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苏明张健评论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土匪们在开十七大,与民何关
·十月一日是血淋淋的国殇日
·中国拿什么去崛起
·习近平独裁,高瑜被判,毛派的使命感
·共党的政治是害死多少人也不算个事的政治
·自己的大脑凭什么被共党洗
·最大的骗子就是共党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9月11日下午3点多钟,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20多岁的女留学生,在多伦多大学的一座教学楼的办公室里,向一位加拿大教授连砍了几刀。该女生被教授制服,随后被警方逮捕,并进行调查。目前警方尚未公布有关此案的任何消息。

   在当晚的新闻中,看到了这则报道后,本人并不吃惊,但只是再次感到了极大的耻辱。几个月前,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男性工程师,因被公司解雇,第二天便手持利刃,冲进公司刺伤了四位公司的员工。

   不到半年时间,两起如此的报道,除去耻辱、蒙羞之外,丝毫无法为中国大陆的所谓强大、辉煌去骄傲或自豪,更为自己那点可怜的爱国、爱民族之心而更痛恨共党对中国人的涂毒。

   在社会学的观点中,有一个立论,说的是当一国或一个民族的智识人败坏了以后,这个国家或民族便没有了希望;当一国或一个民族的女人败坏了,这个国家或民族便失去了其存在的价值。最近这几年,仅在多伦多一地,华人女性杀父母、杀丈夫、杀儿女的事情都发生过了。这次,是女学生杀教授。

   历来被世界公认的务农知礼之邦的中华民族,农业破产了,礼义廉耻也荡然无存。该有的都没有了,于是,中华民族固有的价值也就不存在了,可共党非要说强大辉煌了。为了活命的共党任意颠倒黑白胡说八道,可叹的是居然还有一批中国人跳出来喊叫自豪。

   可见六十多年,共党致力于把中国人的人性改造成共党的兽性的洗脑工作上,确实是取得了相当的成就。愚化、奴化、和妖魔化了的大陆中国的社会状况,才是共党赖以生存的土壤。可奇怪的却是,中国这块蕴含这老祖宗们几千年的深厚的文化基础的土地上,竟然能够让马列毛共党这个邪种生根,而且还滋生出了蔓延的灌木丛。这个责任不得不要由祖祖辈辈耕作和生息在这块土地上的中国人来负了。

   文化的天职是铸造一个民族的人格。而人格之美,就是文化所能达到的最高精神价值。自由和精神,才是每一个人创造的动力。最近,美国发表了一份叫做《2014科技强国》的排名,列出了当今世界上二十个科技强国。它们的排名是:美国、英国、日本、法国、德国、芬兰、以色列、瑞典、意大利、加拿大、荷兰、丹麦、瑞士、挪威、澳大利亚、比利时、俄罗斯、新加坡、韩国、台湾。

   共党在两年前宣布说,大陆中国的博士的数量超过了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但在这份科技强国的排名中,大陆中国则被排在了第四级内。这第四级的题目是:尚未入门的国家。其实,捂毛、愤青和篾片们,倒也不必愤怒。记得是2010年,大陆中国正是强大辉煌得不得了的时候,自由科技产品的产值却只占GDP的万分之三。而当年科技强国的比例却是75%到60%之间。

   能够使爱党贼们高兴的是,共党好歹也挣了一个头名。前不久北京大学发布的《2014中国民生发展调查报告》中,测算出中国大陆贫富悬殊的基尼系数是0.73。这个数字是排名世界第一。报告中还提到了中国大陆上的1%的人口,拥有三分之一的全民资产。这些数字所能说明的是,中国大陆已经到了严重内乱的临界点以上了。

   许许多多的人喜欢天下大治,不喜欢乱,其实共党更是如此。1949年共党接手的是个大治的天下,只可惜共党的匪性不改,再加上匪类得志的狂妄,生生把一个大治天下搞得大乱。继而又乱上加乱,闹到现在的已无法收拾的地步。

   前几天,专为共党培养奴才的中国人民大学的一位奴才教授发表文章说,“爱国和爱党在中国大陆是一致的”。有记者采访我,要本人谈谈对这一论调的看法:共党现时已经掉进了全民大起义前夕的汪洋大海中了,却仍然在使用着几十年不变的、老得掉了牙的宣传企图保命。这就足以证明,被不少人认为的、共党精明的宣传手法未能与时并进。说得更明白一些,就是黔驴技穷了。

   我不知共党和党奴如何能使1.2亿的冤民们爱党?如何使5亿的失业和就业不足的民众们爱党?如何使6亿多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民众们爱党?如何使上不起学、老无所养的庞大群体爱党?甚至如何使已经捲款外逃了的近千万共党狗官们爱党?

   如果说,士、农、工、商四大行业的人都不爱党的话,习近平们打算拉拢哪个行业、哪个阶层的人爱党呢?共党宣称的七、八千万的党徒、党棍们爱党吗?几千万既得利益的公务员们爱党吗?几百万的军警们爱党吗?共党的元老们和现任的高层们爱党吗?

   有人会认为,元老和高层们应该是爱党的,但本人持怀疑态度。一个整天生活在躲明枪、防暗箭,提心吊胆、战战兢兢过活的人,或自己或纵容手下整天干着误国害民的勾当,可仍要装出一副永远正确的样子去把坏事做绝。且不提祖宗、父母和儿孙们,仅是在这一瞬间的六十多年的历史中,留下的必将是千年、万年的骂名。

   在它们自己的一生中,充当的是共党的行尸走肉。没有自己的人格,没有自己的心灵和精神,甚至没有了人性。离开了共党的章程,它们不会说话,不会思考,不懂行事,只知做党奴,甚至不知自己是个人。自以为功高盖世,却不想自己的一生害人无数,罪行累累。活着是个罪人,死后是块腐肉,还要被国民们钉在耻辱柱上,当做邪恶的化身去教育后代。

   对于人民大学的这位党奴教授,其实也未必爱党。写这篇文章无非是为了保饭碗。可是出卖人格和灵魂换饭吃的人,又和捂毛、篾片有什么不同呢?它们是把自己的生命自由出卖给了奴性,将心灵出卖给了物欲,将人性出卖给了兽性,将自己的真实感情出卖给了虚假。它们也就成为了和共党一样的最卑鄙、最兽性的一群东西。

   稍微还能保持一些记忆的中国人,都不难明白,共党当政的这六十多年,中国人经历了太多的狰狞可怖的死亡,也承载了太多的对死亡的冷漠;经历了太多的社会悲剧,也承载了太多的对悲剧的遗忘;经历了了太多的应受天谴的罪恶,也承载了太多的对罪恶的赞歌。历史必将把苦难的命运归因于万恶的共党,但历史也必将冷峻地责问:中国人的道义感和良知都到哪里去了?

   本人从来不对毛、邓、江、胡、习这些党老板们做任何的个人方面的评论。理由是:凡是在共党体制中能爬上高位的人,必然是在兽性匪类的共性中的佼佼者。凡是对它们心存一丝期望的人,就只能是人类中的下愚不移者了。本人有独立人格,于是才有了独立的思考,所以注意的是它们的言行而加以批判。

   回想三、四十年前,本人的言论也饱受同胞的评判和担心。近十多年来,批判我的人几乎没有了,但是写豆腐块文字骂我的人却多了起来。批判与骂大街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意思。共党花钱养着几百上千万的捂毛、篾片,虽不耻于人,但也要吃饭。就如同习近平一样,做党老板,其实也是为了吃饭。

   9月5日,全国人大的庆祝会上,也要吃饭的习近平有板有眼地讲了一堆话,其中包括了“四个必须”、“五个环节”、“八个能否”。且不管人们同意不同意,记得住记不住,话说完了就等于是任务完成了。于是党就发给他工资,补贴、或许还有奖金。

   让我们看一看它的这些套话和捂毛的话有什么不同。四个必须是: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必须保证和发扬人民当家做主;必须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须坚持民主集中制。

   这四个必须,其实就是共党宪法中四个坚持的翻版。只是把坚持马列毛和社会主义,换成了当家做主和依法治国。只要共党不交出公权力,中国大陆就依然是极权下的国家,并且什么也不会改变。

   至于五个环节是:加强和改进立法工作;加强和改进法律实施工作;加强和改进监督工作;加强和改进人大代表和人民群众的联系;加强和改进人大工作。这些都是共党说了几十年的老话。老话重提,毫无新意。只要人大仍在共党的领导之下,人大就是共党的工具,与人民是无关的,仍然是一个摆设和橡皮图章。

   至于这八个能否的内容就难免让人感到恶心了:一,国家领导层能否依法有序更替;二,全体人民能否依法管理国家事务、社会事务、经济和文化事业;三,人民群众能否畅通表达利益要求;四,社会各方面能否有效参与国家政治生活;五,国家决策能否实现科学化、民主化;六,各方面人才能否通过公平竞争进入国家领导和管理体系;七,执政党能否依照宪法、法律规定实现对国家事务的领导;八,权力运用能否得到有效制约和监督。

   这八个能否乍一听上去都很顺耳,但凡是对共党有些认识的人就无法顺耳了。关键在于共党六十多年的一贯所作所为,与这八个能否完全背道而驰。尤其是科学与民主,那是百年前的五.四时期从西方传入中国的理念。中华民国政府接受了,而共党接受的是十月革命的马列主义。

   况且,无论是毛,还是邓、江、胡、习的上台,都不是全体党员人手一票民主选出来的。至于对权力的制约和监督,世界上已经实行了两、三百年了,至今共党却还在讨论着能否的阶段上。在这六十多年以来,已经有千千万万的中国道义人士们,为对权力的制约和监督牺牲了宝贵的生命。

   共党从来自说自话。在这次会议上,习近平还说:“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的、有效的,主要看国家领导层能否依法有序更替。”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就是告诉中国人不要不知好歹,中国大陆已经是个民主国家了。

   习近平又进一步刻意渲染说:“经过长期努力,我们废除了实际上存在的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普遍实行了领导干部任期制度,实现了国家机关领导层的有序更替。”这就是在告诉大家,习近平的上台,是更替上来的,而不是通过选举出来的。同时还明白地告诉大家,这是经过长期努力的结果。其实就是在让中国人死了民主这个想法,共党仍然骑在中国人头上作威作福。

   共党从来都是想当然地把中国人都代表了,所以也从不打算问问中国人同意不同意。既然习近平把话说绝了,那么中国人也该做抉择了。盼头都没有了,天上又不会掉馅饼,那就只好起来推翻它。

   

    2014-09-15 完稿

(2014/09/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