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苏明张健评论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在2009年的上半年,中国大陆地区的辉煌经济出现了两个巨大的污点,都是共党竭力掩盖,而且是绝口不提的两个最能说明实际经济状况的事实。
   
   一个事实是在2009年4月,由国务院的良知人士在英国,揭露出中国大陆财政中根本就没有什么两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许多人当时很是吃了一惊,纷纷指责共党撒谎、造假简直是出了阁了,没边没沿。就象民间的一句俗话所说:逮着骆驼不吹牛,什么大就吹什么。牛皮吹破了,十几万亿人民币成了子虚乌有。
   
   另一个事实就是三十年经济一直腾飞,飞到了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地步了。不料,40万亿国债被暴露了出来。奇怪的是,我从来没有为中国大陆欠下过一分钱的国债,却遭到网上的指责和攻击。在财经方面,我是个新学和后进,估算上肯定不是那么精确,误差一定有。我说出来,为的是抛砖引玉,希望各位贤达们关注此一问题,深入研究。再者,我发现了40万亿的国债,至少我敢于公开说出来。任何人都可以不同意或反对我的说法,但还是多少应该尊重一点我有自由言论的权力。再者,共党从来不说欠下了国债,我却说了出来,那么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的,难道是我?
   
   直到2010年3月,美国西北大学的金融研究机构发布了中国大陆欠债的数字是39万亿8千4百亿元。比我估算的40万亿,少了1千6百亿。尽管如此,如果是从学术上讲,共党严密封锁信息,弄虚作假,我一个后学之人,能在40万亿的天文数字计算上,仅出现1千6百亿的误差。为此,我很是为自己高兴了两天。我并不期望祝贺或鼓励,却意外地招来了斥责和攻击。难道从此我就不再说实话了吗?说实话就真的那么让人反感、憎恶吗?没办法,谁让我们生活在真实的现实中呢?
   
   再说一句实话,到了2010年底,中国大陆的全部国债为48万亿。如果非要相信共党所说的13亿人口的话,那就是每个人头上都背上了3万7千块钱的国债。如果还能多少听得进一点实话的话,按照16亿人口均担,每人头上3万块。这两件事都触及到了共党的痛处,更是宣传辉煌时摆脱不掉的两大阴影,也是中国大陆经济必将崩溃的致命原因之一。
   
   本人大半生,清白不害人,不贪腐,不抢劫,所以不犯罪。说实话犯的不是罪,而是共党的法。说实话,犯了这样的法,于祖宗的家训无损,于我个人的品行无亏。所以我并不在乎。
   
   西南五省大旱,灾民们逃亡出走,我做好了全部的准备,打算为共党救灾的丰功伟绩唱一次赞歌。看起来,赞歌唱不起来,还得继续犯法,说几句实话。最近,共党高调宣布,拨出1.55亿元,帮助灾民们渡灾。首先我要问,灾民有多少?如果是一、两百万,为了这1.55个亿,我可能会唱出赞歌。如果灾民是一、两亿,我也只好骂共党的娘了。
   
   一场百年不遇的大面积的旱灾,人均几毛钱的救助资金,难道灾民们就会如温家宝所说的“幸福”了吗?显然不能。温家宝也明白,钱越来越不值钱。几毛钱不如二十年前的几分钱。几毛钱幸福不了温家宝,当然就更幸福不了灾民们了。于是老法子又搬了出来,号召全国人民为灾区捐款。国家不是辉煌了吗?政府的责任怎么有转嫁给了百姓呢?
   
   目前没有受到旱灾影响的是华中、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要老百姓捐钱去,救的是东北、华北、西北和西南四个大地区的灾害。民间的财力有多少?一贯与民争利、抢利的共党不是不知道。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后,仅仅二十多天,国内外华人主动捐款440亿。十个月后的2009年3月,有调查报告揭露,440亿元中的百分之八十以上,被共党大小干部们贪污掉了。地震灾区有不少灾民是活活饿死的。
   
   温家宝挥毫泼墨:“多难兴邦”。至今两年了,灾区还是灾区。兴了的是贪污赈灾款外逃的狗官们。震灾发生后我公开呼吁,任何人不要捐款,让我们考验一下中国大陆的国力和共党当政的能力。于是,我被骂成是汉奸、卖国贼、败类。这一次,我们还是要呼吁:大家不要捐款。旱灾发生在去年10月份。至今半年了,共党并没有做任何事。至今才拿出来1.55亿,难道还想让民间捐出440亿,然后让大大小小的共党们又贪污走百分之八十以上吗?
   
   四川地震后,满目凄凉,惨不忍睹。接下来的就是一场耗资七千亿的北京造假奥运。至今奥运的楼堂馆所仍然空置,百无一用。而且欠下了巨额债务,丝毫未见兴邦的迹象。这次的大旱灾,民众逃荒,瘟疫大流行,共党们却在忙于耗资4千亿的上海世博会。可以预见,世博过后,所有的建筑物仍将空置,百无一用。而且又将欠下了一笔巨额国债。灾区仍然是灾区,灾民还是灾民。兴邦的迹象不可能出现。
   
   共党的这群大大小小的土干部们,至今不学无术,却又冥顽不灵,无人性,但却要做领导人。狗屁不通,又好做强大辉煌的预言家。由于太伟大了,所以尾大不掉。只见领导人满街跑,但却找不到一个负责人。国际社会巴望中国能够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国家。这对中国人来说,就是一个天大的难题。领导一切的共党只是领导。至于领导什么,它们也说不清。什么是责任,它们就更不懂了。
   
   山西王家岭煤矿透水,260多名矿工在井下。矿上的大大小小的领导人,跑了个无影无踪。这就是只领导,不负责。只有领导人,没有负责人的表现。事情发生了,领导人不知道该干什么。不跑又等什么呢?至于防患于未然,领导们就更不懂了。不懂,可又非要领导一切,所以中国就不可能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国家,中国人民也不可能有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对于中国社会上所发生的一切引起民怨民愤的事件,其领导人必然是共党。共党领导了社会上一切不公不法的事件,但却没有一个人负责。这就是中国大陆的社会现状。
   
   生态破坏、水土流失、旱涝灾害不断、沙尘暴肆虐,假冒伪劣毒充斥市场,扒房圈地,哄抬房地产、炒作股市,农业破产、工业瘫痪,人性泯灭、道德沦丧,等等等等。哪一件事不是在共党的领导下干出来的?把灾难和矛盾问题都领导出来了,但却没有一个人负责。这就是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
   
   据说,为此共党又领导出了一套理论体系。至于这套理论体系是否符合国情民意,那就没有人负责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人又被卷入了龙的宣传中去。似乎中国这条龙只有在共党的领导下,才能乘风欲上天。可是六十年了,这条龙仍像蛆虫一样,趴在沙漠化的土地上,腾飞是无望了。
   
   但是,对龙的宣传影响至深。一小部分中国人便以为共党或许是真龙天子,于是就去依附权贵,甚至卖身投靠。以为如此就是攀龙附凤,于是便有鸡犬升天的机会。殊不知,古书云:龙生九种,种种不同。而绝非龙生龙、凤生凤。永远驼着石碑的那只是王八,学名叫赑屃,它也是龙生的九种之一。俗话又有渔龙不分、龙蛇混杂的说法。至于如何才能成为龙,那应该是一个严肃的价值理念,和认真负责的技术问题。否则就不成龙,只好成为虫了。
   
   共党显然不是龙,充其量也只能算是条虫。而且是害虫、蛀虫,但能量不小。所谓天、地、人三才,共党就能把天祸害得灰蒙蒙、风不清、月不朗;把地祸害得生态毁灭,无处不被污染;人则被祸害得只知物欲,全然不知人为何物,精神灵感几乎消失殆尽。
   
   三十年GDP成了这条蛀虫唯一苟延残喘的稻草。但是GDP又能说明什么呢?据调查显示,中国大陆现有卖了出去的住宅数总面积超过两亿平方米,还有超过一亿平方米的办公楼的空置。明明是供大于求,但共党继续领导大建住宅、办公楼,同时领导炒作房地产价格。卖不出去,就成片成片地空着也还盖。盖出来就是GDP,就是共党追求的政绩。
   
   其中有两个问题是共党绝对不负责任的:一,所谓的改革三十年,实际上就是共党贪腐高峰的三十年。所以工程建设项目的投资款中的40%到60%,已经成为了理所当然地要被层层狗官们抽头、剥皮的惯例。共党报出的是亮丽骄人的GDP,但其中的水分却占40%到60%;二,贪腐高峰期的任何工程的质量也就可想而知了。
   
   就在最近,浙江省衢州市最高档的住宅小区完工,55个家庭花高价在这个小区里买了房子。人还没搬进去,就在进行室内装修时,屋主和装修工人就发现屋内各处渗水,墙壁上到处是裂缝。下雨天就更糟,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衢州市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站的人说,问题主要是渗水,也有裂缝的问题。
   
   共党领导了高档小区的建设,又领导了小区的工程质量监督,最后又领导如何去卖个高价钱。党领导完了,房子有渗水,又有裂缝,党就不负责了。谁买谁倒霉。也只好谁买谁负责了。
   
   其实,这55位屋主应该高兴才对。去年上海、武汉、和黑龙江都发生了刚盖好的大楼倒塌的事情。党从审查和批准盖大楼的手续开始,就一直在领导着:其中还有领导自愿买房上当的人如何付首期,如何去银行贷款,又领导银行收多少利息。党都领导完了,楼就塌了,党就不再领导了,当然就不用负责任了。
   
   不少同胞赞叹,自己的家乡变化有多大,盖了多少多少的新楼房。表面亮丽,败絮其中。贪腐泛滥成灾,豆腐渣工程无处不在。2004年,长江地区的一次四点几级的地震,就把江西九江市政府新盖好的一座九层豪华办公大楼震出了一条从地面到顶的通天大缝。楼是报废了,但盖楼的投资款已经计入了GDP。
   
   有调查显示,中国大陆修建一公里的高速公路,投资是一亿元。但真正用于修路的钱,不过六千万,另外的四千万就进入了层层共党的口袋。修一千公里的高速公路,就把一千亿计入GDP,实际用款六百亿,四百亿不翼而飞。这一千公里的高速公路的质量,也就不用说了。然后,每年再花巨资去维修,维修款计入GDP。同样,维修款中的40%和60%,又被层层扒皮贪污掉了。于是,维修也只能治标不治本地做做样子,造成高速路断裂,塌方不断,疲于应付。最后只得再投资重建,于是,又计入了GDP,GDP就提高了。共党马上就领导高唱经济腾飞、强大辉煌。背后的实质是什么,共党就不负责了。
   
   GDP年年增长,造就出来的只是一堆破烂。因为自己的腰包足了,共党们就齐声“唱支山歌给党听”。啃着骨头,梭啰着鱼刺的人又沾了多大的光?也跟着起哄架秧子。难怪抗战的老兵说,也就是那个年代,日本人侵华,中国人还能打败日本人。现在日本人侵华,中国人自己就能组织起一千个集团军的伪军。只需日本人动动嘴,这些伪军就可以替日本人把中国占领了。日本人付出的代价不过是残羹剩饭,骨头、鱼刺,或者是五毛钱而已。
   
   共党的互相吹捧是表面,背后是在互相捅刀子。把互相捅刀子说出是党内斗争,这个玩笑就开得太大了。政界的矛盾通常是指治国理念的不统一,可以坐下来协商、争论、妥协、退让,最后可以形成一致。共党是利益团伙,没有治国理念。党内的矛盾,就是利益之争、分赃不均而起。互相恨不得干掉对方,一个人独吞才好。与其说什么党内斗争、路线斗争,不如直截了当地说内讧,或者说是火拼更精确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