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土匪们在开十七大,与民何关
·十月一日是血淋淋的国殇日
·中国拿什么去崛起
·习近平独裁,高瑜被判,毛派的使命感
·共党的政治是害死多少人也不算个事的政治
·自己的大脑凭什么被共党洗
·最大的骗子就是共党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我们常说,中国是地大物博,资源丰富。说顺了嘴了,于是也就不去想是否如此了。凡事怕推敲。只要我们稍微用点心,打开地图仔细看看,再读上几本书,接受一些海外学者近几十年来对中国的政治、经济、地理、资源、气候、生态等等方面的研究成果或论述,就不可难发现,地大好像是个事实,其实又不是个事实。

   从《山海经》这部古籍中看,似乎非洲的一部分都曾经在中国的版图之内。可当时的尧舜禹,不过是在黄河流域的山西、陕西、河南一带的部落联盟。元朝地大,占了半个欧洲,九十多年便完了。实际上中国的版图,还是参照着明、清时期的版图为准。直到中华民国迁往台湾之前,中国有1,200万平方公里,堪称地大。但是,现在再说地大,就值得怀疑了。40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领海是经共党的手卖出去的。早期共党的教科书上说,中国有960万平方公里。现时,恐怕连800万平方公里都不足。

   中国是个多山的国家,平原实在是少得可怜。青海境内的大戈壁滩有50万平方公里左右,可惜的是,不适合耕种。新疆、青海、甘肃、陕西、山西、内蒙、辽宁、吉林,直到北京以北100公里处,是一块三百五、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平原。可是早已被沙漠覆盖住了,寸草不生。那么,剩下了的400万平方公里中的百分之七十是山区、高原和丘陵。真正适于耕种和居住的面积,不过只有百十万平方公里,听上去还不算小。但是与现今的16亿多人口相比,就实在说不上大了。

   至于物是否博,也要很实际地来分析。这就牵扯到了资源是否丰富上了。实话说,中国实在不是个资源丰富的国家,地下的矿物原先确实是有六、七十种之多。现在仅剩下十几种了。而且开采的年限大多不超过十年或二十年,我们的资源就枯竭了。共党的教科书上说,地大物博、资源丰富,那是宣传。

   五十年代初,毛泽东就说:一穷二白。又说,好画画。大家原以为,既然承认穷,那就精打细算过节俭的日子。谁知那位老人家不学无术不说,还时常犯匪性。孤陋寡闻,还要枉自为大。一朝小人得意,便猖狂得时常犯热病。

   我们不要跟着共党去骂蒋介石。撤退到台湾的中华民国,给大陆至少留下了四件宝物:一,是丰富的水资源;二,是二十年的国战和内战,仍然保持了森林面积占国土面积的百分之二十二的大比率;三,是人均耕地四亩;四,是中华民国政府培养出的五百万人性、道德俱全,学问功底深厚扎实,以国家、民族、人民为己任的真正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

   1959年,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宴会厅宴请高级知识分子代表们时说:“你们是旧社会留下的五百万宝贝。”但彼时的五百万宝贝,刚刚经历了反右,基本上都七残八伤,成了共党眼中的敌人和废品了。一年前的一场大跃进,森林至少被砍光了一半。大树当柴烧,炼了一千多万吨土钢、废钢。

   本人的父亲去吃周恩来的国宴时,全国人民要吃粮、吃肉、吃蛋,以及所有的副食品,都已经是凭票、凭证限量供应了。大饥荒已经开始了。再加上后来的一场文革,这五百万宝贝基本上死绝了。森林覆盖面积减少到了百分之八。现在有学者估算,恐怕也只剩下百分之五了。

   人均耕地不但没有随着人口四倍的增长而增长,反而降到了六十年前的五分之一,人均只有零点八亩亩。现时的几个比率很能说明问题:一,是中国大陆人口占世界的21%;二,是中国大陆农民人口占世界47%;三,是中国大陆的耕地面积占世界的7%。

   占世界21%的人口,指望着7%的耕地吃饭。这里没有举世震惊的奇迹,只有每年花出七、八百亿美元,从世界粮食市场上买五、六千万吨粮食的应付危急的事实。本人的父亲于1953年被请到北京建设首都,我母亲却迟迟不去北京,原因有三:一,是北京的风沙大;二,是冬天下雪多;三是北京有狼。

   直到1957年初,母亲才不情不愿地带着我们举家迁往北京定居。时间长了,慢慢地了解了北京。北京的胡同多,四合院多,但都是土路。稍微刮风或清洁工人扫大街时,确实是尘土飞扬,甚至对面不见人。但是没有这二十年的沙尘暴,老天经常下雨。雨后胡同里、院子里便泥泞一片。冬天时常下雪,雪很厚,道路上就结了冰。雪一融化,便又泥泞一片。

   至于有狼的说法,倒也是个事实。我父亲就说过,尤其冬天下过雪后,在德胜门、鼓楼一带,清晨出门的人能看到雪地上的狼的脚印。北京城往北五、六十公里的延庆县,境内和周边地区还有一大片原始森林。张家口一带的山里,几百万只野生的黄羊栖息在那里。

   据建筑界的工程人员们讲,虽然北京地区处在海拔47米左右,但地下水却是极丰富的。从任何一处的地面挖下两铁锹深,就能见到地下水。现在据说打井打到地下几百米,也见不到地下水了。

   隋炀帝虽说不是个东西,可是他开凿了大运河。以后的一千五百年间,这条京杭大运河起到了巨大的作用。直到清末民初,在北京城东边的通县,还是个货运、客运的大码头。北京的西直门内,也有一个大码头。从那里上船,进入运河,直到杭州。

   共党的一场大跃进后,北京的护城河没了;运河开始填平消失了;潮白河没水了;永定河干了二、三十年了。船户人家、水上人家也早就没有了。离北京不远的白洋淀,也基本上没有了。想想这不过是六、七十年的时间。中日战争时期,河北省的人民自发地组织起来抗战,这块方圆百里的白洋淀成了打击倭寇的根据地。日本人运来炮艇、快艇,却始终占领不了白洋淀。

   三、四年前,一些地质学家指出,整个华北大平原的地下水已经抽空了。现在抽的水是地面千米以下的不可以抽取的水。由于已经抽取了好几年了,所以,在二十五万平方公里的华北大平原的地下,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悬空层。既然出现了悬空层,那就必须要有东西来补充它。

   目前的状况却是:第一,就像近几年时常在山西省发生的地面坍陷;第二,由华北地区沿海的各港口出现的海水倒灌进入了悬空层;第三,最危险的是引发华北北部的这个活动地震带的震动。许多人都还记得当初唐山大地震、邢台大地震的惨状。这些固然是可怕的,但最可怕的还是它的后果。

   华北平原的土质会因此而盐碱化、沙漠化。然后是寸草不生,人们无法居住,必须撤离。再与北方的沙漠迅速连成一片,为已有的340多万平方公里的沙漠面积增加25万平方公里。这一论断被不少共党狼奶教育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工匠、手艺人们认为是危言耸听,简直是天方夜谭,与科学和知识为敌。

   这也难怪共党一贯自以为伟光正,与科学和知识为敌。随便举一个事实就能说明这个问题:1949年,中国大陆上的沙漠面积是220万平方公里;现在是340多万平方公里。60年里增长了120多万平方公里,平均每年2万平方公里。事实摆在这里,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至于北京延庆县的那片原始森林,已经消失在大跃进和文革中。张家口地区的那群野生的黄羊是彻底绝种在三年半的大饥荒中。至于狼、狐狸、松鼠,也只能在动物园里看到了。自然界提供给人们的,也是人原本就该有的,被共党彻底破坏了没了。换句话说,当该有的都变成了没有的时候,那么,灾难就来了。

   最近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中国大陆660个城市中,三分之二的城市缺水。33个大城市中,30个城市严重供水不足。其中最严重的就是北京。沙尘暴的发生次数一年比一年多,一年比一年规模大。甚至漂洋过海,侵害到了其他国家的环境。该下雨时不下雨,该下雪时不下雪。好不容易盼来了两场好雨,结果变成了洪涝灾害。

   居民生活用水,从二十年前的几分钱一吨,迅猛增长到了现在的三块钱一吨。虽说还没有限量供水,但是一旦一户人家月用水量超过人均一吨半,超过的部分三倍收钱。也就是说,每吨水十块多钱。前面提到占世界人口21%的中国人,只能靠着占世界耕地面积的7%吃饭。

   7月14日《自然》杂志上的一篇文章,告诉了我们另一类的同样数字:那就是占世界人口21%的中国人只拥有世界淡水量的7%。西方学者们以共党报出的13亿人口,来计算中国人均拥有世界淡水量是2,700吨。其实中国大陆人口在2009年后,已经超过了16亿。所以,中国人人均淡水量拥有量现在仅有不足一千七百吨。到了2025年前后,中国人口将达到19亿,到那时人均淡水量不到一千吨。现时的一千七百吨,也仅仅是世界人均拥有量的不到五分之一。如此少得可怜的淡水中,还有70%的淡水量被程度不同地污染了。

   世界银行的报告说,2020年,将有三千万到五千万中国人被迫离开祖辈生息的家乡,移民到其他县,其他省去。这是出于四个原因:一,是地面塌陷;二,是完全没有水;三,是有水,但污染到了绝对不能使用的程度;四,土地盐碱化成了沙漠化。

   生活在自由世界的好处就是恢复和健全自己的独立人格,自由地进行独立思考。针对中国大陆的种种残破的败象,不由得让我认为,能装满一卡车的马恩列斯毛邓江胡的所谓理论的书,竟然抵不上犹太教的一本圣经。

   六十二年前,犹太人就是在一片大沙漠上建立了以色列国。仅仅62年时间,不仅建成了国,还把以色列建成了发达国家。人家是从无到有,到富裕。中国大陆是从有到无,从贫乏到贫穷,到灾难遍地。犹太人不会申请移民到中国大陆;可中国人移民全世界,其中绝大部分是偷渡。

   8月份,法国警方破获了一个庞大的中国人口偷渡集团,并逮捕了中国籍的首脑。法国警方证实,中国人只要向这个集团交纳一万五千欧元,这个集团就可以把中国人偷送到法国、意大利、西班牙或卢森堡去。并且还证实,这个集团的总部在上海。

   近几年,各工业国和发达国家破获了越来越多的中国大陆的人口走私案件。稍微用一点心的人就会发现,偷渡的费用远比几年前的五、六万美元要低得多了。一万五千欧元,不过等于是两万美元。这就说明,干走私人口生意的团伙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中国人也越来越贫穷。

   拼凑上个十万八万已经不值钱了的人民币,冒上一次险,去个正常国家,寻找条生路,也是件值得一搏的事。听一些老华侨的第二代、第三代介绍,1949年前,海外的中国人总数不过百十万人,其中不少人是留学生。1950年以后回大陆的不少,回去就再也出不来了。被整、被饿、被关押,现在基本上都死绝了。

   有人统计过,现在在海外定居的中国人,总数超过五千万,其中大比例是非法移民。这就足以说明了中国大陆这六十年现实中的一切。越是这样,共党们的强大、辉煌、盛世的大合唱的调门越响亮。这又说明了一个问题,共党篡政成功,但却毫无合法性可言。非法长期霸占公权力,更是对全体中国人的人权的虐待和糟蹋。

   六十年对国民没干过一件好事,那就是自始至终都在犯罪。《犯罪心理学》上说:一个成功犯了罪、并且成功地逃离了追捕,最后安居下来的罪犯,终其一生都是心怀恐惧,在恐惧的巨大阴影下渡过。共党这种团伙,也同样不例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