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苏明张健评论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土匪们在开十七大,与民何关
·十月一日是血淋淋的国殇日
·中国拿什么去崛起
·习近平独裁,高瑜被判,毛派的使命感
·共党的政治是害死多少人也不算个事的政治
·自己的大脑凭什么被共党洗
·最大的骗子就是共党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当共党这个兽性团伙还在占山为王做土匪的时候,以毛泽东为首的一帮农村小知识分子,就非常注重电台和报纸的作用,充分地利用了中华民国时期人们所拥有的自由,猛烈地攻击、谩骂,并且是公开扬言要推翻当时的政府。实质上,却是要把中国作为斯大林的苏联的附属国。但是在社论文章和言论上,却是声调极高地宣传民主、自由、人权。声称一旦共党当政,要在中国实现比美国更民主、更自由的政治制度。

   

   毛泽东曾多次在文章中大赞罗斯福总统的民有、民治和民享政府的理论,把中国人和外国人骗了个不亦乐乎。骗子篡政成功,使刚刚伸直了腿三十八年的中国大陆人民就又跪倒在地上,对着一帮山大王们扬尘舞蹈,山呼万岁。自由、民主、人权,从此成为了大忌。上亿的人冤死在毛共党的手里,但是毛共党们仍然是伟光正。

   

   因为它们掌握了全部的舆论权。它们深深地明白,自由的话语权使它们的骗局侥幸成功。那么人民有了自由的话语权,推翻共党这个土匪骗子政权,那实在是太容易了。所以给人民洗脑和控制人们思想,就成了共党永远的受累不讨好的头等政治工作,但糟糕的是收效甚微。理由很简单,那是因为民众的智慧永远是高于集权者和独裁者的。无论是马、恩、列、斯,还是毛、邓、江、胡们,它们的说教都是反人性的无人性的东西,人类社会就无法接受。

   

   反人性的东西,那就是人类的敌人。共党之愚蠢就在于它们是土匪流氓起家,以为掌握了全部的舆论资源以后,以土匪的意识形态给全民强行地洗脑,就可以把中华民族变成土匪族。殊不知人是往高处走的,水才往低处流。水性杨花不是人类的共性,即便是江洋大盗也有幡然醒悟、金盆洗手的一霎那。

   

   纵观整个人类的历史,那就是一部完整的人类追求自由,反抗暴政的历史。因为受屈辱作奴隶不是人类的共性,奴隶们也发明不出这个时代的产物,例如电脑和互联网。但是电脑和互联网却为被奴役的人们提供了表达人性与正义和反抗暴政的机会。

   

   今年的10月7号,半岛网站报道:10月6日上午,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女人在参观敦煌莫高窟时,用手去触摸一千年前的西夏壁画,被一位十九岁的女讲解员上前制止,这女人立时大怒,打了讲解员两个耳光,并且破口大骂。当保安人员来询问情况的时候,这个女人的丈夫说,“你们不要浪费警力,这里不就是一个景点吗?不就是一个小服务员吗?我们是有身分的人,几分钟的一个小事,你们不要把事情搞大了。”

   

   这条报道出现后,各个网站纷纷转载,网民们启动了人肉搜索,立时就查出了这对兽性夫妇的来历。男的叫陈伟,是新疆建设兵团221团的副团长;女的叫于富琴,是221团医院共党支部书记。果然不出所料,这对狗男女全是共匪成员,并且还都是土匪山寨中的一个小头目。

   

   在中国大陆这个匪区里,这两个东西当然是有身分的兽性匪类了。但是,共匪们永远也无法把共匪占领区里的十六亿中国民众的道义和良知洗掉的。网路上的一片指责,迫使共党不得不狠下心来,把这一对经过党多年培养出来的优秀干部,或者也可以说是党的财富免职了。当然,因为这对狗男女实在是太优秀、太宝贵了,党会在几个月后把它们调换到其它的地方继续去当头目,为土匪事业再做贡献。

   

   古人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男人们要堂堂正正的作正人君子,女人们要做贤惠的淑女。同样,土匪们要结帮,流氓们要成伙。中国大陆地区为土匪流氓们的结帮成伙提供了地利的条件。在当今这个世界上,只有共党这个团伙,才会把土匪流氓们当作是不可多得的当世奇才,网罗在党的周围,充分的发挥它们的兽性和贪婪,为党的祸国殃民的事业做出巨大的成就。

   

   在国际上,共党也起了同样的作用。10月6号温家宝跑到了朝鲜,与邪恶政权头子金正日握手言欢,又是鼓励,又是打气,又给钱,又给石油。金正日并不给面子,却是公开的宣布抛弃共产主义,又和韩国发生了海军的冲突。10月的11号,又试射了五枚短程导弹,并没有任何的重归谈判桌的意图。

   

   温家宝毫不气馁,再接再厉,又和伊朗的副总统握手言欢,又给伊朗投巨资,又向伊朗要石油。10月15日公开宣布,将与伊朗在“国际事务中紧密协调”。国际社会则一致认为,这正好突显出北京当局一贯支持反民主、反人权政权的立场。伊朗正面临新一轮经济制裁,而在中国大陆的这个共党政权,正是因为1989年六四的大屠杀,至今仍在被国际社会制裁中。

   

   前两年苏丹政府搞种族灭绝大屠杀,至少二十万人丧生,受到国际社会的制裁。共党马上高兴地与苏丹政权往来,因为苏丹南部地区出石油。最近共党又在肯尼亚投巨资共同修建港口,为的是要把苏丹的石油可以方便地运出来。

   

   今年的9月,几内亚的军政府在街头屠杀了157名抗议示威的人士们;士兵们又当街强奸了几十名妇女。非洲联盟已经将几内亚开除了成员国的资格。10月的14号,美国政府再次强调,几内亚的军政府必须让位给民选的政府,否则将面临制裁。共党却在10月13号宣布,由中国的国际基金公司向几内亚提供七十亿美元的援助,还要帮助几内亚建立国有的矿业公司,并且建立战略伙伴的关系。

   

   另一个非洲穷国安哥拉也与共党成为了战略伙伴。因为共党也给了安哥拉几十个亿美元的贷款,为的是要帮助安哥拉勘探石油。10月12日,美国的《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海洋石油公司投资四十亿美元给西非洲的加纳,因为加纳的近海发现了油田。

   

   俄罗斯近几年一直不断地受到国际社会的指责,因为俄罗斯的民主被普京操纵,已经显现出了民主倒退、专制抬头的种种迹象了。唯有共党团伙不懂得与时俱进,仍然对俄罗斯保留着工人阶级的祖国和老大哥的情节。从毛泽东到邓、江、胡,慷慨地把中国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出卖给了俄罗斯。

   

   今年的10月13号普京到北京,共党又签署了三十四项投资合同、总共是五十五亿美元给了俄罗斯。其中包括中国发展银行向俄罗斯的VEB提供五亿美元的贷款;中国的农业银行向俄罗斯的VTB提供五亿美元的贷款。这里的VEB和VTB都是俄罗斯的银行。共党把中国的银行都搞破产了,又拿着国内“外币储存户”的外币,去支持流氓政权和辅助外国银行。

   

   10月初共党又投资二十亿美元,买了美国三家有问题的房地产的股票,使美国证券界人士大惑不解。这三家房地产证券公司的发言人说,这二十亿美元并不能使这三家公司起死回生,至少还需要两倍的钱才能起作用。许多人都在说,现时是共党死亡前的回光返照,共党的一切作为都属于是最后的疯狂,是崩溃前的恐惧、慌乱、不知所措的精神错乱的状况,不值得去评论或者分析。当然了也有一些白痴、爱党贼们在高唱着强大辉煌的赞歌。在当前全球金融经济如此严峻的形势下,各个跨国的财团都在关闭海外的公司和工厂,撤回投向海外的资金,保持在本国的大本营的正常运转。

   

   共党三十年的开放,为的就是欺骗各国的财团向中国大陆投资。凡是有些头脑的人都已经看出来了,尤其是近二十年,共党这个政权基本上是靠着外资在支撑着,二、三十年的时间总共引进外资大约六千多亿美元。但是同样是在这二、三十年间,共党狗官几百万总共逃捲跑了二十万亿元人民币,折合美元三万个亿。

   

   正是因为如此,中国大陆的国债已经到达了四十万亿人民币。许多人可能还记得,在1978年,中国大陆尽管穷,但却是既无内债,又无外债的。仅仅三十一年的时间,平均每个中国人身上背上了三万多块钱的国债。其中的一万五千块是由狗官们圈逃跑了的;另外的一万五千块中的大部分,被仍在职、尚未外逃的狗官们还在贪污着、挥霍着,只有一小部分是用于建设。

   

   大家都知道,近三十年所有的建筑物基本上都是豆腐渣工程。另外,从中国大陆社会的状况来分析,由于总体经济在三十年中完全是负增长,所以在十亿应就业人口中,到了今年的6月底,已经有近五亿人口失业,失业率达到50%。且不论中国大陆有多么的辉煌,一个事实是不可否认的,那就是失业人口享受不到失业保险金的国家福利。在十六亿的人口中,有六亿多人常年生活在国际上制定的贫困线以下,占总人口的40%,同样享受不到政府的资助和补贴的国家福利。

   

   共党统治六十年,大陆人民从未享受到免费的教育和免费医疗的国家福利。这就是六十年人民的购买力低,共党永远拉不动内需的原因。在这种国破民穷、负债累累的情况之下,从来就没有钱向外国去投资、融资等等。为什么突然共党变得如此大方?几百个亿的美元投向了邪恶的政权和问题的证券上呢?我想,这正是共党面对着全面崩溃的新形势下的捲款外逃、找退身步的新任务。

   

   我这样讲是有我的理由的。首先,近二十年中,共党政权的兽性为自己在国际上挣下了贪污腐败第一大国和假冒伪劣毒第一大国的狼迹名声,更是被列入了七个邪恶政权之中。这个体制内的人无论去到哪儿,都是不受欢迎的人。

   

   第二,二十几个前共产国家都纷纷建立了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前共党的黑幕曝光了。于是,全世界的人民都知道,死于共党政权下的受害者竟然高达一亿多人。在中国大陆,仅毛泽东的二十七年无辜冤死者就是上亿。而后三十多年,屠杀镇压不断。可以说,共党政权里的干部们,不是血债累累的杀人犯,就是抢劫民财的抢劫犯或者是贪污犯。世界上的文明国家都有立法,严禁有犯罪底案和嫌疑人入境。

   

   第三,国际社会都知道,在2008年的时候,中国大陆地区平均每三分钟就会爆发一起民间的反共抗暴事件;到了2009年已经频繁到了平均每两分钟就发生一次反共抗暴的事件。也就是说共党的民愤太大,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不仅是中国人的常识,也是整个人类的共识。罪犯就必须受到清算和惩处。文明法治的国家是不会容忍一个共产罪犯的。

   

   鉴于这三条理由,共党自知下场凄惨可怕,所以才抓紧投资讨好这几个流氓政权。可以肯定的说,在签署合约之前,已经做好了上不得台面的私下交易。为的就是共党垮台后,可以让多少个共党的罪犯们躲藏在这个国家里,并且投资款中有多少钱回扣给这些逃犯们作生活费用。这个世界是很大的,但是能容纳罪犯躲藏的地方却很少。和二十年前不同,那个时候世界上至少还有个共产阵营,加上独裁专制的国家。可是时过境迁了,共产阵营土崩瓦解了,专制国家也纷纷走上了宪政民主之路。

   

   1989年世界上的宪政民主国家只有六十个,而二十年后的今天,已经增加到了一百二十六个。乌克兰总统由申科下令全国拆除了四百多个共党头目们的塑像,重新命名了三千多个以共党头目们命名的地区和街道。今年,由申科总统又再次呼吁,把一切带有共党标记的纪念物和偶像,扔进历史的垃圾堆。恢复历史的真相和公正,是民族复兴的基础。

   

   在俄罗斯这个最早的共党大本营国度里,至今仍然有一小撮苏共的残渣余孽,时不常地挥动着血腥的红布上街游行,妄图复辟。但是每一次都会有大饥荒时活下来的老人们向他们大喊,“你们去问问,哪个大饥荒活下来的人,没有吃过死人肉的?”前苏联的大饥荒饿死了两千多万人,被杀害的又是两千万人。中国大陆的这个共党饿死了五、六千万人,又杀害了五、六千万人。仅一场文化大革命,无故死人三千七百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