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苏明张健评论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9月11日下午3点多钟,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20多岁的女留学生,在多伦多大学的一座教学楼的办公室里,向一位加拿大教授连砍了几刀。该女生被教授制服,随后被警方逮捕,并进行调查。目前警方尚未公布有关此案的任何消息。

   在当晚的新闻中,看到了这则报道后,本人并不吃惊,但只是再次感到了极大的耻辱。几个月前,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男性工程师,因被公司解雇,第二天便手持利刃,冲进公司刺伤了四位公司的员工。

   不到半年时间,两起如此的报道,除去耻辱、蒙羞之外,丝毫无法为中国大陆的所谓强大、辉煌去骄傲或自豪,更为自己那点可怜的爱国、爱民族之心而更痛恨共党对中国人的涂毒。

   在社会学的观点中,有一个立论,说的是当一国或一个民族的智识人败坏了以后,这个国家或民族便没有了希望;当一国或一个民族的女人败坏了,这个国家或民族便失去了其存在的价值。最近这几年,仅在多伦多一地,华人女性杀父母、杀丈夫、杀儿女的事情都发生过了。这次,是女学生杀教授。

   历来被世界公认的务农知礼之邦的中华民族,农业破产了,礼义廉耻也荡然无存。该有的都没有了,于是,中华民族固有的价值也就不存在了,可共党非要说强大辉煌了。为了活命的共党任意颠倒黑白胡说八道,可叹的是居然还有一批中国人跳出来喊叫自豪。

   可见六十多年,共党致力于把中国人的人性改造成共党的兽性的洗脑工作上,确实是取得了相当的成就。愚化、奴化、和妖魔化了的大陆中国的社会状况,才是共党赖以生存的土壤。可奇怪的却是,中国这块蕴含这老祖宗们几千年的深厚的文化基础的土地上,竟然能够让马列毛共党这个邪种生根,而且还滋生出了蔓延的灌木丛。这个责任不得不要由祖祖辈辈耕作和生息在这块土地上的中国人来负了。

   文化的天职是铸造一个民族的人格。而人格之美,就是文化所能达到的最高精神价值。自由和精神,才是每一个人创造的动力。最近,美国发表了一份叫做《2014科技强国》的排名,列出了当今世界上二十个科技强国。它们的排名是:美国、英国、日本、法国、德国、芬兰、以色列、瑞典、意大利、加拿大、荷兰、丹麦、瑞士、挪威、澳大利亚、比利时、俄罗斯、新加坡、韩国、台湾。

   共党在两年前宣布说,大陆中国的博士的数量超过了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但在这份科技强国的排名中,大陆中国则被排在了第四级内。这第四级的题目是:尚未入门的国家。其实,捂毛、愤青和篾片们,倒也不必愤怒。记得是2010年,大陆中国正是强大辉煌得不得了的时候,自由科技产品的产值却只占GDP的万分之三。而当年科技强国的比例却是75%到60%之间。

   能够使爱党贼们高兴的是,共党好歹也挣了一个头名。前不久北京大学发布的《2014中国民生发展调查报告》中,测算出中国大陆贫富悬殊的基尼系数是0.73。这个数字是排名世界第一。报告中还提到了中国大陆上的1%的人口,拥有三分之一的全民资产。这些数字所能说明的是,中国大陆已经到了严重内乱的临界点以上了。

   许许多多的人喜欢天下大治,不喜欢乱,其实共党更是如此。1949年共党接手的是个大治的天下,只可惜共党的匪性不改,再加上匪类得志的狂妄,生生把一个大治天下搞得大乱。继而又乱上加乱,闹到现在的已无法收拾的地步。

   前几天,专为共党培养奴才的中国人民大学的一位奴才教授发表文章说,“爱国和爱党在中国大陆是一致的”。有记者采访我,要本人谈谈对这一论调的看法:共党现时已经掉进了全民大起义前夕的汪洋大海中了,却仍然在使用着几十年不变的、老得掉了牙的宣传企图保命。这就足以证明,被不少人认为的、共党精明的宣传手法未能与时并进。说得更明白一些,就是黔驴技穷了。

   我不知共党和党奴如何能使1.2亿的冤民们爱党?如何使5亿的失业和就业不足的民众们爱党?如何使6亿多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民众们爱党?如何使上不起学、老无所养的庞大群体爱党?甚至如何使已经捲款外逃了的近千万共党狗官们爱党?

   如果说,士、农、工、商四大行业的人都不爱党的话,习近平们打算拉拢哪个行业、哪个阶层的人爱党呢?共党宣称的七、八千万的党徒、党棍们爱党吗?几千万既得利益的公务员们爱党吗?几百万的军警们爱党吗?共党的元老们和现任的高层们爱党吗?

   有人会认为,元老和高层们应该是爱党的,但本人持怀疑态度。一个整天生活在躲明枪、防暗箭,提心吊胆、战战兢兢过活的人,或自己或纵容手下整天干着误国害民的勾当,可仍要装出一副永远正确的样子去把坏事做绝。且不提祖宗、父母和儿孙们,仅是在这一瞬间的六十多年的历史中,留下的必将是千年、万年的骂名。

   在它们自己的一生中,充当的是共党的行尸走肉。没有自己的人格,没有自己的心灵和精神,甚至没有了人性。离开了共党的章程,它们不会说话,不会思考,不懂行事,只知做党奴,甚至不知自己是个人。自以为功高盖世,却不想自己的一生害人无数,罪行累累。活着是个罪人,死后是块腐肉,还要被国民们钉在耻辱柱上,当做邪恶的化身去教育后代。

   对于人民大学的这位党奴教授,其实也未必爱党。写这篇文章无非是为了保饭碗。可是出卖人格和灵魂换饭吃的人,又和捂毛、篾片有什么不同呢?它们是把自己的生命自由出卖给了奴性,将心灵出卖给了物欲,将人性出卖给了兽性,将自己的真实感情出卖给了虚假。它们也就成为了和共党一样的最卑鄙、最兽性的一群东西。

   稍微还能保持一些记忆的中国人,都不难明白,共党当政的这六十多年,中国人经历了太多的狰狞可怖的死亡,也承载了太多的对死亡的冷漠;经历了太多的社会悲剧,也承载了太多的对悲剧的遗忘;经历了了太多的应受天谴的罪恶,也承载了太多的对罪恶的赞歌。历史必将把苦难的命运归因于万恶的共党,但历史也必将冷峻地责问:中国人的道义感和良知都到哪里去了?

   本人从来不对毛、邓、江、胡、习这些党老板们做任何的个人方面的评论。理由是:凡是在共党体制中能爬上高位的人,必然是在兽性匪类的共性中的佼佼者。凡是对它们心存一丝期望的人,就只能是人类中的下愚不移者了。本人有独立人格,于是才有了独立的思考,所以注意的是它们的言行而加以批判。

   回想三、四十年前,本人的言论也饱受同胞的评判和担心。近十多年来,批判我的人几乎没有了,但是写豆腐块文字骂我的人却多了起来。批判与骂大街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意思。共党花钱养着几百上千万的捂毛、篾片,虽不耻于人,但也要吃饭。就如同习近平一样,做党老板,其实也是为了吃饭。

   9月5日,全国人大的庆祝会上,也要吃饭的习近平有板有眼地讲了一堆话,其中包括了“四个必须”、“五个环节”、“八个能否”。且不管人们同意不同意,记得住记不住,话说完了就等于是任务完成了。于是党就发给他工资,补贴、或许还有奖金。

   让我们看一看它的这些套话和捂毛的话有什么不同。四个必须是: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必须保证和发扬人民当家做主;必须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须坚持民主集中制。

   这四个必须,其实就是共党宪法中四个坚持的翻版。只是把坚持马列毛和社会主义,换成了当家做主和依法治国。只要共党不交出公权力,中国大陆就依然是极权下的国家,并且什么也不会改变。

   至于五个环节是:加强和改进立法工作;加强和改进法律实施工作;加强和改进监督工作;加强和改进人大代表和人民群众的联系;加强和改进人大工作。这些都是共党说了几十年的老话。老话重提,毫无新意。只要人大仍在共党的领导之下,人大就是共党的工具,与人民是无关的,仍然是一个摆设和橡皮图章。

   至于这八个能否的内容就难免让人感到恶心了:一,国家领导层能否依法有序更替;二,全体人民能否依法管理国家事务、社会事务、经济和文化事业;三,人民群众能否畅通表达利益要求;四,社会各方面能否有效参与国家政治生活;五,国家决策能否实现科学化、民主化;六,各方面人才能否通过公平竞争进入国家领导和管理体系;七,执政党能否依照宪法、法律规定实现对国家事务的领导;八,权力运用能否得到有效制约和监督。

   这八个能否乍一听上去都很顺耳,但凡是对共党有些认识的人就无法顺耳了。关键在于共党六十多年的一贯所作所为,与这八个能否完全背道而驰。尤其是科学与民主,那是百年前的五.四时期从西方传入中国的理念。中华民国政府接受了,而共党接受的是十月革命的马列主义。

   况且,无论是毛,还是邓、江、胡、习的上台,都不是全体党员人手一票民主选出来的。至于对权力的制约和监督,世界上已经实行了两、三百年了,至今共党却还在讨论着能否的阶段上。在这六十多年以来,已经有千千万万的中国道义人士们,为对权力的制约和监督牺牲了宝贵的生命。

   共党从来自说自话。在这次会议上,习近平还说:“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的、有效的,主要看国家领导层能否依法有序更替。”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就是告诉中国人不要不知好歹,中国大陆已经是个民主国家了。

   习近平又进一步刻意渲染说:“经过长期努力,我们废除了实际上存在的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普遍实行了领导干部任期制度,实现了国家机关领导层的有序更替。”这就是在告诉大家,习近平的上台,是更替上来的,而不是通过选举出来的。同时还明白地告诉大家,这是经过长期努力的结果。其实就是在让中国人死了民主这个想法,共党仍然骑在中国人头上作威作福。

   共党从来都是想当然地把中国人都代表了,所以也从不打算问问中国人同意不同意。既然习近平把话说绝了,那么中国人也该做抉择了。盼头都没有了,天上又不会掉馅饼,那就只好起来推翻它。

   

    2014-09-15 完稿

(2014/09/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