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秋天来了,世界卫生组织几个月来一直在不间断地警告全世界,秋冬季节将是猪流感的爆发期。流行性传染病是人类的灾难,对付它的唯一办法那就是人类的智慧,也就是科学。任何一门科学都是高深的、严肃的、精细的研究和发现,尤其是事关人类生死存亡的流行性传染病的防治的科学,绝对不是任何政府,或者是政党可以领导的了的。科学独立于行政,更是与政治目的无关。外行领导内行的共党专制体制,就必然出现假、冒、伪、劣、毒的惨痛后果。

   

   10月1日共党篡政日是国耻,国殇日。惯于拿着丧事当喜事办的共党,非要把10月1日办成个辉煌日。自以为共党一辉煌,猪流感的病毒就吓得自动消失了,不敢报请世界卫生组织的审查,两次率先报出了特大喜讯:无非就是在党的领导下,中国大陆地区已经成功地研制出了治疗猪流感的药物;又不经过临床的试验和观察,就直接把参加“十一”游行的学生、军人和民众,当作了实验室的白老鼠一样注射了这种药物。所谓的庆典如期举行了,辉煌也喊破了嗓子。但是假作真时真亦假。现在的北京成了猪流感流行的重灾区,儿童医院住进了七、八千的患病儿童,各个医院人满为患。

   

   10月27日,北京航空大学的一名学生死于猪流感。共党喉舌中央电视台告诉市民们说,如果发烧不到三十八度半就不要去医院,在家里吃些感冒药。有的家长说,自己的孩子确实患上了猪流感,但是医生却坚持说是上呼吸道感染。这就如同2008年的三聚氰胺毒奶粉,明明造成了几千万婴儿患上了肾结石,但是医生们却说患的是其它的什么什么病。

   

   北京的一些医生对患者的家属们说了实话:为什么孩子们突然间就爆发了如此大规模的猪流感,其原因和“十一”前,统一打猪流感疫苗有关。凡是打过这种疫苗的人,都出现了感冒发烧的症状。许多市民们说,多年来,共党从来没有过免费注射流感疫苗的。如果不是为了“十一”,是不会免费打针。可事实却是,打了疫苗的人反而患上了猪流感,人们开始怀疑猪流感疫苗的安全性。北京、上海等地的许多家长和民众表示,绝不接种这种疫苗。其实这就对了。共党什么时候把国民大众的生命当作事了?共党什么时候向国民大众说过实话?

   

   10月28日,共党卫生部通报说,全大陆地区猪流感确诊病例是6,345例,有4个人死亡。可是世界卫生组织派驻大陆的代表说,据他所知,仅上海一地至少有42,000多例确诊的病例。卫生部所通报的病例和死亡的人数,仅仅是冰山的一角。在世界各国都在按照世卫组织的要求,对每一宗猪流感病案作化验,并且把结果直接报给世界卫生组织。可现在在北京、上海等重灾区,对猪流感的患者只作常规的治疗,感染的人数也不做统计。

   

   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问,这样做是不是违反世界卫生组织的规定。而得到的回答是:卫生部让这么做的。等到这一场大瘟疫过去以后,世界和各国死了多少人,而唯独中国大陆地区不仅没有几例感染的病例,更没有因此而死人。原因很简单,因为共党领导得太辉煌了。

   

   我想许多同胞或许还记得,经历了三年半大饥荒,活活饿死了五、六千万人。但是在1962年的10月1日,彭真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大声地宣告说,“我们没有饿死一个人。”当时我只有10多岁,却清清楚楚地记住了这句话。至于原因,彭真没说。但是猜也能猜得到,那就是因为毛泽东跟共党都太伟大了,所以饿死五、六千万人在他们的眼睛里都算不上一个人。

   

   1928年在欧洲爆发的西班牙大流感,仅仅一个秋天和半个冬天,就夺走了三、四千万人的生命。历史的经验不能忘记。几个月前世卫组织就发布警报说,这次的猪流感大瘟疫,很可能传染上世界的几亿人口。到了10月底加拿大卫生部报告,人口三千两百万的加拿大,已经有5%的人口感染猪流感,并且已经死亡了八十多人。在医疗保健福利上远远优越于美国的加拿大已经有一百六十万人患上了猪流感。以中国大陆地区产业化了的医疗体系来分析,目前患上猪流感的人口比率肯定是高于加拿大。

   

   记得2003年、2004年的时候,世界卫生组织几次提醒共党政权,必须采取措施防止艾滋病的扩散。并且警告说,如果继续隐瞒艾滋病疫情的话,到了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中国大陆地区艾滋病的患者人数会超过一千万。共党迫于压力,向世卫组织报告过两次艾滋病的感染人数,但是每次都是几百例,或者是不到一千例。以后就开始煽动起盲目的民族主义的狂热,又是盛世,又是强大的,就再也不提艾滋病了。现在又辉煌了,但是艾滋病病毒却并没有被吓跑。

   

   据知情者透露,现在大陆的艾滋病患者只会比一千万多,而不会比一千万少。这就好比1989年六.四北京的大屠城一样,共党说只伤了23个人。现在调查的数字是:被屠杀的人数已经接近四千人。让共党们说句实话,那是比登天还难。因为共党们先天就没有说实话的基因,于是有些中国民众也被共党荼毒了。

   

   10月22日美国的微软公司刚刚发行新的操作系统WINDOWS7,在中国大陆的盗版已经泛滥了。北京、上海的商店里摆放着广告品,价格是五块人民币。记者采访了一家商店,店员们说,卖得相当好,已经卖出去几百盘了,但是店员承认,原版的来源和仿造品所能到达的准确程度都不清楚。

   

   日本媒体的文章说,仿造大国的这种非法现象蔓延的似乎没有止境了。美国的商业杂志登载文章说,创新是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的。中国不得不首先努力挽回深受盗版、假、冒、伪、劣和产品质量等等问题所败坏的声誉。

   

   美国华盛顿的软件著作权保护团体,在今年的5月份,对中国盗版的2008年软件调查显示,中国盗版的个人电脑软件比率占市场规模的80%。仅仅2008年一年,美国的损失额就高达了六十六亿八千万美元。调查报告中还说,中国内在的软件严重落后。中华民族是诚实勤劳和知礼的民族,伪造、盗版、假冒伪劣毒的坏名声,是共党一手造成的,败坏了中华民族声誉的是共党。

   

   俗话说,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天下的共党也是一般黑。有人质问我说,难道洪洞县里无好人了吗?我的回答是,好人早就脱离了共党、远离了共党、退出了共党,甚至反对共党,立志推翻共党。仍在共党里的人,又拿什么去证明他是一个好人呢?

   

   上个世纪有27年的时间,中国大陆地区是在世界三大魔头之一的毛泽东的集权统治下。继而又由屠夫、杀人元凶邓小平当政,接下来就是这个刑事犯江泽民,现在则又是个屠夫、杀人元凶胡锦涛坐了头把交椅。这固然能使全球的共党残余、独裁专制的残余们感到骄傲和自豪,但是对于稍有道义良知感的人来说,这是中国的国耻,是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有些人以为国际社会也象中国大陆一样为了点蝇头小利可以出卖人性和道德,这才叫做狗眼看人低。

   

   1998年,外交全权代表会议通过了《国际刑事法庭条约》的规定,此一条约又称为《罗马条约》。到了2002年的7月1日,根据这一条约,成立了全世界第一个永久性的国际刑事法庭。这个法庭的作用就是专门审判种族灭绝罪、战争罪、人权虐待罪和危害人类罪等等罪行。从这个法庭成立至今的七年中,已经审判了几个国家的前元首和首脑,并且接受了几个国家的受害民间团体对迫害他们的政府官员的起诉,并且对被起诉的人发出了通缉令。

   

   今年的10月27号,来自美国、日本、韩国和中国的人权团体、公民代表、律师以及各界的专家学者,出席了在韩国首都首尔召开的<杜绝反人类罪行国际人权研讨和听证大会>,主办方是<反人类罪行调查委员会>。大会宣布说,将在今年的11月12号,把北韩共党头子金正日以反人类罪起诉到国际刑事法庭。

   

   大会经过讨论以后一致认为,鉴于北韩金正日政权长期蹂躏人权的暴行,无视北韩人民的痛苦是不行的。必须通过国际司法界审判金正日、及其追随者,已经是势在必行了。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韩国分部的部长武振荣先生指出,“中国的问题与北韩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问题。中共是北韩的靠山,只有首先解决了中共,围绕北韩的一切问题才会迎刃而解。”其实在中国大陆地区的藏族人、维族尔人和一切受到共匪残害和虐待的民间受害群体,也应该向国际刑事法庭起诉胡锦涛的种族灭绝罪和危害人类罪。

   

   这样的实际例子,在中国大陆是数不胜数、到处都是。就是最近新闻一则报道说,来自河南、山东、海南、黑龙江、辽宁、甘肃等等十多个省的三百多名转业军官们突破围堵,成功到达了北京的解放军总政治部门前上访,要求解决退役军人的待遇保障问题。而北京当局立时就出动了两百名警察,殴打上访的军官并且强行把军官们拉上车送到了马家楼去关押。

   

   全大陆地区复员的军人几百万,转业的军官是两万三千多人,他们曾经都是维持共党政权的枪杆子。可是一旦离开了军队,他们与社会上所有的人一样,都成了整个政权之下的受害群体。也与所有的受害群体一样,从忍受、上访、请愿,最后发展成为抗暴、反共、维权。其实,就是共党逼着国民大众走向了反共这条唯一能够救自己的路。

   

   中国人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苟延残喘的共党自己知道它已经走到了尽头。垮台在即那是必然的,再也拿不出任何的资本、资源或者是合法性去感动民众了。所以只能是拉大旗作虎皮,拼命地邀请强国、民主自由的国家、文明国家的元首首脑们访华,来支撑着自己的政权。人家不来,就不惜赐与利益或者卑躬屈膝,乃至出卖国土和领海。

   

   人所共知,2008年的7月,胡锦涛为了邀请日本首相出席奥运开幕式,不惜割让东海三十万平方公里的领海给了日本。然后呢,对国内民众宣称这是强大。今年的十一阅兵,却没有几个国家的元首、首脑参加出席。虽然辉煌喊得震天响,其实共党心里明白,在国际社会中它是很孤立的。

   

   加拿大总理哈伯先生执政了三年多了,一直不间断地在抨击着中国的人权状况。共党多次邀请哈伯总理访华,又是许愿又是威胁,耍尽了流氓手段,又鼓励在加拿大的只知利不知义的一些华人骂大街。但是呢,哈伯先生在2007年年底,仍然说出了“共产主义、纳粹主义和恐怖主义是全人类和世界和平的公敌”的著名论断。

   

   哈伯先生在共党们的意识形态中,那就是一个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分子。可这个反革命分子,竟然是七个工业强国之一的加拿大总理。为了撑面子,管它什么反革命分子、帝国主义者、英国殖民地的首脑等等,不来也要坚持邀请。

   

   任何人都知道,共党在国际上有自己的同志,例如北韩、越南、缅甸、塔利班、伊朗、苏丹、津巴布韦等等。这些国际上公认的邪恶政权们,共党一贯是与它们钩肩搭背,称兄道弟。这些共党的同志加兄弟们,只要共党邀请就没有不来的。

   

   这些邪恶的残渣余孽们凑在一起,国际上会是什么样的舆论,共党十分清楚。所以只能是暗中勾搭,上不得台盘。共党邀请加拿大总理访华,邀请了三年。前几天总理办公室发言人宣布,总理将在11月的中旬出席亚太地区经贸首脑会议以后,首先访问印度,然后在12月的2日,应邀对中国大陆地区访问。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