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苏明张健评论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在我们人类的这个大社会里,任何事情讲究的是个道理。即便是两个人吵架,其实吵的就是各自的道理,围观的人评论的是谁有理、谁理亏。当两个人吵急了,通常会有一方大声质问另一方说:你讲不讲理?劝架的人并不都是和事老,大多数都是在两造之间评理,帮助分析出个黑白曲直。然后再给理亏的一方找个台阶,让他借坡下驴。这就是化干戈为玉帛,息事宁人,天下太平。

   

   共党总以为高明。经常说的一句话,那就是“真理越辩越明”。这是胡说八道。既然是经过验证的真理,那要去辩论什么呢?人们通过演绎法和归纳法的思维逻辑去求得公理和定律,对已经求证出来的东西再去辩论,那就不可避免的要出现白马非马的诡辩。

   

   其实共党就是诡辩论者。明明宪政、民主、人权、法治已经成为了普世的价值观,共党就诡辩说不适合中国的国情;又说中国人素质太差不能搞民主。对中国人说,我们不能全盘照搬西方的那一套,因为中国有特色。可是,中国的国情是什么?特色又是什么呢?直到最近胡锦涛们弄了一大帮犬儒和帮闲,发明出了个特色理论体系。可是国情是什么?至今还没有发明出来。

   

   中国人素质为什么差?又绝口不提。可是又鼓动中国人满世界去喊叫什么五千年文化。既然有五千年的文化,那就是说创造了这五千年文化的民族素质相当高。民族的素质高,为什么属于这个民族的中国人素质反而又太差了呢?逻辑上都不通,这不是诡辩又是什么呢?

   

   文化也有好文化和坏文化之分。猎取人头的民族,就有猎头文化;吃人族,就有吃人文化。由共党亲自发动和领导的十年文化大革命,仅广西一省就有近四十万人被活活的开膛,五脏被共党的生番们吃了,然后再去吃煮熟了的人肉。同样是由共党亲自发动领导的、从1959年开始的三年半大饥荒中,五、六千万中国人被活活饿死,民间是饿殍遍野,易子而食的事到处发生。

   

   至今仍然活着的前苏联的老人们,在回忆起斯大林领导的那场从1931年开始的大饥荒时都痛苦地说,凡是经过大饥荒活下来的人,谁没有吃过死人肉?!北朝鲜的金正日当政不过十多年,把两千三百万北朝鲜人活活饿死了两三百万。由此我们可以下结论:共党团伙的文化,那是饿死人文化和吃人文化。在考察人的社会起源的时候,考古学家们和史学家们都证实了一个论点,那就是人类曾经经历过生番时期和熟番时期,然后才开始逐渐步入文明。

   

   吃人也是文化,是生番文化。看着人们活活饿死,不去救济;看着挨饿的人们易子而食、吃死人肉而不作为,也是属于生番时期的文化。野蛮的生番文化通过近代的共党团伙复活于人间,于是又一个结论得出来了:这就是共党的文化,就是生番的文化,与人类的文化落后了几十万年之久。

   

   没有人会认为杀人是个真理。无论怎样去辩论,用任何的方式、借口去杀人都是犯罪。杀人是罪行,杀人要偿命这就是真理,不需要辩论。人类社会始终都在遵循着这个道理,而唯有共党这个团伙是反其道而行之的。

   

   早在1927年的所谓湖南农民运动中,《中国左祸》这本书是这样描写的:“一座座的村庄烧成了废墟;百里无鸡鸣;一片片焦土,号啼不绝,苍生痛哭;穷苦百姓无家可归,骨肉离散。”这就是共党所搞的“打土豪、分田地”、“一切权力归农会”的运动。同时毛泽东还高喊要湖南独立。后来共党在井冈山上国中立国的时候,又搞出了一场反AB团的运动,内部火拼杀人十多万。

   

   共党的元老周恩来就在此时打出了清理门户的旗号,手持着斧头冲进了顾顺章先生的家,将顾家一门老少妇孺十多口人全都砍死。1942年延安大整风运动,共党打出了“挽救失足者”的旗号,在所有的共党根据地自相残杀,自杀自家人高达几十万人之多。共党为了篡夺政权,中国人又有两千多万条性命葬送在共党发动的复辟内战之中。

   

   当共党如愿以偿地当了政以后,中国人民并没有幸福。那是因为共党知道自己立身不正,而且是劣迹斑斑罪孽深重。篡政成功完全是出于侥幸,绝非是理直气壮。加上前二十八年的人命债、财产债、害人的债务积欠得又太多,害怕人们报复清算。尤其前二十八年空口说白话,对国人民众好话说尽,许下了天大的愿,其实是完全的欺骗,根本就不是出于本意,更从来没打算还愿。所以共党尽管当了政,但是恐惧感却由此而产生了:恐惧国人民众也会造反起家,推翻共党。于是保政权、怕被颠覆,就成了共党政权一根最敏感、最脆弱的神经。

   

   毛泽东就像是患了神经病一样,二十多年当政期间,整天絮絮叨叨的重复的就是这几句话。例如:“有了权,没有人可以有人,没有枪可以有枪,没有钱可以有钱。”“如果这个政权被颠覆了,那将是千百万人头落地。”“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日日讲。”“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等等等等。

   

   早在五十年代初,有识之士们就质疑共党的这个政权:认为国家是全体国民的国家,怎么可以让一个阶层的群体去斗争和压迫其他所有基层的全体国民呢?国家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工具呢?这些来自于所谓马克思主义的东西,根本就是驴唇不对马嘴,一派的胡言乱语。可是,从来就反对全盘照搬西方的共党,却是全盘地照搬了西方的马列到中国大陆,并且确定为国教,强迫全体国民们洗脑。

   

   另一方面,由于共党土匪本质的使然,杀人抢劫的行径依旧。在共党篡政前后开始的土地改革运动中,依然打出的是二十多年前湖南痞子运动中“打土豪分田地”的旗号。持续了五、六年之久的土改运动,农村的乡绅们、士绅们被杀高达四、五百万人之多。他们的家属和子女成了阶级斗争的对象,受尽共党虐待三十年。但是分到了地主土地和浮财的农民们,在共党合作化、公社化的几年运动中,也受到了乡绅们和士绅们的同样的对待,被共党剥夺了土地和私产的所有权,从此成为了完全赤贫的农奴至今。

   

   近二、三十年的扒房圈地,农业已经破产,可供农民耕种的土地越来越少。而且还造成了九千万农民完全失去了土地,流离失所,靠打短工和季节工为生。五十多年共党当政期间,中国大陆始终依靠国际社会的粮食救济、和向国际粮食市场大量购买粮食来吃饭的。令举世震惊的怪现象,却是占了世界农业人口百分之四十二的中国大陆农民中,却出现了至少三亿农民是剩余的劳动力。一方面是每年大量的从世界市场上买粮,一方面是生产粮食的人却没有活干。

   

   共党把中国的农业领导得破了产,就表现在下面这三个数字上:第一,中国大陆农业人口占世界农业人口的42%;第二,中国大陆的耕地面积却只占全世界耕地面积的7%;第三,中国大陆的人口却占了世界人口的22%。

   

   两个农民养活一个人。由于耕地少得可怜,结果这三个人还要去买粮食吃。这既不是盛世,更不是光辉,而且更谈不到复兴,而是破坏、危机和粮荒。

   

   共党六十年,饥饿始终是悬在中国大陆民众头上的一把剑。五十年前的大饥荒不需要人们去翻阅元明清的史料和民国的档案,它就发生在这个共党政权的治下。凡是心里正常的人都不会认为,死人是巨大的成就。也不会认为,私人财产被剥夺是复兴之路。

   

   农民被抢劫成了赤贫的农奴以后,共党又迫不及待地立即打出了工商业改造的旗号,抢劫了城镇工商业者们的生意、作坊和企业,彻底抢劫了全民的私有财产。彻底地剥夺了公民们的财产私有权,正好符合了共党的消灭私有制的主张。至于共党依靠和宠幸的工人阶级们,在共党的高利润、高积累、低成本的政策之下,工人们也仅仅是靠讨得了一口饭吃的工资收入生存。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把为资本家工作的工人的工资收入称作为可变动性资本。他的解释是:工人工资的收入在维持一个家庭的生活之后,还有剩余的部分可以储存和积累。到了一定的数目后,这笔钱就可以成为对工商业投资的资本。于是工人阶级中就会出现工商业主,成为资本家和资产阶级。马克思主张的是全民奴隶制,工人阶级也是在被打倒之列。所以共党治下的工人也仅仅是有政治宠幸之名,而无经济利益之实。所以全国民众都是大输家,唯一的大赢家那就是共党。

   

   共党这个团伙在全民一片赤贫以后,人们就要开始看看,共党究竟如何领导复兴之路。果不其然,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家家砸锅卖铁大炼钢铁、吃大锅饭,超英赶美,提前进入共产主义天堂。当时的六亿人口可以说是意气风发,斗志昂扬,都以为跟着共党走上了一条复兴之路、天堂之路。不想是天堂无路,地狱有门。一年后大饥荒开始了,十分之一的人口饿死了,超英赶美也不提了,复兴成了画饼充饥。

   

   1962年,没容半饥半饱的人们喘口气,共党又开始了农村的四清运动。共党的意图很清楚,自己永远是伟光正。可是饿死那么多人总得有替罪羊。农村饿死的人最多,可是农村干部们为什么没有饿死?党的关怀永远是无微不至的,毛泽东有老是高瞻远瞩。所以就想到了这些农村干部们肯定是多吃多占了,外加手脚不干净,小偷小摸的行为总是有的,所以打出了四清的旗号,收拾这帮四不清的干部们。

   

   到了1964年、1965年,共党元老刘少奇搞复兴大业,据说是功勋卓著。虽然当时全体的国民百姓仍然是吃粮限制,副食、日用品凭票限证供应,但是据说深受爱戴,于是毛泽东就嫉妒了。共党内部拉帮结派准备自相火拼,火药味遍及全大陆。毛泽东认为复兴大业,就要搞场文化大革命,维持政权是第一要务。于是,十年文革死人三千七百万,四亿人口遭殃,毛泽东也死于这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折腾之中,如愿以偿地去见马克思了。

   

   而抢劫来的全体民众的私产也被共党们折腾光了,国民也元气大伤。民间开始反思,又进一步发展到了思想解放的阶段,认识到共党就是在开历史倒车的罪魁祸首。共党的残余们感到了政权的危机。为了自救,被动地打出了改革开放的旗号。但是共党依旧是那个共党,匪性依旧是原来的匪性,所尊奉的依旧是极权主义专制统治的文化,死人的文化、吃人的文化和抢劫的文化,再加上窝里反、内斗的火拼文化。

   

   从1949年以前的二十八年,到1949年以后的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不但毫无改良、改邪、改正的任何迹象,反而是更加地变本加厉。六十年的时间,可以衍生出三代人。难道三代共党团伙的成员们都是兽性匪类吗?有人曾经愤怒地质问我说,“难道共产党就没有一个好人吗?”更有人用共党的观点对我说话:“任何事都不能太绝对。有好也有坏。共产党里坏人是绝大多数,好人少。但是再少也有好人。”

   

   但是我的问题是:共党坏到了这步田地,已经没有什么坏事、缺德事是共党不能公开干出来的了。那么共党里面的好人,又怎么能够去证明共党干的坏事全部与他无关,他就是共党里的好人呢?任何人,天生就是一个自然人,而不是社会人,所以也从来不会有任何人天生就是共党成员。当自然人长大了,接触了社会,心智开了,到了成年人以后,就有了选择的权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