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苏明张健评论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古希腊文明时期的苏格拉底大师说过一句名言:“知识就是美德。”创造了中国大陆共党匪区的毛泽东也说过一句名言:“知识越多越反动。”

   

   苏格拉底的名言,使西方的文化,基于希腊文明、古罗马文明和基督教文化,所形成的不仅仅是器物文化,而是人们心灵和精神上的文明。有了知识这种美德的人,那就是文明人。文明人创造了文明国家和文明社会,这似乎是无可非议的。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什么六十年来,从中国大陆逃亡文明国家的人是越来越多了。

   

   把知识当作是对野蛮政权的反动的共匪们,不但彻底地否认了中华的文化,更是扼杀了中国人的心灵和精神的追求。一贯自我标榜伟光正的匪类们,自以为站在了正动的立场上,于是就公然的把知识和美德斥为反动。但是,知识和美德是人性中普遍的追求。这种人性中的追求,也就是人性中对心灵和精神的追求高于物性的追求,则永远是正动的。

   

   于是毛泽东的名言则是代表了共匪政权宣布:共党匪类团伙是人类的自然属性的反动派和反动分子。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共匪团伙时时事事处处,永远是站在一个与人民为敌的立场上。前苏联的共匪们至少还允许公开出版的一本叫做《知识就是力量》的杂志.在中国的这帮共匪们,干脆把知识当作是敌人。

   

   二十年前,共匪的大小干部们还在得意的自称自己是大老粗,祖上几代要饭,于是就光荣,因为这是入党当干部的先决条件。读书读到了初中、高中的人,就要脱胎换骨改造自己,夹着尾巴做人,把这些话要时时挂在嘴上。

   

   三十年前有关阶级斗争的野蛮理论破产了。为了自救,打出了四个现代化的旗号,现在也不提了。天性中仇恨知识的共党根本就建不成现代化,于是才羞羞答答地改成了改革和开放。一直封闭的野蛮政权,又要改革、又要开放,听上去似乎是想与当代世界的文明接轨。世界惊奇了,中国人也兴奋了。

   

   可时至今日,稍有头脑的人都明白,改革开放也被共党干坏了。但是取代了知识美德的所谓学历学位,却成了共匪官场上的热门货,也成了立志卖身投靠野蛮政权的敲门砖。追求真知灼见见和自由精神的知识,被腐化、被虚假化和物化了。车载斗量的博士硕士,只有少得可怜的知,是共党允许的知,和允许知道多少的知,却几乎完全没有识。

   

   造成六十年中国大陆既没有发明创造,又没有自主的产品,更没有自主的科技产品。在先进国家和发达国家,自主的科技产品所创造的产值,平均占到了该国全年GDP的60%到75%。而中国大陆2007年的统计,却是仅占GDP的万分之三。

   

   看起来,奥运会和阅兵式除去了劳民伤财以外,根本就谈不到强大或者是辉煌,经济也根本没有腾飞,而腾飞的仅仅是GDP这个数字。早在2000年,美国的匹茨堡大学的经济学家罗斯基教授,根据共党报出的1998年到2000年三年的GDP数字,进行了研究。

   

   他发现在这三年当中,共党报出的数字显示,GDP是累积增长了24.7%。但同样是这三年中,中国大陆能源的消耗却下降了12.8%。罗斯基教授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好比一辆汽车开出去一公里,但是却没有消耗一滴汽油一样地不可能。于是,他认为共党报出的GDP是造假。

   

   在2009年的一季度,在全球经济大衰退之中,共党又创造出了GDP增长6.9%的奇迹,但同样是能源的消耗却下降了3.1%。没有成本的经济增长,除去偷、去抢以外,那就只能是造假。由于共匪们是缺德无能、不学无术,造假都漏洞百出。可是,凡是在职的共匪大小干部们,却个个都是硕士、又是博士、甚至是博士后。真本事一点没有,也只能凑合着搞点假大空。

   

   至今仍有人认为,共匪的祖师爷毛泽东是有学问的,我却不以为然。农家出身的毛泽东,在听说了每亩粮食产量上万斤、甚至亿万斤以后,不但不去做实际的调查研究,而且是丝毫不怀疑这种反自然的数字。甚至还开始发愁,要着手解决“粮食太多了可怎么办”的问题。所谓是下愚不移。

   

   学问的得来,那就是学和问,还要经过推和敲,在博学多知的基础上,形成个人的真识卓见。于是知识这两个字才能完整地联在一起,成为一个词。憎恨知识的毛泽东,只是个连起码的常识都不具备的人,所以我们也不难想象其后继,象邓江胡们的程度了。

   

   二十年间GDP的突飞猛进,是经济增长的几倍不止。但是令人失望的却是,失业和无业,以及提前被迫退休的人的数字,反而是一年比一年大。经济增长没有带来就业的机会,那么这个增长则又是造假。

   

   到2007年,中国大陆地区的失业率有几种估算的数字:一是38%;另一种估算接近40%;还有人估算是43%。共匪把失业率作为是党国的最高机密,从来不说,所以专家学者们只能估算。但是三个数据之间的差距也不大,都围绕在40%上下。也就是说,十亿应该就业的人口当中,有四亿人是无业的。在正常的情况下,任何一个国家或者是地区,当经济增长到3%以上时,就立即引发了劳动力不足的问题,政府就要立即着手引进劳工。

   

   中国大陆地区的失业率是个大问题。所以在2009年的上半年,学者们再次估算,认为上半年的失业率应该接近到50%。如果共党不立即着手经济转型的话,那么到了年底失业率将会突破50%,然后是直线上升接近60%。但是共党却在敲锣打鼓地宣传,今年保八是没有问题的。

   

   共党制作出来的脑残体们也兴奋得起哄架秧子,又是什么超德国、超日本,又是要超美国的。给人的感觉是全世界必须都倒了霉,中国才能强大;看到全世界的人都要了饭,中国人就自豪了。这种强大和自豪感,使人丝毫看不到人性的迹象。

   

   在自豪和辉煌疯狂中,不少中国人甚至看不到有两亿两千万自己的同胞,仍然生活在人年均三百块钱人民币以下的贫困之中。而至少六亿的同胞们,仍然达不到人均日收入一块两毛五分美元的国际贫困线。所谓的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民众是牺牲品和受害者,成就了共匪的大大小小的干部们吃喝嫖赌,成了富翁。民穷,国就富不了。

   

   2008年的下半年,共匪高调宣传,要拿出四万亿去刺激经济,又自吹自擂有1.9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可是自从进入了2009年,这4万亿和一点九万亿则销声匿迹了,把球踢给了破了产的银行。美其名曰:扩大信贷和货币政策。仅上半年就贷出了7.3万亿,而全年总共贷出了12万亿。

   

   政府拿不出4万个亿,就证明共匪的政权根本就没有财政储备。而共匪们绝口不谈的是,它们为中国人欠下了至少40万个亿的巨大债务。年初,共匪的国务院的内部人士又透露,政府所谓的1.9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根本就是子虚乌有。至此我们可以明白,共党这三十年来,一直是靠着举债在维持着匪类政权残喘着。至于共党所宣传的巨大成就,其实就是国败民穷的巨大债务。

   

   早在2008年底,国际和国内的经济学家们就不断地提醒共党:如果要想成功的渡过这次的经济大衰退,尽快地使经济复苏,就要马上去做三件事。第一,那就是立即转型这种维持了多年的出口贸易和对外加工的经济方式。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那就是中国制造的假冒伪劣毒商品已经臭遍了世界,同时把经济的命脉交给了外国消费者的手里,是共党的自杀型经济的模式;第二,那就是利用经济转型的机会,扩大就业市场,减少失业率;第三,大力提高人民的收入,把外需转变成为强大的内需的力量。

   

   学者专家们说了一年多,无知无识的匪类们根本就没有听懂,自作聪明地把12万亿贷款的70%直接投放在了房地产上,人为地吹大了房地产的泡沫。然后就又是取得了巨大成就,经济又复苏了等等的连篇鬼话。直到11月的下旬,波斯湾的酋长国杜拜爆发了债务的大危机,连带着牵动了全球的股市下跌。经济学家、金融学家们已经从杜拜的债务大危机中,看到了中国大陆的影子。

   

   杜拜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七个城市国家之一,是以金融融资和发展房地产而起家的。十年来,这个国家在沙漠上建造了巨型的室内人造滑雪场。更为令举世震惊的,那就是在海上建造出了一个巨型的人造岛。这些个壮举吸引了国际金融资本的大量投入,从而支撑着杜拜房地产价格的快速增长。当杜拜的世界公司宣布资不抵债而破产后,使它所有的债权国和债权人极为地恐慌。

   

   直到11月25日,杜拜的政府宣布已经插手重组世界公司,并且提出暂时停止偿还一切债务六个月,这才引发了全球股市的下跌。直到12月1日,杜拜重组的世界公司对外宣布了它们的债务偿还计划以后,世界的股市才趋于稳定。但是杜拜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股市仍在大跌,仅一天的时间,就让酋长国的股市市值蒸发了90亿美元。

   

   经济学家们认为,此次杜拜的危机就是从房地产和基建规模扩张而造成的,与中国大陆的情形完全一模一样。金融学家们分析,杜拜的国债高达880亿美元,相当于它的GDP的103%。杜拜的国有控股公司,就是这家重组的世界公司,而它的债务高达590亿美元。引发这次债务危机的导火索,那就是一笔在12月中旬到期的35亿美元的债务无法偿还。重组的世界公司在声明中说,目前正在就260亿美元债务和银行在谈判中。所幸的是,世界公司同时也公布了它的债务的明细表,这反倒使债权人放心了。

   

   中国大陆走的与杜拜是一个模式,都是不顾一切的大举债务在发展房地产业。凡是泡沫,那就一定要破裂。杜拜目前的房地产价格已经是大跌了70%。在高价买了房地产的人都吃了大亏,也上了大当。所幸的是杜拜政府的贪污腐败的行径,远远地落后于共党,所以买了房的人只是在钱财上吃了亏,所买的房屋倒还不是豆腐渣工程。

   

   共党自我标榜中国模式,自以为是独树一帜,我倒不认为是杜拜学习了中国模式。但是杜拜借钱扩张房地产的做法,是与共党近十多年来的做法是完全相同的。我们所说的泡沫破裂,其实那就是和杜拜所发生的一模一样,是债务的危机和资产的缩水。前面提到杜拜的国债是880亿美元,相当于GDP的103%。可是中国大陆的国债是至少40多万亿人民币,相当于GDP的140%,甚至还更多。这里说的甚至还要更多,那是因为共党报出的GDP水份太大。

   

   举个例子说明,外贸出口占了GDP的70%以上。2009年全年,外贸出口额就一直在大幅减少,全年减少了45%以上,这就足以使GDP的总量下降30%左右。但是共党从第一季度到第三季度所报出的GDP没有负增长,反而是6.9%到8.9%的纯增长。这当中的水份究竟有多大,那就可想而知了。

   

   全年贷出的12万亿,也不够弥补外贸下降的45%。所以借钱盖楼房,吹大房地产泡沫,那就是不学无术的蠢人所为,根本不是共党的新发明。美国、日本都干过以房地产去拉动经济,但结果都一样,那就是崩盘。尤其是房地产和金融手段的贷款、借钱紧密地相结合,那就没有不崩盘的道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