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苏明张健评论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中国大陆地区在共匪政权的统治下,永远是又强大、又辉煌,就是因为共产匪类政权实行的是集权主义统治。无论谁通过火拼坐上了头把交椅,就把天也不放在眼里了。天、地、人三界通吃;神、鬼、人所有的大权一揽子全包。自己标榜是“伟光正”,还要自己喊自己万岁。分明是一伙鸡鸣狗盗之徒,干着伤天害理的勾当,却非要挑着拜年的话说,又是繁荣昌盛,又是强大辉煌。反正有一条底线是不能突破的,那就是绝对不能说实话。

   

   五十年前的一场人为的大饥荒,活活饿死了五、六千万人,匪类们把它说成是自然灾害,然后再加上一句没有饿死一个人。一场十年的文化大浩劫,匪类们非要说成是伟大的革命运动,死于运动的3,700万人,却又一字不提。六四天安门大屠杀,明明屠杀了4,000学生和市民,却非要说取得了平暴的伟大胜利,而且是一个人没死。

   

   近两年不少人以政府的公信力来衡量、或者是批判共党。其实共党匪类们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公信力,而且也根本不懂什么是公信力。至于言而无信、不知其可的古训,对匪类们来说如同对牛弹琴。有人用盗亦有道来规劝共匪,殊不知共党是由一伙地痞流氓们组成的,根本就够不上强盗大盗那个层次。更不要提有人把共党分子批判为机会主义分子,我更不能同意了。对于人性的社会来说,机会主义者是确实存在的,但对于血腥兽性的共匪们来说,为了一己之私欲,便是他们生命的全部意义。

   

   前两天与两位知己的好友谈天,话题自然转移到了猪流感的疫情上了。一位好友讲起了2003年中国大陆爆发的非典传染了全世界,她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她有一位亲戚在广州住,邻里有一位十七、八岁正在上高中的男孩子,被学校医生检查发现患上了非典。医生很负责任,立刻给市里非典领导小组打了个电话,要求派救护车立即把男孩送到传染病医院去治疗。

   

   车子来得很快,但不是救护车,而是一辆面包车。车上下来的人不是医生护士,而是几个彪型大汉。这个男孩感觉不对,扭头就跑。面包车追了上来。男孩子跳上公共汽车,面包车就一直跟着。公共汽车到站了,男孩子往家里跑。几个彪型大汉也跳下车追。男孩到家敲门,他母亲开了门,几个彪型大汉也追到了男孩子的背后。他们一句话不说,用一个大塑料袋从男孩子的头上套了下来,并迅速用绳子将塑料袋口扎紧。两个大汉抬起了男孩,扔进了面包车的后门,然后开车走了。

   

   六年过去了。六年前的那一刻,是母子俩最后的见面。至今这个男孩子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男孩子的母亲告状上访多年,也没个结果。邻居们说,男孩子是被塑料袋活活闷死的。闷死的话,既可以算是自杀,又可以算作是意外死亡。反正不是死于非典,广州市政府就可以不负任何责任。

   

   一场非典全球死了几百人,但是发源地的中国大陆却是只死了几个人,更可以说一个没死。倒不是中国大陆发明了治疗非典的灵丹妙药,而是患了非典的人都被活活闷死了。2003年,中国大陆究竟有多少人传染上了非典?死了多少人?至今都是党国的最高机密。机密当然是不能说的,能说的那就是强大和辉煌。

   

   世界爆发了猪流感,无论中国大陆有多么的辉煌,也是不能幸免的。今年的春天,世卫组织就开始了每周发布一次警告。各国政府全力配合,宣传民众、采取措施、研制药品、训练人员、大力预防。可是传染的人数却在大面积地增加,死亡的人数也在增加。11月初加拿大卫生部宣布,人口3,200万的加拿大已经有20%的人感染了,并且已经死亡了80多人。到了11月的下旬,加拿大死于猪流感的人数上升到了220人。美国和欧洲的情形比加拿大还要严重,只有中国大陆是“风景这边独好”。

   

   11月初,共党报出全大陆感染仅4,000多例。到了11月的中下旬,由于传出了中国人注射了猪流感疫苗以后,反而不断有人感染死亡,而且猪流感就是在注射了疫苗的群体中爆发的。更发生了多起注射了疫苗的人集体向共党发问,给他们注射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于是共党又宣布,感染的病例到了6,000多例,有2~3个人死亡。可是在10月底,仅上海一地就自己报出了感染2,000多例,但是同时世界卫生组织派去上海的官员却说,据他不完全的了解,仅上海一地就有42,000多例感染。

   

   11月的3号,吉林省长春市报出了重症患者是35例,死亡2人。到了11月底,长春市的知情人士透露,仅长春市一地已经有51人死于猪流感。可是至今,吉林省政府报出的是没有死亡的病例。吉林省的网民们说,流感的80%以上是猪流感,但是医院早就被通知不准下猪流感的诊断,只能说是流感、或者是肺炎。

   

   一位网民说,“我们学校有400多学生发烧,但没有一例有诊断,根本就没有人过问。”长春市疾病控制中心的人透露说,“患上猪流感和死亡人数肯定有水份。我们把数字都上报了,但省卫生厅是否如实公布,我们就没有权利过问了。”另有知情人在网上发帖子说,“吉林省委省政府向国务院下过保证,吉林省不会有一例猪流感患者死亡,也就是零死亡率。为了这个保证,猪流感的消息被封锁了,对中、小学和医疗单位的检查和排查工作也停止了。”

   

   我对于吉林省这个政治和行政保证十分担心,担心吉林省会不会向广东省学习,把猪流感患者也用塑料袋都活活地闷死。闷死算是自杀。

   

   全世界平均每40秒钟就有一个人自杀身亡,中国大陆则是平均每不到两分钟就有一个人自杀身亡,同时还有8个人是自杀未遂。在北京就读的大学生,平均每两天就有一个人自杀;而哈尔滨则是平均每天有1.3个人自杀。良知人士分析,这仅仅是能统计到的自杀数字。统计不到的还有多少,那就不知道了。

   

   如果各省各市都把猪流感患者用塑料袋闷死的话,中国大陆的自杀率会比GDP的增长率大得多。

   

   11月的中旬,黑龙江发现了猪患上了猪流感的病例,只是不知道是人传染给了猪,还是猪传染给了猪。10月底加拿大就有了人传染给火鸡猪流感的病例,世卫组织立即组织专家进行研究。因为此一病例,就证实了猪流感的病毒已经发生了变异。猪传染给了人,人又传染给了猪,人又传染给了火鸡。

   

   果不其然,共党的农业部11月29日报出了有两只狗感染了猪流感的病毒。只是不知道是猪传染的,还是人传染的。科学就是科学,与政治目的和行政的指令毫无关系,更不是共匪们所能领导的了的。今春猪流感的暴发,共匪一口咬定这是外国来的病。可是去年中国大陆就爆发了猪的兰耳朵病。这是什么病,什么原因引发的?共党始终不向国人作交代。

   

   而今年的10月份,山东省又爆发了猪病。大量的猪死亡,又是什么原因?什么病毒?共党又不说。在共匪们的眼里,天下都不好,外国都不是个东西。宪政、民主、法制、人权的普世观太反动,就连中国人都欠打、欠整、欠收拾。唯一是个东西的,那就是共党。所以闹到现在,仅仅60年,共党团伙不但越来越孤立,还由于事事处处与人性为敌,所以干脆就成为了全人类和世界和平的公敌了。与人的神圣生命为敌,那就是把自己放在了与人类为敌的立场上。其结果,当然就是人人得而诛之了。如此简单的一个道理,却有不少的中国人至今不明白。

   

   执政三年的加拿大总理哈珀先生,12月2日去中国大陆地区访问了。在加拿大的中国人权团体、民运团体、西藏团体、新疆团体纷纷集会,并向哈珀总理发表公开信,要求总理先生关注中国大陆的人权问题。总理办公室发言人说,总理会公开的谈论人权问题的。同时还透露,总理还带着一份受共党残害的人名单。加拿大的中文媒体就总理访华一事,采访了不少的中国人。许多中国人对此事的看法和评论是非常正确的。但是也有一些中国人就像传声筒一样,一字不差的说着共匪的党话。

   

   一位女士在被采访时,抱怨加拿大政府不明智。她说,中国大陆地区又强大又辉煌,如果加拿大总理早几年去访华,加拿大就不会有这次的经济大衰退了。我真想当面问问这位女士,难道中国大陆地区的经济没有衰退?在这次全球大衰退中,中国大陆究竟帮助那个国家经济腾飞了呢?另有一位像是五十多岁的先生,指责哈珀总理执政三年了才去访华,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这是共党强奸中国人民的话语,把中国人都诬蔑为是脑残体。一国的民选首脑三年没去访华,中国人民的感情就立时受到了伤害,这都是什么逻辑呢?

   

   共党六十年杀人如麻,抢劫成性,不但没有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反而使中国人民感到“又幸福又辉煌”。这是什么道理?有人说,这种五毛党到处都有。但是,我不愿意把这位先生想得太卑鄙了。可是可以肯定,他是共党成功制造出来的脑残体。中华大国号称历史悠久,且又文化灿烂。但是不少的中国人却没有自己的思想,更不懂得什么是独立思考。连说话都不会了,需要共党发布语言。

   

   从马列毛到邓江胡,共党给出的话,国民们不但要学习,还要认真领会以后,才能够去开口说话。于是就是共党胡侵,国民们也跟着胡侵。共党们把肉麻当有趣,国民们也把肉麻当有趣。共党把复辟倒退当伟大,把土匪流氓当圣人,把集权专制当辉煌,把累累的罪恶当功绩。中国人被愚化、毒化了,不知不觉地就忘记了三皇五帝。不懂得唐诗、宋词和元曲,成为了共党巴望的脑残体。

   

   明明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却一下子腾飞到了六十岁,飞越了孔夫子说的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直接就飞到了六十耳顺的地步上。共匪说什么都听着顺耳,鹦鹉学舌般地跟着说。可是说出来的是什么,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

   

   共党是鸠占鹊巢,于是中国大陆就沦陷为了匪区。共匪们又都缺德无能,只能是使用兽性的暴力,驱使着十几亿的中国人为它打工。共党是愿恶名远扬于世界。

   

   中国人60年对世界没有做出过贡献,因为中国人的生活是在自我怀疑当中。怀疑自己的正义良知感是否有必要;怀疑自己的爱心、良心和善念是否会被共党给利用了;怀疑自己对事物的看法、想法和说法是否与共党不同,是不是错了?正是这种自我怀疑,形成了共党厚颜无耻继续当政的基础。其实中国人应当把这种自我怀疑,转移到怀疑共党身上去。

   

   首先,应该怀疑共党的历史,怀疑共党们所说的每一句话,怀疑共党们的一切所作所为,怀疑共党的一切法律法令和政策,怀疑盛世强大和辉煌是否属实,怀疑共党们的人性、道性和德行。同时,还要坚信中国的历史和文化是永恒的,中华民族的精神是永恒的,中国的和世界的圣贤们是永恒的,和我们自身的尊严、权利和人性之善也是永恒的,宇宙是永恒的。解放自己的思想和心怀,让人们回归四方上下,古往今来的宇宙中去,回到国际社会这个大家庭中去。相信自己是神圣的生命体,是高贵的人,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

   

   美国从1945年到1995年的50年间,有185个人获得了诺贝尔奖。中国大陆在共匪的蹂躏下,60年没有一个人获得过诺贝尔奖。这就是民主与极权两种制度的对比。孰好孰坏,一目了然。

   

   冤魂遍野,民穷国破的中国大陆地区,被共匪们说成是有最优越的社会制度。可是制造出这个最优越社会制度的毛泽东,被国际公认为世界三大魔头之一。邓小平是制造了六四大屠杀的刽子手和屠夫,江泽民是犯了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的嫌犯,胡锦涛是1989年和2008年两次西藏大屠杀和2009年新疆大屠杀的刽子手和屠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