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苏明张健评论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毛泽东曾经说,他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自以为他说一句话就顶一万句,说出的话就是圣旨。人民必须学习,还要讨论,揣摩圣旨,不这样就跟不上形势。天知道下一个运动是什么,糊里糊涂地就把自己的命搭了进去。

   

   邓、江、胡们与时俱进,并不是他们改造好了自己,而是因为法制、人权、民主已经成为了普世的价值。虽然还在干着无法无天的事情,但嘴上却不敢说“无法无天”了。至于什么“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昔日的气魄,也丢进了爪哇国,一律改口变成了依法。什么依法治国、依法办事、依法审判、依法惩治、依法镇压、依法平暴。

   

   听上去中国大陆地区从无法无天的强盗社会,一下子就变成了法制社会。其实,共党是依旧杀人抢劫,土匪地痞的习性不改;国民依旧是被杀被抢,怨怒之气冲天。只是因为共党改口,时时处处把依法两个字挂在了嘴边上,于是大陆地区就变成了法制的文明天下了。

   

   每当听到共匪的成员们说出依法这两个字时,我又是感到滑稽可笑,又使我肉麻的浑身难受。依的是什么法呢?四个坚持的法、一党集权的法、六个为什么的特色理论体系和特色核心价值的法。这些都不是国家的大法,只属于共党团伙的党规和章程。对于那些天性中就带有严重的土匪大盗、地痞流氓倾向的人来说,成帮结伙违法去犯罪,这就是帮伙的帮规。这种帮规只代表了这种人渣子的利益,广大的国人民众都是这个帮规的受害人和牺牲品。唯物主义者们永远无法理解什么是精神。

   

   一国之大法,那就是宪法。宪法所体现的,那就是人权和人权至上的精神。一个国家修不出反应人性精神的宪法,就等于与人类文明还有十万八千里之遥。当今世界上,有哪个国家的元首或政府负责人,说过他们是在违法治国,或者是在犯法治国的?可是也没有元首们说过,他们是依法治国的。但是不说,并不等于他们是在违法治国。

   

   一百二十六个国家实行的是宪政、法治。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民,已经把宪政、民主、人权、法治,作为他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人的社会,那就应该是有法可依,依法行事。相反,整天把依法挂在嘴上的共党们,却在时时处处地犯法。近几年,民间的“维权”这两个字,是使用最频繁的两个字。几乎所有的行业,都存在着维权的现象。这就说明,无视民权和侵犯民权的现象,发生在各个地方、各个行业和各个领域,而且都得不到合理的解决。

   

   作为老百姓来说,那就只好去找作为公权力的政府评个是非曲直了。但是这个政府虽然美其名曰是人民政府,其实是与人民毫无关系的。因为这个政府是共党政权下的共党政府,与民有、民治、民享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尤其是钱权勾结,钱权政治下侵害民权的任何事情的背后,其主使人和最大的受益人,都是共党的干部们。

   

   贪污腐败已经成了共党的代名词。也就是说,公权力就是共党的党权力。这二三十年党权力又与时俱进,异化为了掌权者的私人权利。在党权之上的大陆地区,任何顺理成章、合情合理的事情,都变成了没理和犯法。共党犯法侵吞民财,反倒是理所当然的。与党争权力,与党棍们争钱财,与党痞子们争女人,都成了十恶不赦的大罪。

   

   一切权力,所有的财富都归党所有。党抢走了是依法抢劫;民众向党要回被抢走的财富,那就违法犯法。以前还要被扣上反党的帽子,现在扣的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再不然就是把一切侵害民权、人权的诉讼案,或者是不受理,或者是无限期地搁置。

   

   许多上访告状的民众的冤情,甚至可以追溯到共产党当政之前和当政之初,于是堆积起来的冤案冤情不但是越来越多,而且开始发酵了。受侵害的民众终于明白了,指望着土匪去审判土匪抢劫民财的案子、为民伸冤,是从根本上违反共匪的土匪匪性的。既然神仙皇帝都指望不上,那就只好依靠自己了,自己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于是维权事件就发生了。

   

   学者们在维权的前面加上了反共两个字,称谓是反共维权,这就使维权的意义更加精确了。民众起来是在维护自己的权益,侵害民众权益的是共党这个团伙的成员们。任何一起维权事件的矛头,无不指向共党的成员们,是共党们制造了人世的不公、冤案遍野和人民的贫穷。

   

   那么,维权就要反共,反共才能维权。反共维权的说法,既实际又意义深远。中国人想不受屈辱,作正大光明有尊严的人,就必须反共。想中国大陆成为法制文明的社会,人人丰衣足食,那就必须反共。有人说共党在转变,不专制了。人民有了自由了,甚至可以公开骂共党了。可是我要问的是,如果共党在转变,为什么大陆地区平均每两分钟就发生一起反共维权的事件呢?

   

   逻辑上讲,民众维权事件的多少,与共党专制的程度成正比。专制程度越深,发生的侵权的事件就越多,逼迫得民众维权的事件也越多。共党坏事作绝,对付维权事件就已经是疲于奔命了,那里还顾得上管老百姓骂不骂共党了呢?这不是人民有了自由,更不是共党不想管,而是管不过来了。

   

   想想毛泽东的二十七年,人人被逼迫的作两面人,心里话都不敢讲,更不要提骂共党了。可是今天人们可以公开地骂共党了,那无非就是两个原因造成的。

   

   第一个原因,是共党六十年坑蒙拐骗,害遍了天下人。每次受到整肃和侵害的人,都被共党说成是一小撮,但是整肃和侵害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于是一小撮一小撮的就变成了一大撮,又变成了一大片。目前全大陆共有四点三亿个家庭,有哪个家庭的亲朋好友中,在过去或者是现在没有人被共党残害侵害过呢?共党一贯的土匪行径,从引起民怨与时俱进到了引起民愤;从早期人们对共党的不理解和有意见、有看法,发展到了民间对共党的仇恨。这个结果完全是共党自己一手造成的。

   

   第二个原因,就是共党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团伙,在六十年间不断地挑战民间的正义和道德的力量,其实就是以共党的兽性去挑战人性。在共党的每一次兽性的运动,每一项兽性的政策和法令在与人性的强大力量对撞以后,都使共党团伙伤亡惨重,元气大伤,并且出现内部的新派系。使得原本就混乱不堪、黑幕重重,内讧火拼成风的共党团伙内部是血腥味、火药味更加浓厚。

   

   从不断地自我消弱统治能力,到现在完全丧失了统治的合法性。现在共党们很清楚自己的官职、职务是非法的,所以就干脆撕掉假装正人君子的面具,赤裸裸的摆出一副“我就是流氓,我怕谁”的本来面孔,公开地抢劫害民,直接受害者的人数迅猛增长。路见不平的人们拔刀相助,有同情心的人们给与了声援和支持,于是共党又把军警调来镇压,使直接受害者的人数,马上以十倍百倍的大比率提升。即便是围观的民众,在看到了这种光天化日之下公开的暴行以后,在他们的精神心灵和道义良知感上也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至少对共党团伙也有了新的认识。

   

   有人骄傲地说,中国大陆是世界工厂,但却从来不说中国大陆没有自主的产品,更不说中国的产品是以假冒伪劣毒闻名于世的。其实,共党治下的中国大陆出产的真正名牌产品,那就是社会不公的受害人。有学者分析,受到权力侵害最惨烈的是五个大群体:一是异议群体;二是信仰群体;三是圈地扒房运动的受害群体;四是几亿农民工受到剥削的群体;五是少数民族的群体。

   

   除去这五大群体以外,一般的平民百姓也都是共党的受害者。例如上不起学的上学族;看不起病的有病族;失业、无业下岗的找工族;得不到福利的退休族;辛勤劳动了一年,到头来人均年收入在三百到五百元人民币的农民族;死于豆腐渣工程的枉死族;受着空气、水和土壤严重污染的整个中华民族;还有吃着毒奶粉的娃娃族。除去共党团伙现在大陆的二百三十多万个家庭,和已经卷款外逃的几百万个共干匪类们以外,谁不是共党匪类的受害者呢?

   

   今年的10月下旬,一支满载着九十名福建人的偷渡船在公海上沉没了,无一人生还。据联合国难民组织的调查,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偷渡者们,有三分之一是死在偷渡的路途之中的。如果大陆地区是个法治、盛世、辉煌的社会,为什么中国人不惜借贷四万到六万美元缴偷渡费,不惜一死也要偷渡到外国去呢?这就证明在中国大陆地区,任何一个可以使老百姓们生存的空间,都被共匪们霸占和侵害到了。

   

   以前中国人穷没办法,就去闯关东、走西口、下南洋。自从中国大陆沦陷为共党的匪区以后,中国人开始了偷渡。偷渡到香港、到台湾、到越南、到缅甸、印度、柬埔寨、老挝。到了所谓的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人就往东偷渡南韩、日本;往南偷渡澳大利亚、新西兰;往西偷渡到欧洲、南北美,甚至非洲国家。1949年的时候,中国人在海外的华侨不足四百万人,占当时中国人口不足的百分之零点九。而现在全球华侨总数,超过五千万,占现时中国人口的百分之六点三以上。

   

   共党们的智商低。2008年的一场奥运比赛,中国大陆立时就强大了;2009年的一场阅兵,中国大陆立时又辉煌了。而且辉煌的还不是现在,是整个辉煌了六十年。胡锦涛的父亲叫胡静之,1949年以前是开茶叶店的小商人。五十年代中的一场公私合营运动,茶叶店就被充公了,胡静之也成了贪污犯。又是批斗,又是进监狱,仅五十多岁就含恨离世了。胡家的权利也受到共党的侵害,而且共党团伙也欠下了胡家的人命债。

   

   但是胡锦涛既没有独立人格,也不会独立思考,更提不上反思。浸淫在共匪团伙里,练就了一身的匪性。人照杀,钱照抢,还要声嘶力竭的喊叫“保鲜、和谐、盛世、强大、辉煌”。温家宝还要在旁边敲锣边,说“中国人民幸福了”!财产被抢,人被冤死,这就是幸福?这只能是匪类们的核心价值,而不是属于人类的价值。

   

   同是今年的10月下旬,一只中国大陆地区的货船德新海号,和船上的二十六名船员,在非洲的索马里领海的一千三百公里处被海盗们劫持了。事后共党国务院发言人发表了个严正声明,说是要尽全力营救。可是就在这个所谓的严正声明发表之前,几个国家的海军和空军已经在被劫持的海域上开始了搜索行动。

   

   两天后,共党们又高调地宣传什么派出了又是导弹舰,又是驱逐舰地去那一带海域。这就不禁让人们产生了两个怀疑:第一,阅兵式上又是强大又是新武器的炫耀了一番。早就知道那个海域是海盗为患,为什么不把海军派去护航呢?第二,既然又是强大又是辉煌,为什么南海的西沙群岛、南沙群岛的海域,却被越南、菲律宾、印尼占领了呢?并且还开发石油呢?为什么不去把去年7月胡锦涛割让给日本的东海三十万平方公里的领海收回来呢?

   

   辉煌的盛事,即便不去扩张领土,也不应该丧权辱国呀。出卖国土的国家,永远就不可能强大;而出卖国土的政权,就是罪人。有一位同胞对我说,“共产党那是好事坏事都干,反正坏事干得多。好事也有两件,比如妇女解放,经济搞得也还可以。”听了他的话,我感到悲哀。他被共党洗脑洗得都成了半个白痴了,并且也成为了机会主义者。妇女解放运动,那是在辛亥革命后,由国民党的中华民国政府搞起来的。当时提出来的是反对妇女缠足,开放女禁,提倡妇女走出家门,上学、就业,反对婚姻包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