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苏明张健评论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孙中山先生在一百多年前,提出了三民主义,其中的一项就是民族主义。民族主义只要用在正道上,就不是个坏东西。推翻满清268年帝制统治的,就是民族主义。

   倒不是说,中国这块天下,只许汉人统治,不许别的民族来统治。民族要进步,国家要跟上世界发展的形势。皇权专制扼杀和阻碍了所有的民族和国家的进步和发展,那就高举民族主义的的大旗去推翻它。于是,中国就成为了当时亚洲第一个民主国家。男人们剪去那条代表着汉民族耻辱的长辫子,恢复了汉民族的发型和装束。

   但是,汉族女人裹脚和女禁的束缚,却和满族的专制丝毫没有关系。那是我们汉民族在宋朝的时候,自己兴起来的。是我们汉民族专制文化中没有男女平等的概念,是我们自己在摧残着我们的女性,在扼杀着我们女性的独立人格。其他55个民族的女人,反而都有着一双天然的脚。满清灭亡了,包括汉族在内的55个民族都胜利了,总统、国会议员们、内阁部长们,都变成了汉人。汉人把汉文化中丑陋的女人裹脚废除了,女禁开放了,整个民族进步了,同时也向文明社会迈进了一大步。

   中国人第二次举起了民族主义的大旗,是在1931年日本发动了侵华战争,中国人抗击倭寇,不做亡国奴。14年后,中华民族胜利了,中国胜利了,民族与国家是分不开的。孙中山先生认识到了这一点,在提出三民主义的同时,提出了五族共和的法统,其实就是联邦制。汉人治汉,满人治满,藏人治藏,回人治回,蒙人治蒙。

   如同港人治港的说法一样。只是共党到处伸手,非要共党治港,所以港人不满。民族主义这种东西,一旦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那就一定会制造一场大灾难。二战前的德国和日本,一个煽动起大日耳曼民族主义的狂热,一个煽动起大和民族主义的狂热。

   现时的中国大陆需要不需要民族主义?我认为是需要的。但是,绝对不是党云亦云的民族主义狂热,民族主义的矛头指向的是共党这个团伙。中华民族历来形成的品质是礼义廉耻。历朝历代无论是以儒学治天下,还是以孝治天下,为人处世,乃至治国之法统,都是以礼义廉耻为本,称之为四维。两千四、五百年前的古圣先贤说:四维不张,其国必亡。

   朱元璋在他的老家安徽凤阳县,可以说是一个十足的地痞流氓。一旦荣登九五,便大杀功臣,大兴文字狱,实行特务统治。当朝的文武大臣对他稍有得罪,便在大庭广众之下,施行廷杖,打得血肉横飞。皇帝是当上了,到底是为人不正。所以286年的朱家天下,十三位朱姓皇帝,没有一个创造出繁荣盛世。

   但是朱元璋在反腐败方面,确是共党团伙望尘莫及的。他对贪官施行的是残酷的扒皮实草的惩罚。把贪官的人皮整张地扒下来,再用干草把人皮充实起来,摆放在那里展览,以警后来者。

   为了能让官员清廉,保持廉洁作风不贪污,明清两代都发给官员养廉银。古书记载,当时一个县官的年薪是一百五十六両银子。朝廷每年额外再给他五、六十両银子。这五、六十両银子,就是养廉银。等于是在时时提醒着各级官员们,千万不要敲诈勒索、贪赃枉法,否则就要剥皮实草了。

   除去这两项银子是县官可以装进自己的口袋里以外,每年还有一笔一百一十両银子的办公费,是用于三班衙役的工资。上下级官员送往迎来的招待费用,和衙门、官宅的修理费用。如果欠下了债务,是要用自己的钱去补上,否则就不能离任,接任的官员也不接印。这种养廉的办法是好是坏,大家可以随便评论。

   在加拿大和美国,司法是独立的。所以做一个法官的年薪,通常都多于总统、总理的年薪。多出的这部分,我想就是养廉银。要法官保持公正,千万不要贪脏枉法。否则,虽然不会剥皮实草,但对法官的处罚是要比普通人犯法重得多。

   共党反腐倡廉喊了三、四十年,可是这个廉字怎么也和共党沾不上边。红十字会是全球的慈善机构,扶危救贫是它的宗旨和性质。共党插手领导中国大陆地区的红十字会,性质就全变了。对所有的捐助款,一直都要收取10%的手续费。听上去10%似乎不多。但是想一想,四川大地震二十天,国内外华人捐款440亿元。假如都捐到了红十字会的手里,那就是44亿元的手续费。清水衙门利用地震,突然暴富,这就是共党搞出来的中国特色。

   这次青海玉树大地震后,民政部救灾司副司长庞陈敏在4月22日说:“有关社会组织和一些基金会,应该都会依法、并依照相关章程开展救灾工作。对捐款提取20%的工作经费,是不可能的。捐款主要用于灾区房、学校、医院、社会福利和公共设施的重建。”

   从他的这段话,等于是在明确地告诉民众两件事:第一,把民众捐出的善款,抽走20%的工作经费,不是不可能的,而是早已形成了规律,或者是潜规则。就是说,民众是无偿地捐款,共党却是有偿地去救灾。至于救不救灾,还要另说。20%的工作经费是必须要收的,把善款贪污多少就不知道了。有剩余就去救灾,没有剩余那就没办法了。2009年上半年揭露出来,四川地震捐款的80%以上都被共党贪污了。那么,剩下的不足20%的捐款,连收取20%的工作经费都不够。所以,四川灾区至今仍然是灾区就不足为怪了。

   第二,由于地震而倒塌的民房、学校、医院、社会福利和公共设施的重建,是政府的职责,而不是指望着民众的捐款去重建。民众的捐款是要直接发到每一位灾民的手里。失去了一切的灾民,每人手里有了一笔善心人的捐款,他们就有了信心去重建自己的生活。

   共党副总理回良玉宣布:中央给每个灾民,每天十块钱和一斤粮食的补助,期限是是三个月。三个月之后,灾民们怎么办?另外,究竟能有多少灾民能够领到这每天的十块钱和一斤粮呢?据了解,四川震后,就有至少一半的灾民根本就没有得到十块钱和一斤粮。

   所以,四川灾区出现了活活饿死的灾民。不要什么丰功伟绩,更不必说什么强大辉煌,只是把民众捐给灾民的钱,直接交到灾民的手里,就功大莫焉了。可是共党办不到。四川地震,造成了一千多万灾民。把440亿捐款分别发到每一个灾民手里,那就是人均四千多块钱。这笔钱不仅是安慰,更是活下去的勇气和重修生活的信心。

   中央每天发十块钱,给三个月,不过九百块钱,连民众捐款的四分之一都不到。捐款是发自内心的自愿捐款,共党搞出来的是强制摊派式的捐款。这就证明国库空虚,国家财政吃紧。所以我有理由怀疑,给灾民的每天十块钱,并不是出自于中央,而是民众捐出的善款。

   中央盗用善款,为的是给自己脸上贴金。所以说,如果没有一条廉洁、良心的渠道可以把钱直接送到灾民的手里,我是绝对不会捐出一分钱的。理由很简单,共党体制贪腐,而且无耻。

   一则报道说,四川广元市青川县骑马乡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张开敏先生,多次举报揭发骑马乡干部们在5.12大地震后:第一,从不按时发放灾民们的救灾款,并借机侵占救灾物资;第二,一笔50万元的新村建设费用,这个村子只见到12万。其余的38万元,被乡干部们贪污了。

   张先生为民代言,多次上书中央和省政府,但却没有回音。在2009年3月12日,张开敏先生的尸体在河里被发现了。经验证,尸体上有多处致命的伤,证明是被打死后扔到河里。对于这桩人命案,是不需要包公再世才能查清凶手的。三岁的孩子都能心知肚明地知道,是当地共党贪腐团伙买凶杀人灭口的案子。当地政府以“因公死亡”的结论,妄图欺瞒天下人。共党已经愚蠢到了极点。

   今年的4月8号,美国的路易斯安纳州的联邦法院,做出了一项判决。判处中国大陆的泰山石膏股份有限公司,必须对他们制造出来的有毒石膏板负责,赔偿260万美元给佛吉尼亚州的七户受害的石膏板用户家庭。这种石膏板侵蚀了原告房间里的金属制品,同时由于散发出来的硫磺气味,造成了对人体呼吸系统的健康问题。

   媒体纷纷报道说,这是首宗对中国制造的假冒伪劣毒产品的公开判决。这就无疑会影响到今后成千上万宗同类案件的判决。共党治下是无法无天,幸好国际社会有法治,有公正。

   几年前一项调查数字显示,中国大陆每年死于食物中毒的人数平均60万左右。但这是几年前的数字。2008年的一场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就毒害了两、三千万婴儿。毒死多少婴儿的数字,至今不祥。事隔一年半的今天,三聚氰胺毒奶粉再度泛滥。此时此刻,伤透了心的中国人只有恨、怨、怒。

   无论爱国主义的歌声多么嘹亮,民族主义的狂热被共党煽动到了何种地步,都掩盖不了全民族人民受害,中华民族蒙羞,中国的国格受损的事实。固然是因为全球经济大倒退的影响,2009年中国大陆的对外贸易额减少了一半以上。但是假冒伪劣毒出口商品害遍了全世界,也是其中的一个关键因素。

   共党宣传说,由于经济的高速发展,中国大陆已经在国际上取得了举足轻重的地位。这种宣传也只能是对党奴、帮闲、脑残体们有点作用。如果中国大陆的重要的国际地位就是这样取得的话,那就只能说是中国人的耻辱,是中华民族的耻辱。

   而事实却是,中国大陆经济的巨大泡沫正在破裂,经济的大崩溃即将来临。经济的大崩溃必将导致共党政权的彻底垮台。而共党在垮台的前夜,必将发动一场无端的战争,或者是制造一场新的中国人的大灾难,共党们逃之夭夭。在中国大地一片惨败、哀鸿遍野的情形下,开始一个新纪元。

   这不是危言耸听。从来都说,大善之人,终生行善,善到底。那么恶人行恶,却未必行恶到底。可是大恶之人,必然是行大恶于始,行大恶于终。现时共党即使拱手交出权力,自动下台,也必定逃脱不了被国民清算的下场。既然知道下场好不了,那就只能以制造一场巨大的动乱,在乱中寻找机会逃避清算。

   一个例子已经可以说明这场大灾难就在眼前了。2009年,共党向八百万人口的香港推销60亿元人民币的国债。今年4月,对十六亿人口的中国大陆推销两次贴现国债。一次是91天期的贴现国债,计划推销150亿元,结果只卖出142亿元。另一次是273天期的,计划推销200亿,结果只卖出158亿。大陆人口是香港的两百倍,推销国债数量,却仅仅是香港的六倍不到,而且还没有按计划全部推销出去。

   这就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国债太大,财政赤字太高,外需减半,内需拉不动。政府日常运作的开支捉襟见肘,只能靠着发行短期小量的国债劵维持;第二,三十年改革,无论宣传得成就有多么地巨大,人民仍然普遍贫穷。

   350亿的国债劵,人均不到22块钱,但人民却买不起。即便利息高,贫困的人口也是有心无力。股市圈钱,房地产套钱,高物价抢钱,巧立名目地罚钱,强制地捐钱。人民究竟挣多少钱?又被号召着为了爱国去买房,买汽车,还要为了拉动内需去买假冒伪劣毒商品。既要支付产业化的高教育费,又要应付产业化的高医疗费,现在又推销国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