主义或者是政权服务的。一旦如此,科学那就不成其为科学了,那就是伪科学。

   

   就像刚过世不久的大科学家钱学森先生一样,1958年为了犯狂热病的毛泽东充当吹鼓手。为响应毛泽东大跃进、超英赶美的口号,钱学森在1958年的4月29日《人民日报》上发表了题为“发挥集体智慧是唯一的好办法”文章;又在1958年的6月16日《中国青年报》发表了题为“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的文章。文章的内容都是以太阳光的能量观念进行科学论证,而得出的结论则是:亩产淀粉八千斤,或者就是亩产粮食三点九万斤,是完全可能的。这就是伪科学,更是炒作。其可怕的后果,那就是活活地饿死了五、六千万人的震惊世界的大罪恶。

   

   任何学科的科学家,只要放弃了科学的独立精神,为政治、尤其是为极权政权服务,一定造成人类的大灾难。尤其在当前,世界经济正处在大衰退、大萧条的时期,许多国际级的学者们警告说:现在谈经济复苏为时过早,实际上2010年全球经济形势要比2009年严峻的多。原因很简单,各国政府在2008年底和2009年的上半年,为了刺激经济,已经花光了政府的财政储备和结余,同时也都欠下了巨额的债务。政府已经不可能再投资,或者是借贷了。

   

   2009年的下半年,全球经济形势比较平静,正是由于上半年政府的投入和借贷的钱在起著作用。2010年要是在没有刺激投资和融资的情形下,让经济独立运作,那么失业率会上升。只要不出现高通货膨胀率,2010年底就可以看出经济是复苏了,还是会陷入第二次的经济大危机。这是非常冷静的实事求是的警告,但是却不包括中国大陆,唯有中国大陆这边风景独好。

   

   2009年全年的宣传都是什么保八,强劲的增长,辉煌。中国帮助全世界复苏了,成了世界第二、第三大经济体,很快又要超越美国了等等等等。在这一片的大合唱中,几乎根本就听不到任何异议和不同的声音。但是国内真正的良知学者们找出了这种现象的根源。他们说,“中国的学术界几乎没有对经济政策进行反思的能力,就是因为体制内的学者们是现行政策的受益者。他们不会、不敢、更不愿意对现行的经济政策提出异议。他们是受雇佣的传声筒、扩音器和辩护师,他们要依靠现行的体制吃饭和出名。”

   

   在共党话语大权和体制内的这帮所谓的专家们的学术大权之下,体制外的独立学者们,人微言轻,说出实话对社会毫无影响力,完全被淹没在赞歌的大合唱声中了。一个十六亿人口的大社会,如果永远是一种声音的话,根本不能说明这个社会繁荣、强大、或者是辉煌。经济是头等大事,事关国计民生,没有人愿意经济崩溃。那是国将不国,尸横遍野的大灾难。

   

   三十年的盛世、巨大成就的宣传,中国人听得够上一万遍了,谎言已经成为了十倍的真理;而真话、实话几乎是无容身之地。这是巨大的悲哀。悲哀之处,就在于不少的中国人已经听不得真话了,当然就更提不到去思考和相信实话了。他们把自己的一切权力都交给了党,于是党就把他们给代表掉了。

   

   2010年的1月初,中国大陆许多地方都出现了共党用来宣传的什么四十年不遇的降温寒冷天气,又是什么五十年不遇的暴风雪等等的气候,于是发电用的煤和取暖的天然气立时就告急了。1月5号共党当局就宣布,紧急启动燃气突发事件应急预案,这个宣布使人们感到放心。既然启动了突发事件的应急措施,想必那就是党早已经高瞻远瞩、运筹帷幄,事先储备足了煤和天然气。就是为了这些个几十年不遇的突发事件,而使用这个所谓的应急预案。

   

   事件发生以后人们才发现,原来党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储备。这个应急预案的内容,实际上就是拉闸限电,限量使用天燃气,供暖采取了低温的做法。至今我们才知道,这个应急预案的真实内容,那就是让老百姓们受罪。几十年不遇、百年不遇的天灾那,都是让老百姓去顶着。天寒地冻,供暖不但不升温,反而采取了低温运行。屋里面冷,人们打算用电器设备取暖,可是党又宣布了拉闸限电,人民只能挨冻。

   

   共党的政治体制是极权,所以注定了共党的经济体制还是计划经济,而不是自由市场经济。以北京为例,北京市当局计划北京市冬季取暖,每天用四千两百万立方米的天然气。这次由于降温,使天然气的用量增加到了每天五千三百万立方米。由于这不在共党的计划之内,所有人民就必须挨冻。由于下大雪也不在共党的计划之内,所以路面积雪造成了运煤的困难,十多个省市必须拉闸限电。

   

   以江西省为例,党计划冬季发电用煤一百万吨。由于降温、大雪,实际用煤是二百三十万吨。党没计划,怎么办呢?只好拉闸限电。党的贪官们却很高兴。天然气紧缺,2009年的11月天然气提价4%。这一次,又是一个提高价格的大好机会。

   

   发电用煤紧缺,党的干部们不是想办法解决运输问题,保证供煤,而是马上提高煤的价格,涨价10%、15%、甚至25%。有人预测涨价的幅度很快会超过30%。发电的成本提高了,电费也会拉高。居民用户买单,而发财的就是共党的干部。这只是举一个小例子,但却是事关国计民生。

   

   在经济大衰退的期间,各国政府致力于抑制通货膨胀率,唯有共党是在利用任何的机会制造通货膨胀,加大通货膨胀率,给中国民众的生活雪上加霜。与2009年炒热了的房地产价格一样,都是共党有意制造出来的通货膨胀,这就是经济崩溃的重要因素之一。

   

   有真才实学的学者们发出了必须紧缩金融政策的声音。但是1月1号央行的行长周小川表示,2010年将继续实施适度宽松的货币信贷政策。中国大陆房地产的巨大泡沫,那就是在2009年全年的扩张信贷和货币的政策下形成的。周小川的话就是在告诉我们,2010年共党将把泡沫炒的更大,这是经济崩溃的重要因素之二。

   

   在2009年年底,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先生就对中国大陆经济发出了警告。他说,“中国的资产泡沫正在引起全世界的关注。上半年大量信贷资金的流入,是造成资产泡沫化的第一步,从此以后持续恶化。”经济学家郎咸平先生说,“中国的资产泡沫一旦爆破,将造成2010年的世界经济危机。”任何的泡沫没有不破裂的,只是个早晚的问题。

   

   2009年中国大陆的房地产业,卖不出去的空置房超过了一亿平方米。英国的《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的产能过剩代价昂贵>的文章说,“中国欧盟商会最近发布了一份令人不安的报告,中国的产能过剩的规模令人瞠目结舌。2008年底,中国的炼钢业产能为六点六亿吨,而需求量仅为四点七亿吨,二者之差大致相当于欧盟的总产出。而且目前中国还在建设的新产能,就达到了五千八百万吨。”

   

   2009年的上半年,中国大陆的钢材库存积压就已经超过了一亿吨。而2009年的全年,中国大陆的出口、加工外贸额下跌了50%以上。相应地,全年的GDP应该下降35%左右,带动财政收入也要下降40%左右。但是,共党告诉中国人的却是GDP增长了8%以上。这一降和一升之差,竟然是高达43%之多。

   

   有学者指出,2009年大陆地区,至少有三十个大行业存在着严重的产能过剩的问题。库存积压极端严重,这是明摆着的事实,但是共党还要扩大生产力。银行已贷出的资金收不回来,还要继续发放贷款,等于是掏空了银行的钱,都变成了库存积压的商品。这是经济崩溃的重要因素之三。

   

   共党多年的贪腐是越演越烈,进而又与时俱进,成为了公开的抢劫民财。于是形成了这样的一个事实:2008年全大陆地区发生的反共抗暴维权事件的频率,是每三分多钟一起。2009年的上半年,发生的频率便缩短了变成平均每两分半钟一起。到了下半年,更是变成了平均每两分钟一起。共党恐惧的是被清算,要极力的维持政权,所以就形成了使统治的成本越来越昂贵,越来越难以维系。

   

   六十年当政,共党得罪的几乎是全体的国人民众,一切社会矛盾的矛头都指向共党。官民尖锐对立,一触即发;社会动荡,政局不稳。2009年全年,外国投资不过是几十亿美元,。上个世纪末、本世纪初的那种每年海外投资五、六百亿美元进入中国大陆的那种春光,已经不再。

   

   2010年外资将更少甚至没有。依靠外资维持统治的共党,必须要转向国人民众搜刮钱财,维持越来越昂贵的统治成本。经济的走向永远不是共党的第一目的。共党的第一目的永远就是保政权,不惜破坏经济,更不在乎中国人的生命。这是经济崩溃重要因素之四。

   

   上述的四个重要因素当中,任何的一个因素都可以随时导致经济的崩溃,并不需要四个因素同时具备。但是在中国大陆,却是四个因素都具备了。这些因素和这些话,正是共党体制内所谓的专家学者们不敢说,也不愿意说,但是他们却不得不承认的现实。他们都知道,共党政权根本就没有那所谓两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更是清楚:共党欠下的国债,究竟是四十万个亿还是四十多万个亿。

   

   2009年的GDP究竟是多少?国债占GDP的比率是140%还是150%以上?杜拜酋长国的国债只占GDP的103%,金融就崩溃了。但是由于石油,至少杜拜的人民是富有的。而中国大陆的民众,却是贫穷的。农业破产了,中国大陆每年的粮食缺口有多大,政府库存的粮食够几个星期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