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毛泽东曾经说,他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自以为他说一句话就顶一万句,说出的话就是圣旨。人民必须学习,还要讨论,揣摩圣旨,不这样就跟不上形势。天知道下一个运动是什么,糊里糊涂地就把自己的命搭了进去。

   

   邓、江、胡们与时俱进,并不是他们改造好了自己,而是因为法制、人权、民主已经成为了普世的价值。虽然还在干着无法无天的事情,但嘴上却不敢说“无法无天”了。至于什么“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昔日的气魄,也丢进了爪哇国,一律改口变成了依法。什么依法治国、依法办事、依法审判、依法惩治、依法镇压、依法平暴。

   

   听上去中国大陆地区从无法无天的强盗社会,一下子就变成了法制社会。其实,共党是依旧杀人抢劫,土匪地痞的习性不改;国民依旧是被杀被抢,怨怒之气冲天。只是因为共党改口,时时处处把依法两个字挂在了嘴边上,于是大陆地区就变成了法制的文明天下了。

   

   每当听到共匪的成员们说出依法这两个字时,我又是感到滑稽可笑,又使我肉麻的浑身难受。依的是什么法呢?四个坚持的法、一党集权的法、六个为什么的特色理论体系和特色核心价值的法。这些都不是国家的大法,只属于共党团伙的党规和章程。对于那些天性中就带有严重的土匪大盗、地痞流氓倾向的人来说,成帮结伙违法去犯罪,这就是帮伙的帮规。这种帮规只代表了这种人渣子的利益,广大的国人民众都是这个帮规的受害人和牺牲品。唯物主义者们永远无法理解什么是精神。

   

   一国之大法,那就是宪法。宪法所体现的,那就是人权和人权至上的精神。一个国家修不出反应人性精神的宪法,就等于与人类文明还有十万八千里之遥。当今世界上,有哪个国家的元首或政府负责人,说过他们是在违法治国,或者是在犯法治国的?可是也没有元首们说过,他们是依法治国的。但是不说,并不等于他们是在违法治国。

   

   一百二十六个国家实行的是宪政、法治。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民,已经把宪政、民主、人权、法治,作为他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人的社会,那就应该是有法可依,依法行事。相反,整天把依法挂在嘴上的共党们,却在时时处处地犯法。近几年,民间的“维权”这两个字,是使用最频繁的两个字。几乎所有的行业,都存在着维权的现象。这就说明,无视民权和侵犯民权的现象,发生在各个地方、各个行业和各个领域,而且都得不到合理的解决。

   

   作为老百姓来说,那就只好去找作为公权力的政府评个是非曲直了。但是这个政府虽然美其名曰是人民政府,其实是与人民毫无关系的。因为这个政府是共党政权下的共党政府,与民有、民治、民享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尤其是钱权勾结,钱权政治下侵害民权的任何事情的背后,其主使人和最大的受益人,都是共党的干部们。

   

   贪污腐败已经成了共党的代名词。也就是说,公权力就是共党的党权力。这二三十年党权力又与时俱进,异化为了掌权者的私人权利。在党权之上的大陆地区,任何顺理成章、合情合理的事情,都变成了没理和犯法。共党犯法侵吞民财,反倒是理所当然的。与党争权力,与党棍们争钱财,与党痞子们争女人,都成了十恶不赦的大罪。

   

   一切权力,所有的财富都归党所有。党抢走了是依法抢劫;民众向党要回被抢走的财富,那就违法犯法。以前还要被扣上反党的帽子,现在扣的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再不然就是把一切侵害民权、人权的诉讼案,或者是不受理,或者是无限期地搁置。

   

   许多上访告状的民众的冤情,甚至可以追溯到共产党当政之前和当政之初,于是堆积起来的冤案冤情不但是越来越多,而且开始发酵了。受侵害的民众终于明白了,指望着土匪去审判土匪抢劫民财的案子、为民伸冤,是从根本上违反共匪的土匪匪性的。既然神仙皇帝都指望不上,那就只好依靠自己了,自己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于是维权事件就发生了。

   

   学者们在维权的前面加上了反共两个字,称谓是反共维权,这就使维权的意义更加精确了。民众起来是在维护自己的权益,侵害民众权益的是共党这个团伙的成员们。任何一起维权事件的矛头,无不指向共党的成员们,是共党们制造了人世的不公、冤案遍野和人民的贫穷。

   

   那么,维权就要反共,反共才能维权。反共维权的说法,既实际又意义深远。中国人想不受屈辱,作正大光明有尊严的人,就必须反共。想中国大陆成为法制文明的社会,人人丰衣足食,那就必须反共。有人说共党在转变,不专制了。人民有了自由了,甚至可以公开骂共党了。可是我要问的是,如果共党在转变,为什么大陆地区平均每两分钟就发生一起反共维权的事件呢?

   

   逻辑上讲,民众维权事件的多少,与共党专制的程度成正比。专制程度越深,发生的侵权的事件就越多,逼迫得民众维权的事件也越多。共党坏事作绝,对付维权事件就已经是疲于奔命了,那里还顾得上管老百姓骂不骂共党了呢?这不是人民有了自由,更不是共党不想管,而是管不过来了。

   

   想想毛泽东的二十七年,人人被逼迫的作两面人,心里话都不敢讲,更不要提骂共党了。可是今天人们可以公开地骂共党了,那无非就是两个原因造成的。

   

   第一个原因,是共党六十年坑蒙拐骗,害遍了天下人。每次受到整肃和侵害的人,都被共党说成是一小撮,但是整肃和侵害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于是一小撮一小撮的就变成了一大撮,又变成了一大片。目前全大陆共有四点三亿个家庭,有哪个家庭的亲朋好友中,在过去或者是现在没有人被共党残害侵害过呢?共党一贯的土匪行径,从引起民怨与时俱进到了引起民愤;从早期人们对共党的不理解和有意见、有看法,发展到了民间对共党的仇恨。这个结果完全是共党自己一手造成的。

   

   第二个原因,就是共党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团伙,在六十年间不断地挑战民间的正义和道德的力量,其实就是以共党的兽性去挑战人性。在共党的每一次兽性的运动,每一项兽性的政策和法令在与人性的强大力量对撞以后,都使共党团伙伤亡惨重,元气大伤,并且出现内部的新派系。使得原本就混乱不堪、黑幕重重,内讧火拼成风的共党团伙内部是血腥味、火药味更加浓厚。

   

   从不断地自我消弱统治能力,到现在完全丧失了统治的合法性。现在共党们很清楚自己的官职、职务是非法的,所以就干脆撕掉假装正人君子的面具,赤裸裸的摆出一副“我就是流氓,我怕谁”的本来面孔,公开地抢劫害民,直接受害者的人数迅猛增长。路见不平的人们拔刀相助,有同情心的人们给与了声援和支持,于是共党又把军警调来镇压,使直接受害者的人数,马上以十倍百倍的大比率提升。即便是围观的民众,在看到了这种光天化日之下公开的暴行以后,在他们的精神心灵和道义良知感上也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至少对共党团伙也有了新的认识。

   

   有人骄傲地说,中国大陆是世界工厂,但却从来不说中国大陆没有自主的产品,更不说中国的产品是以假冒伪劣毒闻名于世的。其实,共党治下的中国大陆出产的真正名牌产品,那就是社会不公的受害人。有学者分析,受到权力侵害最惨烈的是五个大群体:一是异议群体;二是信仰群体;三是圈地扒房运动的受害群体;四是几亿农民工受到剥削的群体;五是少数民族的群体。

   

   除去这五大群体以外,一般的平民百姓也都是共党的受害者。例如上不起学的上学族;看不起病的有病族;失业、无业下岗的找工族;得不到福利的退休族;辛勤劳动了一年,到头来人均年收入在三百到五百元人民币的农民族;死于豆腐渣工程的枉死族;受着空气、水和土壤严重污染的整个中华民族;还有吃着毒奶粉的娃娃族。除去共党团伙现在大陆的二百三十多万个家庭,和已经卷款外逃的几百万个共干匪类们以外,谁不是共党匪类的受害者呢?

   

   今年的10月下旬,一支满载着九十名福建人的偷渡船在公海上沉没了,无一人生还。据联合国难民组织的调查,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偷渡者们,有三分之一是死在偷渡的路途之中的。如果大陆地区是个法治、盛世、辉煌的社会,为什么中国人不惜借贷四万到六万美元缴偷渡费,不惜一死也要偷渡到外国去呢?这就证明在中国大陆地区,任何一个可以使老百姓们生存的空间,都被共匪们霸占和侵害到了。

   

   以前中国人穷没办法,就去闯关东、走西口、下南洋。自从中国大陆沦陷为共党的匪区以后,中国人开始了偷渡。偷渡到香港、到台湾、到越南、到缅甸、印度、柬埔寨、老挝。到了所谓的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人就往东偷渡南韩、日本;往南偷渡澳大利亚、新西兰;往西偷渡到欧洲、南北美,甚至非洲国家。1949年的时候,中国人在海外的华侨不足四百万人,占当时中国人口不足的百分之零点九。而现在全球华侨总数,超过五千万,占现时中国人口的百分之六点三以上。

   

   共党们的智商低。2008年的一场奥运比赛,中国大陆立时就强大了;2009年的一场阅兵,中国大陆立时又辉煌了。而且辉煌的还不是现在,是整个辉煌了六十年。胡锦涛的父亲叫胡静之,1949年以前是开茶叶店的小商人。五十年代中的一场公私合营运动,茶叶店就被充公了,胡静之也成了贪污犯。又是批斗,又是进监狱,仅五十多岁就含恨离世了。胡家的权利也受到共党的侵害,而且共党团伙也欠下了胡家的人命债。

   

   但是胡锦涛既没有独立人格,也不会独立思考,更提不上反思。浸淫在共匪团伙里,练就了一身的匪性。人照杀,钱照抢,还要声嘶力竭的喊叫“保鲜、和谐、盛世、强大、辉煌”。温家宝还要在旁边敲锣边,说“中国人民幸福了”!财产被抢,人被冤死,这就是幸福?这只能是匪类们的核心价值,而不是属于人类的价值。

   

   同是今年的10月下旬,一只中国大陆地区的货船德新海号,和船上的二十六名船员,在非洲的索马里领海的一千三百公里处被海盗们劫持了。事后共党国务院发言人发表了个严正声明,说是要尽全力营救。可是就在这个所谓的严正声明发表之前,几个国家的海军和空军已经在被劫持的海域上开始了搜索行动。

   

   两天后,共党们又高调地宣传什么派出了又是导弹舰,又是驱逐舰地去那一带海域。这就不禁让人们产生了两个怀疑:第一,阅兵式上又是强大又是新武器的炫耀了一番。早就知道那个海域是海盗为患,为什么不把海军派去护航呢?第二,既然又是强大又是辉煌,为什么南海的西沙群岛、南沙群岛的海域,却被越南、菲律宾、印尼占领了呢?并且还开发石油呢?为什么不去把去年7月胡锦涛割让给日本的东海三十万平方公里的领海收回来呢?

   

   辉煌的盛事,即便不去扩张领土,也不应该丧权辱国呀。出卖国土的国家,永远就不可能强大;而出卖国土的政权,就是罪人。有一位同胞对我说,“共产党那是好事坏事都干,反正坏事干得多。好事也有两件,比如妇女解放,经济搞得也还可以。”听了他的话,我感到悲哀。他被共党洗脑洗得都成了半个白痴了,并且也成为了机会主义者。妇女解放运动,那是在辛亥革命后,由国民党的中华民国政府搞起来的。当时提出来的是反对妇女缠足,开放女禁,提倡妇女走出家门,上学、就业,反对婚姻包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